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管理电子书

混乱的猴子:硅谷的肮脏财富与随机失败

copyright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混乱的猴子硅谷的肮脏财富与随机失败 Chaos Monkeys: Obscene Fortune and Random Failure in Silicon Valley
本书作者:[美]安东尼奥•加西亚•马丁内斯(Antonio García Martínez)

本书读后感· · · · · ·

本书批露了硅谷创投圈和科技企业的内幕,除了YC的运作模式和硅谷创业界的各种人和隐规则,特别是作者呆过的facebook有很多料,让人得以窥见fb内部的各式人物:至高无上的创始人,掌握大权的高层,战战兢兢的中层,任劳任怨的底层。FB的公司政治斗争,当真印证了世界到处都是政治——政斗取胜的都是善于搞政治的,作者特别点名了推动创造信息流广告的PM,Fidji Simo就是一个具备政治遗传的意法混血儿,在才能与野心之外,她靠着政治技巧迅速突破圈层,成为建立一台造钱机器的关键人物。此外,作者在Adchemy的前老板和上司也是典型的会搞政治的印度人,尽管能力一般,却依然能管理一家创业公司。不过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YC帮,Paul Graham那种护崽行动很有江湖老大哥的作派。

我的学习笔记

这堆桌子和园区16号楼内其他像灌木篱墙一样的办公桌没什么区别,只有旁边一堆属于山姆·莱辛(Sam Lessin,扎克伯格的一位副手)的运动用品比较起眼。 P9

混乱的猴子:硅谷的肮脏财富与随机失败 经济管理电子书 第1张“水族箱”的入口处是临时的门厅,放有几张沙发和一些时髦的茶几读物。 P10

这条Facebook的“香榭丽舍大道”由水泥地砖铺成,足有100英尺 [1] 长,是中庭的主要组成部分。 P11

马克·拉布金(Mark Rabkin)是广告部的工程经理,同时也是最早参与广告业务的工程师之一。 P12

没有他们俩同时在场,任何会议都是无法开始的。 P13

她能在Facebook这种大型组织反复无常、变幻多端的公司政治氛围中左右逢源,并且知道如何向扎克伯格说话最有效,这一切都令她成为Facebook广告部当之无愧的事实领导。 P14

最后的解决方案通常是一位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的曲棍球手通过电话对一位康奈尔大学毕业的曲棍球手提出的价格表示同意,然后两人马上进入各自的下一笔交易。 P29

如果我的作品得以扬名——多亏了正在读这本书的你以及千千万万善良的读者,那么这张带有我签名的纸就会变得很值钱,幸运的话,也许能值好几千美元。 P30

混乱的猴子:硅谷的肮脏财富与随机失败 经济管理电子书 第2张与汽车保险不同的是,任何人都可以用你的汽车的名义拿到CDS报价和条款,即使他或她实际上不拥有这辆车的任何一个零部件。 P31

它是一件完全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的预期价值,而这种预期价值建立在某项未来的义务得以完成的概率之上。 P32

忘掉那些500万美元起的交易吧,人们现在正忙着赌哪一位高盛“小跟班”能够在一小时内吞下最多的白城堡汉堡。 P33

身经百战的汉堡大赛教父艾伦·布拉齐尔飞一般地跳起来,抓过一个塑料垃圾桶,接住了秽物。 P34

一家叫精确传媒(Right Media)的公司,开始允许广告主按照用户在某个网站上的不同行为把用户划分到特定的分组,比如按照用户是否曾把某个商品放入购物车来分组。 P54

Facebook在2011年痛苦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当时的故事构成了本书最富戏剧性的高潮。 P55

没有任何欢迎仪式,我们被直接带到了面试室,4位YC合伙人坐在一张桌子后面,像极了等待听审的军事纪律委员会成员。 P82

随着YC的扩张,Anybots这栋楼里越来越多的空间转租给了YC。 P83

作为奉公守法的优秀企业公民,Adchemy的人认为自己有义务——义务!——通知移民局,他们的前员工正打算违犯移民法(再次重申,从技术上来说我们并没有违法)。 P99

Adchemy到底有没有打阿吉里斯的小报告?我们永远不会知道。 P100

如果每次点击带来的收入超过获得点击的成本,这个关键词就能多分配到一点预算,给Google的报价就会提高,从而带来更多点击,反之则降低预算、报价和点击量。 P110

每点击一次,你就几乎从一位律师口袋里抽走一张百元大钞。 P111

那些产品对有经验的营销人员来说,有点太原始了。 P112

还有一家叫Trada的公司(现已倒闭)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比较特别。 P113

山景城的正中心是红石咖啡馆,它也许是整个旧金山半岛上最有黑客和创业气息的咖啡馆。 P114

早期的GrokBar与DiggBar十分相像,它在用户浏览他们自己的线上商店时全程跟踪。 P115

再加上你每笔成功的销售最多只能赚到50~100美元的月费,这点还不够塞牙缝的钱意味着任何形式的高级定制推销服务都很难规模化,哪怕创始人拿着再低的工资也不行。 P116

让他保持高兴,既包括允许他随时和家里联系,看看老婆孩子在干什么,也包括让好斗的阿吉里斯不要去惹他。 P124

但是,这种强烈的情绪对MRM来说有更严重也更持久的影响,会令他感到持续烦躁。 P125

[1] 这句话出自PG,这也许是对创业合伙人关系最令人难忘的描述了:“你们就像是结了婚,但是一点好处没捞到,只有无尽的烦恼。 P126

对当时的AdGrok来说,“原型”一词简直太慷慨了,我们的应用几乎不可用。 P127

我们的第一篇公关稿能击中的最大的“痛点”可能是哪一个?除了纽约人膨胀满溢的自负和自爱,还能是什么?啊哈,创业之神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一点背景:在前一天的晚餐会上,超级天使投资人罗纳德·康韦(Ronald Conway)说纽约创业圈令他印象深刻。 P131

他只不过是告诉你哪儿有空闲房源,就能顺走你两个月的工资(至少5 000美元)。 P132

如果晚至周四,人们就已经开始计划周末该干什么了。 P133

有时候,我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与未来伴侣的第一次约会,横祸来临前的瞬间……YC的演示日就是这样一个转折性事件。 P140

为了锻炼创业者,也为了让大家心里有数,演示日之前有两次预演:一次面向训练营里的其他团队,另一次面向扮演风险投资角色的YC校友。 P141

即使只是修在支流上,其中蕴藏的巨大势能也足以满足一家创业公司的胃口。 P142

在与红杉约定的时间到来的前一分钟,我才发现这一情况,AdGrok在我的浏览器里突然无法加载。 P163

这里给人低调而高效的印象,帕洛阿尔托超级自然的舒适气候使这里如同天堂一般。 P164

在硅谷,这个不存在讽刺的地方,它们被人认真对待,铺满了每一家极为成功的风投公司的墙面。 P165

他礼貌地倾听着,时不时安静地点点头,偶尔问一些很在点子上的问题。 P166

当我开着我约40英尺长的独桅帆船路过这片区域时,总是有种冲动,想要转入风筝冲浪人士活动的水域,绑架几位风投资本家。 P167

我真正的恐惧,一个我一直没有和队友们分享过的恐惧,其实是怕穆尔蒂出于他狂暴的控制欲,会以令人难以拒绝的丰厚条件邀请我的队友们回去。 P181

他付出了一切,没有回头。 P182

到时候你会惊讶地发现,这种敢作敢为的创业者挑战可恶的既得利益者的故事是多么容易赢得支持者。 P183

当这场冲突三个月后升级为全面诉讼时,他毫不犹豫地带领芬威克韦斯特投入战斗。 P184

芬威克韦斯特给了我们一把属于我们自己的枪,但现实情况是,我们没有这个时间(或者金钱)举着枪跟他们耗下去。 P202

发布新产品是一回事,完成交易是另一回事,而后者才是创业公司走上创收正轨的征兆。 P203

基于我们在Adchemy见证过的展示广告的大失败,很明显,穆尔蒂想把注意力转向更成熟的搜索市场。 P204

坐拥几亿美元外部资金的风投大师们才不肯浪费时间写一张微不足道的5万美元的支票。 P205

所有这些变化的后果是现在的种子轮融资已经可以接近以前A轮的规模。 P206

YC在吸引最优秀的创业者方面惊人的成功履历令它几乎垄断了硅谷最好的投融资交易流。 P207

要是PG真的决定把这些玩弄“钱术”的人从演示日的圣坛驱逐下去,他们未来的交易流将遭受难以估量的打击,他们安家立命的根本会因为穆尔蒂的破事而受到牵连。 P216

我的编程技能十分拙劣,能照着成熟产品捣鼓出一个粗糙的原型就算不错了。 P217

那艘我花了两年的周末时间和大量金钱改造的帆船,在加州的阳光下慢慢凋敝。 P218

欧洲国家曾经寻求潜在的亚洲盟友来对付别的欧洲国家——比如1807年拿破仑治下的法国联合伊朗对付英国,其他中东政权也多次参与欧洲事务。 P256

硅谷和这个世界几乎完全一样,我们也有自己的“卓戈官”。 P257

随着事件的不断推进,这出戏越来越幼稚,最终让你相信(说得好像已经在创业路上走了这么远的你还需要更多证据一样),人类,即使是经济条件上已达到相当高度的精英人类,实际上都是没有安全感的小朋友,扮演着不符合自己本性的大人的角色。 P258

因此,从现在开始,任何曾向我们透露信息的Twitter内部人士或其他利益相关者,不论他们是出于人情还是单纯想完成这笔交易,抑或出于一些我们无法揣测的私人原因,我都将给他们一个共同的名字——“深推”(Deep Tweet)。 P259

在加州大道,Facebook的“黑客”之门外约30米的地方,AdGrok团队再度集结,坐在AdGrok专属的移动会议室(MRM的本田雅阁轿车)里。 P280

我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因为我好像没有什么合理的借口打击队友们对这笔交易的热情。 P281

现在回想起来,我意识到他当时应该是在嗅探硅谷文化里最常被滥用、肯定也是最有罪的概念之一:文化契合度。 P290

谢弗机关枪似的问题和趾高气扬的态度让我觉得不安。 P291

这天早上我给戈库尔打了个电话,告诉他Facebook对我的兴趣令我感到非常荣幸,但我需要看到具体的聘用意向书,才好考虑如何跟另一边谈判怎么给我自由。 P307

这场会议进行得还算成功,我们和Twitter的交流已经深入到如此地步,这意味着这场AdGrok的冒险已经没有什么回头路可走了。 P308

萨卡真的有必要如此生气吗?Twitter终于做到了他们承诺的事,把整笔交易做到了1 000万美元。 P322

只要这个价格够合理,付款的方式(现金和股票的比例)也符合他们的偏好,那这笔交易就是可行的。 P323

请别误会,有这样的人对Twitter来说当然是好事,因为这让他们的员工,大多数已经在Twitter干了许多年的员工,可以在IPO之前套取一点流动资金。 P324

在我们的案例里,这意味着我可以在加入Twitter的那一刻就依据我在AdGrok的服务年限马上兑现一部分Twitter股份,而不用从零开始计算在Twitter的服务年限。 P336

启程进入试炼之地,只是代表着在启蒙这条漫长且非常危险的路径上初期征战时刻的开端。 P338

这个会议室叫“乓”(没错,旁边的会议室就叫“乒”),房间很大,显然是专门给人演讲用的。 P339

一位年轻而有朝气的实习生以十分精准的用词脱口而出:“你的私人报纸。 P340

你和你的朋友重新定义了什么是名声,什么是社会价值,什么东西可以在接下来一整天占据你永不休息的灵长类大脑。 P341

从Google开始,许多科技公司都建立起工程优先的文化,黑客马拉松就是这种文化的产物,它不仅仅是工程师通宵写代码和蹭吃劣质中餐的借口,也是Facebook式盛会的动员大会。 P342

布赖恩·博兰,我之前提到过的也参加了与扎克伯格那次会议的人,就坐在戈库尔旁边,管理着不断壮大的产品营销经理部队(Facebook内部称他们为PMM)。 P360

在现实中,这种大部分未经编排的舞蹈要如何上台演出呢?Facebook的广告产品经理,在戈库尔的安排下,每周有一个PM沟通会。 P361

广告部门的使命其实很简单:赚更多的钱,但不要激怒用户。 P362

混乱的猴子:硅谷的肮脏财富与随机失败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hunluandehouziguigudeangzangcaifuyusuijishib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