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幻想故事集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张柠

《六个乡下故事》用魔幻手法讲述俗世奇人的故事。“在一个周五的下午,青年安达在图书馆读到了《安达平淡无味的身世》。这本书查不到书号和版权信息,破破烂烂地藏匿在书架中,但却记录并预言了安达的一生,诡异地出现在他生活中,让他冷汗直冒。” 《八个城市梦幻》记录都市的欲望与失望——“又一次,蓝眼睛突然拦在我从办公室回家的中途,哭丧着脸对我说:我梦见满天星星。星星像鬼眼一样闪光。到处都是香火的味道。你的身体像烧过的纸灰一样,被风吹得一片一片向天上飘。我在墙角落里找纸灰的碎片,一点一点收起来,放进我的口袋里……说着,她的眼睛像鬼火一样在黑暗中眨巴。我一阵恐慌,大声斥责她,并命令她赶紧睡觉,不准做梦。” 《三个女性故事》无感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幻想故事集》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幻想故事集(2019张柠全新中短篇小说集,为穿行在乡村与都市的漫游者,寻找自我的安放之处)

当我故意不说话的时候,他就有点紧张,不自在,没话找话跟我套近乎,东一榔头西一棒,无非是想试探我对他的痔疮的态度。 P6

父亲于是便改变主意说:是啊,凭什么我的儿子就不能当医生呢?你来跟我学医吧,不用文凭,能治病是硬道理。 P7

幻想故事集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我觉得自己还是学中医比较合适。 P8

比如,看起来都是大肚子,究竟是长了瘤子还是长了儿子?我父亲只要用中间三根手指在她们手腕上一摸就知道了。 P9

我听了觉得好笑,为什么是百分之八十三,为什么不是百分之八十二点七?我恨不得在他的药里面放点泻药。 P10

我想象着自己也是流动马戏团的一员,远远地从大路上走来,吸引了许多羡慕的目光,然后又沿着大路悄悄地走掉,不知去了什么地方,留个谜语给别人猜猜。 P25

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呢?我说:我不怕,我一个人晚上敢去白天死过人的手术室。 P26

她一边跑一边喊叫:医生啊,快点啊,要下了,要下了!杨红抬起眼说:要快点的是你,不是我。 P39

听说他在大学里的时候,每天都要看一个女人,几年下来,还不看了成百上千?他还好意思说“都差不多”。 P40

女同学为什么要用香水呢?香水背后有什么秘密呢?他一度被这个问题纠缠得神经衰弱,彻夜不眠。 P50

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骚动而又窘迫,弄乱了杨红的步伐。 P51

杨红开门后,请谭丽华坐下,然后提起铁皮水瓶给她倒了一杯水,顺便将塑料壳的水瓶塞到床底下去了。 P52

它是罗镇人的骄傲,是本镇人心目中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一直传承至今。 P75

邵玉琴对平珍说,看到你现在这么痛苦,我心里过意不去,再教你一个绝招吧,就是忘掉他们,让他们统统都滚一边去,你怎么开心怎么玩就行了,我试过,很管用的。 P88

他在祖传宅基地上盖了一幢两层的楼房。 P89

有时候也会停下车来,摸出一包香烟,掏出一个带响声的打火机,铛的一声把烟点着,使劲地吸一口,往空气中一吹,或者吹几个眼圈。 P90

这消息把村长吓坏了:什么什么?让二喜到省里去唱歌?莫把省里的大领导吓死了啊!二喜得到这个消息,也吓得不轻,好几天都是四肢冰凉,嗓子眼儿僵住,说话时喉咙都张不开,声音在嗓子眼里面滚动着,就是出不来。 P95

别人掀起窗帘的一角窥探他的时候,他不也在掀起鸟笼罩布窥视那只小鸟吗?安达认为,在对他物的窥视中,人们可能会不断地发现自己的存在。 P119

思维模式和情感方式那些软指标栏目,大家也要认真对待,尽量不要让假信息进入了信息网络。 P120

老板和几名女服务员被当场收审,警方同时拘留了几位正在从事不正当消费的人士,其中有某机关的处长谭某,个体户刘某某,作家安某……”对这种司空见惯的消息,我一向不大留心,只是“安某”的出现,才引起了我的注意。 P122

几十年前去世的爷爷,曾经在一位教士的劝说下受过洗,奶奶并没有受过洗,但她总以耶稣信徒自居,她觉得这是英年早逝的丈夫的两项重要遗产之一,另一项是一家生药铺。 P139

除了管家以外,她还同时进行三种宗教活动:星期天到城郊的小教堂做弥撒,星期三晚上去参加“一贯道”的秘密仪式,平常在家里供菩萨,还隔三差五地吃花斋,假装把人类的前世今生都装在肚子里似的。 P140

它既不像金属,也不像石头,土黄色,有点像硫黄,半块香皂那么大,父亲对我说:这块藤黄是你爷爷临死前交给我的,它奇毒无比,见血封喉,对毒瘤也有奇效。 P160

为此,我曾经有整整三个夜晚不能下笔,难以成眠。 P161

有钱的人在这里可以买到任何一种中国的乃至世界的名牌商品,甚至东北乌拉草编织的拖鞋,藏族的银质饰物和藏刀,华南虎牙齿项链,民国时期的鸦片枪,王母娘娘的酒杯,七仙女的内裤,应有尽有,价格当然十分昂贵。 P164

可是在北京路上一逛,我眼都直了,要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才配在这里逛荡呢?我整天都在阅读报纸的招聘广告栏目。 P165

我匆匆赶到绿荫阁的时候,杨柳已经在那里等我了,她旁边还坐着一位留长发的、很有艺术气质的小伙子。 P178

幻想故事集 小说电子书 第2张陆地穿着带风帽的黑色T恤,领口上挂着一副墨镜,腰边挂着一圈时髦玩意儿:中间是一个精致的皮腰包,两边有大哥大和BP机,爱华牌随身听,微型俄国军用望远镜,肩上还挎着一个小皮包,是一架小巧的数码摄像机。 P179

蜷缩在大厅沙发上的棕褐色小狗,听到女主人的叫喊,连忙扑过来钻进她怀里,又用脸在她手臂上蹭了蹭,然后将下巴贴在她大腿上,两条前腿伸出来,护住脸部。 P188

地方政府搭文化台,唱经济戏,用文学带动旅游,到处都在邀请作家来开会,一般都会邀几位外国作家,比如俄罗斯、巴基斯坦、乌拉圭的。 P192

我想了解一下六祖寺附近的村民的日常生活,便走了进来。 P193

我口里说好好好,心里犯嘀咕:糟糕!喝酒的都知道,女人要么不喝,要是她敢端起酒杯说“干杯”,那基本上是喝不醉的。 P208

我大骂他说,你是个死人啊,你就躲在家里孵小鸡吧!你就在村里跟他们打哈哈吧!大儿子没考上大学,到昆山去打工,一家就分成了三处。 P209

我下一个就是儿子,你不想让我生出来,你堵得住吗?你黄菊花是先生儿子的,再生一下试试看,保证就是个女儿。 P218

眼下正在搞机构改革,妇联、计生办、爱卫办都缺人手,妇女主任刘海娥,突然生大病,请了长假。 P219

她站起来捋了捋长发,朝我这边张望了一下,发现有陌生人在观察她,便转身去摆弄阳台周边的小花盆,接着提起花洒给花浇水。 P238

年轻的夫妻年龄跟我相仿,四五岁的儿子正在不停地用一根马尾巴草,去扫母亲的脖子。 P239

和振庭问,现在怎么样,人还好吧?还要雇人看着她吗?梅萧华说,现在很好,见到我总要跟我聊天,说个没完。 P240

只有那些神经衰落、恋爱失败、生意亏本、升职受阻、犯罪被抓、心里冤屈的人,才会突然兽性大发去写小说,还一发而不可收,甚至扬言要写“三部曲”乃至“长河小说”,结果都写得很差,不忍卒读。 P241

梅萧华说,我不知道算不算好朋友,一起喝茶聊天没问题,有困难也还能互相帮助,除开感情问题,可以说无话不谈。 P256

李雨阳一会儿蹲下来看花,一会儿对着田埂上的野草发愣,还不时地发出赞叹声,有时还提一些幼稚的疑问。 P276

实在卑琐!晚上还要去傍着京城的资本大佬,傍着其他各种大佬,跟他们一起喝酒鬼混,离开酒桌,又要请他们洗脚、搓背、K歌。 P277

父亲原本是长江航运局的船员,后辞职去私营企业开挖沙船,工资比国企要高一些。 P278

你们都看到了,我们纳西族的女人,都是那种黄里透黑的颜色,到哪里去找杂志上那么白的女人啊?!木妈妈说的那种颜色,叫“茶色”,是近些年来国际模特儿界最流行的颜色,白种人专门要去海滩度假,设法晒成那种颜色呢。 P284

李雨阳优雅的身姿出现在我的脑海,我在想,她是怎么爱上那个黄春丙的呢?11第二天一大早,梅萧华给我电话,说王子得约她进城,问我有没有兴趣跟她一起去。 P299

我说,我要搭梅萧华的车进城一趟,顺便买点东西,问她要买什么。 P300

帮助李雨阳,就是帮助黄春丙,就是帮助他王子得。 P301

系主任说,按照上级教育管理部门前不久刚下达的文件精神,黄春丙触碰了教师职业道德的“红线”,没有讨论的余地,就是除名。 P302

可是,当你远离他们的时候,他们又变得那么具有精神性,无比纯情。 P303

黄春丙现在是后悔莫及,同时也觉得愧对李雨阳。 P304

欲望,不再是一些虚构的符号游戏,也不再是间接的经验,而是直接作用于感官和四肢的、切实又具体的东西,是直截了当的现实感受。 P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