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老巴塔哥尼亚快车(从北美到南美,体验22种不同风情的火车)

下载方式

远行译丛:老巴塔哥尼亚快车(从北美到南美,体验22种不同风情的火车)
本书作者:[美] 保罗·索鲁

本书读后感· · · · · ·

我读过的最好的旅行文学(没有之一)。现在年轻的所谓旅行作家应该多磨练几年甚至十几年再出来写书,否则都是打着旅行的旗号写自己的事情,去到另一个国家却写着跟待在家里一样的心情…… 拜托我才不在乎你想什么,我想了解你去的地方。

我的学习笔记

思及以上种种,我招认,对我而言,铁路似乎是吾人所处时代的典型结晶,似乎它将一切世界的目的及一切社会阶层交织进单一的情节,并将最繁忙、最广泛、最多变的主题贡献给伟大的作家,以光大恒久绵长的文学事业。 P9

老巴塔哥尼亚快车(从北美到南美,体验22种不同风情的火车) 小说电子书 第1张唉,算了吧!干吗要吞吞吐吐的呢?我在自己的老卧房里醒来,我一生绝大多数的岁月都是在这间屋子里度过的。 P11

乘客大多缩成一团,手肘紧贴身体两侧,手搁在膝盖上,半眯着眼,努力保存着自已的温度。 P12

不过,好奇心本身已蕴含着拖拖拉拉,因而拖拖拉拉被视为一项奢侈(可是,有什么好急的呢?),我们已习惯生活就是一连串的到达与道别、成功与失败,而其间种种是不值一提的。 P15

每当飞机降落时,我的一颗心早悬到了喉咙口。 P16

就算他凝睇窗外,所见除了如北极冻原般的云层外,绝无他物,上方则是宽广的空间。 P17

反正我没别的事好做。 P18

但我的两位兄弟冷静自若,一个面带嘲讽,另一个半眯着眼,瞧着月台上一位优雅的年轻人,说:“有点同性恋气质,保罗——注意,他上车了!”我也上了车,向祝福我的亲友挥手告别。 P19

波士顿的郊区看起来空阔荒凉:人烟尽灭,家家户户门窗紧闭,沾泥的落雪堆在空旷的街旁,埋住了停在路边的车辆。 P20

我大可从火车上跳下来,轻轻松松地找到回梅德福的巴士。 P21

老巴塔哥尼亚快车(从北美到南美,体验22种不同风情的火车)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打从离开波士顿,景致中总少不了水的踪影:结冻的湖泊与池塘,岸边浮着贝壳形状的雪块,半结冻的溪流,以及被暮色照映成墨色的流水。 P22

每位错过转车的乘客都得到了相同的待遇,包括邦斯夫妇、休闲车厢的醉汉、年轻的堪萨斯人、四旬斋女孩们、在坐席车厢的廉价座位睡掉整趟旅行的穷白人、前往旧金山的老人团、弗拉格斯塔夫女士。 P54

外墙上画有绿色的棕榈树,在雪堆中好似生了根。 P55

离开芝加哥,展开横跨六州之旅,假如你搭乘的是“孤星”,实在不可能将歌颂铁路的乐音断绝耳外。 P57

我喝完咖啡,走向自己的包厢,立刻就理解了他的意思。 P66

自由的滋味甜美,但显然还不够:明天她们将返家,诅咒柴米油盐,痛恨男主外女主内的刻板角色。 P67

我想象生长在这种地方是什么样的感觉,只有前景(长廊、店面、大街)值得一瞧,其余空荡无一物。 P68

看到他没戴毛线手套,我松了一口气。 P69

他说,他是沃思堡的新居民,但六个月的生活已使他深信,这个我花一个下午就决心抛弃的地方蕴藏了无穷的契机。 P74

他喜欢游泳,可是待在图亭的公共澡堂,实在无法让人成为像样的泳者。 P75

一座令人油然生起敬意的边境城镇,自美铁的末端蔓延伸展。 P76

足音踏开水花,我迅速折回唯一认识的地标——河流。 P77

我试图与他攀谈,但他总以闷哼相应。 P78

听到英语,我吃了一惊,而这个词汇使我微笑。 P79

但我沉思得越久,拉雷多似乎越像美国全体,而新拉雷多就代表了整个拉丁美洲。 P80

墨西哥人拥往美国,是因为美国有工作。 P81

海关人员挥手示意我和另外四个外国佬经过:我们一脸无辜。 P82

连月的寒冬、落雨,加上淡季的百无聊赖,已使这里的妓女变成可悲的魔鬼恋人。 P83

无可避免,到处都是篮子、明信片和弹簧刀,但也有石膏制的狗儿和基督像、蹲着的女人雕刻、宗教性的各类杂物,譬如有船缆那么粗、珠子像棒球的玫瑰念珠,被雨水侵蚀、锈在路边的铁器,以及阴郁的圣人石膏像——受粗劣的彩绘者之害而壮烈殉道,每件东西上还刻着“新拉雷多纪念品”等字样。 P85

我把这项手艺传给了老婆和孩子,我老婆做的是小钢琴,我儿子做的是动物。 P86

火车于近午时分驶进圣路易斯波托西,天气转凉,先前干焦的酷热导致万里无云,映入我眼帘的是裸身的小孩、跛脚的狗,以及车站广场上的小村落(由五十五辆载货车厢搭成)。 P105

就在那个地方,他下令处决马克西米利安[38]。 P106

内战结束后,从未承认马克西米利安的美国,开始提供武装设备给胡阿雷斯。 P107

迪亚斯的极权统治使流血革命在所难免——这就是一九一〇年的农民起义。 P108

暴风雨天空下的群魔殿;步枪、箭矢、鹤脚锄,以及象征意义浓厚的闪电。 P109

我错过了非常好玩的东西:乐团——吵得刺耳的乐团!跳舞——整条街上舞影翩翩!游行——长得不得了的队伍!音乐——鼓、喇叭,还有马林巴!奇装异服——大伙儿装扮成王子、小丑、西班牙征服者!还有,去教堂做礼拜,大嚼美味的食物,狂饮美妙的龙舌兰,结交各式各样的朋友。 P120

他说想见母亲一面,我就在马萨特兰送他上飞机,我还在那里多留了几天,并把我住的酒店电话给了他,但他没有任何音讯。 P136

乘客一边抱怨,一边望向窗外,发现不是车站后就说“哪儿也不是”或“我搞不清楚”。 P151

手册上说,这片被帕帕洛阿潘河沥干的流域,足足“有低地国荷兰的两倍大”,并称附近的村落“小有名气”。 P152

日照从低处的树枝爬到他的帽子上,他仍一动不动。 P153

你们为什么不干脆留下来?”“我们不想留下来!”乘客们说。 P154

没有人恐慌,成天三十二摄氏度的高温已把人的精力榨得一干二净。 P155

文章严肃的遣词用句,衬托着渐浓的薄暮、摇摇欲坠的墨西哥村落的吵闹与气味,以及人满为患的火车,实在看得人烦躁不安。 P156

本书给我提供了一个演讲题目:美国人是如何通过仔细筛选,使美国作家流于肤浅。 P158

四颗小灯泡(其余的不是坏了就是不见了)不足以提供阅读的光线。 P159

男孩叫醒他的父亲与兄弟,然后把头转向我:“她不知道我们在哪儿。 P160

我好奇的是旅行的过程:早上在家醒来,搭乘慢车,等通勤者赶去上班后仍留在车上,坐到最后一站换车,不停重复这一过程,直到铁路已无踪影,我人已在巴塔哥尼亚。 P161

窗户敞开着,阴影不见了,我好似睡在公园的长凳上。 P162

眼前所见并非寻常的丛林暮色、闪闪发亮的叶下的片片阴影、闪烁的小屋灯火,或互相推挤的有杂色斑点的猪羊。 P183

地震频仍的危地马拉城危地马拉城这块平坦异常的地方,活像一座挫败之城。 P184

窗户、塑像、石工后来都一一修补,破损的祭坛也抹上厚厚一层金箔,教堂似乎焕然一新。 P185

地上的君王、臣宰、将军、富户、壮士,和一切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里……危地马拉的地震,丝毫不亚于上述最后审判日的场景。 P186

从艺术角度看,它那巨型塔使批评家莫衷一是,不过,该建筑物绝大多数的创意都来自该塔”。 P187

请想想:一万名意大利人疯狂地把纸币别在守护神的长袍上;守护神则乘着轿,行经比萨店与黑手党地盘,由一名鬼哭狼嚎的神父和六位傻笑的辅祭领队,这种场景中的救赎究竟有其可能性吗?相较之下,拉梅尔塞教堂的活动庄严体面。 P188

填有衬垫的座位破旧不堪,弹簧和填塞物全跑了出来。 P201

数分钟后,这节车厢只剩下我一个人。 P202

行至第一个平交道口,火车外传来一阵骚动,车厢里一个女人站起,纵声又笑又叫。 P203

但危地马拉城外的贫民区里,纸板与马口铁搭成的破屋杂乱无章,是我毕生所见离希望最远的地方。 P204

火车正离开危地马拉城所在的高原,跨越这座摇摇晃晃的桥(一座很长的桥,我看不见遥远的彼岸),迈向该城东北方的山峦。 P205

在那儿,不只是从相差无几的破车眺望多岩的山脉,你还会同时看到十几段铁轨——在前方的,横越过山谷的,还有一段在山谷底下的,一段就在那边,而另一段则跟它平行并列,以及更多上上下下一直延伸到谷底的铁轨。 P207

在湛蓝的晴空下,还可见到更多奇特的植物:簇簇发芽的狗尾草(覆满茸毛的棕色管子)、刺梨仙人掌,以及成片蔓生的杂草。 P217

发电机的噪声连这儿都清晰可闻,我只好抬高音量。 P218

夜色映照下,白漆使得老旧建筑物亮起生气盎然的磷火。 P224

盾牌上刻有冒烟的火山,比例大小一如城外的伊萨尔科[73],也许它本来就是以伊萨尔科为模型。 P225

这时,我恍然大悟为什么没人知道车站在哪里,因为没人搭火车。 P226

他问我从波士顿怎么来的,并详细询问我:从芝加哥到沃思堡要几个小时;坐哪一种火车;墨西哥的铁路是否真的像大家说的那么好;哪些火车有餐车和卧铺;我是否见过像他这部一样的蒸汽火车头。 P227

我听说,尼加拉瓜等于中美洲版的阿富汗,但除了这副阴沉的形象,以及一八五五年到一八五七年间尼加拉瓜的统治者是身高五英尺的田纳西人威廉·沃克(此人颁定英语为国语,创建奴隶制度,并计划将尼加拉瓜并入美国南方;这个小个子于一八六〇年遭枪杀)外,我对这个国家可以说一无所知。 P248

小屋彼此相邻,斜倚着采石场陡峭的侧边,紧临铁轨,除了耶稣或圣徒的照片外毫无装饰,除了晾在柴薪上的破衣外毫无颜色。 P253

随着火车沉入东部低地,远景缩小,从通往圣维森特的数座高峰往下眺望,湖泊与火山越显巨大,色彩也跟着后方日照的偏移而变幻不定。 P254

一个哥斯达黎加人带着儿子和满袋子杂货,进政府办公室去缴电费。 P323

不过,其实我搭蓬塔雷纳斯火车的理由与旅行全然无关,最重要的是,我想读一本书,一本我手边就有的好书:爱伦·坡的《阿瑟·戈登·皮姆的故事》。 P324

蓝色车厢内的坐椅完整,一天有八个车次,所以不常客满,正适合阅读。 P325

天气越来越热,大地生机盎然,这里的西红柿大都已经采收完毕,蔓藤开始凋萎,有些土地又黄又干,跟我见过的东北边比起来,简直可视为不同的季节,在那儿——当火车还没有进入热带低地区前,我们曾在高处早春的新绿花园度过几个小时。 P326

就在我们第一阵惊恐的叫声过后,突然从船首的斜桅那里传来响应,像极了人声,可以蒙骗和惊吓最灵敏的耳朵……我前面正好有一家人,妈妈坐在两个漂亮女儿的对面——一个十六岁左右,另一个大一两岁,爸爸站在一段距离外,畅饮啤酒,两个女孩中间有个空位,放着一个篮子。 P327

老巴塔哥尼亚快车(从北美到南美,体验22种不同风情的火车)


↓下载地址1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2 蓝奏网盘
↓下载地址3 城通网盘 ↓下载地址4 本地下载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laobatageniyakuaichecongbeimeidaonanmeitiyan22zhongbutongfengqingdehuoch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