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黑暗时代的她们

下载方式

黑暗时代的她们
本书作者:[英]杰奎琳·罗斯

本书读后感· · · · · ·

怎么说呢,虽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我知道期望牵到我面前的是一个卸完妆脱光光的姑娘不现实,所以淡妆时装可以接受,真相我慢慢用聪明的大脑去思考;但你不能就给我一个浓妆艳抹十八般混搭剪一个半身相然后柔光ps的照片吧,那我看得出来个屁!本书观感就是女性平权真是玛丽苏!

我的学习笔记

尽管我们坚信在现代社会中,女性至少可以维持“基本水准”之上的自由,但当矛盾真正产生时,这类事件却通常会包含某种“失控”的因子。 P11

可即便如此,我也不希望女权主义者出于自卫的考虑,同样选择极端的、非理性的方式来处理问题。 P12

黑暗时代的她们 小说电子书 第1张她们都经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可这些痛苦却使她们更加坚定了自己生命的方向。 P15

对于历史来说,这无疑是个关键时刻:那些因为他人错误决定而折戟沙场、蒙受屈辱的士兵只能在此向使他们成为被害者的罪魁祸首——出于资本主义与帝国主义目的的罪恶战争投向匆匆一瞥,却无从讲出它的真实身份。 P16

凭借着观念的力量和强烈的自信,它将会冲破一切陈旧规则惯例的束缚。 P17

在最近的一次公共演讲中,女权主义专家玛丽·贝尔德也曾指出,对于那些在当下社会处于相对较高地位的女性而言,她们常常是以高昂的代价,才拥有了“仍不划算”的微弱的话语权。 P18

我猜想,女性会遭到如此广泛的憎恨的原因——我同时把它看作女人们的天赋,是她们通常都会具有在个人体验层面推动日常生活“由表及里”的能力。 P19

但我们同样不应忘记,她所遭受的牢狱之灾,多数是由于她的反战主张:第一次在1915年,由于煽动公众反对政府决议,她被囚禁一年。 P20

而这部创作于她生命最后几年里的作品,直到她死后多年才得以结集问世。 P21

随着黑暗渐渐渗入她的生活,她在画布上的表达也随之发生改变。 P22

黑暗时代的她们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而从一开始,她便试图引导自己的观众去关注那不寻常的东西:一个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它的国民是怎样经营自己的日常生活的,那是一种狂喜与愤怒、冷酷与压迫共存的状态。 P23

你永远无法在一场战争中装聋作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或者提高耳机音量——像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做的那样,去掩盖由远及近的隆隆炮声。 P24

如果女性一旦表现出潜在的“攻击性”,她便会被视作异类,毕竟根据多数人的臆想,女性并没有办法保护自己,更无法进行“攻击”了。 P25

对于招生委员会而言,将她招入学校,似乎意味着某种信任——认为她不会对纯正的雅利安血统造成威胁。 P27

而在这个层面上,好莱坞无疑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美国电影在欧洲受到了相当广泛的欢迎,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它在纳粹、墨索里尼以及法国贝当政府控制之下的地方都是被严禁放映的)。 P28

在她生前最后一次采访中,她指出:“我从没把自己当作一件商品,可显然,有人是这样认为的。 P29

正如我们所见到的,尽管她的劳军行为使她所代表的“自由主义”形象受到了质疑,但这并不妨碍她继续以这样的面目示人。 P30

据我推测,梦露的政治活动经历之所以会被隐藏,是由于她对所谓“美国梦”的态度并不坚定。 P31

当列宁和托洛茨基决定放弃民主道路的时候,她写道:“剔除民主要比假装社会中仍存在的顽疾已被治愈更加糟糕,因为它从根本上使得社会的‘自愈能力’失去了空间——因为这一能力要依赖人们自由发挥自己的价值。 P32

当她站在镜头前,影像就已经呈现出来了,我需要的只是占用她的时间,把这一切记录下来。 P33

从这方面上说,女权主义者是需要有足够警惕的,否则她们很容易被当作所谓“西方力量”用来进行非法攻击、加深移民政策的不公平性以及抹杀历史的道具——2003年,西方打着从塔利班手中解救妇女的幌子入侵伊拉克就是很明显的例子。 P39

在伊斯坦布尔,一位父亲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女儿。 P40

她的公开表达具有求救的意味,但同时,她也希望自己的话语能够唤醒那些仍在黑暗中沉默着、默默承受着一切的女人。 P41

但当她意识到自己的世界正处在无从预知的混乱中,而这完全是由于人们已经惯于用“政治谎言”为自己牟利所致之后,便不再期盼自己以往的信念在此生可能成为现实。 P49

她一生都在波兰、瑞士和德国之间颠沛流离,却始终找不到一个可以让她不受迫害、真正施展抱负的地方。 P50

在《论俄国革命》的开篇,她写道,“俄国革命是世界大战中最重大的事件”,“它的爆发,它史无前例的激进主义,它持久的影响,很好地驳斥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官方起初十分卖力地从思想上为德帝国主义征服战争进行粉饰的谎言:德国刺刀担负着推翻俄国沙皇制度和解放受它压迫的各族人民的使命。 P59

尽管旧秩序的力量当时还十分强大,并一再地在自己身边兴风作浪,但即使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卢森堡也没有对这一观点有丝毫动摇。 P69

打个简单的比方,这就好像是那股席卷了日渐枯萎紧缩的欧洲大陆的狂热力量——有些时候,人们会突然发觉自己在旧秩序下受够了。 P70

那么,允许了自由思考,譬如允许革命理念自由扩散与传播,会导致怎样的结果呢?在卢森堡看来,“思考是人们在世界上自由行动的另一种方式”——这也被汉娜·阿伦特在《黑暗时代的人们》一书里用来描述多丽丝·莱辛(Lessing)。 P73

我并无意苟同那些将卢森堡称为“歇斯底里者”的恶毒咒骂——她短暂的生命时光里还经受过比这更恶劣的侮辱。 P74

她的作品《人生?如戏?》是在1941年到1943年之间完成的。 P102

而这个两年期限意味着,她需要每天完成三到四幅水粉画,才能完成整部作品。 P103

我们关注萨洛蒙的原因其实再明显不过。 P104

她以自己独创的术语“三原色歌剧”作为开场。 P105

她开始哼唱,并注意到这旋律与她即将要在画纸上呈现的内容有多么地吻合。 P106

无论从怎样的角度,这部作品都演绎了非凡的包容性与实验性,同时以绝对的陌生感,标记了自己独一无二的价值。 P107

这同时也是宝拉琳卡——宝拉在现实生活里的成名作。 P108

音乐通常蕴含着反抗的力量,这一点在萨洛蒙的家庭里体现得同样明显——音乐几乎是他们用以抗衡困难的核心方式。 P109

萨洛蒙的作品本身拥有一种令人难忘的统一,就好像是一件单独的洗涤物,不可避免被全体浸染,却仍可以避开整体本身而独立存在。 P110

由此,救赎和死亡必然将在一个模棱两可的状态下,成为一种模糊的综合体。 P111

在托马斯·曼的《浮士德博士》里,天赋异禀却在劫难逃的音乐家阿德里安·莱韦屈恩(Adrian Leverkuhn)的钢琴老师,同样也希望可以捍卫这种不和谐。 P112

她们所表现的,是绘画意义上痛苦的精神负载与暗流,而这显然与她们精神上的焦虑与死亡危机相关[这同样可以看作她们为法国哲学家伊曼努尔·列维纳斯(Emmanuel Levinas)的课题“他者之脸”[10],提供的一个令人不安的注脚]。 P119

萨洛蒙也曾提及疯癫的重要性。 P120

这并不是萨洛蒙第一次尝试把自己个人的苦恼与犹太人的群体政治悲剧捆绑在一起。 P121

但事实上,在德语的表达里,这个词意味着疯狂。 P122

在萨洛蒙手中,任何线条似乎都以演绎不受压抑的自由形象的方式,参与到一个实验性的进程中来。 P123

在“收场白”部分的第一幅画作里,萨洛蒙的主题正是海岸。 P124

而根据美国女权主义活动家格洛瑞亚·斯坦能(Gloria Stei-nem)的说辞,当洛杉矶的莫卡姆堡夜总会(Mocambo nightclub)想要拒绝一名黑人女歌手艾拉·菲茨杰拉德(Ella Fitzgerald)的应聘时,夜总会老板接到了梦露的私人电话,电话中说如果他雇用了这个女孩,梦露就会每天都预订夜总会的前排座位。 P149

如果梦露曾提供了一个想象中的“完美美国”,我们也不应对这想象背后的事实感到惊讶:作为完美背后的阴影,一些同样属于这个国家的想象之物,暴露了好莱坞作为一种白人暴力的存在。 P150

1954年,她解除了和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以及达利尔·F.扎纳克(Darryl F.Zanuck)的合同,离开好莱坞前往纽约,与米尔顿·格林(Milton Greene)一起建立了属于她自己的电影公司(她自己持有51%的股份)。 P160

而那一刻,她也正处在人生巅峰,无限接近美国权力的中心地带。 P161

批评家黛安娜·特里林(Diana Tril-ling)就曾在她死后撰文道:“她所经受的苦难,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深爱’着她的大众。 P162

在《碎片》一书的结尾,编者提供了一份梦露的藏书清单(而非我们以为会出现的服装或珠宝的清单。 P163

理查德·梅里曼在她最后一次接受采访后表示:“当我用俚语问她,你是怎么‘鼓捣’出这一切的时候,她回答我说,我没‘鼓捣’任何东西,我又不是机器……虽然人们经常把我们这样的公众人物看成机器,但显然,我们不是。 P172

她们会像看肥皂剧一样,关心着案情的走向,怜惜着死去的和仍在水深火热中的可怜女孩,同时表达自己的愤怒——一个朋友建议我把她们看成希腊悲剧中“复仇女神”,因为二者都以为自己才是正义的,所以即使是把罪人都撕成碎片也完全正当合理(当然法庭还是要宽容许多,他们甚至免除了小梅丽莎的牢狱之灾,尽管她也一度做出了违反事实的证词)。 P198

而即便是女性地位得到空前提升的当下,那些依旧生活在卑微之中,甚至时常受到死亡威胁的女人的悲惨命运,仍然在告诉我们,我们的女权运动在真正意义上其实并没有取得太多进展。 P199

就像我始终在强调的那样,一些罪恶正在以常态化、“理所应当”的面目,介入到女性的生活之中,而这恰恰是我们需要时刻警惕的。 P200

就在莎菲莉亚被杀害的2003年,“荣誉谋杀”作为一个专有名词,正式进入了英国的司法体系——这一定义是伴随涉嫌谋杀自己十六岁女儿赫苏·尤尼斯(Heshu Yones)的阿卜杜拉·尤尼斯选择伏罪而确立的。 P201

为了躲避包办婚姻,桑茜拉早年从自己在德比郡的家中逃离,随后成为得到德比郡当地政府支持的、致力于保护受家庭暴力侵害的南亚妇女社群组织“卡玛·尼尔维纳”(Karma Nirvana,直译为“因果与涅?”)的共同创立者。 P207

而在法庭上,这位因家族荣誉而变得无比残忍的母亲在案情逐渐明朗后,开始把矛头指向自己的丈夫,并宣称自己是无辜的。 P208

她自然再一次受到了伤害,在与母亲对峙时,她说:“我所受到的伤害,是因为你从没给过我自由,只是想让我重复你的命运。 P209

由于种种原因,这个事件直到十年后才真相大白,她的父亲穆罕穆德·格伦被宣布谋杀罪成立。 P210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heianshidaidetame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