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历史电子书

类人猿、赛博格和女人 自然的重塑 第2版 2016年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美)唐娜·哈拉维

类人猿、赛博格和女人 自然的重塑 第2版=Simians, cyborgs,and women the reinvention of nature

翻译也无法遮盖原文的光辉。自然科学的权力话语的警醒,赛博格抹平性别差异,与马克思主义的劳动概念合流达到女权主义的可能,马克思主义者应该掌握技术进步,以及精妙的免疫系统「政治实践计划」的比喻。大量的二元图表醍醐灌顶。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瓦什博恩父系观点中最著名的实践产品是20世纪60年代的“人类—狩猎者”假说。该假说表明,在可能的生态环境下,原始人类的生活方式成为可能的关键进化适应,与获得食物的新策略相联系,这种策略是一种生存创新,带有以社会合作、习得的技能、核心家庭及以最终形成的符号语言为基础的人类未来的含义。

从一开始就强调“人类一狩猎者”假说,十多年来一直引导许多实地灵长类研究的基本因素是作为主要适应的合作和社会群体,这是非常重要的。诸如侵略竞争和统治结构之类的现象基本上被视为社会合作的机制,作为井然有序的群体生活的轴心,作为组织的先决条件。当然,“人类一狩猎者”假说特别是与男性生活方式有关,它被认为是人类过去与未来的动力。该故事一再强调,狩猎是男性的创新和专长。而且,不狩猎的东西一直都保持不变。狩猎是变化的原则;其他事物都是一个基准或一个支持系统。

类人猿、赛博格和女人 自然的重塑 第2版 2016年 历史电子书 第1张

埃梅切塔也成了一名作家。她成为作家是由上面一段传记文本中隐含的那些“经验”网络所构成的。她是一个母亲,一个移民,一个独立的女性,一个非洲人,一个伊博族人,一个激进分子,一个“过来人”,一个作家。据说她的丈夫毁了她的初稿,因为他不能忍受他的妻子为她自己进行思考和行动(Schipper,1985,第44页)。她出版了一系列小说,是集教育性、流行性、历史性、政治性、自传体、浪漫性于一体的—一而且是有争议的。

当代科幻小说里充斥着赛博格——既是动物又是机器,生活于界线模糊的自然界和工艺界。现代医学里面也充满着赛博格,充满着有机体和机器之间的结合,每个都被看做是一种编码装置而亲密地聚在一起,并带着一种不是在性征历史中产生的力量。赛博格的“性别”还原了蕨类植物和无脊椎动物(这种美好的机体预防反对异性繁殖)可爱的巴洛克复制方式。赛博格的复制脱离了有机体的繁殖。

类人猿、赛博格和女人 自然的重塑 第2版 2016年 历史电子书 第2张让我概括一下先进工业社会里女性的历史地位这一情况,因为这些位置部分是通过科学和技术的社会关系来重建的。如果有可能通过区分公共和私人领域—由以下形象表明:把工人阶级的生活分为工厂和家庭;把资产阶级的生活分为市场和家庭;把性别存在分为个人领域和政治领域——从意识形态上描绘女性的生命特征,那么现在它是一个完全误导的意识形态,即使用它来表明在实践和理论上这些二分法的两方面是如何相互构建的。我更喜欢一种意识形态的网络化形象,表明空间和身份的丰富性以及个人身体和国家政体中边界的可渗透性。“网络构建”既是一种女权主义实践,又是一个跨国公司的策略—交织到一起是为了对立的赛博格。

对可变定位和激情分离的承诺依赖于不可能的单纯“身份”政治和认识论,这些政治和认识论是从被征服人们的立场进行观察的策略,目的是为了看得清楚。如果一个人想要看到并从这些立场批判性地观察,他不能“是”细胞或分子或是一个女人、被殖民者、劳动者或其他。

“存在”有着更多的问题和偶然性。同样,如果不能解释这一运动,那么一个人不能重新定位在任何可能的有利位置中。视觉总是一个观察力的问题—一而且或许是一个隐含在我们的形象化实践中的暴力问题。我的眼睛是用谁的鲜血造就的?这些观点同样适用于来自“自我”立场的证明。

我们不是马上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自我知识需要种连接意义和身体的符号一物质技术。自我身份是一种糟糕的视觉系统。融合是一种糟糕的定位策略。人类科学中的男孩们把这种自我存在的疑问称作“主体的死亡”,即意志和意识的那个订货点。这种看法对我来说似乎是异乎寻常的。我倾向将这种生成性疑问称为非同构主体、施动者和故事领域的开端,从巨大和饱满的主体眼睛的有利位置来看,这是不可想象的。西方的眼睛基本上是流浪的眼睛、旅游的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