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迦梨之歌(读客熊猫君出品,“没有人比丹·西蒙斯写得好!”。迦梨女神已经苏醒,永恒的恐怖即将降临。)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迦梨之歌读客熊猫君出品,“没有人比丹·西蒙斯写得好!”。迦梨女神已经苏醒,永恒的恐怖即将降临。)
本书作者: [美] 丹·西蒙斯

本书读后感· · · · · ·

丹西蒙斯的处女作远远比不上海伯利安系列,不过顺手拈来纳博科夫啊叶芝啊《天使望故乡》啊,还是很丹西蒙斯本斯。很想知道他在加尔各答曾有过怎样的遭遇啊,把一个城市写得如此不堪该有多大的仇和怨。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人性恶,无端端让一个城市和一个女神妄担虚名何尝不是歧视和偏颇之见。

我的学习笔记

仍有无数生灵艳羡那短暂虚妄的超脱,那些深陷泥泞与饥荒的生灵,那些在长街上踟蹰、在战争中挣扎的生灵,那些艰难度日、奋力求存的生灵,那些蒙难哀号的脆弱人类,在维苏威火山令人窒息的浓烟中,在加尔各答动荡的午夜里,他们看清了自己的真正处境。 P7

迦梨之歌(读客熊猫君出品,“没有人比丹·西蒙斯写得好!”。迦梨女神已经苏醒,永恒的恐怖即将降临。) 小说电子书 第1张他的嘴巴在几英寸外神经质地快速开合,我们都看见了,他没有舌头。 P36

阿姆丽塔漂亮的眼睛下面已经开始出现黑眼圈。 P37

他们觉得书里那些已经死亡的词语组成的东西才叫文学。 P38

要找到真正的生活——为了我的灵魂、我的艺术——那我就必须放下旧日的种种外物。 P54

找到他们,我也就找到了自己。 P55

一位仆人举起蜡烛领着我走到外面。 P56

按照我的想象,身为调查记者,我应该身穿军用风衣——耶稣啊,在这么热的天气下——东奔西走,细心拼凑线索,解开这位幽灵般的孟加拉诗人神秘失踪又重新现身的谜团。 P58

我的身体坚持认为现在是清晨,但腕表告诉我,已经下午五点了。 P59

她墨玉般漆黑的头发柔顺地搭在肩上,她的脸是略尖的椭圆形,曲线非常完美;柔软的嘴唇微微颤抖,仿佛专为欢笑而生,无比性感;她的眼睛闪闪发亮——大得超乎想象,厚重的眼影和浓密的睫毛衬得瞳孔格外漆黑,令人惊心动魄的眼神犹如黑暗中的灯塔,仿佛能洞察一切。 P63

我想知道您有没有见过他……他现在好吗……”她垂下眼帘,声音也越来越低。 P64

迦梨之歌(读客熊猫君出品,“没有人比丹·西蒙斯写得好!”。迦梨女神已经苏醒,永恒的恐怖即将降临。) 小说电子书 第2张我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几步,我实在不愿意让这个单薄得像稻草人似的汉子拉着我在肮脏的街道上跑。 P74

我很难描述紧张的情绪到底来自哪里,显然不是因为任何实质性的威胁。 P75

老师讲课的声音很小,而且他只说英语,所以我完全听不懂。 P86

后来我发现,桑贾伊的脾气像雨季的风暴一样狂野。 P87

总而言之,桑贾伊教会了我怎样蹭免费的火车,去哪儿找欠我朋友人情的街边理发师刮胡子,如何趁着幕间休息的时候挤进连放三小时电影的夜场剧院。 P88

我吓得跳了起来,双手胡乱在空中挥舞,但什么都没有碰到。 P105

其实他和我一样抖得厉害,我能感觉到他的绳床在摇晃,‘明天午夜之前,我们得献给她一具身体。 P106

他的声音越来越沙哑,像是蟾蜍的嘶声聒噪,倒是和那双凸出的眼睛十分相称。 P107

一道石墙隔开了火葬场和洗衣场,但是和这座城里大部分围墙不一样的是,那堵墙的墙头没有镶嵌碎玻璃或者其他锋利的东西,所以很好翻。 P123

他们躺在地上,大致还算排列成行。 P124

结果我发现那是一只鸟——它的个头很大,肥得飞不起来,只能在地上拍打黑色的翅膀。 P125

看清楚以后,我只花几秒钟就解开了那堆线。 P126

在那个瞬间,我真的以为桑贾伊会直接从他身上碾过去。 P127

警察会把我们抓起来,我们会在可怕的胡格利监狱里待一辈子——不过反正我们的这辈子也没几天了,因为要不了多久骷髅外道的人就会杀了我们。 P128

这里完全没有隐私可言,只要深入这片区域,你就会发现大街上——我们姑且称之为街道——到处都是闲汉和窥视的目光,他们躲在半掩的窗户后面,藏在拥挤得近乎令人窒息的房间中……下水道污浊不堪……阴暗的走廊里垃圾遍地……墙被煤灰熏得乌黑,门在铰链上摇摇欲坠……到处都有一群群的孩子,随心所欲地释放着自己。 P171

读到这里,我很想知道,如果达斯的伟大诗篇描写的那位年轻修女听到召唤,来到加尔各答帮助受尽磨难的大众,但最终只能为他们提供一个能够安稳死去的地方,那我是否还能感受到那么强烈的同情。 P192

古普塔八点四十五分打来电话时,我们已经起床了两小时。 P193

古普塔的开场白和我在印度打过的所有电话一样独特。 P194

黑暗是她们的长袍,随着她们的舞步来回飘扬:那旋转的脚跟撕开眉间的新月;甘露从撕裂的球上滴落;面对可怖的生活,她们颈间装饰的每一颗颅骨都在放声大笑;迦梨的年代就此开启,那首歌正在开始唱响。 P229

二三十个男人蹲在一处空地里大便,年轻的女孩坐在幼小弟妹身后的石头阳台上,小心翼翼地梳理着纠结成绺的头发,在里面捉着虱子。 P251

我停下脚步。 P252

远处的墙上有一扇巨大的玻璃窗,它原本由上百块玻璃组成,现在只剩下十来块玻璃完好无缺,其他的都变成了黑洞洞的豁口,偶尔有小鸟拍打着翅膀在洞口飞进飞出。 P253

突然间,不知何处的屋顶下爆发出一阵鸽子拍打翅膀的喧闹,随后又逐渐远去,鸟儿挥动翅膀的声音在阴沉的天空中回荡,犹如步枪的脆响。 P254

这里与其说是房间,不如说是裹着黑色寿衣的墓室。 P255

推开楼梯顶上的门,迎面而来的是一道狭窄幽暗的走廊,我不由得想起河景公园的游乐屋,差点儿就笑了起来。 P256

金属书架犹如迷宫,到处都是高耸的书堆,有新的也有旧的,一些书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灰,这里的书大部分都是英文版的。 P275

我不断回想下午的每一个细节,徒劳地试图淡化达斯残缺不全的身体带来的恐惧。 P276

那把点二五口径的自动手枪看起来比我记忆中还小。 P277

偶尔能听见卡车的声音,我偷偷睁开眼,看到别人的车头灯在面包车内壁上投下矩形的光影。 P303

一只手抓住我的胳膊,粗暴地拉着我坐起身来,我的双腿滑向车外。 P304

另外三个教徒目瞪口呆地站在牛车旁,有那么几秒钟,他们只是直愣愣地望着这边,然后才回过神来叫嚣着冲向我们,双手在空中狂乱地挥舞。 P305

我完全跟不上克里希纳,我们飞奔着爬上两道木梯,我终于在黑暗中跪倒,大口喘着粗气。 P306

我知道自己不敢跳进那片无光的渊薮。 P307

火炬在垃圾堆里烧得噼啪作响,它和那几团破布燃烧的火光清晰地照亮了上百只毛茸茸的蠕动的活物——有的甚至长得和猫差不多大——为了避开浓烟,它们翻过垃圾堆,逃向我们这边。 P308

我们移动得非常慢,就像被梦魇住了一样。 P309

他又吸了口气,然后直截了当地开口了。 P310

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那个夜晚,还有维多利亚——在那一刻,所有死结都化为纯粹的愉悦。 P347

我相信那个地方真实存在。 P348

我清晰地记得自己坐着人力车回到酒店,各种声音和颜色鲜明地冲击着我的感官。 P349

阿姆丽塔的双手无意识地揉着一张面巾纸。 P350

窗外的日出堪称壮丽,就连路边空荡荡的废弃高楼和单坡棚屋仿佛都已被晨光净化,但我完全无心欣赏。 P351

男人个子不高,眼神躲躲闪闪。 P352

我发现,在科罗拉多的山地编辑一本东海岸的文学杂志完全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我的确需要每年出五六次差,去跟印刷厂协商,拜访几位作者和赞助人。 P393

但迦梨之歌仍在唱响。 P394

迦梨的年代就此开启。 P395

我没有向阿姆丽塔透露自己的想法,只是问了问她最近天文学家对黑洞的研究有没有什么进展。 P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