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潦草

copyright

本书作者:贾行家

贾行家的文字有奇毒,拿起,悲凉,放下,不忍。行文短促,字字蓄力,寥寥数语道尽人间世;如梦似幻,命与命贱如粪土。读之不禁连叹人生之艰,而人之为人的孤独、无力、狼狈、软弱、温吞、坚韧也一并倾泻而出,避之不及。只是怎么都想不通:这眼和笔如此苍冷,究竟是看透了,还是没看透?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潦草》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但愿虚构像许多人所说,已经是种事业;小说贵为“核心文类”,履行着曾由诗歌承担的东西,早已不是道听途说;打有网络以来,这类玩意儿就叫段子,最不入流。 P6

潦草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当我怀着同情在记这些条目时,想谈论的是做了一回人所感到的局限:于时间空间,于心智和力量,悲喜、爱恨、祸福、正反,这些经不起推敲的体验都是从这局限里来的。 P7

没精神头的一家,起初卖啤酒,靠着新疆羊肉串摊,生意好过一夏天,有了雄心,租下废品收购站改装成小旅店,装修完了,还是脏得像废品站,没人住,改包子铺,可也得会蒸包子啊。 P15

女主人不参与经营,夏天里穿着厚黑长袍,怀里抱着个光腚娃娃,端坐在下风头,睫毛长长的,眼神警戒庄严。 P16

晚上六点多,开饭早的已放下了碗,路远的也快进家门了,白昼腾起的烟尘依次平息。 P17

某些地方乡下的民俗:办白事的时候请一棚走乡窜镇的脱衣舞,舞女是些肥痴的中年妇人和没长成的女孩子,看了使人难过。 P39

等能走的人走得差不多以后,寻死的老人又陆续多了起来。 P40

要不是他们交了钱,宾馆里的人差点用心里的那个词当面称呼这几个跟老天爷撒娇的城里人。 P41

这里能出产天下最好的米:挠力河上游没有工业排放的水,黑土,黑土下吸收日光的岩层,据说是日本人留下的稻种,一小把米熬出来的粥,粒粒清香饱胀,像细小的汤圆。 P50

她是无可无不可的,否则怎么样?给钱,还不少给,否则怎么样?住楼里日复一日地打麻将,从一块打到十块,最近开始熬夜了。 P51

【前腔】我想到个词叫“变容”,神变容以示在地上时不真实,人到这里也变容,像刚死过一场,只剩了赤条条的肉,仿佛以前活得不真实,难怪赌场视他们如猪如羊。 P67

当地人说,清洁工大多是周边那几县的,看他们的习惯就知道:喜欢扫完街道,搞一块木头,在背风处当街点着了烤火。 P68

果然,头人(他不知道该叫什么)很快喜欢上了他,说“你没事儿去我家吧”,别人说“这不是你们的客气话,这是隆重的邀请”,他就去了。 P69

姑娘抹干眼泪,收拾好铺位,掏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想了想,拨了个号:妈,我上车了,今天走,不用,烦不烦?挂了。 P86

问什么病啊这是?性病,和家里不敢说,偷着吃头孢,疼到挺不住了,骗了一千块钱来看大夫。 P87

出租车司机说自己十几年来三次被持刀、持不知真伪的枪的人抢劫过,三次都受了些屈辱和损失,他并没有什么勇敢的表现,或许真的都发生在他身上。 P88

当初,同寝两个姑娘结伴来北京,一起租房子,去一家公司应聘,三个月后成了上下级,工资差了一倍多。 P89

有一个在北京的说切实的抑郁细节:家离公司二十公里,在一路拥挤堵塞之际,总要抑制不住地去反复想不愿想的事。 P90

现在跟谁、为了啥,那是她的事儿,但是故意装不认识我这个劲儿……”他难看地笑了一下,用脚在地上反复碾烟头,准备回宴会厅,“连名字都改了,何必呢?”“女的结婚晚,就得找个二婚的。 P99

我认识的一个小媳妇儿,只要在朋友圈发“花要谢了”之类的话,就有人立刻给她再订一束花送来,送花的人是她在陌陌上认识的,生活在西南一带,没见过面。 P100

人对无常无计可施,觉得冷漠悲惨之外,好像有参不透的深意,或是为了什么付出的代价,总想获得解释:她脸上有块巴掌大的胎记,据此,被家里取名“小青”,我看没大碍,但女人和男人怎么能一样呢。 P109

只是再也没有顺利的睡眠了,每次醒来,表上的时间都还早,又被这平淡无奇的不公平撕成碎片,用一宿的时间慢慢拼起来。 P110

潦草 小说电子书 第2张人群对不可归类的人和事,有天然的敌意:她是团里最漂亮、最有天赋也最刻苦的一个,和那些如今出名、嫁了有钱人的朋友比,她的缺陷是除了跳舞和上帝什么都不爱。 P134

车主是位老汉,正蹲在地摊上集中精力喝浮着红油的豆腐脑,他已经穿过了两个省,每天花费二十块钱。 P135

人群对不可归类的人和事,有天然的敌意:她是团里最漂亮、最有天赋也最刻苦的一个,和那些如今出名、嫁了有钱人的朋友比,她的缺陷是除了跳舞和上帝什么都不爱。 P134

车主是位老汉,正蹲在地摊上集中精力喝浮着红油的豆腐脑,他已经穿过了两个省,每天花费二十块钱。 P135

我吃过,可难吃了呢!”两个女孩,一个穿西服背心梳短发背头,手拉手走在商业区的步行街里,面对面站住,短发的女孩把嘴唇按在长发女孩的嘴上,然后羞涩而骄傲地四下看看,继续拉起她的手走路。 P152

男人和父母同住,两个老人陪她闲聊,一起包饺子吃,要她陪老太太睡在里间屋。 P153

每条街巷里弄,每个村落,每间工厂学校,都曾有过很美的女人,像许多短促的事物,来不及被几个人知道。 P154

得到认识,还是先成为国王呢?这词好像是土语(我搬家时把几套字典全扔了,决心永远当半文盲),如“人各有活法”,究竟表示自由的观念和“认识”值得尊重,还是叹息没奈何?自由与尊重是沉重概念,那就算是后者吧:小足疗馆的经营者是个过气流氓。 P167

有人尖刻地说:“你哪天死了,就给家里留个五十几级的号么?”【前腔】IT业都宣扬改良生活,创生出活跃的行当和并不讨厌的富翁,不过,便捷未必等同进步,他们也未必真在乎,毕竟是且仅是生意。 P182

还有个小孩儿,父亲和某著名烤腰子店老板是朋友,要他去打工,一个月分了三万块,购置了全套贝司设备。 P183

他比你官儿大,你考虑一下,能和他干也和他干,当人还是背人看对方的聪明。 P184

又无甚可捍卫的,本地人对外来者的敌视不严重,城里人称呼进城农民最难听的词是“盲流子”,但这个词本是政府发明的,在民间完成口语化。 P203

向领导汇报讲温州普通话,平时是异常标准的东北口音,闭着眼听听不出来是南人。 P204

一个女人在拥挤的长途铁路旅行后精神崩溃,在出站口撕扯掉自己的上衣,立刻引来许多只手机朝向她,眨着带闪光的鬼眼,后面有张模糊的笑容。 P250

在酒吧里当“小蜜蜂”或干脆出台,挣钱给偶像买礼物,几万块的手表或包。 P251

不过,你说,她为啥偏挑大年根底下呢?目击者往楼顶那里指,就从那里,老太太因为和儿媳妇打架,抱着十一个月大的孙子跳下来的,儿媳妇扑到老太太的尸体上,又掐又咬的,这是结了多大的仇。 P263

楼上的瞎老头和前后几房老婆名下共有八名子女,哪个是他亲生的是道奥数题,总之只有大儿媳妇替他雇保姆,其余的一律不上门。 P264

养儿子,你给我买房娶媳妇钱?你留了什么给我,配要孙子传宗接代?”银行历来是好单位,改制以前更是。 P265

他们这报,日常不大有人看,只在装修时有用,版面大,纸质好,但还有下属产业和刚性发行,日子依然油汪汪的,只是最近须按规定收敛,年年都有的发行会不知让不让开了。 P275

“你说我这是嘴欠做的坏事吧,没准是好事吧?”(续)“还有一个,整个胸上纹了个大蝴蝶,左右正好是两只翅膀,过去是干啥的,你明白了吧?她男人心也真大,揉奶的时候,她跟做贼似的,耳朵听着门口,怕让婆家人瞅见。 P296

她这么算她的未来:哪天病了,吃一顿好的,找个地方躺着等死。 P297

不在乎钱的主顾留她长干,不肯,说:“我家的情况可没准儿,可能干仨月就得停一个月,我老得跑医院,没事儿还得上访呢。 P298

三十年前,他驾驶侦察机做例行飞行时,突然俯冲,贴着江面,像一只燕子一样从两个桥墩子之间钻过。 P299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liaoc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