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恐人学说 打脸达尔文 曾骑恐龙作战 至今仍在地球某处聚集

恐人学说首先要从一块石碑讲起:

恐人学说 打脸达尔文 曾骑恐龙作战 至今仍在地球某处聚集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1张
秘鲁古老石头:人曾与恐龙一起生活

在秘鲁纳斯卡平原博物馆里有一批这样的石头,是在伊卡河(ICA)决堤时被大量发现的。

刻石依照图案的类别,被划分为太空星系,远古动物,史前大陆,远古大灾难等几类。

在这些石头图画里,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人与恐龙生活在一起的情况,以图上的比例来看,所画的人类与恐龙身材比例并不悬殊,约略是人类与家畜的身材比例,恐龙像是一种家畜,或是当时人们驯养的动物,几乎比较著名的恐龙类型都在这些石头雕刻里有出现。尔科学家认为恐龙早在一亿多年前就消失了,宁人费解的是,人怎么会和庞然大物恐龙生活在一起呢?

恐人学说?

恐龙研究学会的专家戴尔·罗素,提出来的恐人学说推翻了人类是地球主人的事实。他认为,如果6500万年前没有陨石撞击地球,导致恐龙全部灭绝,伤齿龙就完全可能进化成为代替人类的一种动物———“恐人”,成为地球的主宰。

恐人学说 打脸达尔文 曾骑恐龙作战 至今仍在地球某处聚集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2张

「恐人」一般是指在白垩纪-第三纪灭绝事件中存活下来的奇特物种,从外面上看,这货长的绝对是不讨人喜欢,而且看上去还十分的残暴,毕竟是恐龙转化过来的,兽性尚未清除完毕。

恐人学说 打脸达尔文 曾骑恐龙作战 至今仍在地球某处聚集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3张

大多数人看到「恐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东西长得和传说中的外星人还有点相似,他们之间会存在一些联繫吗?来自美国UFO协会的塔克博士表示,这完全就是两码事。

在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所有一位专家叫董枝明,谈论起恐人学说的时候董枝明显得非常有兴趣,他提到奔龙也是一种大脑袋大眼睛视觉敏锐,并且前肢已经解放,还是群居性的动物能够进行信息的交流,是极有可能会转变成一个高智慧的恐人。

如果我们不是地球上唯一的智慧物种将会怎样?

以下内容引用自《是我想多了吗》,仅供学习参考使用。

恐人学说 打脸达尔文 曾骑恐龙作战 至今仍在地球某处聚集 句子迷的资源分享 第4张

“如果我们能和其他动物交流,这就会迫使我们仔细审视我们和它们以及环境之间的关系。”丹尼尔·科辛斯 (Daniel Cossins)说道。

2015年,纽约法院裁定,石溪大学两只用于研究的黑猩猩——赫尔克里士和利奥没有法律人格权。但事实上,这样的案子能上法庭,已经表明了我们考虑其他物种人格问题的新意愿。“努力将法律权利扩大至黑猩猩……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有可能会有成功的那一天。”法官芭芭拉·贾菲(Barbara Jaffe)写道。

诉讼方佛罗里达州非人类权益项目组的律师史蒂文·怀斯(Steven Wise)认为,如果黑猩猩被认定为法人,它们就应该具有保护自身基本利益的权利,“这当然也包括身体自由和可能的身体完整性,我们不能再囚禁黑猩猩了,更不用说将它们当成我们的实验品”。

如果黑猩猩被赋予了权利,我们就同样应该考虑其他智慧物种,如虎鲸和大象等。但是为什么仅限于智慧物种呢?我们对其他动物的精神生活——它们承受痛苦的能力、自主性和自我意识——的看法主要是基于与我们自己的比较:如果我们在它们的位置上,会怎么样?

但如果那些动物能向我们诉说的话,又会怎样?如果一只狗或一头奶牛让我们知道了它是如何感受生活中的命运的,又会怎样呢?这个想法可能不像看上去那么遥不可及。有很多例子表明类人猿能够与它们的人类饲养员交流。研究者们正忙着解码海豚的语言,认知科学家也开始研究动物的情绪状态。实现物种间有意义的交流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一旦发生这种情况,我们还会吃肉吗?如果我们能与猪交谈,那么我们怎么解释自己对它们数以十亿计的屠杀(不管以多么人道的方式)?而且有人权和没有人权的界限应该如何重新划分呢?我们还会吃鱼吗?可能很多人会完全避开肉类和动物制品。

广泛的动物合法权利也会影响我们改善环境的努力。曾供职于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生物学家马克·贝科夫(Marc Bekoff)说,环保主义者可能得放下手中的枪。现在,大多数人采取功利主义的观点,认为通过杀死一个物种的成员来拯救另一个物种或者保护一个生态系统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如果我们认为这些动物是有知觉的生灵,并赋予每个生命个体更多的价值,那么你就得换一换方法。”贝科夫说,他是人道环境保护运动的主要倡导者。他坚持认为“无伤害”的做法是可以办到的,虽然有人认为这会让我们太感情用事而做不成事。

在动物的生命和人类的生命之间,我们如何权衡?对动物的研究使我们有了拯救人类生命的疗法,因此全面禁止动物试验不太可能。但是,仅要求科学家减少实验动物遭受的痛苦是不够的,贝科夫说。科学家们必须证明对动物的这些行为给人类带来的好处要大于对动物的伤害。至少,更多的物种会在法庭上获得胜利。

智慧的结局是灭亡吗?

“我们总是对自己的聪明才智沾沾自喜。”阿尼尔·阿南塔斯瓦米 (Anil Ananthaswamy)说道。我们的智慧把我们与其他动物区分开,让我们在地球上获得了主导地位。但这也可能会成为我们分崩离析的原因,也是我们尚未找到智慧的外星生命的原因。

我们的智慧,这个我们自认为使我们达到进化巅峰的特质,可能也会成为我们毁灭的原因。“人类倾向于认为聪明是一件好事,但也许从进化的角度来看,愚蠢要更好。”德国美因茨大学哲学家托马斯·梅青格尔(Thomas Metzinger)说。

人类已经进化出一种独特的智慧形式,拥有其他物种所没有的认知复杂性。这是我们农业、科技进步背后的秘密。它让我们主宰了一颗行星,懂得了关于宇宙的大量知识。但它也把我们带到了灾难的边缘:气候正在逐步恶化,大规模的灭绝已经在酝酿,但我们似乎还没有开始努力改变我们的方式。

人类的遗传多样性极低,这可能会让我们的问题进一步恶化。“一小群黑猩猩都比整个人类的遗传多样性更丰富。”普林斯顿大学的迈克尔·格拉齐亚诺(Michael Graziano)说。一场全球性的灾难就可能把我们一扫而光,这是可以想见的。

究其原因,主要在于我们诡异的双重行为。梅青格尔认为我们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们的智慧仍然伴随着固有的原始人性。梅青格尔说:“我们的动机结构包含非常复杂的认知,但却不包含同情心和柔韧性。”

换句话说,驱使我们的仍然是一些非常基本的本能,例如贪婪和嫉妒等,而并非对全球团结、同情或理性的渴望。而且,没有人清楚我们能否及时发展出阻止行星灾难所必要的社会技能。

而且,我们的智慧还伴随着所谓的认知偏见。例如,心理学家已经表明,与当前的风险相比,人类对未来风险的关注较少,这使得我们通常会做出在短期内看是好的,但从长远来看是灾难性的决定。这可能也是我们无法全面了解气候变化风险的原因。

人类也有哲学家所说的“存在性偏见”,它影响我们对生命价值的看法——存在的东西比不存在的东西更好。我们还倾向于关注积极因素。但是,如果我们的智力发展到能够使得我们抛弃这种偏见的程度,又将会怎样呢?

事实上,超级智慧的外星人可能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也许在有了既关注短期影响又关注长期影响,且能清楚地预见苦难的能力之后,这种生命体可能会得出它们并不值得活下去的结论。“他们可能已经得出结论,最好是终止自己的存在。”梅青格尔说。这能解释为什么我们还没有与外星人取得联系吗?“可能吧。”他说。

请支持正版电子书! 如侵犯到版权方,请联系 yigefanyi.com,站长核实后会第一时间移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kongrenxueshuo-daliandaerwen-cengqikonglongzuozhan-zhijinrengzaidiqiumouchuju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