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传记电子书

皇位之争:奥朗则布和他的时代Ⅰ(全2册)

下载方式

皇位之争奥朗则布和他的时代Ⅰ(全2册)【印度版“康雍乾”,其人生经历集康熙 的励精图治、雍正的帝位争斗、乾隆的盛 极而衰于一身,莫卧儿帝国大皇帝奥朗则 布权威传记,印度近代史学泰斗的扛鼎之 作,了解印度历史的精彩必读书】

本书作者:[印]贾杜纳斯·萨卡尔(Jadunath Sarkar) (作者), 孙力舟 (译者), 李珂 (译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1656年12月,因为首都德里的公共卫生环境恶化,所以沙贾汗带领皇室成员前往恒河(the Ganges)岸边的姆克特施瓦尔堡(Garh Mukteshwar),这是一个娱乐休憩之地。不到一个月,他就返回了德里。但是,由于疫情仍在持续,他于1657年2月再次离开德里,前往朱木拿河畔的穆克里斯普尔(Mukhlispur),该地在德里城北约100公里处,位于锡尔穆尔(Sirmur)山脚下,气候凉爽,而且方便乘船前往德里,因此沙贾汗选择此地作 为避暑之地。他为自己和长子装点此地,建造了许多优美的宫殿,并赐予此地“法扎巴德”(Faizabad)的称号。[1]


小编建议: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在法扎巴德,莫卧儿皇室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庆典。[2]这一年3月7日,沙贾汗第30年的统治刚刚结束,第31年的统治正要开始。在由莫卧儿帝国皇帝下令编纂的官方年报上,每十年为一个时期[称作“道瓦尔”(dawwar)],每个时期被汇编成一卷。每三十年为一个时代[称作“盖恩”(qarn)],这被认为是最吉祥和完美的数字。沙贾汗结束了一个时代,开启了另一个时代。因此,这个时机是不同寻常的、重要的和严肃的。

皇位之争:奥朗则布和他的时代Ⅰ(全2册)沙贾汗统治时期,莫卧儿帝国似乎一如既往地繁荣昌盛。莫卧儿帝国拥有的“印度宝藏”使外国游客目眩神迷。在节日里,来自布哈拉汗国、波斯、土耳其和阿拉伯的使者和来自法国和意大利的旅行家,惊奇地望着被孔雀皇座、科依诺尔钻石以及其他宝石发出的耀眼光芒包围的沙贾汗。沙贾汗以昂贵的代价用他喜欢的白色大理石建造了华美的建筑,因为白色大理石是纯洁的象征。在财富和气派上,帝国的贵族让其他国家的国王都黯然失色。虽然他在印度边界之外的战争中两次遇挫并被打败,帝国的威望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

幸福的人民

“受庇佑的帝国”的边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长。人民被精心呵护,在很多情况下,如果人民诉苦,严酷苛刻的长官就会被罢免。所有人都生活得更加富足美满。就像一位赞颂者所唱的那样:

人们心中一片光明

皇帝独自肩负沉重的负担

为庇佑他们安宁

由于他保持清醒

灾祸已深深沉睡[3]

 

作为一位仁慈而英明的统治者,沙贾汗召集了一群有能力的官员围绕在他身边,使他的宫廷成为这个国家智慧和学识的中心。

皇位继承问题

但是在这光明的图景上,已经投下不祥的阴影,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在不断扩大。曾为沙贾汗统治的荣耀做出贡献的内阁大臣和将军们,正在一个接一个地被无情的死神带走。三位声威赫赫的军官,同时也是沙贾汗最亲密的私人朋友,在过去五年内相继去世。萨义德汗·巴哈杜尔·扎法尔·江(Said Khan Bahadur Zafar Jang)在1656年1月4日去世,那个年代的“精神之父”(Abul Fazl)[4]——萨杜拉汗在1656年4月7日去世,而首席侍从官艾赫·马尔丹汗(Ah Mardan Khan)在1657年4月16日去世。[5]在元老重臣去世后,皇帝在他周围的后生晚辈中找不到可以托付重任之人。[6]按照月亮历,他已经67岁[7],在他父亲统治晚期,他曾过着征战在外、困厄苦难的生活,随后他安逸地统治了帝国多年,这一切都使他的身体受到损害,他已经感到岁月不饶人。在他死后会发生什么呢?

这就是当下萦绕在所有人心中的疑问。沙贾汗经常和他的心腹与知己谈论未来,[8]但未来惨淡无望。

沙贾汗有四个儿子。他们都已经到了成熟的年龄,每个人都有作为行省总督和军队统帅的经验。但是,他们之间缺少手足之情,更年轻的三位皇子——舒贾、奥朗则布和穆拉德·巴赫什,他们因为忌妒长子达拉·舒科——他们父亲最喜爱的皇子,同时也是指定的皇位继承人而同仇敌忾。尤其是达拉·舒科和奥朗则布彼此深恶痛绝,以致随着岁月流逝两人之间的紧张关系不仅未能缓和,反而形同仇雠。整个帝国的人都在谈论这件事,他们之间的和平只有通过奥朗则布远离宫廷和他的长兄才能勉强维持。[9]每个人都预感到沙贾汗的皇位继承会引发争端,一旦沙贾汗驾崩,甚至等不到那时候,一场波及范围广而又错综复杂的内战,就将会使帝国血流成河。

达拉·舒科:指定的继承人

沙贾汗明确表示,他希望达拉·舒科继承大统,因为他是一母同胞的四兄弟中的长子,选择他并不是一种偏袒徇私的行为,而是自然法则赋予最年长者优于年幼者的权威和优先权。为了训练达拉·舒科管理帝国,使最高权力能够顺利移交给他,多年来沙贾汗一直让达拉·舒科陪伴在他身边。阿拉哈巴德、旁遮普和木尔坦这样富裕且统治长期稳定的行省的总督职位被授予给他,但是他被允许留在父皇的宫廷里,派代理人前去治理上述行省。同时,皇帝对他极尽荣宠,赋予特权,使他获得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高于其他皇子。

达拉·舒科在宫廷的权力和影响

达拉·舒科现在享有高贵的称号“沙-伊-布兰-特克巴尔”(Shah-i-buland-tqbal,意为“无量财富之王”),指挥着规模空前的四万人马,享有许多国王都可能会心生羡慕的巨额收入。

当他在宫廷中出席活动之时,获准坐在皇帝近旁的一个金座上,仅比皇帝的宝座低一点点。[10]达拉·舒科的儿子们指挥的军队和沙贾汗的其他几个儿子一样多。达拉·舒科麾下的军官经常被皇帝封为贵族。[11]藩国的君主、朝贡的皇子、触犯帝国权威的违法者、想获得一官半职或爵位头衔的投机钻营之徒,在面见皇帝之前,都要向达拉·舒科赠以财物或百般央求,只求他能在皇帝面前美言几句。政府官员和新晋贵族在觐见皇帝之后,就被派去向太子表示敬意。[12]许多诏令是在皇帝面前按照达拉·舒科的意思下达的。甚至达拉·舒科单独被允许使用皇帝的名号和印玺。总之,一切都是为了让公众知道达拉·舒科是他们未来的君主,并且为方便沙贾汗死后将皇位传给他。

达拉·舒科的宗教观

达拉·舒科刚刚43岁。他很像他的曾祖父阿克巴。他对泛神论哲学充满热情,他研究过《塔木德》(Talmud)[13]、《新约》、穆斯林的苏菲主义著作和印度教“吠檀多”的著作。[14]由于统治阿拉哈巴德行省十分轻松,他更加随心所欲,在一群梵学家(pandits)的帮助下,他把《奥义书》(Upanishads)翻译为波斯语。

在他完成的另一本名为《两个大洋的交融》的书里,就像他在序言中说的那样,证明他所追求的,是在那些构成所有真正的宗教的共同基础的普遍真理当中,为印度教和伊斯兰教找到一个交汇点,而这一点对于狂热者而言,由于他们对信仰肤浅的热情,是很容易被忽视的。例如,由于奉行折中主义哲学,因此在印度教的瑜伽士拉尔-达斯(Lal-das)和穆斯林法基尔·沙马德(Faqir Sarmad)面前,达拉·舒科都是一个认真专注的学生。但他不是伊斯兰教的叛教者。他写了一本记述穆斯林圣徒的传记,而且是穆斯林圣徒米安·米尔的追随者,任何卡菲勒都不可能这样做的。[15]

以异端的罪名反对达拉·舒科

圣洁的贾哈娜拉也说达拉·舒科是她的精神导师。奥朗则布作为伊斯兰正统主义的捍卫者,曾发布谴责达拉·舒科异端的宣言,这个宣言里并没有把他描述为一个愚蠢地违背和否定穆罕默德的使命的家伙,而是仅仅列出了如下几个事实:

(1)终日与婆罗门、瑜伽士和苦行僧为伴,认为他们是完美的精神向导和“知晓神意之人”,把《吠陀》(Veda)当作神圣的书,花时间翻译和研究它。

(2)戴着刻有“帕布”(注释内容——原注:意为“领主”)字样的戒指和珠宝,但是这个词以印地语书写。

(3)在斋月不祈祷和斋戒,还把其他伊斯兰经典教条抛诸脑后,只有在需要精神慰藉的时候才需要它们。同时,他相信自己对真主的理解十分透彻。[16]

达拉·舒科在向他的读者们介绍自己的神学著作时说过的话,明确地证明他从来没有背离伊斯兰教的基本教义;他只是显示出苏菲派的折中主义,这是一种伊斯兰教信徒公认的准则。如果说他对宗教的外在形式表现出蔑视的话,他只是会赞同所有教派中那些高尚的思想家的观点,如约翰·弥尔顿(John Milton)。然而,由于他对印度教哲学的好感,即使他有这种倾向,他也不可能成为正统和排他性伊斯兰教的拥护者,也不可能召唤所有的穆斯林聚集在他的旗帜下,宣布对信仰异教的人发动一场“圣战”。

达拉·舒科的性格

然而,父皇的过分溺爱又给他带来了明显的伤害。他总是待在宫廷里,除了第三次围攻坎大哈时和被派去征战或管理各个行省时。因此,他从未获得行军打仗和行政管理方面的经验,从未学会用危险和困难作为关键的考验来判断人才;他未与军队建立联系。由此可见,他不适合加入皇位争夺战,这种战争对于莫卧儿人来说是一种适者生存的实际考验。沐浴在父亲恩宠的阳光下,被整个帝国奉承有加,达拉·舒科已经染上了一些与其哲学家身份不相称的恶习,而这对于一个渴望继承皇位的人来说更是致命的。奥朗则布在晚年谈到达拉·舒科时,称他骄傲自大,对整个皇室傲慢无礼,而且难以控制自己的脾气和言辞。[17]

然而,就算我们拒绝接受他的死敌的证词,我们至少可以相信,他无与伦比的财富和影响力不太可能使他发展出节制、自律或富有远见的品质;同时,他受到所有人狂热的奉承,这一定助长了这位德里皇位继承人自然而然的自豪感和傲慢情绪。达拉·舒科的一位崇拜者写了一本书,其中有关于他围攻坎大哈的详细描述,这个愚蠢无能的吹嘘者使他笼罩在令人厌恶的光芒中,而在事务管理上,他几乎完全是自高自大、任性和幼稚的。

他在皇位继承战争期间的经历,清楚地证实了他多年来所享有的财富和影响,他几乎没有什么忠实的追随者或能干的助手。显然,他识人不明。拥有能力和自尊的人一定会远离或不会选择这样一个虚荣和不明智的主人,与此同时,军队和皇室中为自己的利益打算的人,必然认识到与他对抗的人是精明老练的奥朗则布,而他们是不会支持失败的一方的。达拉·舒科是一个专情的丈夫、一位慈爱的父亲和一个孝顺的儿子;但作为一位身处逆境的统治者,他一定是一个失败者。长期养尊处优的生活,使他变得性格软弱,不能够明智、大胆、努力地完成计划——或者,如果有必要的话,通过拼死一搏或顽抗到底从而反败为胜。这个皇室的宠儿从不涉足军营。他整日身处阿谀奉承的达官显贵之中,不知道如何让将军们服从他的意志,并且合理有序地指挥他们。他难以胜任军事组织和战术组合的任务。而且,他从未在实战中学习到如何以一个真正的统帅的冷静和判断力来掌控战争全局。这个在行军打仗上的门外汉,命中注定要遇到一位老练的军人作为他皇位的争夺对手。[18]

无论未来多么黑暗,因为沙贾汗还活着,现在一切都很顺利。在通常的皇家节日来临时,他们总会庆祝。对比贾普尔王国战争的胜利带来了欢乐的音乐演奏会、赏赐和授予头衔。[19]沙贾汗的孙子结婚了。达拉·舒科以自己一贯的气派形象主持了婚礼,接见了前来觐见的将军、总督、大使和学者,或者将他们打发走。

沙贾汗病重

沙贾汗于1657年4月从穆赫利什普尔返回德里。9月6日,他突然得了痛性尿淋沥[20]和便秘。[21]一个星期以来,御医束手无策。沙贾汗的病情日益严重,下体肿胀,口干舌燥,有时出现发烧的症状。在这段时间里,他没有进食,服药对他也毫无效果。尽管他有着顽强的毅力,但是他的身体十分衰弱,痛苦不堪。

日常的皇宫议事停止;皇帝甚至不再在阳台上公开露面,而这是他以往每天早晨的习惯;朝臣们被拒绝进入他的病房,只有达拉·舒科和几位他信任的官员前来探望。此时,最疯狂的谣言马上传遍了整个帝国:沙贾汗已经龙驭宾天,达拉·舒科秘不发丧,为的是争取时间巩固根基,直到自己继承大统!

一周后,御医终于控制住沙贾汗的病情。服用薄荷甘露汤对他大有帮助,他感到身体有所好转。但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因此,9月14日,他拖着病弱的身躯来到他寝宫——梦之宫(Khwabgah)的窗户前,出现在外面焦急等待的民众面前,以示他还活着!他拿出大笔钱财进行布施捐赠,赦免囚犯,而达拉·舒科因为孝顺地照顾他而获得了奖赏和荣誉。

但是,皇帝病情的改善不容乐观;他仍然需要谨慎的治疗和护理,而且他的病症还在继续。一个多月后(直到10月15日),他才再次出现在民众面前,虽然奏章被带到他的房间读给他听,以获得指示,皇家书信仍以他的名义发出,并盖上他的印章。毫无疑问,疾病来势汹汹的阶段已经过去。但现在,他的死被认为只是时间问题。他知道这一点,于是在贵族面前任命达拉·舒科为他的继任者。然后,他的精神从尘世的忧虑中解脱出来,他来到了阿格拉,只想待在他深爱的妻子的陵墓面前静静地死去。医生也建议他多呼吸新鲜空气。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huangweizhizhengaolangzebuhetadeshidaiquan2c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