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看名画的眼睛系列:随日本美术史名家开启艺术通识之门(套装共7册)

copyright

本书作者:(日)元木幸一等 著,钱一晶等 译

在欣赏西方绘画时,你是否会感到有些晦暗?其中部分原因在于古老的油画表面被涂抹了一层清漆,随着岁月变迁会逐渐泛黄。除此之外,与明快的日本绘画相比,西方绘画确实会给人以沉重之感。日本绘画采用线描表现形体,传统西方绘画则基本不用线,而是用块面的明暗划分来表现形体;日本绘画的画面中没有阴影,而西方绘画的画面中则同时包含光和暗两种元素。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看名画的眼睛系列:随日本美术史名家 开启艺术通识之门(套装共7册)》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看名画的眼睛系列:随日本美术史名家 开启艺术通识之门(套装共7册)

包含以下书籍

被黑暗笼罩的艺术史

《被笑容点亮的艺术史》

《凡·高与伦勃朗》

《跟随印象派游历塞纳河》

《破解西方美术的机关》

《隐藏在名画中的疑案》

《英国王室轶事及其伟大艺术收藏》

日本绘画采用线描表现形体,传统西方绘画则基本不用线,而是用块面的明暗划分来表现形体;日本绘画的画面中没有阴影,而西方绘画的画面中则同时包含光和暗两种元素。 P8

然而,日本绘画和中国绘画虽然都体现了光,却没有在画面中表现暗。 P9

看名画的眼睛系列:随日本美术史名家开启艺术通识之门(套装共7册)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第1张

佛像也大多如此,人们在寺院昏暗的环境中观赏,感觉它们都栩栩如生,效果远胜于在美术馆明亮的展示柜中观赏。 P10

这些画并不适合陈列在如今巴黎卢浮宫博物馆那种自然光充足的空间中。 P11

其中就有出生于威尼斯的卡洛·萨拉切尼(Carlo Saraceni,1579—1620),他擅长源于乔尔乔内的细腻的风景表现手法,对罗马风景画的流行做出了重大贡献。 P56

到了17世纪30年代,庄严华丽的巴洛克风格迎来了全盛期,卡拉瓦乔风格在罗马偃旗息鼓,反而在西班牙、荷兰、法国等地流行起来。 P57

继承卡拉瓦乔晚年风格、铿锵有力的那不勒斯派就诞生于这样的环境,那不勒斯也成为巴洛克美术的一大中心。 P58

他在那不勒斯接触到卡拉瓦乔的作品,对其创作生涯产生决定性影响,他的画风展现出胜似卡拉瓦乔的强烈明暗对比和严谨的写实功力。 P59

里贝拉受那不勒斯总督等西班牙贵族的委托进行创作,因此其作品多被送往西班牙,对当地画坛造成了巨大影响,为以委拉斯开兹(Velázquez,1599—1660)和苏巴朗(Zurbaran,1598—1664)为代表的西班牙17世纪美术黄金时代奠定了基础。 P60

委拉斯开兹师从塞维利亚画家弗朗西斯科·巴切柯(Francisco Pacheco,1564—1644),最初侧重于描绘身边人物和生活场景的风俗画,特别是包含厨房或静物的静物画。 P62

但是,卡拉瓦乔风格在当时的意大利大势已去,里贝拉也在尝试改变风格。 P63

其中就有出生于威尼斯的卡洛·萨拉切尼(Carlo Saraceni,1579—1620),他擅长源于乔尔乔内的细腻的风景表现手法,对罗马风景画的流行做出了重大贡献。 P56

到了17世纪30年代,庄严华丽的巴洛克风格迎来了全盛期,卡拉瓦乔风格在罗马偃旗息鼓,反而在西班牙、荷兰、法国等地流行起来。 P57

继承卡拉瓦乔晚年风格、铿锵有力的那不勒斯派就诞生于这样的环境,那不勒斯也成为巴洛克美术的一大中心。 P58

他在那不勒斯接触到卡拉瓦乔的作品,对其创作生涯产生决定性影响,他的画风展现出胜似卡拉瓦乔的强烈明暗对比和严谨的写实功力。 P59

里贝拉受那不勒斯总督等西班牙贵族的委托进行创作,因此其作品多被送往西班牙,对当地画坛造成了巨大影响,为以委拉斯开兹(Velázquez,1599—1660)和苏巴朗(Zurbaran,1598—1664)为代表的西班牙17世纪美术黄金时代奠定了基础。 P60

委拉斯开兹师从塞维利亚画家弗朗西斯科·巴切柯(Francisco Pacheco,1564—1644),最初侧重于描绘身边人物和生活场景的风俗画,特别是包含厨房或静物的静物画。 P62

但是,卡拉瓦乔风格在当时的意大利大势已去,里贝拉也在尝试改变风格。 P63

他的代表作《手持蜡烛的少女》是一幅半身人像,类似于维米尔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将烛光下少女如梦如幻的面孔表现得非常精彩。 P124

他也画过吹火苗的少年,这是以16世纪巴萨诺和格雷考为首,拉·图尔等人也画过的热门主题,与宗教画中的耶稣诞生图一样,是表现夜景的经典主题。 P125

画面右边的窗外有月光,这是从萨沃尔多开始的夜景画的固有设定。 P126

其中有一幅《好人夜景图》(下落不明),描绘了三名女子在黑暗中点着蜡烛化妆,画面仿佛在发光的真实感让画家们大为震撼。 P127

他是委拉斯开兹的后裔,不满足于宫廷中的光明世界,创作了《狂想曲》(1797—1798)和《战争的灾难》(约1810—1820年)等版画集,借此揭示人类的愚蠢。 P128

相较于绘画中的风景画、静物画等众多人物肖像之外的表现,雕塑除了装饰品和动物像,几乎全是人物表现,因此在人物像的范围里,雕塑表现要比绘画表现领先一步。 P152

根据1249年瑙姆堡大教堂的主教为寻求支援大教堂改建的请愿书来看,这些雕像的原型是这座大教堂最初的捐赠人,也就是生活在约两个世纪以前的11世纪的捐赠人。 P154

总之,这其实就是用来代替真人的肖像画,与如今捧着照片思念异地的恋人或缅怀已故之人的作用是一样的。 P155

由于此后的五十多年里侧画像成了主流的形式。 P156

反过来说,侧画像适合不在乎人物是否画得惟妙惟肖,或不设想与观画者产生交流的情形。 P157

在这两幅作品产生之后的一段时期里,肖像画的模特往往是王公贵族和他们的妻室等统治阶层。 P158

文艺复兴时期的典型通才艺术家莱昂·巴蒂斯塔·阿尔伯蒂(Leon Batista Alberti,1404—1472)主张施行更甚于多米尼奇的喜乐教育。 P192

主张耶稣不笑的天主教经历了文艺复兴后,也接受了肯定人生的明朗笑容。 P193

维米尔受人喜爱的理由这几年,“维米尔热”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 P195

近年来,参加日本国内西方美术展的女性观众在人数上占有压倒性的优势,而画家维米尔的画不正与女性的兴趣相符合吗?维米尔的绘画题材多表现家庭的日常生活,且几乎所有的画中都有女性人物登场,她们的魅力同样得到了现代女性的认同。 P196

这一时期,巴黎等大都市中诞生了新的有产阶级,催生出崭新而富有活力的文化,而新阶级自然成为了美术的新受众。 P197

梅斯笔下的笑脸赋予了画中人多样化的心理活动,令人遐想无限,具有丰富甚至过剩的故事性。 P211

与上述情况相对,17世纪荷兰订购画的数量递减,而成品画的数量却不断增加,美术品受到开放的市场原理的支配,于是观画者也转变为不特定的广泛人群。 P212

那么,这幅画描绘的究竟是怎样的场景呢?女孩右手举着一只酒杯,身旁的男子一脸谄笑地注视着她,伸出的右手几乎就要触碰到女孩的手。 P213

先前我们指出的那些有侮辱耶稣动作的绘画作品,就是通过煽动人们对犹太人的怒火来催化反犹太人运动,而画中犹太人冷笑的表情无疑进一步强化了动作的侮辱性。 P230

而在他屈指可数的笑脸画作之中,惹人注目的则是阴险奸诈的笑,比如《圣安东尼的诱惑祭坛画》左翼桥下修道士那怪异的笑脸等。 P231

偷钱不是出于贫穷,而是为了恶作剧或是想要更多零花钱的小男孩,还有一脸天真无邪笑着注视哥哥的弟弟妹妹,以及看到同伴犯错受罚而忍不住笑出来的小女孩,他们的行为虽不能被定性为恶,但在道德上也毫无值得褒奖之处。 P240

看名画的眼睛系列:随日本美术史名家开启艺术通识之门(套装共7册)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第2张这幅画中他虽然边弹琴边跷着二郎腿,但腿部的动作和《放纵的家庭》中把腿架在女子大腿上的行为一样没有规矩。 P241

其一或许是时代氛围使然,基本上为这点小事就轻易动怒的人在那个时代会遭人鄙视,在市民社会中如果不解幽默的话,就会被视为“庸俗之人”而受到排斥。 P242

伦勃朗想通过颠覆常识的手法体现什么呢?换句话说,画家用阴影掩盖表情,是为了衬托什么呢?有一句珍贵的证言能解开这个谜团,那是1628年冬天登门拜访伦勃朗画室的人亲笔所写。 P291

但是,惠更斯套用文艺复兴时期对抑郁的解读,将追求内心潜藏灵感的创造型艺术家判定为抑郁,应该并不是对勃朗本人气质的评价。 P292

相反,伦勃朗这幅《自画像》的显著特征是在画布上堆叠颜料,用画笔刮画出笔触,留下物理痕迹。 P293

画家故意把眼睛画得比实际纤细,因为自古以来这就是西方人眼中日本人的典型特征。 P344

他在这个时期经常画的“播种人”主题也与《圣经》存在紧密关联。 P345

综上所述,凡·高大概认为高更的自画像可能在深层意义上仍然局限在既定框架内,内心没有“自由”的艺术家才会画出阴沉的肖像画。 P346

后来,这一立场并未拉近其艺术追求和时代喜好之间的距离,两者反而渐行渐远。 P347

这幅《扮成使徒保罗的自画像》是伦勃朗在17世纪50年代后期到60年代初创作的一系列使徒和福音书作者画像中的一幅。 P348

他写下许多书信,与来访者展开讨论或专注于写书,向人们传播信仰的意义。 P349

然而,也许只有西斯莱一直坚信印象派主义目标的正确性,希望自己能忠实遵照其原理作画,也就是将“绘画的正道”定义为将自己亲眼所见的光影交织的自然场景固定在原色以及相近的画面中。 P424

在19世纪80年代前后,印象派美术运动陷入危机之时,西斯莱选择搬到枫丹白露森林附近的鲁安河沿岸的莫雷地区。 P425

播撒下印象派种子的枫丹白露森林在印象派画家中,最先来到枫丹白露森林的或许就是西斯莱。 P426

虽然枫丹白露森林周围还有其他几个村落,但在巴比松村中原本就有为樵夫和旅客服务的加纳爷爷旅馆,所以对户外绘画产生兴趣的年轻画家都选择此处作为自己的据点,专注于风景画的创作。 P427

在这两位画家的作品中也时常能见到塞纳河景色。 P428

由于没有留下准确记录,我们无法具体得知他们一起到枫丹白露森林写生是1862年还是1863年。 P429

在他短暂生涯中的这段更为短暂的晚年时期,凡·高依旧不停地创作,留下了加切特和他女儿的画像、欧韦的街景与房屋、教会和市政府等建筑,以及郊外的田园风景等主题作品。 P515

/ 《欧韦的瓦兹河畔》(Bank of the Oise at Auvers)凡·高,1890年布面油画,73.3厘米×93.6厘米底特律艺术学院莫奈的转机与成熟——弗特伊与吉维尼1878年,莫奈从阿让特伊搬到了下游的弗特伊。 P516

画面中的角度是从弗特伊朝向偏下游的方向眺望,为穿过河畔与河心岛(莫森岛)之间的光景。 P517

莫奈或许是在船上画室创作的这幅作品。 P518

圣拉扎尔车站是从巴黎前往鲁昂和勒阿弗尔等地的出发地,如果说圣拉扎尔车站是近代都市的大教堂,那么鲁昂大教堂就是传承法国中世纪都市传统的历史遗迹。 P522

毕沙罗第一次来到鲁昂是在1883年,后两次是1896年的1月到4月,以及同一年的9月到11月。 P523

印象派这一名称来源于莫奈的《印象·日出》,其中描绘的就是勒阿弗尔的港口风景。 P524

《印象·日出》是1874年第一届印象派集团展中最受关注的作品,同时也因为它的“印象”风格而饱受非议。 P525

之后,毕沙罗在塞纳河下游的瓦兹河沿岸,西斯莱在塞纳河上游的鲁安河沿岸,莫奈在下游的吉维尼,大家在自己生活与创作的地方发展出了各具风格的印象主义。 P526

塞纳河吸引的不只是印象派的画家们。 P528

最初,他的目的是为了在法国学习法律,以便之后踏入仕途出人头地,却因为在当时的“现代美术馆”,也就是卢森堡美术馆看到了拉斐尔·科林(Rapha?l Collin,1850—1916)的《花》而备受感动,决心成为画家。 P529

还有一名日本画家在格雷的鲁安河边留下的作品比黑田清辉的更多,那就是浅井忠(1856—1907)。 P530

除黑田清辉和浅井忠外,作为黑田清辉继承者的和田英作,以及为大原美术馆的藏品做出巨大贡献的儿岛虎次郎(1881—1929)等人也曾经在格雷进行过创作。 P531

画面中的前景树木林立,从树影之间可以看到马车经过莫雷的桥梁和被人称为“勃艮第之门”的旧市区入口大门(画面右方第二棵树后面的塔),还有教堂建筑。 P532

看名画的眼睛系列:随日本美术史名家开启艺术通识之门(套装共7册)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kanminghuadeyanjingxiliesuiribenmeishushimingjiakaiqiyishutongshizhimentaozhuanggong7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