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历史电子书

老鼠、虱子和历史 : 一部全新的人类命运史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美] 汉斯·辛瑟尔

虽然不如想象的内容丰富,但是作为一本科普文一样的书籍去读是可以的。可能是之前看《死者在说话》的语言和内容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不禁会去对比。同样是从非传统的历史的角度去观察人类活动与社会活动,其实能感觉得出作者想表达的宏观,但是也相对来说太宏观了。但是,也让人发现传染病正在以它的方式去影响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这一点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老鼠、虱子和历史》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这本书并没有像传统方式那样将医学史作为伟大医生的进步史来处理;作者也不是以胜利者的姿态来书写,书中并非处处流淌着高高在上的血液。 P18

R.L.达弗斯(R.L. Duffus)在《纽约时报·书评周刊》的头版评论上极力推荐道:“那些喜欢科学作品、幽默作品和人文主义作品的人,都应该去看看这本书。 P19

老鼠、虱子和历史 : 一部全新的人类命运史 历史电子书 第1张

只有英国作家兼记者休·金斯米尔(Hugh?Kingsmill)在《新政治家与国家》(New Statesman and Nation)上发表了负面的评论:“只有极具想象力的天才,才能将大量科学的、医学的和历史的细节统一起来,中间穿插对战争、神秘主义和现代传记的思考,而辛瑟尔并不具备这样的天赋。 P20

辛瑟尔的作品,给那些认为传染病可以被征服的人上了一课。 P21

美国人看来,一位专家应该像“猪背上的虱子”一样将全部精力集中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里。 P28

我们的书摊上摆满了各个时代的伟人故事;在出版社的书目名单上,每个月都会出现新增的传记作品。 P29

就像在科学领域中一样,一些有独创性的人就一个特定的课题推导出公式,紧接着,一大批追随者就开始运用公式来解决类似的问题,并取得有益的结果。 P30

于是传记变得越来越神经质。 P31

撰写传记的习惯会使我们自问,如果没有上述这些枝枝叶叶,我们如何斗胆进入这片领域?答案很简单:我们这部传记的主题是一种疾病。 P32

尽管我们马上要提到的是存在大量错误的文献,但古代的医学投机者比他们的现代同行们更容易被理解。 P67

以世界之广阔无边,可能有必要用1000年左右的时间跨度,时不时地从文化的角度给时间做个标记。 P68

在巴斯德(Pasteur)、达尔文、埃米尔·费歇尔(Emil Fischer)、威拉德·吉布斯(Willard Gibbs)以及其他不可计数的科学家之后,我们现在已经能区别对待这一问题。 P69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因为这种努力比人类的其他任何品质更能赋予生命以尊严:在理解中寻找快乐的本能.论是通过理性的思考,还是情感的感知。 P70

泰勒斯认为水是一切生物的生命之源,生命起源于温暖的泥泞和海底的淤泥。 P71

大约公元前30年,狄奥多罗斯(Diodorus)重提了古老的虱子70的故事.虱子生于人类的皮肤和汗水。 P72

老鼠、虱子和历史 : 一部全新的人类命运史 历史电子书 第2张伊斯兰伟大的医学家阿维森纳(Avicenna)相信,肠道寄生虫起源于腐烂的物 质和水分,此外,他还完全接受动物起源于各种元素的结合这一说法。 P73

传染病是生物的一大悲剧,是不同的生命形式之间的生存斗争。 P33

因此,物质变成了分子,分子变成了原子,原子变成了离子,离子变成了电子,而这些反过来又成为人类无法理解的能量来源.比诗人提出的“灵魂”概念更清晰或更具有可把握的现实感,而对于灵魂的概念,诗人只有通过“能量”才能知道.感受到的渴望、快乐和悲伤。 P46

在这两者之间,是一大段相互重合的频谱区域,在那里,科学与艺术难分彼此。 P47

艺术可以由任何有见识的、聪明的批评家来评判,而不用求助于边缘的精神病学。 P48

寄生现象起源于远古时代,是不同生物之间习惯性接触的结果。 P86

感染现象形成了一个加速进化的过程,这对观察适应性变化非常有利。 P87

在腐生现象与寄生现象之间,存在着一系列微妙的渐变。 P88

西奥博尔德·史密斯(Theobald Smith)对此已经进行过详尽的讨论。 P89

伤寒杆菌和痢疾杆菌、霍乱弧菌、能够造成手术感染的链球菌和葡萄球菌以及许多其他的微生物,在与宿主分离后,能够存活或长或短的时间。 P90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通过奶牛将天花病毒转化为牛痘所带来的改变,远比将雅典瘟疫与天花区分开来意义更为深远。 P91

澳洲X脑炎.脊髓灰质炎,可能就是人类从绵羊身上感染来的;兔热病(土拉菌病)是一种在1904年以前并不为人所知的疾病,现在却正在整个美国肆虐,其病原菌就来源于各种各样的动物。 P92

若要断定哥伦布以前的欧洲不存在梅毒也是不可能的,但如果它确实存在的话,那必然是相对罕见的,且肯定比后来的梅毒毒性小得多,以至于1500年暴发的梅毒流行病标志着梅毒螺旋体寄生现象新阶段的开始。 P96

随后他立即开始了治疗。 P97

从美洲传播而来的观点,无论在其他方面是多么的有理有据,都会遭到几乎无法驳斥的反对。 P98

在随后的五十年里,人们吃惊地见识了适应性改变发生的速度。 P99

在仅仅五十多年的时间里,这种疾病便发生了变化。 P100

现代诉讼程序的冗长复杂和专家们的能言善辩,使得这类争议的法律证明变得异常困难。 P101

这首诗的早期版本完成于1525年,随后弗拉卡斯托留斯将其呈给了那个时代的圣本博(Sainte-Bembo)。 P102

在博斯沃思(Bosworth)战役结束之后,亨利七世(Henry VII)控制了英格兰,但他的军队中暴发了一场疾病,使他无往不胜的军队不得不停止了行进。 P120

除了上述症状之外,患者还会出现心痛、心慌、剧烈头痛、昏迷等症状,部分患者还会出现呕吐的症状,但精神错乱的症状极为罕见。 P121

这一次,它依然只在英格兰肆虐,苏格兰和爱尔兰仍然安然无恙。 P122

在德意志的奥格斯堡(Augsburg),五天之内就有一万五千人病倒。 P123

施努莱尔等人认为,英国汗热病是斑疹伤寒的另一种变化形式。 P124

这种情况在麻疹、小儿麻痹症以及流感等疾病中肯定会发生,它们对我们来说属于局部性的可控疫情,但对于原始民族来说,则 是极具破坏性和危害性的传染病。 P125

发病后十二到二十四个小时之内,患者通常会出现盗汗以及瘙痒的症状。 P126

据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所言,古代埃及医生的医术甚至比当代医生的更为高超,因为当代医生通常只研究身体上的一个器官,而古代埃及的医生既是牙医,又是内科医生和外科医生。 P136

在《传染病》一书中,希波克拉底记载了大量的病例,这些记载如同现代的记载一样详尽,我们据此可以做出诊断。 P137

海洛冯恩托斯一定是患上了急性细菌性痢疾、斑疹伤寒、副伤寒或者霍乱这几种疾病中的一种。 P138

在饱餐后的一个午夜,他突然开始呕吐、发热,并出现右胁下痛的症状;这些症状一直持续着,且经常腹痛;到了第十一天,他便离世了。 P139

修昔底德时代暴发的那场瘟疫,与我们今天所知的任何传染病均不相同。 P144

因此,在对公元前5世纪暴发于雅典的瘟疫进行分类时,我们必须在斑疹伤寒、腺鼠疫、肺鼠疫以及天花之间做出选择。 P145

关于天花在当时的世界是否广泛流行一直有很大的争议。 P146

狄奥多罗斯将这种疾病归因于人群过于拥挤地集中在一个地方,夏季的干燥以及锡拉库扎低洼和潮湿的特点。 P147

汉泽对天花来源于印度和中国的观点提出了质疑,尽管他并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P148

他在书中写道,除了短期发作的发热以外,其他由淋巴结炎引起的发热都是十分危险的。 P149

在探讨老鼠历史的章节中,我们讨论了这项推测成立的原因。 P150

在整个基督教早期,饥荒、地震以及瘟疫等自然灾难的发生,都会导致大量的人改变信仰。 P163

希罗尼穆斯(Hieronymus)写道,人类已经“被彻底摧毁了”,地球重新回到了一片荒漠和森林的状态中。 P164

于是,疾病和饥荒一发不可收,一直持续到313年。 P165

449年,撒克逊人登陆不列颠,成为不列颠人的保护者”。 P166

关于此次瘟疫的具体情况,我们从拜占庭历史学家普罗柯比(Procopius)的著作中获知了一些细节。 P167

如果阿比西尼亚国王没有因为所谓的“神圣之火”撤离麦 加(Mecca),阿拉伯帝国(Saracen Empire,也称萨拉森帝国)的未来又会怎样 呢?没有人知道。 P182

安提俄克似乎是各支十字军遭到瘟疫伏击的地点。 P183

从这个角度来看,坏血病可以被看作传染病的有力盟友。 P184

在一片狼藉之中,国王及所率骑士一起成了俘虏。 P185

?1439年10月1日,德意志皇帝阿尔布雷希特(Albrecht)率军来到了巴格达城下。 P186

在“三十年战争”的各个阶段,致命的流行病都发挥着决定性作用。 P187

在某种程度上,法国大革命的结果是由痢疾这一传染病决定的。 P188

在从德意志北部延展至意大利的法军军营之中,驻扎着超过五十万人的军队。 P189

9月 14日,这支军队进入莫斯科。 P190

据说,在前往维尔纳(Vilna)的路上,一万五千名士兵被冻死了。 P191

就1853年爆发的克里米亚战争(Crimean War)而言,从传染病方面来推断战争的结果颇有难度,因为战争的双方都受到了霍乱、斑疹伤寒、痢疾以及其他军中流行病的影响。 P192

根据这一说法,人类可以被看作是被抑制生长或是无法适应环境的类人猿,而类人猿则经过这一阶段,逐渐走向成熟。 P199

当不满足于皮毛头屑一类的菜单之后,这些微小动物凭借无与伦比的机智,发现在热血动物的皮肤之下蕴藏着丰富的红色矿藏.可能同中国人发明了烤乳猪一样,虱子们也是在不经意地一搔之后,便获此发现。 P200

至于阴虱,我们就不过多叙述了,它可能是一种不同的物种,既不值得尊重,也不值得同情,甚至不必对它感到害怕。 P201

尤因进一步提出,在人类远离旧大陆开拓新世界,来到热带美洲之后,其身上所携带的虱子也随之转移到了当地的蜘蛛猴身上。 P202

因此,今天我们似乎可以从分布在世界各地的虱子的特征入手,推断出一些关于人类种族关系的信息。 P203

大鼠和小鼠比其他任何动物都更依赖人类,也正因如此,它们发展出了很多与人类惊人相似的特性。 P223

基于神经系统的发展阶段,唐纳森估算出一只三岁的大鼠相当于一位九十岁的老人。 P224

这也说明,黑鼠在古典欧洲时期没有跟随贸易团队来到欧洲,也没有在中世纪早期抓住萨拉森人入侵的时机成功潜入欧洲。 P225

到了莎士比亚时期,黑鼠已经泛滥成灾,以致祈祷上帝也无济于事。 P226

根据汉密尔顿和欣顿的说法,褐鼠真正的起源地很可能是中国内蒙古,或者是贝加尔湖的东部地区。 P227

褐鼠于1762年来到挪威,不久之后到达西班牙,1770年左右到达苏格兰。 P228

这样的心智是非常罕见的,他们的思想虽然在这三千年里传播乏力,但他们毕竟代表着优良基因的组合,而且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基因组合的速度必然会加快。 P236

人类和老鼠如死敌般互相竞争,而老鼠拥有的对抗人类的武器,是其永久保有瘟疫和斑疹伤寒的传染性病原体。 P237

黑利阿加巴卢斯原名瓦瑞乌斯·阿维图斯(Varius Avitus),是埃美萨( Emesa)人。 P240

根据汉密尔顿和欣顿的描述,在之后的文学作品中,黑鼠就是被称作“属”。 P241

在1871年的巴黎围城战中,褐鼠曾被当作食物来吃。 P242

我们跟随自己的直觉进行探索,完全将读者抛在了九霄云外,而在引言部分,读者认为书中的内容是关于斑疹伤寒的。 P244

他和其他像他一样的人,例如萨伯罗特尼(Zabolotny)、科斯基尤恩(Korschun)、巴瑞科恩(Barykn)一起,虽然他们知道自己进行的是后卫战,但是他们仍然坚持着。 P245

我们从中还获得了大量的信息和资料引导,这些内容大多可以在哈佛图书馆、国家图书馆、军医图书馆、纽约医学图书馆、波士顿医学图书馆等处查阅到。 P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