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科学与自然电子书

寂静的春天【刘慈欣的《三体》启蒙之作】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寂静的春天刘慈欣的《三体》启蒙之作】Silent Spring
本书作者: [美] 蕾切尔·卡森

本书读后感· · · · · ·

五十年前的书,今天读来依然感到震撼。举个例子,卡森从没谈过肥胖对健康的危害(可能那时肥胖还没有成为社会性问题),但她在书里花了很多篇幅谈论脂肪的“积毒”功能。很多毒物可以在脂肪中集聚起来而逃过肝脏的解毒过程。所以么,控制体重始终是非常要紧的一件事。当然,“积毒”的途径很多,比如空气、水体之类的污染,可能要比从食物中摄入更常见,减重也不是一个办法。

我的学习笔记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中国特殊的政治历史条件,在人口与资源比最紧张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发展的规模和速度却迎来了其最大、最快的时期。 P6

寂静的春天【刘慈欣的《三体》启蒙之作】 科学与自然电子书 第1张我们知道,正是卡森这本书的出版,促成了美国第一个民间环保团体的建立。 P7

在中国,非政府环保组织的一个重要任务,是努力提高亿万普通中国人的环境意识。 P8

在一些城市,尤其是洛杉矶,烟雾已经引起人们关注,但这主要是因为它太显眼,而不是真正认识到它对公众健康的威胁。 P9

克林顿戈尔政府接政时,保护农场工人免受杀虫剂毒害的标准还没有到位,尽管环保署在七十年代初就“着手制定”了。 P16

我们总是孤立地研究单个杀虫剂,科学家们通常还没有研究出多种杀虫剂的联合作用,而这种联合作用才是真实存在于我们田野、牧场和河流中的潜在危险。 P17

一种努力的多年持续失败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其他努力也都一败再败。 P18

在美国,随着过去二十年中雌激素农药的泛滥,睾丸癌的发病率增长了大约百分之五十。 P19

我们也许还没能一下子做到她所期待的一切,但我们正在朝她所指明的方向前进。 P22

从那时起,我得到了那么多人的帮助和鼓励,我无法将他们的名字一一列出。 P25

寂静的春天【刘慈欣的《三体》启蒙之作】 科学与自然电子书 第2张

在这方面我同样受益匪浅,特别要感谢的是内政部图书馆的艾达·K·约翰斯顿和国家健康研究所图书馆的西尔马·鲁宾逊。 P26

春天,繁花像白色的云朵点缀在绿色的原野上;秋天,透过松林的屏风,橡树、枫树和白桦闪射出火焰般的彩色光辉,狐狸在小山上吠鸣,鹿群静悄悄穿过笼罩着秋天晨雾的原野。 P30

不仅在成人中,而且在孩子中也出现了一些突然的、不可解释的死亡现象,这些孩子在玩耍时突然倒下,并在几小时内死去。 P31

不是魔法,也不是敌人的活动使这个受损害的世界的生命无法复生,而是人们自己使自己受害。 P32

就地球时间的整个阶段而言,生命改造环境的反作用实际上一直是比较微小的。 P34

即使借助于某些奇迹使这种适应成为可能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新的化学物质像涓涓溪流般不断地从我们的实验室里涌出;单是在美国,每一年几乎有五百种化学合成物付诸应用。 P36

自从滴滴涕可以被公众应用以来,随着更多的有毒物质的不断发明,一种不断升级的过程就开始了。 P37

有理性的人们想方设法控制一些不想要的物种,怎么能用这样一种既污染了整个环境又对自己造成病害和死亡的威胁的方法呢?然而,这正是我们所做过的。 P38

在人类出现以后的这段时间里,五十多万种昆虫中的一小部分以两种主要的方式与人类的福利发生了冲突:一是与人类争夺食物,一是成为人类疾病的传播者。 P39

在美国,将近九十种植物的昆虫敌人是意外地从国外带进来的,而且大部分就如同徒步旅行时常搭乘别人汽车的人一样乘着植物而来。 P41

从许多方面来看,显而易见的是,那些喷洒药物的工作运用了一种残忍的力量。 P42

我进一步要强调的是,我们已经允许这些化学药物使用,然而却很少或完全没有对它们在土壤、水、野生生物和人类自己身上的效果进行调查。 P43

我们从大部分重要水系甚至肉眼难见的地下潜流中都已测到了这些药物。 P45

以前的药物源于天然生成的矿物质和植物生成物——即砷、铜、铝、锰、锌及其他元素的化合物;除虫菊来自干菊花,尼古丁硫酸盐来自烟草的某些属性,鱼藤酮来自东印度群岛的豆科植物。 P46

如果我们要和这些药物亲密地生活在一起——吃的、喝的都有它们,连我们的骨髓里也吸收进了此类药物——那我们最好了解一下它们的性质和药力吧。 P47

一位研究环境致癌方面的权威人士,全国防癌协会的W·C·惠帕博士说:“……在处理含砷物方面,要想采取比我国近年来的实际做法——完全漠视公众的健康状况——更加漠视的态度,简直是不可能了。 P48

化学家可操作由许多碳原子组成的碳水化合物分子而不仅是一个碳原子的甲烷。 P50

紧接着滴滴涕又被赞誉为可根绝由害虫传染之疾病的、帮助农民在一夜之间就可战胜庄稼虫害的手段。 P51

这些含脂的贮存充任着生物放大器的作用,以至于小到餐食的千万分之一的摄入量,便可在体内积累到约百万分之十到十五的含量,增加了一百余倍。 P52

这就意味着人奶哺育的婴儿,除其体内已积聚起来的毒性药物以外,还在接收着少量的却是经常性的补给。 P54

它利用一切可利用的途径进入人体:可通过肌肤被吸收,可作为喷雾或者粉屑被吸入;当然,如果将它的残余吞食了下去,就从消化道吸收了。 P55

对鸟类的试验表明,由这一变化而来的环氧七氯,比原来的药物毒性更强,而原来的药物毒性已是氯丹的四倍。 P56

狄氏剂怎样在体内进行贮存或分布,或者怎样排泄出去,我们在这方面的知识存在极大的空白,因为科学家们发明杀虫药方面的创造才能早就超过了有关这些毒物如何伤害生物的生物学知识。 P57

在一起最为悲惨的安德萘中毒事件中,没有什么明显的疏忽之处,并曾尽力做过一些表面看来妥帖的预防措施——有一个刚满周岁的美国小孩,父母带他到委内瑞拉居住下来,在他们所搬入的房子里发现有蟑螂,几天后就用含有安德萘的药剂喷打了一次。 P59

在佛罗里达州,两个小孩发现了一只空袋子,就用它来修补了一下秋千,其后不久两个孩子都死去了,他们的三个小伙伴也得了病。 P60

在正常情况下,一个神经脉冲借助叫做乙酰胆碱的“化学传导物”一条条神经地传过去。 P61

对硫磷是用途最广的有机磷酸酯之一,它也是药性最强、最危险的药物之一。 P62

声称马拉硫磷的“安全性”实际上是基于一种极不牢靠的依据,尽管直到这种药物已应用数年之后(往往有这种事)才发现了这一点。 P64

一般的沙拉碗里会很容易地出现两种磷酸酯杀虫剂的混合物质,这些在法定的许可限量之内的残毒会发生混合作用。 P65

这样做,其目的是杀死那些可能与它们接触的昆虫,特别是当它们吮吸植物之汁液或动物之血液时。 P66

然而,在实际应用中多数内吸杀虫药物是从有机磷类提取出来的,因为这样处理残毒问题就不那么尖锐了。 P67

因此,若无预先告诫的话,多加一点很微小的剂量,便将引起中毒。 P68

当一位农妇因为饮用砷污染的水而死去时,一家主要的英国化学公司(在一九五九年)停止了生产含砷喷雾剂,而且回收了已在商贩手中的药物。 P70

当他正从油桶内汲出此浓缩药物之际,桶栓意外地倾落了回去。 P71

人类忘记了自己的起源,又无视维持生存最起码的需要,这样,水和其他资源也就一同变成了人类漠然不顾的受难者。 P73

现在这种生产增加,以致使大量的化学污染物每天排入国内河流。 P74

在我们的河流里,甚至在公共用水的地方,我们到处都可看到这些化学药物引人注目的痕迹。 P75

第一批样品是从西部森林地区取回的,在这些地方为了控制云杉树毛虫而大面积喷洒了滴滴涕。 P76

它通过看不见的水线在漫游着,直到最后在某处地面以泉水形式露出,或者可能被引到一口井里。 P77

灌溉这些农场的水是从很浅的井水里抽出来的,在对这些井水化验时(一九五九年在由许多州和联邦管理处参加的一次研究中),发现里面含有化学药物的成分。 P78

除了科罗拉多之外,在化学污染通往公共用水的任何地方,是否都可能有类似情况存在呢?在各处的湖和小河里,在空气和阳光催化剂的作用下,还有什么危险的物质可以由标记着“无害”的化学药物所产生呢?说实在的,水的化学污染的最惊人方面是这样一个事实,即在河流、湖泊或水库里,或是在你饭桌上的一杯水里,都混入了化学家在实验室里没想到要合成的化学药物。 P79

它们处在一个漏斗状的细脖子的焦点上,而所有的迁徙路线,如我们所知道的太平洋飞行路线都在这儿汇集。 P81

虽然与蚊子有密切关系,但这种蚋虫与成虫不同,它们不是吸血虫,而且大概完全不吃东西。 P82

新孵出的小鸟附着浅褐色的软毛,仅仅在几个小时之内就跳进了水里,还乘在爸爸妈妈的背上,舒舒服服地躺在它们的翅膀羽毛之中。 P83

在最后一次使用化学药物后的短时间内,就在水中再也找不到滴滴滴的痕迹了。 P84

滴滴滴一次很大的用量或多次的用量会对人产生什么作用呢?虽然加利福尼亚州公共卫生局宣布检查结果无害,但是一九五九年该局还是下令停止在该湖里使用滴滴滴。 P85

以河水为饮用水的城市比那些用像井水这样不易受污染影响的水源的城市的癌症死亡率要高一些。 P87

如果说我们以农业为基础的生活仍然依赖于土壤的话,那么同样真实的是,土壤也依赖于生命;土壤本身的起源及其所保持的天然特性都与活的动植物有亲密的关系。 P89

土壤置身于无休止的循环之中,这使它总是处于持续变化的状态。 P90

细菌、真菌和藻类是使动植物腐烂的主要原因,它们将动植物的残体还原为组成它们自身的无机质。 P91

其中一些是黑暗地层中的永久居民,一些则在地下洞穴里冬眠或度过它们生命循环中的一定阶段,还有一些只在它们的洞穴和地面世界之间自由来去。 P92

有机体通过蚯蚓的消化管道而分解,土壤借助其排泄物变得更加肥沃。 P93

通过已进行的少量研究,一幅关于杀虫剂对土壤影响的画面正在慢慢展开。 P94

这些变化也意味着使从前受压抑的潜在有害生物从它们的自然控制之下得以逃脱,并上升到为害的地步。 P95

假若连续喷洒多年,那么在树株之间的土壤里每英亩会含有滴滴涕二十六到六十磅,树下的土中则高达一百一十三磅。 P96

将来,在种植某些粮食作物之前,必需对土壤中的杀虫剂进行分析,否则,即使没有被喷过药的谷物也可能从土壤里吸取足够多的杀虫剂而使其不宜于供应市场。 P97

一些杀虫剂对豆子、小麦、大麦、黑麦等这些敏感的植物会产生影响,妨碍其根系发育,并抑制种子发芽。 P98

这些专家总结了使用化学药物和放射性“如此有效的、但却为人了解甚少的工具”所带来的危害:“在人类采取的一些不妥当处置可能引起土壤生产力毁灭之时,那些害虫却能安然无恙。 P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