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文学电子书

加西亚·马尔克斯访谈录

copyright

本书作者:[哥伦比亚]加西亚·马尔克斯 / [美]吉恩·贝尔-维亚达 编

几个长篇访谈十分好。我个人比较关注马尔克斯对魔幻现实这个标签的态度,结果发现他有点模棱两可,但似乎还是更倾向于现实。他的口头禅就是,我书中的那些神神道道都是有本有源的,不信我来帮你指出来。敢情,若添加这些来源的脚注,他的书还得厚上三分之一或更多吧。马尔克斯说迷信、神话、传说是人们意识的组成部分,体现在最日常不过的生活中。他说自己很羡慕外祖母能以现实的口吻讲述不现实的故事,以自然的方式讲述最不自然的现象,讲得一本正经,让你不得不信。他建议人们珍视日常生活中灵异的那一刻,譬如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有轨电车,乍看有客于是放跑了其实是空车的的士。或许这一刻是错觉,但你的体验并非错觉而是活生生的现实。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加西亚·马尔克斯访谈录》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XM 守望者·访谈)加西亚·马尔克斯访谈录(马尔克斯访谈录中文版重磅面世,《百年孤独》标配读物,精选十一篇重要访谈,其中多篇访谈首度译成中文。十一堂诺奖大师文学课,十一场冒险之旅,十一次面对面畅谈,一本书读懂马尔克斯的魔幻现实世界。)

Conversations with Gabriel García Márquez

《花花公子》的导语给魔幻现实主义下了一个精确的定义:“魔幻现实主义是一种将幻想和现实融合为一个独特‘新天地’的讲故事形式。 P12

《花花公子》记者问道,拉美世界到底是哪一点促使作家以这种现实和超现实的奇异混合来进行创作的?马尔克斯从民俗学的角度作答,用加勒比地区混合文化的开放性为其创作辩护,不仅承认魔幻现实主义的标签,而且认为这是他“政治成熟”的标志。 P13

加西亚·马尔克斯访谈录 文学电子书 第1张

在《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中,你会发现此人离开马孔多的日期和时间,因为那股香蕉的气味搅得他肠胃不宁,他就到另一个小镇去住了。 P56

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在马孔多——《枯枝败叶》和《百年孤独》所发生的地方——因为马孔多始终有一个神话的维度。 P57

即便是在《百年孤独》中,我也觉得奥雷良诺·布恩地亚上校就像在其他书中那样会是个边缘人物,只是从马孔多经过而已。 P58

事实上,它们不仅仅是小说,而且是当下触目惊心的证明文件,绝大多数都写得很糟,是急就章,文学价值很小。 P59

你在书中看到的,是用蜘蛛网暂时掩盖一下的间歇期,是暴力将要卷土重来,暴力没有结束是因为根源没有去除。 P60

我试图找到最适合这本书的语言,我记得外祖母过去时常跟我讲最残忍的故事,丝毫没有大惊小怪,就像是她刚刚见到过似的。 P65

但是没有人触及我在写作此书时最让我感兴趣的那个点,就是关于孤独是团结的反面的那种观念,而我相信这是此书的精髓。 P66

他们是专业的、自觉的读者,训练有素,他们有些人是进步的,有些人则如其应该所是的那样反动,但作为读者都是极为出色的。 P67

当我写完《百年孤独》时,当我做了成品复印件,出版社告知已收到原稿时,我请求妻子,我们把这么大的一箱子文件给销毁了,写这本书的笔记都在那里面呢。 P68

贝梅霍:你为小说最终选择的解决方案就是你一开始处理的那个方案吗?马尔克斯:你知道,写这本书我有许多种形式,其中一种我放弃了,那就是古巴对索萨·布兰科的审判(6)。 P86

他是后来才学会的,但从海军陆战队的时代起他就一直是用拇指的指纹签名的,他感到疲倦了的时候,便让人做了一枚刻有他拇指指纹的橡皮图章,他会用这枚图章签名。 P87

曾经有人告诉他说,为了改善穷人的境况他可以做诸如此类的事,他说那是废话,穷人没有指望的,他说了这样一句话:“到了臭大粪也值钱的时候,穷人生下来就会没有屁眼了。 P92

现在古巴的情况是最有趣的,因为从供我使用的极少的信息中我得到了那种印象,就是它在这个方面还没有出现一项明确的政策,或许很快就会出台的,能够依靠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经验。 P97

通过实施一种精神分析,我帮他回想起种种事情(例如,一只他看见从筏子上面飞过的海鸥),我们就重现了他的整个历险过程。 P109

虽说我作为作家的工作,特别是我现在所做的工作,和我的新闻工作出自同一个源头,但作家的精工细作完全是非应用性的,而新闻工作却是当场完成的。 P110

但毫无疑问,是妇女在家中——尤其是在拉丁美洲的社会构成中——的那种权力才使得男人能够大搞其怪诞奇异的冒险,而这一点造就了我们拉丁美洲。 P120

路易斯·科巴·加西亚(Luis Cova García)在洪都拉斯的评论刊物《爱丽儿》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巧合还是剽窃?》(“Coincidence or Plagiarism?”)。 P121

假如我明天必须写《罗密欧与朱丽叶》,那我就会写它的,我会觉得有机会再写一写它是很奇妙的。 P122

我总是试图找到讲故事的方法,我执着于文学,因为它是最容易接近的。 P123

在写《格兰德大妈的葬礼》《恶时辰》和《没有人给他写信的上校》时发生过那种事,因为它们大部分内容几乎是同时进行的。 P127

就我而言,当作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在写作上我是一个傻瓜。 P128

涉及那么多利益,那么多妥协,到头来原版故事留下很少的一点点。 P129

发表在男女都阅读的所有杂志上以及刊登在报纸上的所有长篇小说,与此同时,对几乎是文盲的读者来说,有那种美化小说的连环漫画可以读。 P130

我的工作方法是这样的,如果没有持续不断地自相矛盾,自我纠正,犯下错误,我就绝不会走到文学创作这一步的。 P131

但苏联的社会主义让我极为失望,他们通过特殊的经验和条件达到他们那种品牌的社会主义,试图把他们自己的官僚政治、他们自己的威权主义以及他们自身历史视野的缺失强加给别的国家。 P143

只凭新闻处发布的那些说法,我是无法对这么重要的事情发表意见的。 P144

加西亚·马尔克斯访谈录 文学电子书 第2张事实是,我相信这种公开的信息作为达到预期目的的手段是不足道的,但对敌对的宣传而言是很有用处的……然而,对在信上签名的人,其中包括我的一些最要好的朋友,我绝不怀疑他们的理智健全和革命诚意……当作家意欲参与政治时,他们实质是道德的而非政治的,这两个方面永远是不相容的。 P145

我不知道是否埃贝托·帕迪亚的态度损害了革命,但他的自我批评肯定是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P146

“我对个人的生活感兴趣,”他说道,解释说眼下他在巴塞罗那读杰姬·肯尼迪(4)的司机撰写的回忆录,“各种杂志上的八卦我全都读。 P172

他计划是要回哥伦比亚去,但墨西哥作为电影之都吸引了他,在墨西哥朋友的催促下,他改变了计划,缓慢而艰难地开始编剧的新生涯。 P173

接着他便回到家里,告诉梅塞德斯不要打扰他,尤其是不要因为钱的事情打扰他。 P174

我的笔记本里有加西亚画的另一幅图画;画了一株两叶盆栽植物上头一朵盛开的花儿,一条张开嘴巴的鱼儿正要咬住一个悬垂的鱼钩,在一条波浪形的地平线后面,一颗独眼太阳正在升起,或者说不定是正在落下。 P184

他们想要看到那幢古老的布恩地亚大宅,看到那个广场,数千名罢工的香蕉工人在那儿遭到军方屠戮,尸体被装进世上最长的列车,被运到一个遥远的地方,倒进大海里,这样不仅是他们的死亡不会留下任何证据,而且还会把谎言交给那些吵闹着说有一场大屠杀发生的人。 P185

世界文学中最让人难忘的场景之一,就是斯麦尔佳科夫(21)从台阶上摔下来的那个时候,是不是?再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是真的发作还是装出来的,我们根本就弄不清楚。 P206

在和诺贝尔奖有关的话题中你被提到,《纽约时报》的约翰·列奥纳德(John Leonard)曾经说道:“伟大的美洲小说是一个拉丁美洲人写出来的。 P222

自那时起,每当我们想要访美时,我和我太太就被告知,我们“没有资格入境”。 P223

《花花公子》:像你这样了解卡斯特罗,那你是否意识到美国该怎么做——本该怎么做——才会改变和古巴的关系呢?马尔克斯:意识到了。 P234

在我成长的时候,镇上住着不少委内瑞拉的流亡者——这是在胡安·比森特·戈麦斯(10)的独裁统治时期。 P275

《花花公子》:那么,你的许多追随者一字一字地读《百年孤独》就会让你觉得很有趣了。 P276

你认为迄今为止你生活的意义是什么?马尔克斯:如果我没有成为作家,那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把这一点告诉你,也许就能回答你的问题了。 P292

加西亚·马尔克斯保持着他那种和蔼可亲的本色,漫步穿过花园时,我们三个人闲聊起了墨西哥的出租车、美国的左翼人士、巴黎的生活,还聊起了哈佛学院,作家的长子罗德里戈是那儿的毕业班学生,主修历史专业。 P308

它就像是霍乱或其他那些险情不可控制的瘟疫,它们是难以评估的,你不知不觉就染上了,即便你不走动,把自己关在家里面,就像“红死”(1)的故事中发生的那样,瘟疫以嘉年华的礼服为伪装,神不知鬼不觉地在王子的家中将他抓住。 P313

虽然他预先通知我,他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可他还是会脱口说出这样或那样的意见,让我眼下在飞机上试着回忆起来。 P339

桑佩尔:如果说为了正当目的可以不择手段,那么在玻利瓦尔身上就确实存在着我们所谓的“极权主义的诱惑”了?这不只是桑坦德尔所代表的反对派的一种诋毁吧?马尔克斯:确实是存在的。 P357

马尔克斯:玻利瓦尔既是他自己,也是他的对立面。 P358

我对玻利瓦尔的这个诠释,在他的书信和行为中是完全得到证实的。 P359

桑佩尔:对爱情做出至高无上赞美的,不就是你吗?马尔克斯:嗯,稍等一下。 P360

加西亚·马尔克斯访谈录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jiaxiya%c2%b7maerkesifangtan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