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冷山2018新版 奥斯卡同名获奖电影原著

下载方式

冷山(裘德洛、妮可基德曼主演奥斯卡获奖同名电影原著!与《飘》比肩的文学经典!美国国家图书奖得主!总有人为了归家而漂泊。)

本书作者:[美] 查尔斯·弗雷泽

本书读后感· · · · · ·

这两天又不断回味起《冷山》。我对小说中的故事不感兴趣,战争与苦难只是叙述依赖的背景。我在想英曼和艾达这两个人,为什么他们能够相爱?他们显然完全不同。艾达如同奇花异草,美丽,风雅,可是对世俗保持了疏离和不耐烦的态度,言行举止时时透出不和时宜。一个永远的圈外人,耽于幻想,脆弱而孤独,与人世是瘦骨嶙峋般的生硬。她本人就是一首诗。英曼是小地方里一个独立、素朴的思考者,他的生活简朴,可是他的心和眼睛超越了冷山的界限。他也没有归属的圈子。他们,是两个孤独的浪游者互相渴望对方的温暖和光明。这种爱,本来就天荒地老。除了彼此,这世界对心灵来说一片荒凉。

我的学习笔记

医院病房里的一天又开始了。 P11

它们会从他脚下经过,然后他会闭上双眼,聆听它们蹄子哒哒的声音,踏着尘土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在纺织娘和青蛙的鸣叫中。 P12

冷山2018新版 奥斯卡同名获奖电影原著 小说电子书 第1张他有条带钻孔的戒尺,喜欢用来打人。 P13

英曼观察那个男人的行踪好几个星期了。 P14

他一直没法弄清楚,它到底是不是从他身体里长出来的。 P15

瞎子的肩膀很宽,臀部敦实,他的马裤用一根皮带在腰间扎紧,跟磨剃刀的皮带一样宽。 P16

瞎子说,假如我看见了世界的模样,然后再失去,那岂不是更加不幸?——也许吧,英曼说,那假如现在给你十分钟,让你长出眼球,你会拿什么来换?我猜会是很大的代价。 P17

然而,弗雷德里克斯堡战役那天的景象尤其挥之不去。 P18

那天很冷,路上的泥泞冻得快要结冰了。 P19

敌人愚蠢得一心要送死,英曼开始憎恨他们。 P20

在人类的一切行为中,李将军似乎认为战争的神圣地位仅次于祈祷和读《圣经》。 P21

灯光从山墙上开着的门里透出来。 P22

梦境中,夜晚的天光仿佛在燃烧,血肉模糊的胳膊、头颅、腿和躯干慢慢聚拢,重新组合成肢体倒错的怪物。 P23

那位孤独漫游者的活动总能让他静下心来——切罗基人[5]称他为“采花者”,因为他的背包里总是塞满了植物,并且全神贯注于野生动植物的生长。 P24

但是,他的双腿已经很强壮,这让他隐隐有点担心。 P25

金属的桌子边缘漆皮剥落,裸露着橘色的铁锈粉,英曼把咖啡杯放回碟子,当心着新外套的袖子不要蹭到锈迹。 P26

报纸评论说,尽管这种行为很野蛮,但也是对敌人的严厉警告——侵略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P27

他们砍下青色的小树苗并劈开,用兽皮和鞋带扎牢,制作自己的球棒。 P28

为什么负鼠的尾巴光溜溜的,松鼠的尾巴毛茸茸的;为什么雄鹿头上长角,美洲狮有尖齿利爪,而角蛇[6]有环状花纹和毒牙。 P29

作为补偿和纪念,斯温莫送给英曼一根上好的山核桃木球棒,松鼠毛的绑带里塞着蝙蝠的胡须。 P30

穹顶上方,一群黑色的秃鹰正在灰白的天空中盘旋,它们钝圆形的翅尖上长长的翼羽依稀可辨。 P31

人类无法留在那里生活,但是死去的灵魂会在那处高天重生。 P32

但我要是写下来,大概需要蓝天那么宽的信纸,我既没有意愿,也没有精力讲完这个故事。 P33

但是,他走到街上寄信,然后回到医院的途中,却令人惊讶地大步流星起来。 P34

他坐在窗边,看着暮色渐浓。 P35

[3] 指李将军。 P36

不要害怕这一切会有什么改变。 P37

菜地里叫不出名字的野草丛生,长得比蔬菜还高,可艾达既没有精力也没有心情除草。 P38

然而,她却什么都没有找到。 P39

艾达失望地仰起头,枝叶间斑驳地漏出一点淡蓝色的天空。 P40

从她记事起,父亲总是雇用足够的长工,有时候是解放的黑人,有时候是没有土地的善良白人,有时候是奴隶,工资直接付给奴隶主。 P41

所以,眼下似乎只有黄杨树丛能提供艾达所需要的安全感。 P42

冷山2018新版 奥斯卡同名获奖电影原著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她猛地用力一拨,从灌木丛中跌出来,站起来就逃,公鸡还是挂在她裙子齐膝盖的地方。 P43

她在外面套了一件稍微干净点的裙子,不知该怎样挨到睡觉的时间。 P44

有一段时间,她从书架上拿的每一本书都让她感到害怕,书里的内容都是关于可怜的黑发女人犯下的错误,她们的结局都是被惩罚、流放和冷落。 P45

那些峡谷、山脊和峰峦似乎是个迷乱而封闭的世界,倒是一个很好的藏身之处。 P46

她在牲口棚旁边看见那只黑金色羽毛的公鸡,它用爪子挠了挠地面,又啄了啄挠过的地方,然后恶狠狠地踱着步。 P47

父女俩从河边走向小教堂时,他经常跟艾达说,在小教堂里,这就是上帝说话的方式。 P48

她三步并作两步去摇他,但她的手一碰他的肩膀,就知道父亲已经死了,因为她摸到的肌肉僵硬了。 P49

他站起来,叮叮咚咚在口袋里找零钱,掏出两枚铜币。 P50

接着,六位男士把棺材从小教堂抬到墓地,用绳子放下去,其他人都站在墓边。 P51

——我也不太清楚,艾达说。 P52

三只乌鸦高高地坐在树上,看着下方一言不发。 P53

——假如有的话。 P54

她浑身圆滚滚的,皮肤像牛油蜡烛一般有近乎透明的光泽,她的头发已经变得花白,就像骡子背上的斑纹。 P55

他们的两个儿子都去打仗了。 P56

孩子们哭喊着,那女人趴在地上,大拇指还压在栅栏木桩底下,尖叫着说她知道丈夫把银器和一堆碎金子藏起来了,那是他们在战争的苦难岁月中留存的。 P57

每个人的汗水都应该有酬劳。 P58

这些都是乱世的预兆。 P59

说实话,无非是告诉我有没有钱生活。 P60

光和影让她感到头晕目眩,镜中的倒影和镜子的木框重叠在一起。 P61

萨莉走到厨房的碗橱边,拿出一陶罐用蜂蜡封口的黑莓果酱。 P64

然而,这里的植物像丛林一样疯长,她知道假如自己要待下去,就需要帮手;否则田野和院落会很快长满野草、灌木和矮树,直到房子消失在茂盛的藤蔓中间,就像睡美人那被荆棘覆盖的宫殿。 P65

他们在那里待了好几天,住在一家还过得去的旅馆里,直到门罗找到赶骡子的人,把他们装在板条箱里的行李运过蓝岭,拉到冷山脚下的山村。 P66

接近地面的山坡上,开着一丛丛的杜鹃花,长得像石墙一样密密匝匝。 P67

门罗抬头看了一眼乌云,然后展开马车的折叠顶篷,帆布上过漆、打过蜡,蒙在装有铰链的框架上,乌黑发亮,棱角分明,活像蝙蝠的翅膀。 P68

在每个岔路口,门罗只是凭猜测决定他们应该往哪里走。 P69

他们经常表现得好像是被欺负了,尽管艾达和门罗都不知道哪里招惹到了他们。 P70

艾达只感觉到轮子在旋转,感觉到他们正在火速地撤退。 P71

于是门罗抓住这样罕有的机会,想要解释宗教真正的奥义。 P72

——但是,你说这个故事流传了两千多年?埃斯科说。 P73

埃斯科没有跟任何人吹嘘自己的伟绩。 P74

门罗喜欢这里的秀丽景色和谷底平整而开阔的土地,胜过那二十多亩翻整好、用篱笆围起来的田地和牧场。 P75

律师过了很长时间才回信,措辞冷淡而小心谨慎。 P76

墙是从北往南修的,在这晴朗的午后,太阳把墙的西面晒得暖暖的。 P77

一名列车员走过来招呼乘客上火车,艾达很清楚终点站是过去的查尔斯顿,假如她坐上列车,时光就会倒流二十年,抵达她的童年时代。 P78

她站起身来,向房子走去,两棵栗子树下面依然萦绕着夜晚的气息。 P79

假如她这样灰头土脸地回到查尔斯顿,很少会有人同情她,人们只会对她冷嘲热讽,因为在许多人眼中,她白白浪费了飞逝的青春年华,真是愚不可及,短暂的几年光阴里,待字闺中的年轻淑女们受到顶礼膜拜,男人顺从地拜倒在石榴裙下,整个社交界都踮起脚尖,看着她们步入婚姻,仿佛这是顺应了宇宙间最重要的道德力量。 P80

而且,两位男士都抹着闪亮的头油,仿佛以看得见的方式掩饰他们没有足够的智慧火花。 P81

那天早晨,艾达坐在窗边,略带困惑地认真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P82

她说,眼下手头的钱很少,也许将来也不会有多少钱。 P84

公鸡在鲁比的胳膊底下抽搐了一分钟,然后一动不动了。 P85

可事实上,经历过那些潮湿、痛苦的夜晚,英曼仿佛成了上帝最悲惨的弃儿。 P87

他估算了一下这几天的行程,这里肯定离医院还不远。 P88

流星如弹片般从高处分散开来。 P89

一只马蝇跟着他飞了一会儿,一直滋扰他的脖子。 P90

另外一个男人在看报纸,身穿破旧的军队制服,军便帽上的帽舌被扯掉了,看上去就像灰色的土耳其帽,帽子戴在头上歪得厉害,英曼猜想他把自己扮成了酒鬼。 P91

尽管环境不利,他耍起镰刀来还是挥洒自如——手握镰刀的方法,两腿跨马步的站姿,刀柄向下跟地面的角度,都跟从前一模一样,他突然觉得这是他真正会做的事情。 P93

英曼走进村外的树林里,为了躲避追踪,只往没有路的地方走。 P94

你的命将时断时续。 P95

假如她拿着一枝吊钟柳花,赞美它们的色彩,或弯下腰触碰细长的曼陀罗叶子,有些人就会一本正经地说她脑子糊涂了,竟然不认得吊钟柳,另外一些人会咧嘴笑着,怀疑她是否脑子抽风想要吃曼陀罗?人们传言说,她拿着笔记本和铅笔到处转悠,盯着鸟类、灌木、野草、落日或山脉,然后在纸上乱涂一阵,仿佛她的脑子够糊涂,假如不把重要的事情记下来,就会忘得一干二净。 P96

但门罗在讲道时说,假如他们自欺欺人地以为终有一天,世间万物都会爱他们,那么他们就误解了赞美诗的意思。 P97

门罗为了平息教众的怒火,便在那个礼拜天的布道开场时解释,为何每个男人和女人都有使命。 P98

艾达双臂抱在胸前,站着不动。 P99

斯万戈太太用两根手指捏着英曼黑外套的袖子,就这样把他拉到院子对面艾达的身边。 P101

他看了看艾达,她两个手掌朝上一翻,扬起了一边眉毛,神情中打着问号。 P102

然后,她说,问你件事情。 P103

地上长满了矮松树。 P104

河水冲击着卡在上游的树干,激起大片的浮沫,一团团黄色的泡沫顺流急速而下,若非如此,这条混浊而没有变化的河流就像漆成棕色的一块铁板,和粪坑里的脏东西一样臭烘烘的。 P105

他走上一条通往大河的小路;有人在岸边竖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渡船,五美元,大声吆喝。 P106

她有一双强有力的大手,每划一下桨,前臂的肌肉便鼓起来。 P107

英曼和姑娘站在那儿,看着气泡逐渐朝上游漂去,直到云层遮住月亮,它们才消失在黑暗中。 P109

她把船身斜过来,在水流的推动下漂到河中心。 P110

河水涌了进来,船底很快积满了水。 P111

人在水中,大河似乎比岸上看起来更宽。 P112

他看见后面的渡口,几个人挥舞手臂,气急败坏地上蹿下跳。 P113

他醒来时浑身酸痛,脸上到处是打斗留下的瘀青,小臂和手上肿起了一连串水疱,是他在松树林里逃窜时毒葛刺的。 P114

她们大部分时间一起吃饭,但是,鲁比不喜欢跟别人住在一起,她决定住进旧的狩猎木屋。 P115

还有许多诸如此类的事情。 P116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lengshan2018xinban-aosikatongminghuojiangdianyingyuanzh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