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电子书推荐分享

后机器时代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胡泳 (编者), 王俊秀 (编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开源村宣言
马云在博鳌亚洲论坛上提出的电子世界贸易平台(e-WTP)会是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替代品吗?孙正义收购的ARM科技公司真的可以垄断人工智能时代的芯片供应吗?埃隆•马斯克真的可以带我们去火星吗?


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三个问题在今天变得越发难以回答。“我是谁”里的“我”可以分裂为肉身自我、数据自我、法律自我。“我从哪里来”里的“哪里”,也受到来自基因检测结果的挑战。我要到哪里去?是移民月球,还是移民火星?或者,等待“奇点”到来,移民进入“云”中,成为“超体”?或者,等待纳米技术、人工智能和基因工程成熟到足以摧毁一切疾病、衰老甚至死亡本身,让我们抵达“永生”?

“永生”是一种诗意栖居的方式,还是一种列斐伏尔式“极乐时空”的体验?问题在于,“诗”与“乐”不已经被视为一种算法了吗?孙正义的机器人不已经安装了情感模块了吗?

也许我们已经来到了一个人人都必须成为哲学家的时代,但好在这也是一个开源的时代,我们拥有太多免费的硬件、软件、方法、知识来塑造自我。

极体

身处存在方式如此多元甚至混乱的时代,为了防止存在感紊乱,我将我们存在的格式简化为身体、数据身体和法律身体三个部分的统一。在中文语境里,我称之为“极体”;在英文语境里,我用两个词来定义这三个部分的统一体——“trinity”和“interkind”。

语言本身就是歧义的温床,每个人看到“极体”“trinity”和“interkind”这三个词的时候,都会透过自己的认知“滤镜”来生成自己理解、判断和批评这三个词的方式,我也欢迎这种开放式的解读游戏。

后机器时代当然我对这三个词是有一些明确定义的。“trinity”在英文里有“三位一体”的意思,指的是基督教“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我“挪用”这个单词则是为了对中文的“极体”进行“互文性”搭建。我第一次接触这个词是因为它是《黑客帝国》电影的女主角的名字,并觉得它非常适合用于描述身体、数据身体和法律身体这三个部分的统一体。

“interkind”是我发明的一个单词。“interkind”中的“inter”是Internet(互联网)和international(国际的)的前缀,是“之间”的意思,kind是方式、方法、本质的意思,也是mankind(人类)的后缀。所以这个单词是用来描述“极体”和“trinity”的三个部分——身体、数据身体和法律身体——的交互关系的。

“极”有尽头、最高点、顶端、终端的意思。地球有南极和北极,世界格局有单极世界和多极世界之分,中文里有太极、无极的说法,日常用语里有极端、极致、极品的用法。用“极”来修饰“体”,表明“自我”在今天的技术环境里是多级的、多终端的。

很显然,“极体”跟个体、个人主义、个性、个人财产、人权这些概念都有差别。“极体”不是孤立的,也不是“原子”式的。“极体”是一种交互现象,一种各要素可随机拆解并重组的状态。当然,“极体”也不是“集体”,它跟集体主义、资本主义都一样,后者背后有国家、民族、意识形态等来支撑,并且它们的边界和要素之间的关系比较稳定,而“极体”则是一种可随机拆解并重组的乐高积木式玩法。

任何人的“身体”在今天都处于一种多维度管理的状态。医院通过健康和疾病来管理人的身体,传染病也是一种管理身体的维度,极速发展的基因工程正在成为人们管理身体的全新维度。我们日常使用的软硬件(例如手机)有管理我们的行走数据、卡路里、血压等各种变量的传感器,机械器官、合成器官也越来越多地进入我们的身体。事实上,人机合一不是一个目标,它在很早以前就具有了“社会现实主义”的意味。

当我们潜水时,当有一天人类进入太空成为一种日常状态时,潜水服、太空服以及相关设备、仪表、数据库等都将成为我们的日常皮肤和日常器官。在太空环境和深海环境中,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工器官。

在纳米技术成熟后,血管将成为纳米机器人的交通基础设施,极体的复杂程度也会大大增加。我们要考虑到,当基因技术、人工智能和纳米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时,“身体副本”的形态会发生种类大爆炸。我们还要考虑到身体和数据身体之间越发复杂的关系。

这个时代的身体不再是人类曾经追求的维特鲁威人,也不再是道家希望抵达的“至人”“真人”境界。虽然在追求完美的目标方面,“极体”和维特鲁威人、至人、真人是一样的。维特鲁威人只有神经系统,极体则是连接着互联网这个全球性神经系统和肉身神经系统的“身体网”,这套神经系统不仅是由激素、血液循环系统、神经系统等构成的,也是由硅、芯片、光纤等构成的。炼丹术里的丹药和所谓的精气神儿是抽象的、无法获得临床试验证实的方法,但是极体与药物、食物的关系,极体和情绪、心理的关系,是可量化和数据化的,具有反馈闭环,而且有临床有效性的实践。

极体天生具有“千里眼”、“顺风耳”和“力大无穷的机械臂”,极体活在一个真实的“西游记”和“变形金刚”的世界里,极体同时放大了维特鲁威人的肌肉体能和大脑智能,延伸了维特鲁威人的眼神和听力,并且获得了维特鲁威人所不具有的紫外线、红外线、X射线、核磁共振等感知力。如果说经络曾经是一张神秘的身体互联网,那么整个互联网就是极体的数据经络。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直接使用“赛博格”(cyborg)这个词?理由是,我希望“极体”、“trinity”和“interkind”至少在中文语境和英文语境里可同时生效。毫无疑问,“极体”跟“赛博格”的考察对象是高度重叠的,但很显然两者不是一回事。当我们提到“赛博格”的时候,我们就同时调用了cyber这个前缀词下的一系列标签、词语、历史事件、文化背景、军事技术、政治经济含义。赛博格在英文语境里已历经无数次迭代,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文学、电影、艺术、日常生活等各个领域都有非常具体、生动、差异化的定义。当我们使用“赛博格”时,更多的是进行一种“只读”式的跨语境“解码”实践,赛博格这个词在中文语境中的主动性较弱。这就是我需要一个能在“双语”环境里同时生效,也都具有“读写”主动性的新词来重新设置“赛博格”所指对象的原因。因为随着这个新词的出现,我们还会发现更多的指涉对象,甚至会丰富“赛博格”本身。

事实上,赛博空间和数字身体在英文语境和中文语境中的含义也非常不一样。

早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在英文语境里就有人使用印度宗教词语“阿凡达”来定义数据化身,这本身也是一种跨语际、跨文化的实践。硅谷文化的确跟东方的佛教有很多共建的成分,从中国唐代诗人寒山成为美国“垮掉的一代”的精神象征,到《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到乔布斯跟禅宗的关系,再到“阿凡达”……

时至今日,数据身体在中国面临的赛博空间跟在中国以外的大多数环境里所面临的赛博空间是截然不同的。数据身体在中国面临的是以BAT(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独特的网络管理结构、独特的网民和网络文化共同构成的赛博空间。

所以“极体”的第二部分——数据身体的成分也是独特的物种,极体的数据身体和身体、法律身体之间的关系会产生独特的交互、构建和生成方式。

即使都使用中文,中国大陆和台湾、香港、澳门地区的居民以及海外华人所使用的数据身体也各不相同,就像同是黄皮肤的人,全球各地华人世界的政治环境、经济环境和文化环境也大不一样。也有很多人以各版块环境的差异化,从事着各种数据身体、数据分身之间让人眼花缭乱的跨空间组合游戏、组合生意,甚至组合政治。

这就涉及“极体”的最后一个部分——“法律身体”。在极体的三个组成部分中,数据身体的离岸成本最低,身体的离岸成本最高,法律身体则经常在数据身体和身体进行跨境切换、交易交通、离岸返岸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旅游、留学、移民就是法律身体跨境切换的重要场景,围绕着这几个场景的经济和政治实践也正在加速发展。正是看到了这几个场景的几何级数发展势头,我才判断民粹主义、逆全球化现象是一种回光返照式的错觉。

少数人也进行着离岸公司、离岸家族信托等实践,这是一系列高度专业化、敏感化、神秘的法律身份跨境实践的场景,也是一个不亚于深网的庞大世界。

身体、数据身体和法律身体的综合使用,使得“极体”的实践呈现出缤纷多彩的万花筒效应。可以说,今天每个人都有极体,但是极体和极体之间的区别,就像类人猿、人类和外星人之间的区别那么大。

跨国公司的员工无论如何不会沦为VPN(虚拟专用网络)限制下的数据身体难民,能够正常使用VPN的数据身体,在境内和境外常常拥有多个数据分身。

在中国,大多数的极体可能从来不会使用VPN,这就意味着他们的数据身体仅局限在国内的中文语境里。这就好比虽然你家的电视频道很多,但晚上7点几乎每个卫视频道都会播放新闻联播一样。同样,虽然你可以用QQ(即时聊天软件)、微信、支付宝、摩拜单车、微博、知乎等各种国内网络账号,但是大多数中国大陆的数据身体从来没有登录过一些国外的网络账号。

在这里,我会使用数据成本和比特素养这样的分析工具来描述这种状况。也就是说,“极体”可以通过提升自己的比特素养、支付更多的数据技术成本,来提升数据身体的“逍遥度”。

很显然,你的数据身体的逍遥度越高,你获得的认知环境就会越丰富。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houjiqishidai/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