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空椅子The Empty Chair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美] 杰夫里·迪弗

任何一章独立成段都是无比精彩的侦探小说,最后还插进一段手术室的谋杀简直就是为了让曲折的剧情再弯上一弯,人物真是多了点,但就小说来说,不设人物表,看起来有点累,最后也还就只能抓住了个大概。不过本身的画面感足以匹敌电影,描述的功力好,情节设置简直就是溶洞结构——书里有个形容词叫“黄蜂窝”。除去侦探小说必须的正义战胜邪恶,使得故事本身其实目的性明确,难有意外发生,别的角度看来都是一本无敌的小说。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空椅子》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空椅子(世界各地畅销书排行榜长盛不衰的榜首作家杰夫里•迪弗又一经典之作,W.H.史密斯好书奖得奖作品!)

The Empty Chair

托马斯下周的绝大部分时间都会待在莱姆的病房里,而萨克斯想为自己争取些自由时间,在周围逛逛。 P18

空椅子The Empty Chair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托马斯在电梯间赶上了他们(门比普通的电梯宽两倍,扶手和按钮离地只有三英尺高)。 P19

他已准备好去忍受那些程式化的东西,虽然他对这些走形式的东西根本没有什么耐心。 P20

然后我们会往受伤部位移植两种物质:一是来自患者自身的末梢神经组织,二是胚胎中央神经系统细胞,这来自——”“啊,鲨鱼。 P21

这个人曾教训下属:“谁告诉我,‘如鱼离水’是什么意思?”当时还很年轻的莱姆说:“这表示一个人失去了生活要素,意思是感到迷惑。 P42

如鱼离水……贝尔走到莱姆的轮椅旁,发现他正看着那几个人。 P43

一位警员正费力地把一架大型东芝电视拉出房间,另一个警员则抱着两箱充满透明液体的果汁瓶。 P44

如果这是莱姆手下的技术人员所犯的错误,肯定会被马上开除,不过在这件案子中,幸好其他的指纹还算清楚,对案情倒是没有影响。 P58

后来,那些男孩又来偷开他的柜子,那只蜘蛛咬了其中一名男生的脸,差点让他失明……是啊,我很怕他会回来。 P65

这里是年轻的比利·斯泰尔鲜血四溅的陈尸处,是两个姑娘被挟持的地点,也是一位敬业警员的生命被上百只黄蜂彻底改变——也许就此结束——的地方。 P84

但医生却没告诉他后来竟然还有其他症状,就像潜伏的病毒般躲藏在体内,随时有可能发作。 P98

他喘着气说;“这是我从城市规划局偷来的,反正我们不太喜欢他们。 P99

他们系好安全带,完全遵照巡逻车车门上的标语——所有负责任的市民都应系上安全带。 P114

内森往嘴里塞了一把印第安红人牌烟草,跟吉姆在一起时是不可能这么做的,但梅森却不介意。 P115

等一下我们会取得这里所有住在不同地区职员脚下的泥土样本,如果有人吻台这个范本,就表示加勒特脚下的泥土可能是从那附近带来的。 P129

他手臂上搭着一件蓝色夹克,身上的白衬衫熨得平整挺括,虽然腋下已被汗水浸透,但仍笔挺。 P140

你为什么用这种破东西?”“州政府预算有限,亨利。 P141

他似乎对面前这堆纠结在一起植物有些发憷,“假如他在这儿放了炸弹,那么察看这里应该是比较明智的。 P153

当他们缓缓通过空旷地时,萨克斯觉得很不安——此时的搜救小组完全暴露在敌人的攻击之下。 P154

在酷热和昆虫飞舞的嘤嘤声的伴随下,他们在加勒特和莉迪娅走过的小径上前进,沉默不语。 P155

空椅子The Empty Chair 小说电子书 第2张她又想起那些装了昆虫的瓶子,想起在黑水码头区被螫死的那个女人,想起因黄蜂毒液至今仍然昏迷的埃德·舍弗尔。 P156

她盯着眼前的小路,搜寻着陷阱绊网,突然惊觉大家已久久未见到加勒特和莉迪娅的足迹。 P161

这里还有升麻根,一种寄生植物,而露西还知道它另一个名字:癌草。 P162

算了吧,杰西,你想想,再走下去怎么找得到加勒特?我们会一路走到大蛮荒里去的。 P163

萨克斯,你现在确切的位置在哪儿?”莱姆抬起头,“班尼!请你站到地图那儿去。 P173

硝酸盐并不是从土制炸弹里来的,而是全来自岩石碎屑——那种物质能存在几十年。 P174

还有鳕鱼谷薯片、瑞斯牌花生奶油杯,以及更多农夫牌花生奶油和他曾在矿区吃的奶酪饼干包。 P175

她不敢直视他,目光低垂盯着地面,但感觉到他靠得极近,正在打量她。 P176

现在,他为那些错误的抉择而祷告:他的妻子、那一连串死水般的日子、担忧、坐在家门前檐廊下酗酒,连划船到帕奎诺克河追逐鲈鱼的力气都没有。 P187

那个人的衣服和宽沿帽子看来很黑,走路的样子充满自信,她想,这个人好像是行走在野地里的传教士。 P197

对玛丽·贝斯而言,在酷热、恐惧和口渴的煎熬下,事实和虚幻混合在一起,所有她研究过的北卡罗来纳的乡间传奇似乎都已成真。 P198

她刚向前推进了五英尺,便感觉一个滑溜冰凉的东西碰触她的颈背,盘住她的头和耳朵,向她脸部爬来。 P199

在他们找到陷阱后,是萨克斯想出这个主意,把氨水装进奈德的矿泉水瓶里,悄悄包围磨坊,然后把这化学物质倒在磨坊外的地上——好把那小子赶出来。 P229

不管是猎鹿、猎鹅还是猎人,在射击前都应该先这么做。 P230

冬天逼近时,殖民者的食物或其他资源都已短缺,于是殖民地的建造者约翰·怀特便起航返回英国以减轻殖民地负担。 P252

但随着玛丽·贝斯持续不断的研究,她知道在这些殖民者消失后不久,更多英国人开始在东岸定居,而关于那些消失的殖民者的传说,便开始在当地盛行。 P253

她发现这些文件中提到“白鹿”的次数很多,也说到在北卡罗来纳东北方有神秘的“白兽”。 P254

医生说手术不会,当她正准备解释和怀孕有关的问题,这时吉姆·贝尔却刚好出现寻求协助。 P293

他似乎完全知道该在哪里落脚,哪些植物能轻易拨穿而过,哪些则无法强硬通行,也知道哪里的土地太软不能踩。 P337

她仍同意不要使用,因为大家都没佩戴防毒面具,催泪瓦斯很可能反过来危害到他们。 P378

他又想到:这少年的手铐被解开了吗?他抢到萨克斯的手枪了吗?她现在是否会先去睡一觉,由加勒特守夜,而加勒特就在等待这个她睡着失去意识的机会。 P456

阿米莉亚·萨克斯在纽约市警察局当巡警时曾接受过急救课程的培训,她弯腰俯身站在托马斯旁,检查他的伤势。 P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