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较量:乐观的经济学与悲观的生态学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保罗·萨宾 (作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这样的问题在每个国家的发展历程中都出现过,书中就是围绕两位经济学家关于物资价格的赌博而展开的,乐观主义者认为虽然人口数量会增加,但是随着技术进步我们不会面临物资的稀缺;悲观主义者认为如果不加控制,我们将面临严重的物资稀缺。


小编建议: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从事实上看显然是乐观主义胜利了,毕竟当下的我们还没有面临物资的稀缺,剔除通货膨胀因素以外,我们也未见到大宗物资价格的暴涨,但是这样争论背后有几个值得思考的点:

1. 乐观主义者胜利的原因是什么?可能不是他的理论是正确的,而是恰好是在环境容忍程度之内所下的这个赌注,此时环境的边际效应还可以通过技术进步的来抵消,但是是否可以一致这样,其实并未有答案。

较量:乐观的经济学与悲观的生态学2. 事件的发展往往不是朝长期更有利的方向,只是朝成本最低的方向。当经济发展问题引发社会动荡的时候,环保问题都会被搁置。在民主环境下就会导致,一个只有让人们享受经济发展红利的政府才能被人们选出来有权力做是环境还是发展这个选择题,其实答案也不言自明。

3. 就是环境与经济问题的外部性不同,假设A和B国家接壤,A国家致力于环境保护,B国家之致力于经济发展,A环境的环境保护让B国家受益,但是B国家的经济发展让A国家的经济更加疲惫不堪。从这种关系上来看,优先发展经济显然是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是更为有利的。

里根对美国富饶与繁荣持乐观态度,反映了他一九六七年至一九七五年间担任加利福尼亚州州长时在环保领域好坏参半的记录。与尼克松总统一样,当时里根回应了加强环境保护的呼声,称污染问题“有辱国家颜面”,威胁了“生态系统的平衡”。他支持成立国家环保部,并签署了防治空气和水污染的法案;他还支持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建立红木国家公园,反对在费瑟河和鳗鱼河上修建大坝。为管理塔霍湖的开发,里根组建了州际区域管理机构。他高调地带领队伍在塞拉山脉东部的拜塔荒原上骑马旅行,并在那里宣布反对修建横跨塞拉山脉的高速公路的提议,因为高速公路会破坏连片的受保护土地。众所周知,里根非常喜欢西部景观,保护土地的举措恰好与这一点契合。里根对美国西部和常在野外活动的人很有感情,他本人刻画的政治形象便是西部牛仔。他酷爱骑马,拥有很多大牧场,其中一处地产位于加利福尼亚圣塔巴巴拉西北部圣伊内斯山脉,面积为六百六十八英亩,这里也是他任职总统时在西部地区的度假地。他非常享受“有马有书的夜晚”。

虽然签署了部分环保提案,但里根认为其他提案超出了州政府的管辖权,会限制经济发展,不利于地方治理。他表示,环境保护不应该“过多地阻碍经济发展”。他反对立法机关成立州海岸能源委员会,拒绝为海岸保护项目提供资金。里根批评了“对于加州过度建设的担忧”,斥责环境学家的“末日”预言。他尤其不认同关于危机、人口过剩和饥荒的新预警,认为这些“不过是夸大其词”。一九七一年,在美国石油研究所的演讲中,里根不屑一顾地表示:“过去我们面临的都是问题,而今我们面临的却都是危机了。”里根认为,像保罗·埃利希这样的人不过是“反对技术和工业化”,而“提出末日预言的人则完全忽略了我们真正取得的进步”。在一九七三年至一九七四年的石油禁运期间,里根表示美国丰富的资源和科技实力可以保证国家能源自给自足。在他看来,市场和技术可以解决人口问题。

里根也不赞同在《增长的极限》和《二〇〇〇年全球报告》中处于核心地位的模型和专家声明。他指责卡特接受了“精英”社会规划者的意见,同意放缓经济增长速度。“卡特政府中认同增长的极限的人影响力很大。实际上,他们在对我们说,美国经济这块蛋糕正在缩小,我们所有人都只能接受更少的分成。”里根主张“政府退出市场,让市场把蛋糕做得更大,这样所有人的分成都会增加”。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后,里根抨击了那些“不知名的专家”,比如《增长的极限》的作者,“他们用电脑捏造模型,警示我们即将面临资源稀缺的危机”。一九八〇年美国大选如火如荼之际,卡特政府发布了《二〇〇〇年全球报告》。里根反对该报告关于人口过剩和资源稀缺的预警。一九八〇年九月,里根指出:“大家都知道有位名叫马尔萨斯的专家认为粮食将要枯竭,但他没有想到我们还有化肥和农药。”虽然卡特政府视《全球二〇〇〇年报告》“如《独立宣言》一般重要”,但里根却认为这份报告中的消极态度毫无根据,推论也不堪一击。他坚信资源极限并不存在,资源极限也不应该限制美国的未来。

在里根看来,一九八〇年大选中美国民众应基于国家状态和经济增长停滞的现状做出选择。在与吉米·卡特的一次辩论中,里根指出,当投票人涌向投票站时,他们应该问自己:“我现在的处境比四年前有所改善吗?”在里根看来,政府管制和规划让美国连连退步。“这个国家完全不必处于现在这种境地……我们现在面临的一切问题都能得到解决。”他呼吁联邦政府“停止管制”,人们不需要联邦政府来告诉我们“如何生活”。他承诺减少联邦政府管制,赋予各州更多的管辖权。

与此同时,环保主义领袖最初也并不完全支持卡特,因为他们对卡特在任期内的表现非常失望。虽然卡特在环保领域诚意满满,却多次失信于环保主义者。备受争议的田纳西泰利库大坝正是在卡特的支持下得以竣工,他还放宽了关于清洁空气和水源的部分条例。他支持使用合成燃料,而环保学家则对此持怀疑态度。这些做法导致部分环保积极分子在民主党党内初选之际,便选择支持马萨诸塞州议员爱德华·肯尼迪。其他环境学家,如约翰·哈特,则与独立党派候选人约翰·安德逊眉来眼去。为了补救,卡特的智囊团特地邀请了环保主义者在大选中建言献策。在推荐环保组织负责人时,卡特任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共创人之一詹姆斯·古斯塔夫·斯佩斯为环境质量委员会的主席。一九七九年八月,卡特在给白宫参谋长汉密尔顿·乔丹的指示中潦草地写道:“环保主义者对我而言至关重要。”他要求参谋长提高环境质量委员会的知名度,并让白宫在委员会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卡特的国内政策顾问斯图尔特·埃森斯塔特告诉同事:“我们要留住环保主义人士这一投票群体。”

一九八〇年九月,大选在即,二十二位国家级环保组织领头人来到白宫表示愿意支持卡特。这些人成为一九八〇年大选里根卡特之争中的“基本指向标”。在环保选民联盟执行理事马里恩·艾迪看来,里根“无视环境问题”是“非常不理智的”。国家奥杜邦学会主席罗素·彼得森表示:“对于关注后代生存的人来说,选择已经非常明显。”彼得森的支持尤为重要,因为他曾是共和党特拉华州州长,并曾在尼克松总统和福特总统任期内担任环境质量委员会主席。在彼得森看来,卡特敢于“正视”地球上长期存在的问题,而里根不仅对此“缺乏基本的认识”,还决意“放任工业自由发展,从而大赚一笔”。

· · · · · ·正版书购买 · · · · · ·

书籍购买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jiaoliangleguandejingjixueyubeiguandeshengtaixu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