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看,这个世界

下载方式

V.S.奈保尔看,这个世界(诺奖得主V.S.奈保尔观察和感受这个世界的方式)

A Writer’s People: Ways of Looking and Feeling
本书作者:[英] V.S.奈保尔

本书读后感· · · · · ·

一位作家在小说中所体现的细节和情感,往往比他自己所知道的还要多。这些生活中的细节可能包括了当时的社会环境、风俗和人们的日常生活形态,并由此可推测当时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这在某种程度上具有现代性和史学价值。而作家的思想则更具有选择性,他长篇大论的哲学思考、挥洒的价值判断不一定合每位读者的胃口。作者可能陷于狭隘和刚愎自用,也可能有失偏颇。
这是奈保尔的一个观点,在本书中很明确。但似乎他本人也适用于这一观点。

我的学习笔记

我立刻爱上了我所看到的伍德布鲁克街头生活和市里的生活秩序:清晨在大街两旁清洗阴沟,市政的蓝色马车每天来收垃圾。 P7

事实上,我的写作把我带向了那种复杂情况。 P8

到现在,我还纳闷这则消息是怎样传到我们那儿的。 P9

看,这个世界 小说电子书 第1张然而那样一件事,还是以最奇特的方式出现了,这位年轻诗人在我们眼里成了名人。 P10

对于本地文化、钢鼓乐队和舞曲的议论,也出自那些在政治上雄心勃勃的人。 P11

他还写诗。 P12

他一天到晚把奴隶制挂在嘴边(好像人们已经忘掉了似的)。 P13

我现在对诗歌的感觉很有限,还是后来在散文体写作实践中才产生的。 P14

这一点,反映出我们毕竟还是受到我们生活贫穷这一观念的制约。 P15

除了扣除的,我每周能拿到八几尼[4],要求的是每周去三个半天。 P16

当时我应该已经离开了女王皇家公学,不知道有这第二次印刷。 P17

诗人和他的书——尽管薄——都未受损失。 P18

前一年,即一九五四年时,我在那里工作过几周,为画廊编一份小型目录(我更着迷的是《名利场》杂志上刊登的斯派和埃普以及其他人画的漫画像),每天一个几尼,要么是半天半几尼,当时我的哮喘病很严重,而且总的说来心态焦虑。 P19

我在多份杂志上看到他的名字跟一些响亮的名字并列,一九五五年时在我眼里,那足以称得上是成就了。 P20

这种多愁善感的观察和感觉方式不属于我,依我看,“孩子”一词就应该足够了。 P21

这些海岛很小,和易卜生的挪威相比,相去不可以道里计。 P22

有天早上,在西班牙港市中心的一家咖啡馆里,他跟我谈起他是怎么写诗的。 P23

一九四九年的那本书此时就在我手边。 P24

五十年后的现在,我才去读得更深入。 P25

当时没有本地风景之美丽的想法。 P26

看,这个世界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我来讲个故事吧:一九四〇年时,我外婆在丘陵地带买了块有树林的地皮,在西班牙港西北边。 P27

他有点像是鲁滨逊,却带着一个当代“星期五”[8]的痛苦。 P28

大概也是出于此,在他的早期诗歌中,这片风景中无人居住。 P29

他们本来无法定义这种空虚,空虚却是存在的,包围着他们。 P30

他赞美空虚,予其一种知性内涵,他给他们的不快乐以一丝种族意味,从而更便于处理。 P31

跟沃尔科特一样,米特尔霍泽是个黑白混血儿,混血的历史较早。 P32

埃德加拿手的是写关于种植园的长篇,让他有了用武之地,想到可以大段叙事,他感到高兴。 P33

我父亲以他自己的方式来处理这种贫穷和烦扰的背景,他又另外涂上了古老礼拜仪式的美丽色彩,孩子出生后必须进行那些仪式。 P34

我想知道在最后的痛苦和走向决绝的日子里,他心底有没有多少想到,他在写作上并未完全尽其才。 P35

我当时还年轻,二十三岁不到,我不觉像个浮夸的牛津大学老师一样说:“太值得赞美了。 P36

我在此想提的第三位作家,是我的父亲西帕萨德·奈保尔,他只写过有数的几个短篇。 P37

尽管如此,和我所提的另外两位作家相比,他身上的先驱色彩更浓,他更有原创性。 P38

时不时地,他会让我看到那种童年中喜剧性的一面。 P39

这种写作学校出来的作家全都烙上了同样的现代个性,这是他们取得成功的部分表现。 P49

并且他因为他不确定的荷兰—瑞士—圭亚那背景,对何为普遍性自有看法。 P50

两本书的定价都是本地币一元,即二十一便士左右,相当于一个工人一天的工资。 P51

我现在必须承认那些短篇已经没有生命,只是活在我心里。 P52

事实上对于战争,他并未参与多少,但此时,他就像阿尔库尔[3]之战后的亨利五世。 P53

出版社编辑部里,隔板之间的地方小得他要挤进去才能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P54

那个蒙在鼓里的人如期而至:是特伦斯·基尔马丁,《观察家报》文学编辑,后来校订过斯考特-蒙克里夫所译的普鲁斯特作品,他可根本不是个蠢人。 P55

虽然未经明确,但事实上,我当时一直希望在更大范围的英国社会中找到的,就是见识上的广度和自己能够受到那样的欢迎。 P56

但是托尼是我所受教育的一部分,是我作为作家所受培训的一部分,也比托尼知道的还要多。 P57

这本书让格林有了名气,说他有预见性。 P58

我批评过从我那种背景来的人,说他们缺乏好奇心,我指的是文化方面的好奇心,可是我批评的那些人对事物的相对重要性自有看法,他们也会对我缺乏政治好奇心而惊讶不置。 P59

可是在达尼拉姆换上他从绑在摩托车后架上的一个小盒子里取出来的东西(他的腰布、白色束腰外衣、念珠和带流苏的时髦围巾)之后,在他懒洋洋地坐在为他铺好的棉布床单上,并且用他柔和的声音博学地说这说那时,他看着挺好,听他说话,也让人感觉不错。 P60

政治也可能意味着艾伯特·戈麦斯——西班牙港的那个葡萄牙人,留着斯大林式八字胡,梦想成为特立尼达三十万黑人的领袖。 P61

他以为他自己的世界是唯一重要的世界。 P62

这些地方素材因其新颖性,确保会受到欢迎,那里也被视为一种活力的根源,英国的写作已经失去了这种活力(只能意味着英国的素材现在已经变得陈腐)。 P73

他不是很清楚那是怎么回事。 P74

齐曼——托尼嘴里的“Z”——后来不再担任《每日电讯报》的文学编辑,接替他位置的,是戴维·霍洛韦,他以前在《新闻记事报》。 P75

等我发现文学编辑是周三上午做版时,我又利用了这段多出来的时间。 P76

所以我想他并不比我们了解的多很多,事实上,他用这样一个模糊的学术参照物,在颂词中冒了次险。 P77

人们没钱买油漆,也不觉得需要。 P84

我奶奶的不幸生活会被视为平常之事,兰吉特被浪费的生命会是另一种。 P85

她患有哮喘病,身体肥胖,动作迟缓,却仍然抽烟。 P86

在那座开了顶的房子里,在仍然看得出是客厅和走廊的地方,长着心形叶子——带着绿条纹,奇怪地有装饰性——的森林蔓生植物长得高,就从颜色黯淡、曾经打磨过的地板上这一处那一处的块土中长出来,在顶篷的椽子中间寻找阳光。 P87

但我根本没有听谁说起过印度。 P88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不能说移民从印度带来的东西很少:他们带来了他们的文明。 P89

我在一九六二年第一次去那儿时,不得不亲身经历了这一切。 P90

给他在楼下找了个地方,离我们平时玩耍的地方很近,他在那里干活、吃饭、睡觉,一直到活儿干完为止。 P91

但是后来,也许是想到我奶奶和她的弟弟兰吉特,想到我已经错过多少机会,没去了解过去的事,就想知道他的故事。 P92

但是带回这些故事的人因为出生在国外和他们的教育及旅行而造就,能够以那个做床垫的人无法理解的方式亲自去衡量;这也给了他们另外一种看问题的方式,做床垫的人的方式已经失去,我永远无法了解他所来自的印度。 P93

他小时候,有很多帕坦人为印度商人干活。 P94

这个荷兰语译本被某个苏里南—荷兰的学术团体译成英语,加上一个哗众取宠的副题:“一个印度契约劳工的自传”。 P95

所以年方十八岁,拉赫曼结婚了,他一点也没抱怨,他只用了半句话来提到这件事,没让这件事影响他的叙述:“婚礼和假期之后,我回到学校继续用功学习。 P102

在拉赫曼笔下色彩艳丽的印度,撒旦把人引入歧途,最后还是有真主来拯救,所以虔诚的人总是安然无恙。 P103

将要给印度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穆罕达斯·甘地一八六九年出生于古吉拉特,在勒克瑙西南方向约七百英里。 P104

英国的法律考试出名地容易,报考者中,通过率总会有百分之七十五到百分之九十,全部费用只要三四千卢比,最后还能当一名前程似锦的律师。 P105

从家里一个女仆那里,他知道了重复罗摩之名的效力。 P106

他离开印度,先到英国,然后到南非,这样的经历,让他看到自己有太多需要学习的,这是他做出伟大成就的基础所在。 P107

我小时候,别人把书中一些片段读给我听,当时离印度独立还有好几年,我看到的是痛苦的童话故事。 P108

法律考试可以在针对性地学习几个月后再考,他却觉得自己也那样的话就是欺骗,购买法律课本已经花了他很多钱。 P109

或许是之前一年出版的福斯特的《印度之路》让赫胥黎想去印度,尽管福斯特的书和他的书完全不同。 P110

人们一直在说话,坐不稳当:有些要水喝,有些起来去外面,然后再回来。 P111

由这句打油诗开始,赫胥黎讨论起显而易见的印度式杂乱无章。 P112

这件事不简单,不过一九〇一年那次,在大会上发言的每个人都会得到掌声,每个决议案都会通过。 P113

不过,他们会以印度方式表现得有礼貌。 P114

甘地亲自上阵打扫,却发现没有人愿意跟他“分享光荣”。 P115

这些礼拜仪式遵行起来可能很辛苦,有时持续一个月,有时几个月,随之而来的,还有禁食和半禁食,她一概遵行。 P116

他的禁欲观念来自多方面。 P117

他这时希望的不只是简化,而且要在穿着上像是很穷的人,他代表那些人,他的权威也得自他们。 P118

有可能的是,如果他人生中的那几年不是在南非度过,他就不会有让他最终成为圣雄的许多精神及政治上的发展。 P119

他们只是说在南非就是这样,你只能绕开法律,带着坏习惯生活,找到无人打扰的地方,不问世事,只管赚钱。 P120

他的嘴唇从未尝过蜂蜜的味道。 P121

关于甘地的一切都是清晰的,即使在他任性和令人恼火时,他身上甚至有滑稽的一面。 P122

他的眼神温和而“深邃”,眼睛明亮,透着精力和决心。 P123

尼赫鲁来自一个受过教育的富有之家。 P124

尼赫鲁说,当时英国报纸对印度的政治几乎只字不提,印度报纸对英国报纸亦步亦趋,在自己的栏目中也很少提到印度农村政治。 P125

后来他又去过,发现为了他这次去,农民们为他修了路。 P126

他书中的大人物是地主,雇用帕坦人当帮手,对宗教节日、巫术、医术神奇的医生等等兴奋不已的拉赫曼似乎觉得一切正常。 P127

一九四四年或者一九四五年时,对他来说印度遥不可及,和拉赫曼心目中的印度相比更是如此;越来越黯淡的记忆中,有着这个遥不可及的印度,它易于变成一个神话般的地方。 P128

人们并不是同时拥有了这种观察方式。 P129

尽管如此,不可避免的是,祖先之地的感觉还是伴随着我。 P130

他们搬出一把椅子或凳子,他们请她去吃饭,可是我的母亲离印度足够遥远,会担心那个人口众多的村子里的饮食:那里的食物,就跟一个拥有圭亚那黄金的人眼里的印度黄金一样。 P131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kanzhegeshiji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