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心理学电子书

欢迎来到你的世界:建筑如何塑造我们的情感、认知和幸福

下载方式

欢迎来到你的世界建筑如何塑造我们的情感认知和幸福
本书作者:莎拉•威廉姆斯•戈德哈根(Sarah Williams Goldhagen) (作者), 丁丹 (译者), 张莹冰 (译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设计是一种社会工具。建成环境塑造着社会关系。我们生活的每个场所,我们去的每个地方,都是如此。因此,人们的建成环境体验,既是私下的、个人的、处于自己身体和自然世界中的,又是公开的、处于社会世界中的。最终,我们有了一个概念框架,通过这个框架,对个人心理、身体、所处社会环境之间的递归,以及不断交互的关系有了全面了解。


小编建议: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仍然有待探索的是,个人心理和身体在社会机构内设计和建造的空间和场所,如何能打造成更健康、更有生气、更鼓舞人心的社区和社会。什么设计原则、什么社会理想会构成我们评价今天和明天建成环境的标准呢?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开始解释答案。

第6章 为人而设计

建筑及其拥有的空间应该有助于我们保持活力,应该容许我们被身边的事物影响……帮助事件变得有可能与直接制造事件之间有区别吗?

——安妮·迈克尔斯(Anne Michaels),《冬日墓穴》(The Winter Vault)

欢迎来到你的世界:建筑如何塑造我们的情感、认知和幸福我们现在有关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如何影响人们的知识表明,景观、城区、建筑的设计,如果遵循一些指导方针,就可以防止那些可以轻易避免的错误,更好地满足人们的需求,促进人类的幸福。人类大脑超级复杂,具有很强的可塑性,人类体验超级丰富,具有很大的文化地理差异性,因此设计如果遵循体验导向的审美原则,就永远不会过度公式化。体验导向的审美原则将解放设计师,允许他们探索大量可能的构造,同时保持以人为中心的重点——这也是体验式设计的核心所在。

人类具身本身就引出了初步的设计原则,其中大部分针对我们的无意识自我。场所的尺寸应匹配人体的尺寸,但是既要考虑自我中心身体,又要考虑异我中心身体。我们通过想象和建构来理解环境,所以环境应该设计成能与我们心理合作,引发一系列恰当联想的样子。我们还通过所有感官能力的相互协作、所有感官能力与运动系统的相互配合,来体验建成环境。所以,设计也必须考虑这一点。

我们倾向于通过快速扫描来提取要点,所以我们渴望清晰易辨的整体形态,特别是对较大的建构物(constructions)而言,像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设计的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Guggenheim Museum Bilbao)的灵动形态,或佛罗伦萨主教座堂广场棱角分明的棱柱形状,以及那里洗礼堂、钟楼、教堂的立面和圆顶。但是,我们对清晰易辨的渴望必须与对认知刺激的渴望相平衡,而易辨的构建(constructs)不一定是简单的构建。萨克学院和赫尔辛基国家养老金协会大楼教给我们,无论项目的整体配置如何,项目的表面(包括温度、韧度、颜色、密度等)、材料、纹理,项目的听觉品质等,都会大大影响我们的感觉、认知,特别是我们对它们的情绪反应,并在这样的过程中塑造我们对它们的体验。除了选好材料外,好的设计还应想好和做好施工细节。这些有助于通过激发我们的感觉运动去想象和促进我们与栖息之地以及其中物体的认知感应,并以此来营造尺度感,增加视觉(有时是概念化的)深度。亚眠大教堂、溪流博物馆等项目表明,听觉、触觉、本体感觉、嗅觉等非视觉线索也大大影响我们对地方的整体体验。自然光、绿色植物、气候等自然的馈赠在设计中永远是重要考虑因素,而且设计师可以从自然中得到无数启示,模拟或抽取自然形态,在设计中管理自然气候、地形、材料特性。这些是最基本的;体验式设计还有另外一些维度,需要讲得详细一些。

有序模式

人们有赖于通过模式把地方或结构与周边环境区分开来,而这种模式可以提高可辨性、制造连贯性。人类永远在寻找迭代模式,因为感觉认知系统机制(例如我们快速识别要点的倾向,我们知觉的目标导向性,我们对启动物的敏感性)要求我们首先迅速从背景解析前景,然后赋予所遇之物以意义。辨认和识别某些模式,我们会产生愉快感。 1  无论我们是听一段音乐、看一幅画,还是穿过一个建筑或景观,当这段音乐、这幅画、这个建筑或景观慢慢地显示出秩序,与“喜欢”有关的脑区都会分泌一点点阿片样物。这个奖励制度的功能大概起源于我们的以下进化需要:迅速将自己置于环境和社会群体中。 2

清晰易辨的环境对人类的强大吸引力表现在,我们总会避开复杂得无法提取要点的环境。20世纪90年代有一段不长的时间,欧美一批设计从业者受到法国后现代主义的影响,这一思潮源自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和雅克·德里达(Jacques Derrida)的著作,认为有序系统的基础是随机、不合逻辑、按制度行使权力。欧美的少数建筑师开始信奉“解构”(这是一个源自文学和哲学批判的概念),他们拥护“解构”作为启发式分析技术兼艺术手法的地位。随后,建筑界围绕表面无序的建筑开展了许多实验,其中一个是奥地利Coop Himmelb(l)au建筑事务所(事务所的名称中,有l的意思是“蓝天工作室”,没有l的意思“天造工作室”)的雷哈克之家(Rehak House,见图6-1)实验。顺便说一句,Coop Himmelb(l)au的首席建筑师沃尔夫·普瑞克斯(Wolf Prix)曾经告诉一位听众,他的一个项目的设计灵感来自他做过的一个梦。但是这样的设计有违我们的知觉本能,让我们无法依靠它给自己定位定向。我们想知道:这个物体有什么目的?与我或任何人的生活有关吗?我要从哪里进入?我觉得它让人烦躁、迷惑、沮丧,还是愉快?毫不奇怪的是,雷哈克之家没建成,Coop Himmelb(l)au早期设计的几个与之相当的项目大多也没建成,因为太过混乱的构造违反了人们的体验需求。由此可知,模式是任何建成项目的必要组成部分。

纵观历史,设计师一直依靠数学体系和物理原理来为其建造的环境建立视觉框架和结构框架。通常,特别是在前现代社会,构造的模式是由其材料的结构属性驱动甚至决定的。例如,古埃及人建造雄伟的哈特谢普苏特女王神庙(Mortuary Temple of Hatshepsut),柱林就排得比较密集。因为结构决定形态:石头抗压缩能力强、抗拉伸能力弱(拉伸时,石头会过于“紧绷”),所以埃及石匠知道,他们用于制造内部空间的石头过梁的跨度是有限的。

图6-1 无模式、无秩序:雷哈克之家[Coop Himmelb(l)au建筑事务所],没建成

然而,单单材料物理一般还不足以决定整个构造的模式化结构。 3  起决定作用的还有其他基于数学的图式,其中最常见的是简单的对称和欧几里得体(后者与我们的庞大内部基元库呼应,见图6-2)。简单的欧几里得体随处可见,从萨克学院的北立面和南立面,到本地某个银行的体块组合模式。对称也是可简单可复杂的。萨克学院中央广场的两边对称算是简单的,最有名的复杂几何形状是分形(fractal):明显不规则的迭代构造,有着在多个尺寸上重复的分支结构。我们可以看到自然界的分形,比如海岸线、蕨类植物、花椰菜的结构;文化界的分形,比如哥特式大教堂的分形布局、印度教寺庙更综合的分形布局。在印度克久拉霍市有着千年历史的肯达利亚·玛哈戴瓦神庙(Kandariya Mahadeva Temple),分形是建筑表面逐级升高的表达的主导,主导着建筑每个形状与另一形状的关系(因此主导着建筑的建筑平面图),主导着确立建筑比例的视觉和空间层级(见图6-3)。有些人认为,因为在自然界不仅可以看到分形而且可以看到对称和欧几里得几何形状,所以我们在数千年的进化中会本能地从这样遵循数学原理的构造和比例关系中寻找并找到乐趣。

· · · · · ·正版书购买 · · · · · ·

书籍购买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欢迎来到你的世界:建筑如何塑造我们的情感、认知和幸福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huanyinglaidaonideshijiejianzhuruhesuzaowomendeqingganrenzhihexingf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