您的位置 : 首页 >> 社会科学电子书

广场与高塔

copyright

本书作者: 尼尔·弗格森 Niall Ferguson

今年开年我读过最牛逼的书。高塔指的是等级制,广场是指交流的网络。等级制也是网络的一种,是一种反随机性的网络,是有着中心枢纽的网络,纯粹的专制是横向隔绝,没有回路。在等级制中随意添加几笔联系,就能极大削弱中枢决策,所以历朝历代皇权对结党忌惮。大的帝国(秦制)寻求打散宗亲体制、朝堂派系,将个人打散原子化。信息没有回路,意味着高层不知底层信息反馈,何不食肉糜。没有中心的网络转化为等级制也是一夜之间,无核心的网络相对等级制更不容易摧毁,让我想到蛮族南侵,每次中原王朝组织抵抗的时间和专制程度高低相关。1815年至1914年的百年和平,五大国维也纳外交体系就是联合国的预演。光明会和共济会的组织原则槽点太多。后面几章没那么好,某国部分决然是删减了。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广场与高塔》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广场与高塔(有关世界历史转折的全新视角与精彩重铸。细密思辨“人民广场”和“权力高塔”的博弈过程)

The Square and the Tower : Networks, Hierarchies and the Struggle for Global Power

广场与高塔 社会科学电子书 第1张

对于那些处于网络之中雄心勃勃的年轻人来说,为了建立人脉,无论下一场派对多晚开始都值得去赶场。 P7

纵观历史上的大变动,它们往往是由一些没留下多少记录的非正式组织造就的。 P8

我曾在几个知名大学工作过——牛津、剑桥、纽约、哈佛和斯坦福,这一事实好像让我自动成为多个大学校友网中的一员。 P9

在家里,我是4个孩子的父亲,但我对其中3个孩子的影响力——更不用说权力了——微乎其微。 P10

无论如何,我最喜欢的事情都是创作:写我感兴趣的题材的书。 P11

在发达国家的世界里,大多数20岁以下的年轻人都在教育机构中学习;而不管这些机构自身如何宣称,它们的结构基本都是等级制的。 P12

当我到达这个项目的中间阶段——第一卷已经完成,第二卷已经撰写了一半之时——我想到了一个有趣的假设:基辛格的成功、名气和声誉是否不仅归功于他强大的才智和坚强的意志,还归功于他建立一个兼收并蓄的人际关系网络的非凡能力呢?是否不仅归功于他在尼克松和福特政府的同事,还归功于政府以外的人——记者、报业大亨、外国大使和国家元首,甚至是好莱坞制片人呢?本书的大部分内容综合了(我希望没有过分简化)其他学者的研究,并且我也充分认可这些研究。 P16

曼尼·林康-克鲁兹和科尼·科雷亚极大地提高了书中网络图表和网络评论的质量。 P17

即使光明会运动本身并不是极其重要的:它没有掀起法国大革命,更没有在巴伐利亚引起任何实质性问题,但正当由知识分子形成的网络所主导的启蒙运动掀起惊涛骇浪、引发政治混乱之时,光明会在大西洋的东西两岸进行的病毒式传播将这一运动推向了革命性的历史高潮,该组织也随之变得极为重要。 P27

其中1/3的报道是关于电视网络的,12篇提到电脑网络,10篇与各种政治网络相关。 P30

蜘蛛网没有一个中心节点去监控每一个节点和连接的线。 P67

哈姆雷特在中心性的程度方面领先(十六度,相比克劳狄斯的十三度)。 P68

如图7.3所示,在一个理想化的等级网络中,连接线是有规律地遵循一种模式分布的,就像一棵倒过来的树(或者说是树根)。 P69

其他节点只能通过这个节点与其他节点进行连接。 P70

比如,在社会传染效应或者思想级联模式下,网络能传递多少智慧,就能制造多大的恐慌——人们对燃烧女巫的狂热就像对“吸猫”的狂热一样,只不过它们都是无害的。 P74

每当有图书预言互联网将创造“奇点”,成为“世界大脑”或者“全球超新星”时[10],就会有其他图书预见它将崩塌和消亡。 P75

伊斯特伍德偷偷将沃勒克的左轮手枪中的子弹退出,随后对他说出了那句不朽的台词:“我的朋友,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了,枪里有子弹的,和挖墓的,现在只能由你来挖墓了。 P93

10年后,瓦斯科·达·伽马继续前往莫桑比克,并在当地向导的指导下,穿越印度洋前往位于印度西南部的喀拉拉邦的卡利卡特(科泽科德)。 P110

见面的时间被一推再推,1521年4月19日,明武宗驾崩,莱资随即被俘。 P111

广场与高塔 社会科学电子书 第2张除了来自苏门答腊岛的胡椒,流入明代中国的商品还有鸦片、五倍子(丹宁酸,在中药中用作收敛剂)、藏红花、珊瑚、布料、朱砂、水银、黑木、木香,还有树脂乳香和象牙。 P112

后者为西班牙裔犹太天文学家亚伯拉罕·扎库托所作,他是1492年从西班牙被逐出并定居葡萄牙的众多犹太人中的一员。 P113

在明朝人眼中,葡萄牙入侵者是“佛郎机”(来自西南亚印度的词语“ferengi”,最初源于阿拉伯语对十字军的称呼“法兰克人”),这并不是一个正面的称呼,当时的中国人将外国人视为“有着肮脏内心的人类”。 P114

1770年,墨西哥艺术家何塞·华金·马贡画了16幅关于种姓的作品,除了上述这些,还包括洛沃(意为“狼”)、坎博亚、桑巴希加、夸尔特隆、丛林狼和阿尔巴拉萨多,甚至有一类混血还被称为“悬浮在半空的人”。 P121

早在15世纪以前,活字印刷术就已经在中国产生了,但是当时没有一个中国印刷商能达到约翰内斯·谷登堡的成就,那就是创造一个全新的经济产业——印刷业。 P123

到了1545年,随着15家印刷厂的建立,每年印刷的书籍已达119种。

对于曾经在苏格兰很常见的那种野心勃勃、敢于冒险的家庭来说,这是一个充满机遇的世界。 P143

约翰斯通家族曾在北美的英国殖民地服役:乔治担任西佛罗里达州州长,亚历山大担任加拿大和纽约北部的军官,基甸担任大西洋海岸的海军军官。 P144

伏尔泰是启蒙运动中众多中心人物之一,还有两位是让·雅克·卢梭和《百科全书》的编辑让·勒朗·达朗贝尔,后者的个人交际网络是一个更大的网络的主要组成部分,同时代的人将其看作一个学者网络。 P148

因此,这就是一个文人共和国,而非数字共和国;换句话说,这个网络中的评论家远多于实干者。 P149

跟法国一样,苏格兰贵族的资助是知识分子的重要生活来源。 P150

作为布克莱公爵的家庭教师,亚当·斯密曾前往巴黎,与达朗贝尔、重农主义者弗朗斯瓦·魁奈和本杰明·富兰克林等其他启蒙主义者见面。 P151

然而,费城的人口只有2.5万,这里不是爱丁堡,更不是面积比其大20倍的巴黎。 P152

”这句话至今仍然能够引起共鸣,令人心生敬畏:在乡村街道上匆匆奔跑的马蹄,月光下的一个身影,黑暗中的一个硕大躯体,从鹅卵石上驰骋而过,经过时,有一个火花,一匹无畏的飞翔的骏马击中它:一切都结束了!然而,透过黑暗和光明,一个国家的命运在那天晚上飞驰着;那匹骏马在飞行中擦出了火花,火花的热量点燃了这片土地。 P155

但是他的消息传播得比他想象的要远得多,速度也快得多:凌晨1点到达林肯,凌晨3点到达萨德伯里,早上5点到达距离波士顿40英里的安多弗。 P156

总的来说,只要是在优秀榜样的带领下,面对一个揭露真相或培养情感的问题,他们就会建立联系,成立协会。 P169

例如,另一个苏格兰人安德鲁·迈克尔·拉姆齐就将共济会的起源追溯到十字军东征时的巴勒斯坦。 P170

然而,索雷尔的结局很糟糕,与其说这是他拈花惹草的下场,不如说他只是复辟时代僵化的社会等级制度的受害者。 P173

然而,在19世纪,印刷机释放出的革命能量虽然缓慢,却坚定地蕴藏在新的权力结构中。 P174

广场与高塔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guangchangyugao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