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海明威与骗子工厂

copyright

本书作者:丹·西蒙斯 (作者), 鲁创创 (译者)

1961年7月2日,一代文豪海明威将猎枪对准自己,扣动了扳机。
人人都以为海明威死前精神错乱,疑神疑鬼,却没人知道,他受到了联邦调查局无孔不入的监视,更没人知道,他曾亲眼见识过多么黑暗的世界。
20年前,海明威在古巴建立了名为“骗子工厂”的业余间谍网。从此,他身边便怪事不断。失踪的潜艇、残忍的暗杀、敌我难分的骗局……本应无足轻重的业余间谍海明威,竟在不知不觉中,身陷英、美、德三国布下的惊天杀阵!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海明威与骗子工厂》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海明威与骗子工厂(读客熊猫君出品。根据1980年FBI解禁档案改编,深度还原海明威的绝密间谍经历!)

国家政治保卫局(Gosudarstvennoe Politicheskoe Upravlénie, GPU,又译“格伯乌”):1935年之前苏联的内务秘密警察部门,后来改称内务部(Ministerstvo Vnutrennikh Del,MVD)。 P12

海明威与骗子工厂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海明威把他的曼利夏尔步枪撑在那把丑陋的雕花椅子旁边,赤着脚踮起脚尖,掰着手指说:“乔,你说什么?”“这真是太他妈的愚蠢了!”我重复了一遍,“就算你觉得这不蠢,把‘枪管’塞进嘴里这种事儿也只有变态才会去干。 P19

有一次,就在要返回梅约诊所的时候,他看到停机坪有一架小型飞机正在预热引擎,便径直朝旋转着的螺旋桨走了过去。 P25

我之所以要强调这些细节,是因为我觉得说清这一点很重要——尽管在地下储藏室里开枪,声音有可能被房门、铺着地毯的地板和煤渣砖砌成的墙壁隔绝,但海明威并不是简简单单地在那儿举枪自杀的。 P26

我希望,在我四十九岁生日那天早晨,假如无比悲伤抑郁的海明威在生命最后一刻还能正常思考的话,他不仅能想到以扣动霰弹枪扳机的坚决行动来进行一番终极“挑衅”,还能想到他在与看不见的敌人的长期斗争中所取得的胜利。 P27

如此众多样貌丑陋的临时建筑环绕着华盛顿纪念碑,仿佛一群等待猎食的贪婪的食腐动物。 P33

如果其中一辆电车上有人在朝我们这边看,也许会把我们当成兄弟俩,甚至是异卵双胞胎了吧。 P34

而我三岁时便随全家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六岁时又去了佛罗里达——我想说的是,我没有任何明显的方言口音。 P35

我的肤色并不算黑,而且还继承了我那位爱尔兰母亲的骨骼构造与容貌特征,让我看起来更像是一名典型的盎格鲁新教教徒。 P36

汤姆曾经在司法部大楼地下的联邦调查局靶场用他那支点三八手枪练过射击,精通冲锋枪、霰弹枪和步枪等武器的操作,而且还是个徒手格斗高手。 P47

在宾夕法尼亚大道靠近街口一侧,只有一个阳台从五楼窗户延伸出来,位于那些圆柱左边。 P48

至1942年,甘迪女士已名声在外了:她是胡佛先生必不可少的手下,扮演着监护者和女保姆的双重角色,也是唯一被允许观看、分录、编纂、阅读胡佛先生所掌握的个人档案的人。 P49

时钟刚刚走到十一点半,甘迪女士便说道:“特工卢卡斯,局长大人现在要召见你了。 P50

通过跟他握手我发现,以特工的标准来衡量,他的个头实在太矮了——他和我一样高。 P51

他的手上翻着一本厚厚的人事档案——我知道,那一定是我的档案。 P52

通知书上最后一行字显然是联邦调查局某人的笔迹:(此人)以救护车驾驶员身份加入红十字会——赴意大利——1918年7月,在福萨尔塔迪亚韦被迫击炮炸伤。 P83

海明威写道,飓风来临之际,像是胡佛总统和罗斯福总统那样的富人、游艇享乐者和休闲渔夫远远地离开了佛罗里达群岛,以求他们的游艇和财产免遭灾难。 P84

经济大萧条高峰期开始,三分之二的好莱坞明星和九成的纽约知识分子都在为马克思主义奔走发声。 P85

有传言说伊恩·弗莱明还纠集了一批瑞士的占星家,专门忽悠极端迷信的纳粹党人鲁道夫·赫斯,欺骗他说,他的命运就是要推动德国与英国之间的和平,以取悦“元首”。 P90

虽然那个被干掉的纳粹间谍负责向德国U型潜艇通报盟军船队航行路线,导致了成千上万吨的货物沉入汪洋大海,但胡佛依然认为史蒂芬森无权违反美国法律。 P91

服务生、妓女、报业人士、酒鬼、回力球手,还有每天都能看到德国潜艇的渔夫,想要回国向那些逼迫他们流亡的浑蛋报仇的西班牙贵族……他们都愿意掺和进来,跟那些像海上垃圾一样漂到古巴的纳粹分子大干一场。 P112

如果说德尔加多可以将胡佛那些机密档案转交给我,那他应该既不属于联邦调查局驻古巴办事处,也不属于我所熟知的秘密情报处。 P124

温斯顿有着一张宽脸,面色红润,眼神里写满了对未知的渴望,在酒精的作用下那面颊甚至有些闪着红光。 P147

海明威把步枪包裹妥帖,塞回控制台下方的空当里,然后指着不远处的海岸说道:“那儿有一处不错的港湾,咱们把船开过去,在那里好好吃顿午饭,然后趁天气变得更糟之前赶回柯西玛码头。 P193

当时海明威就已经推测大船和潜艇是同伙关系——按照他的理论,那艘民船其实是德军U型潜艇的燃料补给船,也就是德国人所说的“奶牛”。 P210

斯普卢伊尔,如果你想参与的话,可以派人过来帮忙。 P211

事实上,如果有德国潜艇在这附近游荡,那么,正如我们之前得到的情报所指出的,他们一定正在向古巴输送间谍特工,而且数量应该比输送到美国的更多。 P212

他们从艇长到艇员都能立功受奖,何乐不为?这些长年在水下潜航的家伙想出名想得都要发疯了呢!”上校点了点头,但明显尚未完全认可海明威的主张:“老爹,你看啊,即便你提到的条件都得到满足,你的那些纳粹对手也都不是傻瓜。 P213

这支作战分队名义上的领导者是萨姆·考利,但实际负责指挥的却是梅尔文·珀维斯——在胡佛看来,此人所受的关注已经超越了一个下属应有的本分。 P225

按照联邦调查局的内部传说,D字号特工是一位有些精神问题的年轻特工。 P226

只有在严重事态下需要一劳永逸地、快速地解决问题时,局长大人才会把他放出来。 P227

您能不能……能不能……”当我还是个毛头小子之时,我有一次在我舅舅的渔船上,听到他对他那个比我只年长一岁的儿子说道:“路易斯,你知道咱们母语里为啥要把娼妓称作‘puta’吗?”“爸爸,我不知道,”我的表兄路易斯说道,“为什么呢?”“它来源于我们母语的前身——也就是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和大多数拉丁语言的共同祖先。 P249

海明威与骗子工厂 小说电子书 第2张你能不能就躺在我身边,抱着我,直到我入睡……”我走到了她的面前。 P250

两名身穿蓝色制服的管理人员刚刚走出舰桥,迎着海风到甲板上呼吸新鲜空气。 P251

恰在此时,一个身穿深蓝色浴袍的高个子秃顶男人,和一个裹着白色浴袍、同样人高马大的金发女人从“南十字星”号船舱中走出,站在阳光之下,凝视着橘色的晨阳。 P252

”“好极了,”我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研读密码本,“泰迪·希尔也来吗?”“当然,”海明威说道,“难道你觉得索尼曼会在没有泰迪陪伴的情况下晚间赴约吗?”我把密码本合上,抬头望着这位作家先生:“你确定?你不是在蒙我吧?”“当然确定,”海明威说道,“我是今天早晨去使馆时认识索尼曼的,当时我就觉得这人不错,于是我邀请了他们两个人。 P307

“或许你可以给她打扮一番,告诉大家她是一位来自西班牙的贵客。 P308

就货船上的消防队员们声称他们除了灭火别无所知,而肇事渔船和醉醺醺的渔夫们统统不知所终,没人能识别他们的身份。 P309

关于你如何搞到密码本,还有科勒那些参考书的名字,尽量模糊处理,”德尔加多说道,“越含混不清越好,最好写成是海明威的手下误打误撞发现了这些情况。 P317

不知谁在近距离徒手搏斗中杀死对方的概率更大一些?是我还是德尔加多呢?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会有一个很有趣的过程。 P318

1921年,索尼曼的母亲改嫁给了卡尔·弗雷德里希·索尼曼。 P319

卢卡斯先生,这项目是谁牵头的来着?”索尼曼满面春风地看着我:“卢卡斯先生,是弗雷迪·赫林顿吗?你们的项目似乎属于他所在部门负责的范围。 P361

她在努力了解我的需要并尝试满足我,而我也在以同样的态度对待她。 P461

我还能对谁说起这些事情呢?玛利亚难道是在担心,如果海明威先生知道她已经成了“我的女人”,他会将她赶出山庄?这“恐惧症患儿”这会儿究竟在担心什么呢?“胡塞,谢谢你……”她一面低声说着,一面用修长的手指抚摸着我的胸膛,“谢谢你。 P462

准是他没错:发色黝黑,梳着南美洲流行的背头,两侧鬓角直抵耳垂,有一双如幼犬般悲伤的眼睛,右侧眉毛比左侧更加浓密(不过,在他发现门被开了一道缝的时候,只有左边眉毛因为吃惊而扬起),嘴唇丰满,精致的黑色小胡子更为他平添了几分魅力。 P478

贝克在阿根廷首都的掩护身份,一直都是总部设在德国柏林的“阿莱曼商贸进出口公司”的代理人。 P479

地毯边上那只肥猫是‘猎狼者’,它旁边是‘美好愿望’——你还记得纳尔逊·洛克菲勒对吧,就是那位对于美国以南一系列无关紧要的穷国抱有‘美好愿望’的国务院美洲事务调解人。 P532

”他摸了摸博伊斯的脖子,“宝贝儿,我不是说你。 P533

要么你也可以喝一碗鼻涕,或者干脆找个死掉的黑鬼,咬住他的耳朵把脑浆嘬出来。 P534

海明威与骗子工厂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haimingweiyupianzigongc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