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较量:乐观的经济学与悲观的生态学

copyright

本书作者:(美)保罗•萨宾

比尔•盖茨年度选书,讲经济学家朱利安•西蒙与生态学家保罗•埃利希打了一个赌,用五种金属的价格变动,预知未来世界的发展。双方各买入一千美元的铬、铜、镍、锡、钨,约定十年后除却通货膨胀因素,如金属价格上涨则证明地球资源稀缺,西蒙认输。这场赌局也被视为美国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对决。本书有意思的地方在于窥探政治与科学的互动关系,不同的政治立场是如何运用经济学家们和生态学家们去开展博弈。可惜两个主角都过于偏激,要么是世界末日要么是乌托邦,罔顾现实生活里的弹性,我们的任务不是要从互相较量的观点中做出选择,而是要尽力找到方法来平衡这两种观点引起的紧张和不确定感,吸收双方观点中有价值的部分。最终,决定人类进程的不是自然的铁律或无限的市场力量(埃利希和西蒙各自的指导原则)而是我们所做的社会和政治选择。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较量:乐观的经济学与悲观的生态学》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较量:乐观的经济学与悲观的生态学

The Bet: Paul Ehrlich, Julian Simon and Our Gamble over Earth’s Future

正如西蒙在其一九八一年里程碑式的著作《终极资源》中提出的,人类才是“终极资源”。 P17

较量:乐观的经济学与悲观的生态学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第1张

作为政府规划者和爱好自然者,吉米·卡特支持环境保护和相应的限制政策,并认同资源是有限的。 P18

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间,进一步说,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分歧正是围绕着保罗·埃利希和朱利安·西蒙打赌的那个问题展开的。 P19

葛德文认为,人口增长的速度会比马尔萨斯预计的要缓慢。 P20

西蒙从人类平均寿命、患病率、可提供的食物和工作以及人均收入等方面衡量社会的发展水平。 P21

有没有其他的思考未来的角度呢?与其将保罗·埃利希和朱利安·西蒙的冲突视为简单的正邪之间的道德较量,不如通过他们的故事改变我们对于环保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的刻板印象。 P22

于是,布劳尔想请这位当时三十五岁的斯坦福生物学家将这些想法写成书,归入巴兰坦图书公司出版的塞拉俱乐部平装书系列。 P23

在人口生物学方面,他有数百篇科学论文,其中颇有影响力的是一九六五年与斯坦福的同事彼得·雷文合著的论文,推动了关于“协同进化”—即动物和植物在一系列的适应性防卫和反应中共同进化—理论的研究。 P31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印度的食物危机触动了埃利希,促使他从实地研究转而面向大众。 P32

这里的尘土、噪音、闷热和炊烟构成了地狱般的场景。 P33

这段经历激励哈特回到了湾区,进入劳伦斯伯克利实验室的新能源与环境部门工作,研究酸雨等有毒化学物质对生态系统的影响。 P44

例如以二十分钟为一个单位,观察它们有没有产卵、卵能否采集。 P45

每个家庭出于同样的动机会不断生育,即便人口过剩危及了共同繁荣。 P46

这个全新的组织将“向美国人揭示失控的人口增长、‘牛仔’经济与环境恶化之间的密切联系”,科学家们有责任去纠正所有“无知”言论。 P47

埃利希甚至宣传自己的结扎手术,并在一九七〇年为《奥杜邦》杂志写的文章中表明自己已经绝育的事实。 P48

尼克松积极采取行动,获取了对这一议题的控制权,并在一九七〇年一月的国情咨文演讲中宣称,环境修复是一项“超越党派的事业”,“七十年代的大问题”是美国人将“屈服于”环境恶化,还是将“与自然和平共处”。 P56

保罗·埃利希是国际地球日组织小型指导委员会的八名成员之一。 P57

因联邦法律要求显著改善空气和水的质量,国会大幅放宽了新国家环保局的权限。 P58

尽管政府已经进行了不少改变,环保主义者仍然认为尼克松阻碍了更为彻底的变革,嘴上功夫多于实际行动。 P59

意识到将堕胎与人口控制联系在一起会有政治风险后,埃利希试图找出两者的区别。 P60

随着埃利希名声大噪,他和家人都付出了个人生活层面的代价。 P61

雷维尔在评论中表示,埃利希作品中展现的“情感和类似宗教的感染力很难让人们深入思考并采取有效行动,但这才是解决这一难题迫切需要的”。 P62

西蒙同样也挑战了旧经济模型,该模型假设人口增长越快,储蓄的人就会越少,资本投资也会减少。 P86

他认为,“如果让尽可能多的人孕育生命是发展经济的目的,那么许多人所认为的当下最大问题—人口增长—就是一次胜利,而非灾难”。 P87

更令人惊恐的是,这种崩溃并非渐渐成形,而是突如其来,无法阻挡。 P88

“如果你认为天堂就是以九十英里的时速行驶在六车道的高速公路上,一边看着广告牌一边污染着拥挤的湖泊上方的空气,而且这片湖泊本身已被双一百马力发动机小艇的尾气污染了,而且你说起食物就只知道可可脆麦片,那他们就会认为你支持增长。 P98

其他在该领域边缘的经济学家,例如埃利希的知识盟友赫尔曼·戴利,试图创造全新的环境或生态经济学,挑战关于经济增长重要性的主流假设。 P99

生态学家更加清楚地意识到生态系统各部分相互依存的关系,以及各个物种在其中扮演的独特角色,而许多经济学家则越来越脱离生物系统,反对自然限制的说法。 P100

该公社名为“农场”,在那里,盖斯金的追随者和许多其他公社的居民一样,反对物质主义和个人主义,试图开启一种全新的生活,以适应资源受限的时代。 P108

”七十年代中期,保罗和安妮·埃利希的许多环保观点以惊人的速度成为了主流,代表了包括白宫在内的美国最高权力层的意见。 P109

较量:乐观的经济学与悲观的生态学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第2张斯图尔特·埃森斯塔特是卡特的国内政策顾问,后来,他将这场围绕价格管制的苦战形容为一场“悲剧性的错误”,尤其是天然气价格。 P120

同时,作者们还写下了空气、水污染和危险化学品对人类健康造成的“直接攻击”。 P121

威廉·肖克利是埃利希在斯坦福大学的一位科学领域的同事,同时也是荣获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曾贬低非裔美国人的智商,并呼吁实行优生学政策,以促进人类物种的基因进化。 P122

与史学界的大多数解读不同,他们认为这些社会冲突反映了人口过剩的压力和有限资源的冲突。 P123

之后,到了一九七五年,总生育率进一步下降至一点七四,低于所谓的生育更替水平 [3] 。 P124

人口控制倡导者起初是为了妇女权利和堕胎权利与自由派结盟,如今却与具有反对移民这一共同目标的政治右翼牵手。 P125

卡特希望保持《二〇〇〇年全球报告》的势头,敦促里根政府解决报告中提到的问题。 P149

斯托克曼和肯普呼吁“减轻监管负担”,单方面“延期、修订或撤销”可能会产生上千亿美元执行费用的监管措施。 P150

加盟里根内阁之前,瓦特曾担任山区各州法律基金会主席。 P151

而国会内的环保主义者领袖莫里斯·尤德尔则抱怨里根选择了“最具争议且夸夸其谈的人”。 P152

因正面抨击里根政府,国家奥杜邦学会在募捐活动中获得大量捐助,是过去募捐活动所得的十倍之多。 P153

较量:乐观的经济学与悲观的生态学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jiaoliangleguandejingjixueyubeiguandeshengtaixue-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