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胡狼嗥叫的地方 Where the Jackals Howl

copyright

本书作者:[以色列]阿摩司·奥兹

奥兹在这些他23到27岁(25和27岁只有各一篇)的8篇作品中就已经显露出那种让同龄人感到无比沮丧的锋芒。一个人写作的起点是高是低,他在一开始时关注什么,表现什么,实际上很可能就会贯穿他一生的写作,那种突然的转变——我主要指的是由低到高,由狭窄到宏阔的变化基本不会发生,人生也是如此,所以只有令人扼腕的伟大的失败,而不会有所谓什么平庸的失败。庸碌者恒庸碌,而高尚者永远高尚。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胡狼嗥叫的地方》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胡狼嗥叫的地方(以色列国宝作家阿摩司·奥兹为你讲述以色列这个年轻国家的前世今生。带一本奥兹的书,去以色列进行深度游!)

胡狼嗥叫的地方 Where the Jackals Howl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几股柔风以略带踌躇的姿态率先登陆,引得柏树枝头轻佻地阵阵战栗,仿佛一股电流自树根直往上蹿,穿过树身,撼动肢体。 P4

骨子里正直让这个男人的字里行间透出洞见,观点激进,棱角鲜明。 P5

“来吧,”马蒂亚胡·达姆科夫出声道,用右手摇了摇小姑娘,而他那只残废的左手,却爱抚着她的脖子,“快点,咱们离开这个地方。 P25

说着,他把手伸进了袍子的褶皱处,掏出一些螺丝,几个锈的,几个闪闪的,一把修枝刀,一刃脱了柄的刀片,一支袖珍手电,一柄破锤,还有三张邋遢的钞票作为对我们损失和忧虑的补偿。 P35

艾迪肯十分不悦,指责年轻成员企图实施恐怖行动,并摆明立场:“我们不会让这样的事在这儿发生。 P51

诚然,我并不赞同他们的观点,但我也被武断而无礼地剥夺了发言的权利。 P52

有个红头发、长雀斑的士兵小声咕哝道:“他不敢跳下来,大傻瓜,待在那儿迟早会让自己死掉。 P76

看热闹的孩子们见到这番情景不禁发出了一阵歇斯底里的哄笑。 P77

”说时迟那时快,一眨眼的工夫,没来得及阻止,甚至没来得及被人发现,小鬼扎基已经爬上梯子,越过接口,如同发了狂的猴子一溜烟跃至梯顶最高一级横档;他手掌心里突然多了一把刀——他究竟是从哪儿弄来的?他憋足了气死命对付着绷紧的带。 P80

咖啡缸子开始冒热气的时候,葛优拉空腹抽了这天的第一支烟,山谷的胡狼也已退回了隐匿处。 P89

第四个晚上,埃胡德的同志们以六人伤亡的代价重获尸体——纵使有天大的危险也在所不惜,尽管他们已接到放弃任务的命令。 P90

多夫的港口码头比最宽的码头更宽,突堤比有史以来任何突堤都长,起重机比世上最大的起重机都庞大,仓库很高,有如寂静伸长黑指,拨开多夫·舍尔金的百叶窗缝隙。 P97

小商铺里琳琅满目的小饰品间,摆放着绘有圣图的牛皮纸屏风,件件技艺精湛,真皮制作,古老结实。 P110

我们小分队奉命天黑越境,突袭达尔·安—纳塞夫。 P111

不知因为愤怒还是反感,内厄姆·赫什想要发作,却被湮没在笑声中,他也随其他人一同笑起来,别的士兵已经爬上笼着弱光、久候的卡车,他仍在那儿自己傻笑着。 P114

你睡着了?一节课的容量是不是太大了?不是?一些学者还提出了关于‘拉特伦’名字的另一个更古老的来源:Castellum Boni Latronis,指同拿撒勒的耶稣一起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善盗的堡垒。 P139

黎明的第一缕讯号如约而至,凝结成团的暗色柔和起来,轮廓也渐渐清晰。 P140

造物有耳,但她的听觉与所听之物一模一样,并无二致。 P142

理性的声音、温和派的声音、明晓事理的声音,在这片欢腾中是听不见的,也不可能听见。 P143

真的,约瑟夫,你凭什么期盼她放弃自己的想法来迎合你的意愿呢?为什么她不能把教皇和夫人请到她独生女的婚礼上来呢?究竟哪里不妥了,约瑟夫?”他的客人开始耐心地解释起来:“事态不宁。 P158

就在今天,亚伯拉米克·巴特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踏进这间屋子,而后呢,他就落入了我的手掌心。 P193

据透露,受灾最为惨重的地区是山底的一组旧棚屋,它们早在几十年前由基布兹创立者们建造。 P204

菲利克斯矮小、结实的身材一时间出现在各处,就好像他有分身之术。 P205

诚然,这样的现象在沙漠司空见惯,但在定居区却十分罕见,再次爆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无须恐慌,不过仍需保持警惕。 P206

胡狼嗥叫的地方 Where the Jackals Howl 小说电子书 第2张接着从晨袍口袋里抽出亚伯拉米克·巴特的信,将它展开,瞥了一眼秘书的签字,某个露丝·巴多,无疑是个光着大腿、浓妆艳抹的婊子,无疑是个剃了腿毛、拔了眉、染了发的女人,她无疑穿着透明衬裤,涂了厚厚一层除臭剂。 P207

他睁开眼,躺着亢奋地战栗,只看到一片漆黑,他闭上眼,除了一片漆黑,又什么也没看见,于是他开始默念从祭司那儿学来的祷告,但还只是看到黑暗,于是他唱起母亲的曲子,而黑暗依然不肯放过他,吓呆了的他躺在床上僵化了一般,因为他猜想,在他做梦时,他的父亲母亲、祭司女仆、羊和牧羊人、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家犬,甚至外面的流浪人,他们全被叼走了性命,只留下他孤身一人,而屋外,大漠的黑夜延绵至这世界的尽头。 P245

部族长老们陷入了恐慌,寻思着合适的言辞阻止他发动全部兵力孤注一掷冲破亚扪城墙,强大如亚扪,以色列也许再无法从这场灾难中复原;无疑这个蛮子决意把以色列的头往亚扪石墙上砸。 P279

面对两千年的流散,哭墙断壁残垣下朝觐者的恸泣,以及浓得化不开的血泪,奥兹为圣城献上了《我的米海尔》《黑匣子》《爱与黑暗的故事》等史诗般的作品,驾轻就熟将自己推至诺贝尔奖的预备役行列。 P286

小说集《胡狼嗥叫的地方》中的八个短篇几乎都把大本营设在了原始共产主义色彩浓厚的基布兹。 P287

胡狼嗥叫的地方 Where the Jackals Howl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hulanghaojiaodedifang-where-the-jackals-ho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