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鲛岛事件 藏尸匪夷所思 血之浴缸[照片]完全记录

相传日本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的鲛岛事件 。这个事件的记录被ZF彻底消除,连网民都不敢贸然讨论,以至于互联网上无法找到鲛岛事件的详情。

每当网民在2ch上说起鲛岛事件的时候,都会有大量网民指出鲛岛事件是禁忌。前晚不要在提起。

鲛岛事件藏尸匪夷所思 血之浴缸[照片]完全记录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1张
类似的回复层出不穷,就像每个人都经历过鲛岛事件但没人可以说出它的详情一样

时至今日大部分网民都认为鲛岛事件从来没有发生过。但事实又是不是真的这样呢?

其实目前在互联网流传的鲛岛事件的内容有两个非常详细的版本。

版本一

有5名来自2ch的网民相约到鹿儿岛旅行。

鲛岛事件藏尸匪夷所思 血之浴缸[照片]完全记录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2张

他们很快就下落不明。警方大规模搜寻了很长时间终于发现了其中四人已经变成白骨的遗体。

不过警方始终无法得知第五个人的行踪。

就在他们移走四人遗体后的第二天,2ch上出现了一个帖子。里面只写了“他在鲛岛”

鲛岛事件藏尸匪夷所思 血之浴缸[照片]完全记录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3张

结果警方真的在鹿儿岛内的鲛岛找到第五个人的白骨。可惜警方无法从IP地址找出提供线索的投稿者。

版本二

这件事发生在2ch出现之前就早已存在的讨论区Amezou.

有一位名叫鲛岛的活跃网民因为在网上贩卖一套内容极其恶劣的色情影片,令很多网民看不过眼。于是有些人决定组织线下见面会,准备把鲛岛引出来然后杀死。

在杀害鲛岛的过程中网民拍下了一套相册,因此讨论鲛岛的过程中,经常会出现一个关键词:

鲛岛事件藏尸匪夷所思 血之浴缸[照片]完全记录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4张

这里指的就是当年拍下的16张相片,由于相片太血腥,大部分人都无法接受,所以只有两张广为流传:

鲛岛事件藏尸匪夷所思 血之浴缸[照片]完全记录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5张
当天他们约出来见面的车站站牌
鲛岛事件藏尸匪夷所思 血之浴缸[照片]完全记录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6张
充满血液的浴缸(画面已做模糊处理)

但是单单这样并不足以让鲛岛事件成为禁忌话题!

原来当天被杀的男人根本不是鲛岛。这个人只是觉得有趣才假扮鲛岛去赴会。而真正的鲛岛看到网民想将他杀死后情绪非常激动,他决定要为代他死去的假鲛岛复仇。

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他很快就找到了参与线下聚会的网民。相传其中两个已经被鲛岛杀害。另一部分人都怕遭到报复而向警方自首。

鲛岛事件藏尸匪夷所思 血之浴缸[照片]完全记录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7张

时至今日鲛岛仍然追寻着当天想杀害他的网民。由于大家都不想受到牵连,鲛岛事件这个关键词就成为日本讨论区的禁忌。

鲛岛事件藏尸匪夷所思 血之浴缸[照片]完全记录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8张

鲛岛事件中的部分细节很有全能侦探社Ⅱ的感觉

以下内容引用自《灵魂漫长而黑暗的茶点时间 : 全能侦探社Ⅱ》,仅供学习参考使用。

鲛岛事件藏尸匪夷所思 血之浴缸[照片]完全记录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9张

一阵风吹过庞大顶下空荡荡的车站,刺激得德克险些用号叫表达失望,因为他忽然间跟丢了他在跟踪的对象。冰冷的月光穿过从头到尾贯穿车站屋顶的长玻璃窗,洒进室内。

月光落在空荡荡的铁轨上,照亮了后者。月光落在列车站台上。月光落在告示牌上,告示牌上说今天是蓝卡优日,月光照亮了告示牌和告示牌上的字。

形屋顶的另一端形成一道由五个巨型煤气罐的轮廓组成的门,它的支撑构在它们怪异的轮廓中难以想象地彼此纠缠,仿佛魔术师变戏法用的套环。月光也照亮了它们,但唯独没有照亮德克。

他眼睁睁地看着一百来号人以绝对不可能的方式消失在空气中。这件事本身倒是没什么问题。“不可能”这三个字根本不会让他烦恼。他们的消失假如不存在其他可能的方式,那么显然就只能通过不可能的方式实现。问题在于到底如何做到。

他在车站的这片区域来去,他们全都是在这儿消失的。他仔细查看此处能从任何一个角度看见的所有东西,寻找随便什么线索,随便什么能让他进去的东西,他刚刚眼看着百来号人走进这个看似不存在的东西。他感觉身旁有个盛大派对正在召开,而他却没有受到邀请。他绝望地伸出手臂,开始原地转圈,随即认为这完全是浪费精力,于是停下点了支烟。

掏烟盒的时候,他看见一片纸从口袋里飘了出来。他点好香烟,弯下腰捡起那张纸。

没什么令人兴奋的,只是他在咖啡馆替那位蛮护士付的账单。他从上到下扫了一遍条目,看一项在心底骂一句“可恶”。正要将账单揉成团扔掉,一个念头忽然跳进脑海,这个念头与文的页面布局有关系。

账单上的条目在左侧从上到下排列,价格明细则放在右侧。

他以前给客户开账单的时候——他最近几乎没有客户了,有些客户被账单气得七生烟,至死也不愿接受他的账单,所以他通常会在收费条目上费一些心思。他写短文,用一段一段的文字来描述条目。他希望客户能感觉到自己的钱在这些项目上花得很值。

简而言之,他开出的账单在布局方面与几小时前他压根儿看不懂的那几张鬼画符文件几乎完全相同。这个想法有用吗?他不知道。假如那份文件不是契约,而是账单,它收的究竟是什么账呢?它对应的是什么服务呢?肯定是某些复杂难解的服务。或者至少是被描述得复杂难解的服务。这些服务属于哪个行当呢?至少他有了事情可以思考。他把咖啡馆的账单揉成团,走向垃圾筒去扔掉它。

事实证明,善行有好报。

也就是说,当他忽然听见两个人穿过外面前院的脚步声时,他刚好离开车站开阔的中央区域,靠近一面他可以贴上去以避人耳目的墙壁。

几秒钟后,两个人走进车站大厅,而德克躲在墙角一侧,处于他们的视野之外。

躲在他们的视野之外也有不利的一面,那就是德克暂时无法看见那两双脚的主人。他好不容易瞥见他们一眼时,他们已经走到几分钟前一小群人无声无息、不慌不忙地消失的地方。

女人的红色眼镜和男人沉静的意大利手工西装让他吃了一惊,他们随即消失的速度也让他吃了一惊。

德克站在那儿说不出话来。同样的两个人,先是害了他一整天(他允许自己稍微张一下,因为此刻他极其恼怒),现在又明目张胆地故意在他眼前消失。

等确定他们确实已经消失,而不仅仅是躲在彼此的背后,他便壮着胆子再次走近那块神秘莫测的空间。

这里普通得令人沮丧。普普通通的油地面,普普通通的空气,什么都很普通。但是,就在仅仅五分钟内,消失在这儿的人数就足以让百大三角洲的神秘生意开心整整十年了。

他怒不可。

他太生气了,他觉得自己应该用打电话激怒别人的办法来分享这份气恼——此刻已是凌晨一点二十分,他们肯定会生气。

这不完全是一个心血来潮的念头,因为他还是很担心美国姑娘凯特·谢克特的安危。他上次打电话时接听的是自动答录机,所以他并不怎么放心。这会儿她应该已经安全到家,舒舒服服地在床上睡觉,被一个恶作剧电话吵醒她肯定会大发脾气,但德克会安心。

他翻出两硬币,找到一部能用的电话,拨了她的号码。接听的依然是自动答录机。

答录机说她今晚要去一趟阿斯加德。她不确定他们会去阿斯加德的哪儿,但晚些时候多半要去看看瓦尔哈拉,这似乎就是今晚的计划。要是他愿意留言,明早她若是还活着而且有心情,自然会来处理。接下来是一阵声,害得德克的耳朵嗡嗡响了几秒钟。

“噢,”他说,意识到答录机正在录制他的话,“我的天。唉,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你在做任何难以想象的事情之前都会先打电话给我?”

他放下听筒,脑袋愤怒地转着圈。瓦尔什么?哈拉?今晚大家都去了那儿,只有他除外?他本来打算回家上床,醒来后去买生活用品。

瓦尔哈拉。

他再次环顾四周,瓦尔哈拉四个字在耳朵里震响。毫无疑问,这么大一块空间足够让众神和英的亡灵饮酒作乐,空置的米德兰大饭店也值得他们把家当从挪威全都搬来。

他心想,知道即将走进什么地方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他紧张兮兮、犹犹豫豫地向前走,穿过上述这块空间。什么都没发生。唉,好吧。他转过身,站着盯住那里看了一两秒,慢悠悠地吸了两口流浪汉给他的香烟。那块空间看上去毫无变化。

他向回走,重新穿过它,这次没那么犹豫了,而是缓缓地踏着自信的步伐。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就在即将走出去的那一刻,他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在一瞬间听见某种杂的声音,就像转动收音机旋钮时忽然爆发的白噪声。他转过身,回那块空间,小心翼翼地转动头部,努力捕哪怕最轻微的响动。他有好一会儿什么都没听见,然后噪声突然又在他四周爆开旋即又消失。继续移动,又捕到一瞬间。他非常缓慢而小心地向前走,每一个动作都极其细微和轻柔,尽全力捕那种声音。他的头部才转动了十分之一度的十分之一,他就钻到某个原子背后,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立刻蹲下去,躲过从开阔空间俯冲着扑向他的一只鹰。

请支持正版电子书! 如侵犯到版权方,请联系 yigefanyi.com,站长核实后会第一时间移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jiaodaoshijian-cangshifeiyisuosi-xuezhiyugangzhaopianwanquanji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