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胡林的子女 插图本(《霍比特人》《魔戒》前传,中洲远古三大传说之一,托尔金笔下可歌可泣的英雄悲歌)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胡林的子女:插图本(《霍比特人》《魔戒》前传,中洲远古三大传说之一,托尔金笔下可歌可泣的英雄悲歌)The Children of Húrin
本书作者:[英] J. R. R. 托尔金 著 / [英] 克里斯托弗·托尔金 编 / [英] 艾伦·李 图

本书读后感· · · · · ·

列车上读完了这本。其实大部分情节在宝钻和未完传说中都已讲述过了,这个版本补充了一些细节(也总算把认识矮人密姆到杀死贝烈格之间的经过完整过了一遍)。再读最大的感受就是命运的力量,还不仅是魔苟斯和格劳龙的诅咒,图林很多前因酿造了后果(让赛洛斯裸奔坠亡,后来又遇见赤裸的妹妹妮涅尔;誓死不回多瑞亚斯,由此错过母子、兄妹相认,酿成最后悲剧),在他改名为命运主宰之后,却加速走向悲剧的命运。但他做的很多仍是有意义的,他并未完全成为命运的傀儡:守护多瑞亚斯、击败奥克、杀死格劳龙,难怪魔苟斯都会害怕他逆天转命,英雄蕴含着巨大的创造能量

我的学习笔记

鉴于家父身后遗下了部分内容没有完成,尤其要在不歪曲或捏造的前提下,让故事情节连贯,没有缺失或中断。 P19

那是他的第一部幻想文学作品,虽未写完,但内容翔实,共有十四个完整的故事。 P20

胡林的子女 插图本(《霍比特人》《魔戒》前传,中洲远古三大传说之一,托尔金笔下可歌可泣的英雄悲歌)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第1张实际上,就在1951年写的这封信里,他明确提到了三个故事,正是我上文提及的《失落的传说》里那三个最长的故事。 P21

有些人物和事件无论怎么看,都对读者正在阅读的故事无甚重大影响,如果为之添加大量补充信息的附注,增加读者的负担,那就完全违背了本书的初衷。 P22

这段话提到的桥,就通往将图林收为养子的精灵王辛葛的王宫—“千石窟宫殿”明霓国斯,此地位于多尔罗明的东南远处。 P25

这样一位能够宣告“我之意图的阴影笼罩着阿尔达[大地],其中万物必将缓慢地屈从于我的意志”的神灵所发出的诅咒,和力量远不及他的生灵所发出的诅咒或咒念,不可同日而语。 P26

在图林的故事里(他给自己取名“命运的主宰”图伦拔),魔苟斯的诅咒似乎可被视为一种释放出来专门行恶的力量,会搜寻它的受害者。 P27

欧西瑞安德的白榆林,我在夏日漫步。 P28

胡林的子女 插图本(《霍比特人》《魔戒》前传,中洲远古三大传说之一,托尔金笔下可歌可泣的英雄悲歌) 哲学与宗教电子书 第2张

 

他在追忆辽阔的贝烈瑞安德大地上那一片片古老的森林,而那片大地已在终结远古时代的大决战带来的灾难中崩毁。 P29

图林生于乱世,当贝烈瑞安德最大也是最后一场大战发生时,他还只是个孩子。 P30

他们的至高王是辛葛(意思是“灰袍”),他坐镇多瑞亚斯的“千石窟宫殿”明霓国斯,施行统治。 P31

他与长子芬巩统治希斯路姆,该地位于雄伟曲折的“黯影山脉”埃瑞德威斯林的西侧与北侧。 P32

菲纳芬是芬威的第三个儿子,他是芬国昐的弟弟、费艾诺的异母弟弟。 P33

在诺多族返回中洲后的第六十年,多年和平告终,一支奥克大军从安格班蜂拥来犯,却被诺多族彻底击败并歼灭。 P34

胡林的父亲“长身”加尔多正是哈多的儿子,出身哈多家族,但胡林的母亲出身哈烈丝家族,妻子墨玟则出身贝奥家族,是贝伦的亲人。 P35

金发哈多在保卫堡垒时阵亡,于是胡林的父亲加尔多成为多尔罗明的领主。 P36

大鹰驮起他们,飞过环抱山脉,将他们送去了隐秘山谷图姆拉登中那座人类尚未见过的隐匿之城刚多林。 P43

他嫉妒他们能得到王的眷顾,因为他对任何人类家族都没有好感。 P44

时光荏苒,魔苟斯恐怖的阴影增长了。 P45

依它之名,家里的人都叫这孩子“拉莱丝”,他们有她在身边,就心中欢喜。 P46

由于命运使然,也由于体内坚强的生命力,他康复了,问起了拉莱丝。 P47

萨多见状,报以微笑,但嘱咐他把这些礼物归还原处。 P48

他的将领埃克塞理安与格罗芬德尔扼守右翼与左翼,不容任何敌人通过,因为那片地区唯一的去路很窄,且离逐渐变宽的西瑞安河西岸很近。 P67

歌谣中说,斧头沾了勾斯魔格的食人妖护卫的黑血,冒起烟来,竟至融掉。 P68

然而在这一整片沙漠中,唯有那座山丘上又萌发并长起了茂盛的青草。 P71

但过了一段时间,魔苟斯又来找他,开出条件:只要他肯透露图尔巩的要塞所在,和盘托出他所知晓的精灵王的谋划,便可恢复自由之身,或取得魔苟斯麾下最高统帅的权力与地位。 P72

因为你既不能看见他们,也不能遥遥支配他们。 P73

但这条路东来者不知道,魔苟斯也尚不知晓,因为芬国昐家族在时,那一整片地区都不受他侵扰,他的爪牙没有一个去过那里。 P78

他的奴隶们被成群关在围栏里,就像牲畜被关在兽栏中,但看守很不严密。 P79

时光流逝,墨玟心中越来越为她的儿子,多尔罗明与拉德洛斯的继承人图林担忧,因她看不到任何希望,能让他在长大成人之前不沦为东来者的奴隶。 P80

头盔的冠顶上镶了恶龙格劳龙的镀金像,以示挑战,因为它是在格劳龙首次冲出魔苟斯的大门后不久造的。 P89

她遵照美丽安的吩咐,若是图林在森林中迷途,她就跟上他,并且经常在那里遇到他,仿佛只是碰巧。 P92

他在那些年间热切地聆听古时的历史和旧日的伟大事迹,学到了很多学识。 P93

图林十七岁那年,他的悲伤又开始了,因为那时所有来自他家乡的消息都断绝了。 P94

在那里,精灵战士们不断地与奥克,与魔苟斯的一切爪牙及生物作战,图林加入了他们。 P97

待到他发现图林不但没有被同桌的众人斥责,反而被当作一位堪与他们同席之人受到欢迎,他的怒火更炽。 P98

图林接着拔剑而起,还要冲上去,但被玛布隆阻止了。 P99

实际上,我觉得今晚已经有种北方的阴影伸展出来,触及了我们。 P100

玛布隆是追赶者中跑在最前的,他心中作难,因为他虽觉得赛洛斯的嘲讽是邪恶的,但“早晨苏醒的恶意是前夜魔苟斯的欢笑”,此外,未将事由报经审判,便肆意地羞辱一位精灵族人,这是公认的严重之举。 P101

在泪雨之战以前,有很多人类散居在那地的农庄里,他们大多是哈烈丝的族人,但没有首领,他们靠狩猎与农耕为生,在产橡实的地方养猪,圈出与野外隔绝的林间空地,在上面耕种。 P111

由于生活艰苦或打架斗殴导致减员,如今他们的人数已经减少到五十来人。 P112

箭与图林擦身而过,他如松开的弓弦般再度纵身而起,对准那个射箭的人大力掷出石块,正中目标,那人脑浆迸裂,应声倒地。 P113

另一个人丢下了弓,迎着图林走上前去。 P114

图林就以这种邪恶又危险的方式度日,过到了那年年末,熬过了饥寒交迫的冬季,直到惊蛰到来,美好的春天接踵而至。 P115

可能会很匆忙,因为只要他们没招来一窝蜂追赶,我们就是走运啦。 P116

如今图林逃走已将近一年,而贝烈格仍在搜寻,但希望越来越渺茫。 P121

那里的土地更干燥,森林在一道山脊边缘戛然而止,而在山脊下,能看见古老的南大道,它从泰格林渡口爬升,沿着荒野高地的西侧山脚通向纳国斯隆德。 P122

奥克接着扑向那些农庄,将它们洗劫一空后放火烧毁。 P123

他们在设法横过大道时,欧尔烈格身中多箭倒地。 P124

于是贝烈格把自己所知的全都告诉了他,最后,图林说:“那么,过去似乎是朋友的玛布隆,真的是我的朋友?”“不如说,他是真相的朋友,”贝烈格说,“到头来,那是最好不过,不过幸亏有妮尔拉丝作证,否则判决就不会这么公正了。 P128

北方似乎近得不可思议,他能看见绿色的布瑞希尔森林拱护着山丘阿蒙欧贝尔,他发觉自己的目光总不由自主地投向那里,不过不知这是何故,因为他内心更牵挂西北方,在那边,在迢迢里程之外的天际,他似乎可以辨出黯影山脉和他家乡的边界。 P151

密姆偶尔会在那里劳作,但不许别人在旁。 P152

他在附近时,他们再聊起话来就心神不宁。 P153

然而,虽然图林高兴,安德罗格却不高兴,匪帮中还有一些人也不高兴。 P154

放任你这些(据你说)一直忠诚的手下死在荒芜之地,好满足你的脾气!无论如何,这些行路干粮不是给你的礼物,而是给我的,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处置。 P155

因为彼时灰精灵仍是一支高等民族,拥有强大的力量,他们深谙生活之道,通晓生灵万物的规律。 P157

如前所述,密姆在向图林及其帮众交出他隐藏在阿蒙如兹山上的住处时,要求那个放箭射死他儿子的人折断弓箭,把它们放在奇姆的脚边。 P159

但山的周围建立了其他设防的营地和堡垒:在东边的森林里,在高地上,或是在南边的沼泽中,从美塞德—恩—格拉德(“树林尽头”)直到阿蒙如兹山以南数里格开外的巴尔埃里布。 P160

如今图林把位于泰格林河和多瑞亚斯西边边界之间的整片土地命名为多尔库阿索尔,宣告自己拥有该地的统治之权,给自己重新取名“可怕之盔”戈索尔,变得心高气傲。 P161

奥克既已发现了秘密阶梯的入口,便离开山顶进了巴尔—恩—当威兹,大肆破坏、劫掠。 P165

但他不得不留在巴尔—恩—当威兹,直到伤势恢复。 P167

很多采矿的精灵就靠它们从黑暗的矿坑中逃脱,因为他们得以掘出一条出路。 P168

但贝烈格不肯抛弃图林,他自己虽感绝望,却在格温多心里重新唤起希望。 P169

图林刹那间惊醒过来,满怀怒火与惧意,昏暗中他看见一个手执出鞘长剑的人影俯向自己,立刻大叫一声跳起来,认定是奥克又来折磨他了。 P170

格温多远远望见他们在安法乌格砾斯冒着蒸汽的沙地上向北行军而去。 P171

我们乃是关起门来秘密商议,难道不能直言无忌?我认为,阿米那斯问你,是因为海边的居民尽人皆知乌欧牟深爱哈多家族,有人说胡林和他弟弟胡奥曾经去过隐匿国度。 P191

但你似乎只靠一己之见,或单只靠你的剑,你还言语傲慢。 P192

奥克既已达到当时的目的,便未去追击他们,而是继续在西瑞安隘口集结兵力。 P193

要不是你勇武骄傲,我本来还能享有爱情和生命,纳国斯隆德也还能再屹立一段时光。 P194

突然间,格劳龙借着体内的邪灵开口了,说:“你好啊,胡林之子。 P195

图林仿佛从噩梦中醒来,慢慢动了动,接着回过神来,高喊一声朝恶龙扑去。 P196

他把忙于搜刮劫掠的奥克全都逐了出去,赶他们上路,并且不准他们带走哪怕一点点有价值的战利品。 P197

他离开那里,来到通往多尔罗明的隘口,雪从北方猛烈扑来,道路危险又寒冷。 P199

随着她一路往上爬,雾气也越来越稀薄,直到她终于爬上了阳光照亮的光秃山顶。 P227

她什么也不知道了,什么也听不见了,什么也记不得了。 P228

而玛布隆匆忙赶回了阿蒙埃希尔。 P229

如今他们一起朝东北方前进,因为南方没有回到多瑞亚斯的路,自从纳国斯隆德沦亡之后,渡口守卫也接获禁令,除了那些从多瑞亚斯里出来的,不准任何人过河。 P230

就这样,玛布隆终于回到了多瑞亚斯,因悲伤与羞愧而弯了腰。 P231

她扯掉了自己的衣服,边跑边将衣物一件件丢弃,终至赤身裸体。 P233

但那其实是一场从南方袭来的黑暗风暴,载着闪电和豪雨而来。 P234

吃完之后,她叹了口气,再次把手放在图伦拔的手中。 P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