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历史电子书

恺撒 – 巨人的一生

下载方式

恺撒:巨人的一生【牛津大学罗马史专家阿德里安·戈兹沃西作品】 (甲骨文丛书)

本书作者:阿德里安·戈兹沃西 (作者), 陆大鹏 (译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罗马人民之友
此时已是夏季。适合作战的季节还剩几个月,但不足以将部队调往巴尔干,在那里展开全新的战事。恺撒已经赢得了一场伟大的胜利,但还渴望更多的胜利,因此不愿意闲坐片刻。很快,他就有了开展新的军事冒险的机遇。高卢中部的绝大多数高卢/凯尔特部落都派使节来恭贺他对战赫尔维蒂人的胜利。高卢人的赞誉也许部分是真诚的,但与进入高卢的新势力建立友好关系自然是非常聪明的。这些使节请求恺撒允许全体部落召开一次大会,在会上拜见他,并向他请愿。在大会上,酋长们(德鲁伊狄维契阿库斯是他们的发言人)痛哭流涕地匍匐在恺撒脚下,哀求恺撒保护他们,抵御日耳曼人国王阿里奥维斯图斯的侵犯。


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据他们说,阿里奥维斯图斯原是受邀前来援助塞广尼人的,后来却带来了12万族人,将其安顿在高卢土地上,并从所有部落索取了人质。高卢酋长们抱怨阿里奥维斯图斯的暴政,斥责他为“狂野不羁的蛮子”。据说更多日耳曼人正前来加入他们的领袖。高卢酋长们恳求恺撒“保护整个高卢,抵御阿里奥维斯图斯的大举进犯”。塞广尼人的代表沉默地支持酋长们的哀求。恺撒询问他们为什么沉默不语。狄维契阿库斯回答说,他们不敢讲话,因为害怕被日耳曼人知道。恺撒向聚集于此的酋长们保证,他会处理此事,运用自己的权威说服阿里奥维斯图斯,让他有所克制。私下里,他对此事非常重视,觉得他应当支持对罗马长期以来忠心耿耿的埃杜依人。另外,他担心日耳曼人会惯于渡过莱茵河迁徙,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得过于频繁,就可能导致辛布里人和条顿人那样的大规模迁徙。[29]

恺撒:巨人的一生恺撒派遣使节去见阿里奥维斯图斯,请他到两军之间的某地与恺撒会谈。阿里奥维斯图斯拒绝了,说如果恺撒想和他会谈,必须来见他;并问罗马人为什么要干涉高卢的这个地区。恺撒回复说,阿里奥维斯图斯理应记得自己的义务,因为在恺撒任执政官期间,罗马人民承认阿里奥维斯图斯为“国王和朋友”。这一次,恺撒提出了具体的要求。

首先,阿里奥维斯图斯不可以带领更多的日耳曼人渡过莱茵河、定居于高卢。其次,他必须将埃杜依人的人质归还,将来也不得袭击或威胁埃杜依人。如果阿里奥维斯图斯服从,罗马将与他继续保持友好关系;若是拒绝,恺撒将不得不采取坚定的措施,保卫埃杜依人和共和国的其他盟友。阿里奥维斯图斯的回复表明,他和恺撒一样不肯妥协。他是个征服者,就像罗马人一样,他在处置被征服者时没有理由听任其他人指手画脚。罗马人如何治理自己的行省,是他们自己的事;而他在自己占领的土地上,也享有同样的自由。他打败了埃杜依人,只要他们年年纳贡,人质就没什么可害怕的。他和他的武士们自抵达高卢起,未尝败绩,不畏惧任何敌人。恺撒向读者渲染了阿里奥维斯图斯的极度倨傲,然后说在他收到这封信的一个小时之内,埃杜依人就派来使者报告,他们的土地遭到了日耳曼人的劫掠。另外,北方的特雷维里人也送来消息,称数量极大的苏维汇人(这是一个日耳曼民族,阿里奥维斯图斯及其部下就属于这个民族)来到了莱茵河畔,准备渡河进入高卢。据说企图渡河的氏族多达100个,这场大迁徙将令赫尔维蒂人的迁徙黯然失色。[30]

恺撒决定采取行动,但这一次在出征之前,他先确保自己的粮食供应安全无虞。他率军快速行动,因为这一次他们追击的可不是行动迟缓的赫尔维蒂人。三天后,他得到消息称阿里奥维斯图斯及日耳曼军队正逼近韦松蒂奥(现代的贝桑松),也就是塞广尼人的主要城镇。塞广尼人此时显然已经与先前的盟友阿里奥维斯图斯断交。韦松蒂奥是塞广尼部落的中心,是中枢之地,有天然屏障防护,贮藏有大量粮食,对任何军队都非常有诱惑力。恺撒不愿意让韦松蒂奥落入敌手,于是驱使部下日夜兼程地行进,只做短暂休息,火速赶到韦松蒂奥,在那里派驻了军队。赢了这场赛跑之后,他让部队休息了几天以恢复体力,并等待给养送抵。士兵在闲坐无事时肯定比忙碌备战时更容易产生不满情绪。韦松蒂奥城内谣言满天飞:

高卢人和商贩告诉罗马士兵们,日耳曼人个个魁梧雄壮、勇猛无畏、武艺娴熟;他们(高卢人和商贩)说,他们遇见日耳曼人的时候,甚至不敢承受对方的目光和严峻表情。罗马士兵们听到这些传闻,开始惴惴不安。然后突然间产生了极大的恐慌,导致各级官兵都灰心丧气。恐慌从军事保民官和指挥官,以及那些缺乏军事经验、从罗马城追随恺撒到此以赢得他友谊的人开始:有些人找借口离去,其他人请求允许离开,有些人害怕羞辱而不得不留下……他们掩饰不了自己的抑郁,有时甚至不能隐藏自己的眼泪。他们蜷缩在帐篷内,哀哭自己的命运;他们与朋友们聚集在一起,叹惋大家共同面对的危险。整个军营中,官兵都开始写遗嘱。在这些绝望的哀叹声中,甚至那些久经沙场的老兵、百夫长和骑兵军官们也受到了影响。[31]

有些人说,更让他们担心的是,进军下一阶段的地形特别困难。其他人则说,他们对粮食供应忧心忡忡。前不久在针对赫尔维蒂人的战役中给养出了问题,因此这种担忧不无道理。一些军官甚至宣称士兵们将公开哗变,不肯服从恺撒的进军命令。这段情节也足以证明,在后来的历次战役(尤其是内战)中,恺撒麾下将士对他的狂热忠诚并非恺撒抵达高卢伊始就有的,而是慢慢培养出来的。有意思的是,根据恺撒的描述,制造不满情绪的是军事保民官和其他军官们,因为这些人一般是骑士,且往往是元老子弟。这支持了下面的观点:这些阶层不是《战记》的核心受众,甚至不一定是主要读者群。狄奥声称,有些军官抱怨道,针对阿里奥维斯图斯的战争未曾得到元老院的批准,因此他们完全是在为了恺撒的个人野心而拿生命冒险。[32]

恺撒召集了会议。全部百夫长(如果6个军团的所有百夫长职位都满员的话,应该一共约有360人)都受命参加,其他高级军官应当也到场了。现在演说家恺撒要晓之以理,用自己的魅力笼络官兵,就像他之前常常在广场引导群众那样。演讲开始的时候,他非常严厉地——这符合一位由元老院和罗马人民授予军权的将军的身份——训斥他们竟敢质疑获得合法任命的统帅的计划。强调了纪律之后,恺撒转而开始说理。官兵们的紧张说不定完全没有必要,因为阿里奥维斯图斯很可能会记起自己对恺撒负有的义务(因为他在前一年被罗马承认是朋友),头脑变得理智起来。即便需要动武,罗马军队也曾经与日耳曼武士交手并将其击败,当年马略就大败辛布里人和条顿人,不久前斯巴达克斯的奴隶军队中也有很多日耳曼人。阿里奥维斯图斯能够打败埃杜依人和其他高卢人,凭借的是诡计和偷袭,不是堂堂正正的战争。他的粗劣伎俩对罗马军队是没有用的。那些公开对粮食补给表示担忧的人简直是在侮辱恺撒的能力,何况同盟部落已经送来粮草,而且农田里的庄稼已经成熟,随处可见。有人说士兵们会拒绝服从进军命令,但他并不担心:

……一支军队不听从统帅,要么是因为遇到背运倒霉的事情,要么是因为发现了严重的错误……我一生的履历足以证明我的正直,针对赫尔维蒂人的战争也证明了我在战争中的幸运。因此,我决定实施原先打算推迟的计划,于今夜第四班岗时开拔。我要看看,在你们心中,责任和荣誉是不是能够压倒恐惧。不管怎么样,即便没有其他人追随我,我也要带着第十军团出发,因为我对它的忠诚没有丝毫怀疑,它会担任我本人的卫队。

恺撒对第十军团非常偏爱,也最为信任。[33]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kaisa-jurendeyishe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