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孤独与沉思 诺贝尔文学奖大系

下载方式

孤独与沉思 (诺贝尔文学奖大系)

本书作者:(法国)苏利·普吕多姆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大概8年多以前,普吕多姆的书就已经买不到了,当时托人辗转借到一本。翻译得很完美。
其中印象最深的是银河和碎瓶两篇,直到现在还能背下来。
可能太喜欢这两篇了,所以觉得这两篇翻译得不够好,重新翻译过一次,发表忘记叫什么名字小杂志上了。。。现在也找不到了。。可惜了。只能放一个网上流传的版本。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最初的孤独
总有几位小伙计,校园里面哭啼啼,别人翻滚做游戏,他们躲在角落里。鞋子擦得锃锃亮,外套总是平平烫,裤子从来直挺挺;真叫一副乖模样。

壮者叫他们母鸡,黠者呼他们笨坯,交出玩具想讨好,长大不会做生意。怯者也将他们耍,贪嘴馋鬼都爱他,同学都道他富有,

小钱不在他话下。老师面前战兢兢,如此孩童真不幸,他们本不该出世,童年真是苦日子。

随堂作业完不成,古怪功课听不懂,为这为那被惩罚,饱受羞辱又挨骂。一切令他心头慌,白日怕听钟声响,待到老师离去时,夜里小床冰冰凉。

孤独与沉思 诺贝尔文学奖大系屋里幽光暗乎乎,照见床上被和褥,睡者打起大呼噜,活像寒风吹坟墓。别人纷纷已入梦,梦见被抓去坐牢,他们在想星期天,整整一夜不成眠。

他又想起小时候,摇篮里头睡个够,舒舒服服真叫美,醒来妈妈抱他走。妈妈,妈妈,你在哪,离他而去九泉下,

抛弃这些小孩童,

孤苦伶仃无人挂。

纵有好人送衣衫,被和褥子与床单,这些衣服和行李,不如母爱有温暖。虽然妈妈离他去,他将妈妈心头记,脑袋埋在枕头底,整个夜晚哭啼啼。

十四行诗
二十岁的男子,正是最挑剔的年纪:起初遇见的女孩,他从不青眼看待,却怀着痴迷与狂喜,爱上最美的女子,将昨日才生的期待,当作一生的挚爱。

在那之后,他就大吃苦头,

后者那风情的双眼,魅力正点滴消减,那起初的姑娘哟,她曾被忽视的内秀,如隐藏的珍宝一般,向他无遗地显现。人只想改变不幸,却从不知如何避免:

在认为自己只会爱上一位姑娘的年龄,他已经学会了为她受难。

在发现别的姑娘也很可爱的时候,他却觉得,再觅新欢已为时太晚,他无力张开的心,早已疲倦不堪。

爱的衰亡
秋日将死的哀叹,

拂过湖岸枯败的灯芯草,

飘送来喁喁声响,

那是含愁的湖水与柳树在交谈。

柳树说,“瞧,我真难过!

我的叶子,落满你冰凉清澈的脸庞,往日的爱侣呀,今时今日,

竟要你为我收殓这青春的骸骨。”柳叶飘落,湖水变成金色。

他回答,“我苍白的情人,莫要让你的叶子,一片一片,落得如此迟缓;

“这样的吻令我心碎,

它如沉重的船桨,击打我的身体,令我一再战栗,

像一个创口被不断撕开。

“起初,只是一个点,

它因颤抖而扩大,如今成了一个洞;就连岸上的花儿,

都能感觉到它伏在脚边哭泣。

“莫再让这战栗将我煎熬!

为什么要一点点地,将你的情人遗忘?不如将你所有的临别之吻,

狠狠心,一次摇落在我的身上!”

钟乳石
我喜欢这个岩穴,

火把将它映得暗红,

点滴声响都被反射回来,穿堂入室,如嗡嗡叹息。穹顶垂挂的钟乳石,噙着串串凝结的眼泪,那冰凉湿润的水滴,点点落于我的足背。

于此,我感觉有种痛苦的安宁,密藏在这永夜之中,

与那永无止尽、哀伤而漫长的泪水,静静地相对。

我想起,某处,那受难的灵魂,从前的爱情已然睡去,

一切的眼泪都已凝住,

却总有什么,在那里嘤嘤哭泣。

没来由的欢乐
痛苦的道理,人们非常明白,

欢乐的来由,却还有待寻找;

内心平静的时候,我觉得,

自己像从难言而奇妙的喜悦中醒来。玫瑰般的天色,染上我和小屋,

那刻,我爱极了整个宇宙,

我浑身发光,不知是什么来由,

近一小时后,黑暗才又重新包围我。这短暂的欢乐之光,它们来自何方?

是隐约出现、恩门大开的天堂?

还是长夜中一群无名的星辰,

在飞去后,留下了更昏暗的心房?是古老的四月,将傍晚重新照亮?

还是春天从岁月的灰烬中睡醒了,像一块炭火投下它的余光?

再或者,是爱情将至的吉兆吗?都不是。这倏忽而去的神迹,

既无从追索,也没有征兆;

也许,它只是迷路的幸福,

弄错了要去的地方,照耀了我们瞬息。

大 路
这一条大路,两边种着椴树。

树那么高,路那么宽,天那么暗,孩子们白天走过,都要心惊胆战。那里的盛夏,冷得像是冬天;

不知是什么长眠,加重了它的空气,是什么哀怨,使它这般森然。

椴树如此古老,椴叶这般低矮,

向内搭起穹廊,向外筑起高台,

这大路的阴森模样,始终一成不改。黑黢黢的树皮,从树干上剥离裂开:

那古怪的姿态,好像一座

手臂乱伸着的高大的灯台。

在它上方,片片叶子织成夜幕:

任是天气晴朗,路面的硬沙砾中,也没有一块石头能被照亮;在雨天,几乎听不到绿色的廊顶在沙沙作响,只见断断续续的雨水,孤孤单单,一滴一滴跌落在地上。

绿廊深处,有座带院子的庙堂,

栅栏的木头早已被苔藓烂光,

又复被神圣的葡萄架和常青藤掩上,恼人的爱神,仍是微笑模样,

用断掌,指出远处从前那颗颗心脏,它们都已被石矢所贯伤。

人们都认为,那儿有夜的神秘,在冰冷的神像周围,似乎

总有爱情的磷火,在双双低飞。

记忆的精魅,在那儿默然流泪,虽然时光蹉跎、人鬼两隔,灵魂仍然在那儿亲密地约会。

那是所有在此相爱至深,以及

由四月里不老的爱神,在玫瑰花下所唤起之人的灵魂;

这些可怜的死人,纷纷向他走来,再没有从前的热唇,他们只为,从永恒的嘴上索得一吻。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guduyuchensi-nuobeierwenxuejiangdax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