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消遣游戏电子书

横道世之介(《怒》《同栖生活》作者吉田修一 令人爆哭爆笑的青春缅怀大作)

copyright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横道世之介(《怒》《同栖生活》作者吉田修一 令人爆哭爆笑的青春缅怀大作)
本书作者: [日] 吉田修一

本书读后感· · · · · ·

读了原著才知道那是一个中年人的回忆,美好真实都已定格消陨。《横道世之介》插入的四段中年人图景,也使他们与世之介平凡寡淡的交往相识,伤感珍贵得立刻想悲哭一场。“明明刚才还挺喧哗吵闹的一群人,怎么在镜头下看起来悲伤多过吵闹呢?”全书就是被这种镜头定格式的伎俩把一路积累的微小快乐,砸碎重伤,久久不愈。故事选取在日本泡沫经济腾飞的八十年代,物欲横流、人心失重和稍后弥漫的绝望,世之介的纯真、笨拙才会显得如此特别,让人好感和怀念。它也像是描绘我们今天年轻人生活的一部平民书,《布鲁克林》般的成长故乡牵绊之愁。好奇迷茫忽视了无瑕的关系,对社会保持怀疑但又麻木泰然接受。世之介是遇到了祥子才是我们都想成为的世之介。如果我们能遇到一些好人,生活即使没有因此发生任何不一样。划掉的时间,也多了份幸运。

我的学习笔记

不知道是不是太直接、太干脆的回答方式激起了老师的兴致,一时兴起的稻爷居然花了整整一个钟头,在一群还是懵懵懂懂的少男少女面前,毫不掩饰地讲述书里的世之介如何“追求理想的生活方式”。 P20

横道世之介(《怒》《同栖生活》作者吉田修一 令人爆哭爆笑的青春缅怀大作) 消遣游戏电子书 第1张餐桌上京子的盘子已经见底了,他也吃了三大盘。 P21

世之介跟在队伍的最后面,正要跨步向前,突然冒出一个声音问道:“你是哪个系的?”世之介看了一眼声音的主人,原来是刚刚坐在邻座睡觉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的。 P27

因为大家都还是陌生人,世之介目光所到之处,都是冷漠的眼神。 P32

想到这里,世之介不由得“咦”了一声,为什么水汪汪的眼睛看起来有些怪异?印象中有一种叫作双眼皮胶的东西,只要把白色的胶水涂在眼睑上,可以把单眼皮变成人工双眼皮。 P33

面对还没弄清楚状况的父母,智世表现出不曾有过的沉着与冷静,反倒是那个长了一层薄薄胡楂的少年,方寸大乱、急躁不安。 P72

妻子说跟智世在一起的少年是个高中辍学生,十八岁,目前在加油站上班。 P73

我说女儿你以后还有很多事必需去做,谈恋爱这种事将来要谈几次都可以,不用急于一时。 P74

横道世之介(《怒》《同栖生活》作者吉田修一 令人爆哭爆笑的青春缅怀大作) 消遣游戏电子书 第2张可能是整晚都没有睡的关系,也可能是因为哭得太伤心,浮肿包住了整张脸,眼睛也充血发红。 P75

那次我发觉智世正在和那个少年打电话,便飞也似地冲进她房间,夺过话筒,强行叫那个少年约定以后不会打电话给智世,也不会接智世的电话。 P79

妻子告诉我,那天恰巧是少年的生日,可是少年必须工作到很晚,原本不答应智世的见面要求,是智世无论如何都要见上一面,少年拗不过女儿,才会深夜还在外头逗留。 P80

你有把握现在的你可以给智世幸福吗?”全身僵硬的少年缓缓摇头。 P82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做法到底对不对,越想就越对自己的判断没信心,越想就越觉得是自己亲手毁掉了视为掌上明珠的女儿。 P83

你还记不记得桑巴舞社聚会,去清里的那一次?”“嗯,我也去了啊。 P84

影响所及,连一向都温驯地穿着母亲买给他的运动衫去上学的世之介,也迫不及待换上开襟衬衫,露出胸前的肌肉去学校。 P94

哎呀,那时候我只要跟大隈说“喂,捏我的乳头啊”,不就有机会了吗?坐在护栏上的世之介突然灵光闪现,想到这个主意,不过下个瞬间急忙摇头连呼“不对、不对”,再次坐正身体。 P95

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世之介。 P97

只有一次,一对从乡下来东京参加婚礼的老夫妇问他们:“我们不想泡那种可以躺的浴缸,有公共大浴场吗?”总之,饭店里有各式各样的客人。 P98

他想,是先到Volks去享受欢乐美食,还是啃片吐司填个肚子就好,先把法语作业做完,再慢慢品尝垂涎已久的牛排?这次的作业是翻译一位叫作列维—斯特劳斯 [8] 的学者的作品,世之介只知道这位大师用一堆他完全不认识的字,写些他完全不懂的东西。 P108

千春请泊车小弟帮忙叫出租车,趁这空隙问了一下,世之介回道:“五点半到就可以了。 P135

那天晚上,世之介满脑子都是千春的身影,他一边送昂贵的饭团、汉堡包、肋排到客房,一边想着乘车扬长离去的千春。 P136

加藤听到后来,只有在世之介和片濑千春话别的时候,才产生一点点兴趣,没想到期待中的剧情没有上演,千春毫不留恋地搭出租车离去,之后世之介打电话回家,根本是虎头蛇尾、脱序演出。 P137

她对周遭的事物漠不关心,摆地摊卖杂货的年轻人不悦地瞪着她,她也视若无睹,岂止是视若无睹,还一脚踩在摆满商品的塑料垫上。 P154

世之介要值大夜班,又要去驾校上课,还要被逼着去跳桑巴舞,所以,他的日子过得飞快,别说每一天,就连一个星期也是一眨眼就过去了。 P160

虽然船行不远,但洋面的水就是和港口里浮着垃圾和藻类的水不一样,这里的海水能见度大增,从甲板上往下看,大海既深邃又透明,而沐浴在夏日艳阳中的海面,波光粼粼,无边无际。 P177

接下来,世之介和祥子两人一起跳进海里,然后一起回到甲板,再次跳水,再次回到甲板,不停地重复跳水、回甲板的动作。 P178

他当然想把书包放下来,可是,又不愿意离开搂在怀里的大崎樱,于是肩膀一沉,让书包自由落地,没想到运气太差,书包的锐角竟然不偏不倚地正好击中他的脚指甲。 P185

他对大崎樱的妈妈表示,两个人利用这段时间温书、复习功课。 P186

世之介的家乡现在当然也是夏天,不过,白天把人和地面一起晒得发烫的太阳,偶尔也会被云朵遮蔽,到了晚上,还有习习凉风扫去炎夏酷热,这些都是东京没有的。 P198

傍晚时分,全体与会队员一齐在浅草的居酒屋举行庆功宴,世之介这才知道自己被如此无情地对待了。 P199

不过,除了炙热,同时映入眼帘的还有湛蓝无垠的天空以及洁净壮阔的高积云,看得世之介忽然感动得要掉泪,多么令人怀念的夏日晴空。 P207

坐在豆腐店前面晒太阳的葛井大婶一看到他,马上叫道:“哎呀,世之介,你从东京回来了呀。 P208

搭飞机时忙着看空姐的世之介,一双眼睛简直累坏了,此时突然眼前一亮,因为令人怀念的家就在眼前,浓浓的乡愁排山倒海般袭来,老实的世之介根本招架不住,他几乎是含着眼泪拉开玄关的门,迫不及待地朝屋内大喊:“我回来了!”他一踏进玄关,熟悉的味道立即扑鼻而来。 P209

他以为祥子又在搞笑、说莫名其妙的话了,一边纳闷一边回头看,只见月光照满海岸,岸边的岩石微微透着绿光。 P244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先行上岸的男子已经攀着礁石,冒险沿着陡峭的岩石往上爬,直逼他们而来。 P245

男子立时停止不动,跟在他背后接连爬上来的其他人,也跟带头的男子一样,一个个当场定格。 P246

“您希望我们救这个婴儿,是不是?是不是?”祥子几乎是哭着问已经来到眼前的女人。 P247

说起这位外婆,大概是年轻时就在饭店工作的缘故,一点也不像生在明治时代的女性,她喜欢一切新鲜事物,一直走在时代的前端。 P280

我现在要去医院,你赶快回来就对了。 P281

眼前必须马上去做的事情多如牛毛,譬如订机票、收拾行李等等,然而一想到外婆的点点滴滴,手脚硬是不听使唤。 P282

难道外婆早已预知自己的告别式将在“紫云厅”举行,所以特地拍了这么一张清一色紫色调的照片?外婆的照片被数不清的花朵团团包围,她笑得十分慈祥,世之介越看越觉得那笑容分外明亮。 P284

她从女校毕业后,或许有什么缘由吧,一直拖到二十九岁才结婚,二十九岁在那个年代可说是相当晚婚的年龄。 P285

世之介不得已,只好离开桑巴舞社的排练点,看到靠窗的桌子边围了一群貌似苦闷的男生,便靠了过去,碰巧里面有一个男生和他一起上体育课,于是开口问道:“这里是什么社?”那名男生答道:“电研,电影研究社。 P331

世之介不由得懊恼起来,懊恼自己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老老实实跟着大家一起排队,虽然排队的客人进去了好几组,但在等待期间又来了好几组,如果现在去排队,还是排在最后面,而前面有五六组人马在等。 P332

他进桑巴舞社已经八个月了,自认为已经抛开了害羞和自尊,但或许残留在心头的那一丝迟疑还是束缚住了自己的腰肢,怎么扭都不自然。 P357

这里是试镜的会场,制作单位只准备了一半的座位,剩下的人只好靠着墙壁排成长长的人龙。 P376

世之介明明看到小泽经过自己的面前,可是因为对方忙着低头看那本随身携带、厚如《圣经》的记事本,再加上一身光鲜亮丽的打扮,一度让世之介误以为是电视台的人。 P377

这些评审当中,有人西装笔挺,也有人着装休闲,好像等一会儿要去参加网球比赛似的。 P378

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个的缘故,已经有评审合上档案夹,等待下一梯次的面试。 P379

于是,他双手插腰,转了一圈以后,开始扭腰摆臀。 P380

记得刚到东京不久,每次在车站的百货公司或市中心的公园看到铺纸箱露宿街头的流浪汉,世之介总会多看好几眼。 P381

前年虽然和大崎樱是男女朋友,但圣诞夜那一天,世之介补习补到很晚,下了课匆匆忙忙赶到大崎樱的家,结果最要紧的人物小樱却得了重感冒,症状还很严重,讲不到两句话,鼻子就像关不紧的水龙头一样鼻水直流,世之介只好早早离开。 P400

最后,他又买了纸制的三角锥帽和圣诞老人造型的蜡烛,然后离开人山人海的西友百货。 P401

世之介一向屡投屡不中,没想到今天居然擦板得分!就这样,一场打斗得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结果,让世之介和正树搭同一班飞机回到东京。 P423

母亲曾经责怪父亲把钱借给朋友,那是发生在世之介念小学的时候,他还有印象,父亲借出去的钱并不是什么大数目,父亲说:“都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才跟我借这么一点点钱,他也不会觉得别扭的。 P510

世之介上次帮仓持搬家,因此,他知道怎么从车站走到仓持家。 P511

“预产期根本还没到!”仓持对着世之介大吼,世之介被吼得莫名其妙,却依旧无所适从。 P512

横道世之介(《怒》《同栖生活》作者吉田修一 令人爆哭爆笑的青春缅怀大作)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hengdaoshizhijienutongxishenghuozuozhejitianxiuyi-lingrenbaokubaoxiaodeqingchunmianhuai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