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快乐贩卖机 Tell the Machine Goodnight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快乐贩卖机 Tell the Machine Goodnight 快乐贩卖机(美国国家公共电台年度荐书。文学版《黑镜》,近未来科幻寓言!在科学时代令人眩晕的光芒中,如何抓住幸福和快乐?)
本书作者:[美] 凯蒂·威廉斯

本书读后感· · · · · ·

近一两年,对情绪的触觉越来越敏感,似乎也就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不快乐。“我现在发现最好的自救方式不是天天纠正什么思维方式,而是去过真实的生活,去接触人间,晒太阳,交朋友,吃饭,散步,聊天,旅游,去做正常人该做的事,而不是把自己当成一个病人。”

我的学习笔记

珀尔的不快乐更像一支被吹灭的蜡烛产生的一缕青烟,而且那还是一支生日蜡烛。 P14

看,这个小家伙喜欢你,”他指的是放在他办公桌上最显眼位置的“冬日暖阳320”,“而那就意味着我也喜欢你。 P15

快乐贩卖机 Tell the Machine Goodnight 小说电子书 第1张有的时候,冬日暖阳会让人们直面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而正如珀尔试图向那位大喊大叫的女士解释的那样,她这样激烈的反应,即便是负面反应,也是这种直面的一种表现。 P16

她想要感觉到一种如宗教般宏大的东西:看看我造就了什么?帝王花开在恐龙中间。 P19

毕竟,瑞特已经在没有提醒的情况下走进了厨房,很可能是来跟她打招呼,所以她才不会问他去哪儿了,或者是让他厌烦的你饿了吗,在他看来,这是所有问题当中最差劲的一个。 P20

她还告诉瑞特,一个女士在冬日暖阳给出“探索一种宗教”这个简单的建议后忍不住朝她大喊大叫。 P21

他还在诊所的时候就开始了,回到家以后继续,但是他绝对不会回到那所相当不错也相当昂贵的私立高中去上课——学费由他鄙视的冬日暖阳公司支付。 P25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橱柜门,发现瑞特白天穿的牛仔裤和夹克衫都被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架子上。 P26

萨芙还说,她的身体一定记得——那个人的手指印还在她的皮肤上,他们的声音还在她的耳膜上,他们的影子留在她的眼底——说不定,她的身体可以告诉她,只要她能让自己的脑子消停下来,让身体来判断。 P42

快乐贩卖机 Tell the Machine Goodnight 小说电子书 第2张而且我没有告诉萨芙实情:我的身体也比我的大脑懂得多,而那正是我拒绝进食的原因。 P43

正如“僵”通常所产生的效果,萨芙在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对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记忆。 P44

而在这段视频里,她的眼睛闪闪发亮,并且她一边嚼着肥皂一边还在笑。 P45

我任由她抓住我的手,用她又大又黑的眼睛看着我,因为我知道,当人们安慰你的时候,他们实际上是在安慰自己。 P47

有些小孩会让自己身上某些部位的皮肤露出来,例如上臂、脚踝和脖子,不过不会露太多,只要让自己保持警觉就够了,因为你得去保护你露出的部位。 P48

*我向萨芙解释说,我们将通过三个因素的探寻来解开她身上的谜团,那就是作案手法、作案动机和作案时机。 P49

我恰好在上网课,这就意味着我不用整天都处在大人的照看和监管之下。 P50

每当他们看我的时候……好吧,他们大多数时候要么都不看我,要么就死死地盯着我,我几乎可以听见他们在心里对自己说:我现在正看着她的眼睛,我在看着她的眼睛。 P60

乔赛亚·哈鲁(十六岁)是莱纳斯的密友,和埃莉一样,他也可能曾让莱纳斯帮他搞到一些“僵尸”,甚至还有可能从莱纳斯的存货中偷过一些。 P61

我问自己,为什么居然想要帮助萨芙,为什么老是想起她那只有一道眉毛还污迹斑斑的脸。 P62

届时参会的唯一成年人是史密斯老师,也就是我们的班主任“史密蒂”,他一直坚持“学生自治”,这就意味着在我们开会的时候,他会坐在大厅对面的教师休息室里批改试卷。 P65

但是我不能问她,因为那样的话,萨芙可能会以为我在意这件事。 P66

快乐在等着你!只要你遵从以下三条建议:1.学习背诵一门外语2.照顾好你漂亮的脸蛋剃掉你左边的眉毛3.使用吃下一块弗兰杰斯牌柠檬美容香皂字条上面的字迹我并不熟悉,但也没有必要去熟悉,因为我已经知道这是谁的字迹。 P78

本来应该只有卡特的办公室在纳帕谷进行团建,但就在他们出发的前两天,圣克拉拉办公室安排的团建活动泡汤了(滑翔许可证的申请在等待过程中出了一点小岔子),于是公司干脆决定让这两个办公室一起开展团建。 P89

在那些拖拖拉拉的人事部女人强行安排他们参加的没什么用的信任和交流练习当中,他俩做起了搭档;在酒店的吧台区,他俩也是中心,其他员工都围在他们身边,为了赢得他们的好感而暗自较劲。 P92

第二天一早去上班的时候,珀尔从自己的格子间里看见对面空荡荡的办公室,突然意识到,实际上的确有一个人可以和她聊聊。 P124

当他还是珀尔的经理的时候,他会把珀尔叫进办公室,办公桌上已经摆好两杯咖啡。 P125

珀尔往前走去,想握住那个女孩的手,但是突然又停住了,她意识到自己的手里仍然握着那只小老鼠。 P156

现在,它们却以一团一团的形态被吐了出来,飞溅到艾略特脚边的桶里,棕色,黏糊糊的,散发着不可描述的气味。 P158

格温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我们此刻的表情曾出现在多种场合:我们一起偷走一辆停在路边的没有熄火的汽车,开着它满城转;某天一致决定抛弃各自无聊的办公室工作,让浑蛋老板滚蛋;还有用格温室友的廉价伏特加把自己灌醉后做爱——在那之后我们绝口不提此事,也再没有发生过。 P162

在过去的三小时里,艾略特一边在台上呕吐,一边越来越相信瓦莱里娅最终不会来了。 P163

倒不是说瓦莱里娅对珀尔或是其他任何女人表现出过忌妒,而是因为艾略特对这一段关系非常引以为傲,毕竟珀尔曾是他年轻又自信的妻子。 P164

他从前妻那里借来了一台已经停用的机器——就为这个,他已经在十几份不同的文件上签了字,就差保证说,如果他把这东西弄丢或是损坏,他会把左臂砍下来谢罪了——还收集了几百个人的测试报告,这个过程与其说是艺术创作,不如说是游说拉票。 P167

艾略特曾经这样告诉她,但是她对这个赞美似乎无动于衷。 P168

瓦莱里娅小声说:“还有吗?”“还有什么?”“还有哪些可能?”于是艾略特在黑暗中继续说下去,列举出种种暴力和背叛行为,直到他意识到瓦莱里娅的四肢不动了,呼吸也变得均匀。 P178

不过,反正他都已经把脸裹起来了,也看不见观众脸上的表情。 P179

从屁股后面的裤兜里,他掏出那个私家侦探寄给他的信封,把它撕成了两片,然后是四片,八片,十六片,直到那些纸张越来越细碎,纷纷从指间滑落,飘落到地上。 P193

当然,她可能会抓住一些机会小憩,比如坐在一把椅子上或是靠在门柱上打几分钟的盹,直到她肚子里的我注意到我周身的呼吸声变得深沉,又开始乱动起来。 P195

在这款游戏里,那些戴着面罩的身影是吊着绳索从天上滑下来的,而那些绳索细如无物,看起来他们是抓着黑夜的边缘下来的。 P223

这个区域是为那些被游乐场里的大屠杀搞蒙了的玩家,还有那些需要一个地方续生命条或练习基本动作的业余玩家准备的。 P224

每当她有新片要上映,人们就会为此专门开一个赌局。 P249

电影演的是,她和她的朋友在一个类似悬崖的地方露营,但是有个古老的传说……等等,你为什么会问起卡拉·帕克斯?你不会是要给她做测试吧,是吗?”“不,不,不。 P250

在那之前,瑞特的情况非常糟糕,珀尔一度被恐惧笼罩,就像她在组装某个模型时一样悬着一颗心。 P275

那些楼层商户名录上粘贴的字母全都杂乱地堆在玻璃箱底,不过珀尔倒也不需要它们的指引,因为正当她站在那儿想着应该往哪个方向走时,整栋大楼里突然响起了卡拉的尖叫声。 P276

此刻这个女孩不仅在发出尖叫声,还在做一系列动作:只见她两手一边狂乱地在自己的脸上和身体上方挥过,一边朝她周围的玻璃墙胡乱地抓着,还有一些黑色的小点从她的指尖飞出来。 P277

这个无足轻重的假男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有什么资格评价她演得还行?那也是卡拉为什么会说:“你想当一名演员,是吗?”这个问题并不友好,因为你尽可以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演员,但你其实并不是,除非选角导演、制作人或者导演说你可以,你才是一个真正的演员。 P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