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传记电子书

狂想人生 皇后乐队传

copyright

本书作者: [英] 马克·布莱克 / Mark Blake

收到后恨不得一脚油门读到底,但还剩最后三分之一时却又实在舍不得继续,仿佛不读完传奇就不会落幕。讲述从live aid 开篇,隐隐觉得这场演出不仅仅募款拯救了饥民也拯救了在精神谷底的皇后乐队,他们良好的修养和淑世情怀或说是纯粹的道义精神推动他们做出了全场最有巨星气质的演出,也在这种纯粹的精神中获得了反哺。其余部分的叙事原先已或多或少读到过,书中串联成了整体,许多片段也终于有了始末,各种细琐小事串成宏大的人生别有一种动人。翻译方面虽偶尔有“译制感”的闪现,但更多的是读毕便能会心一笑,戳中心窝的契合之妙。最后温布利的纪念演出就是大写的“黄鹤一去不复返”,如论如何也唤不回了。作者对参与诸星的评论与我第一次看这场演出的直觉竟极为吻合,有人并没有带着一颗纯然纪念的心出席,这场演出与他们其他的演出无异。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狂想人生:皇后乐队传》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Is This the Real Life?: The Untold Story of Queen

你可能会想,罗杰·泰勒的工作生涯都在一堆架子鼓后面度过,他是否会感到沮丧呢?拥有那么漂亮的金发和秀美的容颜(为此他曾经留过胡子为了不让别人再误会他是美女),私底下喜欢开跑车和泡模特,泰勒无疑是乐队里最像明星的人了。 P5

也许放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音乐行业大咖或真人秀评委很难理解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一个三十八岁中年男人作为世界级巨星的概念。 P6

狂想人生 皇后乐队传 传记电子书 第1张

其他乐队成员也加入进来,伴随着梅的巴洛克式华丽吉他独奏,毫无预兆地,莫库里突然站起,《波西米亚狂想曲》在第一个渐进高潮、激起的热情还未消退时故意中断。 P7

一首也算是金曲的歌,具有画面感的重金属风格就是为温布利这样的大体育场而准备的。 P8

在一个极度缺乏真正乐队表演的环境下,狂热乐队成了学校各个系部的明星,表演时观众里还有隔壁女子学校来的热情粉丝团。 P20

布鲁斯·默里笃定地说没有人当着弗雷迪的面喊他“龅牙”(“否则我们会对付这些人”)。 P21

后来我们在英国再次见面时,我又看到了这样的表情。 P22

一个故事说他和学校里某个年长的男生交往过;另一个故事则说他是和孟买的一个男孩相恋。 P23

1966年的复活节期间,歌手达斯蒂·斯普林菲尔德的《你不必告诉我你爱我》(You Don’t Have to Say You Love Me)红遍酒吧点唱机,“弗雷德、艾德和布莱”三人组也曾在酒吧里度过了一些对音乐评头论足的午餐时光。 P36

还是个无名小子的亨德里克斯来伦敦才三天,已经在地下酒吧俱乐部[32]和驻场乐队一起演出了。 P37

”布莱恩·梅的房子并不是乡间小路上最惹人注目的。 P38

布莱恩一旦大步轻快地走进房间,他的开场白常是先抱怨一句着凉了(“我觉得有点感冒”)。 P39

然后这个家伙就出现了,远远超过所有人,到了可怕的地步,”他在1991年时回忆说,“他虽然走在同一条道上,但远在我们前面几乎看不见的地方。 P40

七岁生日那天,布莱恩一觉醒来发现“一把西班牙吉他挂在我床尾”。 P41

作为一个热衷收藏的人,他存着奶酪标签、火柴盒、“飞行员丹·戴尔和老鹰”[43]漫画书(很多年后,百代唱片公司的一位经理回忆,梅在皇后乐队巡演期间会收集酒店的纸夹火柴)。 P42

琴身以橡木和细木工板打造;琴颈用的是一块从朋友家里捞来的十八世纪壁炉上的红木(有两个虫眼,用火柴棍填上了);指板上的标记点是珍珠母纽扣,来自梅妈妈的针线盒,经过了手工打磨;而摇把取自一根原本用于支撑自行车鞍的钢棍,布莱恩回忆说,“末端还套了一截我妈妈的塑料毛衣针”。 P45

“通常布莱恩或我会弹贝斯,然后我随便找个能敲的东西——帽盒、麦卡诺(Meccano)拼装玩具的拼装条——当鼓声。 P46

除了翻唱披头士乐队和玛莎与维德拉合唱团[67]的歌,还唱了他人乐队的《我要带她回家》(I’m Taking Her Home),三个人还演绎了试水版的谁人乐队的《我们这一代》(My Generation);这首歌加上其他新兵乐队的歌,预示了1984乐队在接下来十二个月里音乐方向的转变。 P55

新兵乐队的《满腹衷肠》(Heart Full of Soul)和《我愿你》(I Wish You Would)现在已悄然加入歌单,观众不在跳舞的时候,布莱恩弹奏《快乐的亨德里克波尔卡》的无影手会让人目瞪口呆。 P56

到本科第三年,乐队成员已成了鳗鱼派酒店和里士满车站酒店的常客,他们去看滚石乐队、弗利特伍德·麦克乐队[70]、三叉戟乐队和新兵乐队的演出。 P57

我弹不来埃里克·克莱普顿的花样,但布莱恩能弹,”戴夫·迪洛威补充道,“因为有了能演奏克莱普顿和亨德里克斯的吉他手,于是我们就这么随波逐流,裹挟在音乐潮流里往前跑。 P58

3月31日,乐队作为小白鼠在录音室待了一天(省掉了录音室应该要付给专业乐队的试音费用),录了不少歌曲,包括奶油乐队的《NSU》,山姆和戴夫组合的《坚持住,我就要来到你身旁》(Hold On I’m Coming),亨德里克斯的《紫色迷雾》(Purple Haze),埃迪·弗洛伊德的《祈求好运》(Knock on Wood)。 P59

狂想人生 皇后乐队传 传记电子书 第2张一位乐队成员回忆,布罗肯希尔常常带着“刚做完香肠的油腻”就来了,目前反响乐队的曲目既有高爆发的灵魂乐歌曲(如1984乐队也加入歌单的《我的姑娘》和《祈求好运》),也有时兴的摇滚乐,如滚石乐队的《满足》(Satisfaction),这首歌由泰勒边打鼓边唱主音。 P72

大雨和浓雾中开车经过康沃尔的印第安奎斯村时,泰勒没看到半路上停着一辆关了灯、无人看管的运鱼卡车,卡车和乐队的小车撞得各自翻倒,罗杰自己被甩出挡风玻璃。 P77

泰勒在辛克莱花园路19号找了一间位于一楼的公寓,和其他四个人合租,包括一个也是来自特鲁罗的男生莱斯·布朗。 P78

克里斯蒂娜家在英国北部,她目前在伦敦肯辛顿圣母升天师范学校[49]就读,在学校里她和罗杰·泰勒的女朋友是好友。 P111

在1969年,肯辛顿酒馆只是一间普通伦敦酒吧,四四方方的空间里充斥着香烟和酒精,楼上有爵士乐演出的空间,消费群体是附近的上班族和学生,他们从出租房、周边大学、时尚集散地波托贝洛和肯辛顿市场涌入这里。 P112

后来,他在爱丁堡当工程师时,A&M公司签下了他的新乐队RAF(“意思是致富出名,Rich And Famous”,他笑着说,“我们的声音很像皇后/外国人乐队[30]的赝品。 P171

1971年2月下旬,布莱恩·梅、罗杰·泰勒和约翰·哈里斯在学院里参加了一场迪斯科舞会。 P172

迪肯九岁之前都生活在埃文顿,之后随父母及妹妹朱莉搬到了附近的奥德比,这是一个郊区城镇,正在经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缓慢发展。 P173

在布伦家的车库里排练过后,新乐队于9月在卡斯尔待父母的聚会上首次亮相。 P174

11月,皇后乐队与三叉戟正式签约,公司在国王大道时髦的鸡舍酒吧[70]里为他们安排了一场发布会,这个地方曾举办过俄罗斯舞蹈颁奖礼。 P199

莫库里很快让乐队成员和贝克一瞥他心中的想法,他领着一群人到泰特不列颠美术馆[79],向他们展示了维多利亚时代的画家理查德·达德的画作《仙女费勒的神来之笔》(The Fairy Feller’s Master-Stroke)。 P209

六个声部的和声在录音时司空见惯,而且由于他们坚持“无合成器”,于是钢琴、哈蒙德风琴、响板和管钟琴等等全部加入混音中(贝克:“这就是张厨房水槽里的大杂烩专辑。 P210

约翰·安东尼正在加拿大,为“地狱天使”摩托车帮的一支名为北安大略天堂骑士的乐队[27]当制作人(“也是种经历嘛”),他抽空前去纽约看望他的老队员们。 P242

《唱片镜报》回顾加的夫城堡演出时写道:“皇后乐队不担心竞争,不担心任何事。 P306

负责节奏的两位成员每人贡献了一首歌:迪肯的《你与我》(You and I)很欢快,但不太可能胜过《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泰勒的《瞌睡》(Drowse)则是一段躁动不安的童年回忆,幻想着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 P307

你不禁想象,当年伊林艺术学院的学生弗雷德·保萨拉低头溜去苏豪区大帐篷俱乐部看演出的路上,曾有多少次抬头看过领土剧院的广告围板?后来,在皇后乐队的早期,莫库里和布莱恩·梅一起乘坐9路公共汽车,从肯辛顿到三叉戟录音室的途中,他们也曾经路过剧院,瞥见上面贴着的《骗中骗》(The Sting)、《火烧摩天楼》(The Towering Inferno)等当时各种好莱坞大片的海报。 P325

据辛斯说,性手枪乐队的贝斯手席德·维瑟斯(Sid Vicious[8],原名约翰·里奇)撞进威塞克斯的控制室,醉醺醺地问莫库里:“你想给大众推广芭蕾舞,有成功吗?”“然后弗雷迪接口说‘你是叫希坦利·凶残什么的对吧’,就把他推出去了……”不同人讲的版本不一样。 P331

狂想人生 皇后乐队传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kuangxiangrensheng-huanghouleduichu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