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结伴养老(获挪威多家媒体盛赞,众多女性感动推荐。即便年过六十,也能大笑,也该去爱…)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结伴养老(获挪威多家媒体盛赞,众多女性感动推荐。即便年过六十,也能大笑,也该去爱…)
本书作者:安妮·奥斯特比 (作者), 解亚坤 (译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每个人终将年迈,我们如何优雅地老去?“银发”版《美食,祈祷,恋爱》,获挪威的“元老级”报纸Adresseavisen、《出版人周刊》、《书单》、《科克斯书评》等多家媒体盛赞,版权出售多国,众多女性感动推荐。即便年过六十,也能大笑,也该去爱,也不乏勇气开启崭新的人生。 ★ 当代养老问题日益突出,有科学测算表明,到2030年,空巢老人占比将达90%。此前鲜少有小说认真探讨“结伴养老”这个主题,而在本书中,用全新的角度讲述不一样的老年生活,既有对现实的考量,又妙趣横生。

我的学习笔记

你是不是会说,这像是一场全球性灾难的马拉松,像是世界性瘟疫的一次远距离竞赛,就连每一个补水站都发生着环境危机?是的,就是这样。 P5

结伴养老(获挪威多家媒体盛赞,众多女性感动推荐。即便年过六十,也能大笑,也该去爱…) 小说电子书 第1张我们可以尝试点新业务,对吗?我们可以做巧克力,或者制作闻起来香喷喷的可可身体乳——你觉得怎么样?我知道你肯定明白我为什么不直接发电子邮件。 P6

直到海风带着我们逐波而去,那时我们的草席也会堆得像台阶一样,铺满整个走廊。 P7

一位歌手穿着花哨的衬衫,耳朵后面别着一朵花,他朝西娜眨了眨眼,西娜则又往凯特身边靠近了一些。 P8

在浓浓的鸡蛋花的味道中,凯特的双手愉快地握着她的手:“我真不敢相信你真的在这里了!”窗边椅子上的手提包里,装着她的护照,一张咖啡色的登机牌存根,以及鲁格戴维恩19世纪的房子的钥匙。 P19

她的护照一定像阿曼德的一样:上面有一连串的盖章、签证和特别许可证。 P20

像她这样聪明的女孩,每科成绩都好,自然也就有大把的机会。 P21

当多年前火车驶离车站,而她选择留在家里时,她就默默地为选择离开的凯特点头表示理解。 P28

她刚才说什么?明天就走?印度?果阿?还是尼泊尔或者斯里兰卡?英格丽德环视四周寻求帮助——有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西娜只是静静地坐着,目光空洞,对凯特即将远行一事表现得漠不关心,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可能只有凯特说她要去火星或者木星,她才会关心!莉斯贝丝揉揉鼻子,就好像她已经闻到了异国的香料和异域风情的食物的味道。 P29

结伴养老(获挪威多家媒体盛赞,众多女性感动推荐。即便年过六十,也能大笑,也该去爱…) 小说电子书 第2张毫无疑问,她即将学习的会计课程会帮助她找到工作。 P30

她总说想要先工作一年再决定要不要上大学,但据英格丽德所知,她从来没有拿出具体的计划。 P31

凯特和尼克拉斯买下这处庄园也不过6年,他们也才刚刚找到了一些运营它的窍门,尼克拉斯就出了事。 P35

之后,孩子们双手拍着大腿,被逗得开心地跪在地上。 P36

英格丽德修脚的时候,修脚工总考虑着要给这双大脚涨价,她也从未成功劝说R.Lundes Shoes & Sons(英国一家制鞋及修鞋作坊)帮她预留一双大小合适的带有漂亮的金扣子或是优雅的踝带的鞋子。 P37

她的代表作是《走出非洲》,下文提到的丹尼斯·芬奇·哈顿则是她的丈夫,两人曾在非洲经营农场。 P42

一个外国女人和你的丈夫一起去种植园,而且一去就是几个小时,谁会不反感呢?你看得到他们干什么了,上帝,他们只是交谈。 P43

这样的情况对你来说一定也很不容易,从特隆赫姆/到莱维克也有很长一段路程,你还要兼顾自己的工作和家庭,一定忙坏了吧。 P45

但我还是会立刻告诉你,我的邀请依然生效,你说的话我都考虑过了,我觉得并不影响。 P46

我知道你也想让玛雅的南太平洋之旅成行,我也一样,我觉得如果这也是她心中所想,我们就应当尽力促成这次行程。 P47

她知道这对双胞胎喜欢骑马,所以寄钱给她们的父母,用来给她们买礼物和其他东西,她对送礼物这事情可真是知之甚少。 P50

放任自己从来不会带来任何好处。 P51

她也见过男人们的耳朵后面别着红色的木槿花、张扬的姜花,还有香味迷人的鸡蛋花,但那时候她还不知道这是求爱的密码呢。 P52

为了回避那略带挑衅的目光,她点了根烟,当她瞥见自己精心修饰的指甲时,她感到莫名的满足。 P53

数十年定期修脚使她的脚后跟依旧丰满并且没有茧子。 P54

但我真希望这件事能成,可她们每个人都得准备好去品尝那些即将到来的甘苦!我们能成功吗?重建曾经有过的姐妹情谊,却从未给它正名?这个问题不断地在我的脑海中盘旋。 P66

那狂野的、孤独的呼唤在黑暗中一阵阵传来,仿佛大海已经停止了低语,开始用黑银色舌头说话。 P74

他去问过建造跨过魏玛卡河/的桥梁的工人,他还找过电力公司。 P75

我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不告诉其他人?过去这两周,我为什么微笑着掩饰玛雅的情况?为什么每次伊芙要提起这件事,我都要打断她的话?现在她把母亲留在这里,我还向她保证不会有事,我送走了我唯一一个盟友。 P85

她抬起头来,听着海浪的声音,然后从光秃秃的棕榈树之间走到柔软的斜坡上,接着沿柔软的坡道向沙土的边缘走去。 P86

当她回到房子前面时,太阳在海面上闪烁,使她无法将视线固定在地平线上。 P96

她的早餐除了咖啡和香烟可能就没有过别的,英格丽德这样想道,感觉嘴角出现了一抹讥讽的笑意。 P97

那孩子又高又壮,不傻也不懒,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她为此感到可惜。 P98

英格丽德慢慢地朝小船走去,等着船停好时,她的眼睛有足够的时间去观察:男人拖着一箱箱的今天的收获,女人穿着苏鲁雅巴——花图案的两件套衣服。 P99

她内心不就住着一个水手吗?她眯起眼睛迎着海风,用僵硬的手指整理风帆,她的头发在微风中飘动。 P100

她想起灰色屏幕上的黑字,那是谢尔的担忧:“注意事项……保护好你的财物……”她把那袋木瓜从她的手腕上垂下来,并向正在自家店外忙着堆放西瓜的男人点点头。 P103

过了一会儿,房子后面的树林间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个男人很瘦,莉斯贝丝很想从卡车上下来,帮他拎着他从树丛后面的一个坑里捡来的大石块。 P114

这家小小的店以某种奇怪的原因而闻名,她在萨洛特的小卖铺外面逗留了一段时间,观察着店主,看着她拿起扫帚,开始在门上方的电灯泡的微光下打扫楼梯。 P149

当阿特莎解释说只有蛇的躯干浮在水面上的时候:“它们的头颅被留在了海底的洞穴里!”我的兴奋劲才稍微下去了一点。 P178

当香蕉成熟的时候,就到了提沃利收获的时候了,这时巴洛洛就该来了。 P179

英格丽德双手抓住她前面的长椅,歌声响彻教堂,直冲天花板,迎着阳光从敞开的侧门倾泻而出。 P190

他胸前的银十字架在白光下闪闪发光。 P191

他不会帮助她卖房子,所以英格丽德只能把它租出去。 P192

但是,一个重重的、跳动的节奏仍然在英格丽德的臀部上荡漾,她把问题抛了出来。 P193

所以她站出来,拉响警报,提高了声音对凯特说道:“她可能会迷路的,或者更糟,会溺水。 P224

她甚至听得到他脑子里打算盘的声音。 P225

她希望玛雅的眼神清明,她们可以重新回到同样的步调上来。 P226

莉斯贝丝是他母亲的朋友啊!英格丽德很高兴阿曼德没有直接撩拨自己。 P235

英格丽德不需要问,她和他一起过来的次数太多了,她现在可以一眼分辨出可可果的优劣了。 P241

她应该咨询约翰尼吗?要不打给他?瞬间,那一切都回来了:小房间,狭窄的床,彼此呼吸中带着的浓郁的巧克力味。 P242

英格丽德心潮澎湃,她真心地希望凯特牌巧克力能成功,希望它能穿越重洋,传递芬芳美味的幸福碎片,让更多的人尝一小口来自天堂海滩的热带之爱。 P243

莉斯贝丝将头埋入双手,看在上帝的分儿上,阿曼德比她小20岁!一个不可救药的懒鬼,她和哈拉德不是总这么说他吗?他们实在为西娜感到可惜,她的儿子真的太……一无是处了。 P247

无论如何,她和琳达还有其他事要聊。 P248

但这是她唯一知道的与男人互动的方式,拒绝男人从来就不是她的作风!莉斯贝丝从床上坐起来。 P249

就好像他一直在等着她们一样,阿曼德从码头上方一间棚屋的阴影里走出来。 P250

阻止火焰?精神力量和超自然力量,不管是什么,她都准备好听个究竟了!“什么意思,阿特莎?”故事在前座的黑暗里展开。 P275

这就是我没坐过的地方;这就是我没看到尼克拉斯带着相机向前倒去的地方;这就是他绊倒后我没有大声喊叫的地方;这就是当他的身体沉入水中,停留在那里时,我没有呼喊着寻求帮助的地方。 P311

上帝啊,只是因为我做过手术……”她没有说完,但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因为我做过手术,人们就觉得我能帮忙,人们需要我,我很乐意带努尼亚去看医生,但是我需要你的同意。 P368

她的角色是巧克力大使,这使她的皮肤发光,使她的脚步轻盈,我敢肯定是这样。 P369

莉斯贝丝和她的女儿之间有最融洽的关系,足够私人到她们高兴见到彼此,足够专业到确保尊重。 P370

当她也转了一笔金额到我的账户后,西娜的皱眉柔和了一些。 P371

英格丽德夫人,那个即使在阿特莎的眼中也是不需要婚戒来被承认是马特森夫人的人,当她在兰巴萨时,也会几乎每天打电话来报到。 P372

她是平衡艺术的大师,不管是在甲板上还是在其他方面,她的日子在风餐露宿的水手生活和锐利地审查凯特可可和凯特巧克力账本之间有规律地切换。 P373

我觉得我不能抱怨,我们中的许多人在我这个年纪会经历更糟糕的事,但是,恐怕我永远都不会跟我的行走拐杖好好相处,它是珍贵的但实在不能被喜爱的附属物。 P374

我不会始终跟着她,她的时间与我是分开的。 P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