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华丽缘(张爱玲全新作品首次出版,众多经典语录皆出于此部!)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华丽缘(张爱玲全新作品首次出版,众多经典语录皆出于此部!)
本书作者:张爱玲 (作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异乡记》非常好,痛苦与天才凝萃的艺术,金风玉露相逢,胜却人间无数。一个词语有一个词语的力度,每一个字都像宝珠在最深的夜迸出亮光来。张爱玲写中国乡村,凝滞的、肃杀的,黄的土地外是黄的山。因为奔波路上身心俱苦,在对乡野的白描中杀机尽露。这种平静中的杀气,在《私语》和《小团圆》都借月色流露过。再读《谈看书》,依旧生涩——张爱玲五详《红楼梦》,我二弃《谈看书》。

我的学习笔记

柜台上铜阑干后坐着两个十六七岁的小伙计,每人听一架电话,老是“唔,唔,哦,哦”地,带着极其满意的神情接受行情消息。 P5

华丽缘(张爱玲全新作品首次出版,众多经典语录皆出于此部!) 文学电子书 第1张脚上的冻疮已到将破未破的最尴尬的时期,同时又还患着重伤风咳嗽,但我还是决定跟闵先生结伴一同走了。 P6

而搭火车又总是在早晨五六点钟,这种非人的时间。 P7

火车在晓雾里慢慢开出上海,经过一些洋铁棚与铅皮顶的房子,都也分不出是房屋还是货车,一切都仿佛是随时可以开走的。 P8

一个冠生园的人托着一盘蛋糕挤出挤进贩卖,经过一个黄衣兵士身边却有点胆寒,挨挨蹭蹭的。 P9

都穿着格子布短袄,不停地扭头,甩辫子,撇嘴,竟活像银幕上假天真的村姑,我看了非常诧异。 P10

只有那么一个年青的微麻的女佣,胖胖的,忙得红头涨脸,却总是笑吟吟的。 P11

但是我忽然变成了英国人,仿佛不介绍就绝对不能通话的;当下只向她含糊地微笑着。 P12

这老妈妈果然点头不迭,用鼓励的口吻说:“唔,唔……”钉眼望着他,他又唱上一段。 P17

一张现成的风景画,但是有点肮脏,湿腻腻的,像是有种“奇人”用舌头蘸了墨画出来的。 P18

自己身边却有那酥柔的水声,偶而“啯”地一响,仿佛它有块糖含在嘴里,隔半天咽上一口溶液。 P19

华丽缘(张爱玲全新作品首次出版,众多经典语录皆出于此部!) 文学电子书 第2张在蔡家住了三四天,动身的前夜,我把行李整理好了,早早上床睡了,蔡太太在我身边兀自拥被坐着,和打地铺的亲戚们聊天,吃宵夜,忽然有人打门,女佣问:“什么人?”答道:“我!”蔡太太她们还在那里猜度不知是谁这时候跑了来,我早已听出来是闵先生。 P20

楼上只有一间大房,用许多床帐的向背来隔做几间,主妇非常惋惜地说从前都是大凉床,被日本人毁了,现在是他们说笑话地自谦为“轿床”的,像抬轿似的用两根竹竿架起一顶帐子就成了。 P26

中午经过一家较大的村庄,停下来吃饭。 P27

我只听见他说:“怎么不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嚜!”那老太婆把脸涨得通红,两颊是两个光滑的大核。 P44

两个主婚人里只有一个有图章,其余的一个没奈何,只得走上去在纸上虚虚地比画了一下。 P45

她一时弄糊涂了,他们鞠到第三个躬上她竟还起礼来。 P46

他急起来了,气吼吼两手按在桌上站起身来,要大家评理,说道:“这……这叫我怎么吃法?连饭都看不见了嚜!”他们家又有个朋友来借宿,都叫他孙八哥。 P47

小时候有一次搬家,佣人正在新房子里悬挂窗帘,突然叫了起来道:“这么大的老鼠!喏!喏!”把手一指,我看见窗帘杆上跑掉了一个灰黄色的动物,也没来得及看清楚,只恨自己眼力不济。 P54

闵先生和闵太太姊弟也都来了,赶早去包了一部小汽车上路。 P55

助手一只手臂攀住车窗,把身子扭过去往后看着,笑嘻嘻地十分高兴,忽然之间又红着脸大喝一声道:“触那!也给你们吃点灰!”不尽的风沙滤过我的头发,头发成了涩涩的一块,手都插不进去。 P56

然而并没有去远,只跑到公路旁边的土沟子里站着,看这人走开了,就又拥上前来,嘻嘻哈哈对着汽车照镜子,仿佛他们每个人自己都是世界上最滑稽的东西。 P57

我到这地方来就像是回家来了,一切都很熟悉而又生疏,好像这凋敝的家里就只剩下后母与老仆,使人只感觉到惆怅而没有温情。 P62

头发依旧烫得蓬蓬松松掳向耳后,脸上有眉目姣好的遗迹,现在也不疤不麻,不知怎么有点凸凹不平,犹犹疑疑的。 P76

先是个女人在那里发言,然后一个男子高亢流利地接口唱出这一串:“想我年纪大来岁数增,三长两短命归阴,抱头送终有啥人?”我真喜欢听,耳朵如鱼得水,在那音乐里栩栩游着。 P77

回家来,来不及地把菜蔬往厨房里一堆,就坐到书桌前。 P78

想想看我惟一的嫌疑要么就是所谓“大东亚文学者大会”第三届曾经叫我参加,报上登出的名单内有我;虽然我写了辞函去,(那封信我还记得,因为很短,仅只是:“承聘为第三届大东亚文学者大会代表,谨辞。 P80

惟有一个负责人员,二三十岁年纪,梳着西式分头,小长脸,酒糟鼻子,学着城里流行的打扮,穿着栗色充呢长袍,颈上围着花格子小围巾,他高高在上骑在个椅子背上,代表官方发言道:“今年的班子,行头是好的——班子是普通的班子。 P83

我想起上海我们家附近有个卖杂粮的北方铺子。 P84

他进去打了个转身,又换了件柠檬黄满绣品蓝花鸟的长衣,出门作客,拜见姑母。 P85

远远近近有许多汽车喇叭仓皇地叫着;逐渐暗下来的天,四面展开如同烟霞万顷的湖面。 P100

花轿中途掉包,轿门一开,新娘惊喜交集,和她的爱人四目直视,有些女性观众就忍不住轻声催促:“还不快点!”他们逃到小船上,又有个女人喃喃说:“快点划!快点划!”坐在我前面的一个人,大概他平常骂骂咧咧惯了的,看到快心之处,狂笑着连呼“操那娘”!老裁缝最后经过一番内心冲突,把反动派托他保管的财产交了出来,我又听见一个人说:“搞通了!搞通了!”末了一场,老裁缝在城隍庙看社戏喝彩,我从电影院散戏出来,已经走过两条马路了,还听见一个人在那里忘情地学老裁缝大声叫好。 P101

这一类的恶霸强占民女的题材,本来很普通,它是有无数的民间故事作为背景的。 P102

爱默森的种种观念时常在他的诗里重新出现——除非他的诗是那些观念的发源地,那就不应当说“重新出现”——但是那些诗不仅只是观念。 P110

梭罗一向颇以自己生得其地、生逢其辰而欣悦。 P111

这时他们兄弟二人同时暗恋着一位名叫爱伦·西华尔(Ellen Sewall)的小姐,而且先后都尝到了失恋的滋味,因此这本书的创作过程中还隐藏着不少痛苦的回忆。 P112

梭罗非但爱自然,他也爱自由,因此绝对不能容忍人与人间的某些不公道的束缚——例如当时美国南部的蓄奴制度。 P113

这些旅行供给他丰富的写作材料,后来收集成册的有《旅行散记》(Excursions),《缅因森林》和《科德角》等书。 P114

匆匆敬祝平安胡适敬上 一九五五、一、廿五 (旧历元旦后一日)适之先生的加圈似是两用的,有时候是好句子加圈,有时候是语气加重,像西方文字下面加杠子,讲到加杠子,二〇、三〇年代的标点,起初都是人地名左侧加一行直线,很醒目,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废除了,我一直惋惜。 P119

他写澳洲人种在东方与黄种人平分秋色,几十万年来边界开放,华南两广是他们的接触区。 P142

印第安人是一两万年前冰河时代末期从西伯利亚步行到美洲的,黄种成分居多,“红种”这名词已经作废。 P143

刚巧两个当值人员都怠职睡熟了,军械箱又搬到统舱正中,为了腾出地方搁面包果树——这次航行的使命是从南太平洋移植面包果,供给西印度群岛的黑奴作食粮,但是黑人吃不惯,结果白费功夫——克利斯青藉口有鲨鱼,问军械管理员拿到箱子钥匙。 P154

事后他与少年士官白颜谈起,又强调他的原意是把船长解回英国治罪。 P155

但是这都不是什么大事,等回国后去海军告发,还有可说,中道折回押解交官,一定以叛变罪反坐。 P156

还有白颜等两个士官、五名职工没来得及上小船,挤不下,船长怕翻船,喊叫他们不要下来:“我不能带你们走了!只要有一天我们能到英国,我会替你们说话!”克利斯青不得不把这几个人看守起来。 P157

回塔喜堤,诺朵夫认为是怪水手们糊涂,舍不得离开这温柔乡。 P158

小说内容是作者的见闻或是熟人的事,“拉在篮里便是菜”,来不及琢磨,倒比较存真,不像美国的内幕小说有那么许多讲究,由俗手加工炮制,调入罐头的防腐剂、维他命、染色,反而原味全失。 P172

是内心的一种震荡的回音,许多因素虽然不知道,可以依稀觉得它们的存在。 P173

自序列举资料来源:老水手亚当斯的叙述,前后共四次——美国捕海狮船与英国军舰来过之后,十一年后又告知另一个英国船长毕启,此后四年,又告诉一个法国人;此后二十年,根据琨托的儿子口述,出版了一本书,又有一本是根据另一个水手米尔斯的女儿,又有毕启著书与另一本流行的小册子。 P195

结果争风吃醋对打,牵入其他土人白人。 P196

还有共妻,虽然只限土人之间,却是白人分派的,克利斯青脱不了关系。 P197

也许因为那篇是第一个着眼于肇事原因的细微,所以有点疑心别有隐情,但是直到最近,同性恋在西方还是轻易不好提的。 P198

最近在美国电视新闻上听见有个女人,姓什么“门”没听清楚——姓什么“门”什么“门”的极普通,因为西方中世纪以来大都以行业为姓氏,例如卡特总统的“卡特”是赶车的,前国务卿鲁斯克的祖先想必是一种饼干师——“鲁斯克”是薄片烤面包制成的饼干,我小时候一生病就吃它,很难下咽。 P234

新女权运动最切合实际的一项,是“同一职位,同等薪水”的口号。 P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