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传记电子书

李开周说宋史套装(全3册:宋朝宴席+宋朝生活+包公)

下载方式

李开周说宋史套装(全3册:宋朝宴席+宋朝生活+包公

本书作者:李开周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我们知道,王安石生于1021年,这个吴充也是生于1021年;王安石1038年中进士,吴充也是1038年中进士;王安石做过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吴充在王安石退休后也做了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两人同年出生,同年金榜题名,后来又做同样的官,即使在官僚机构庞大、官员数量众多的宋朝,也算得上是小概率事件。鉴于他们如此有缘,所以理所当然成了好朋友。不但成了好朋友,王安石还把女儿嫁给了吴充的儿子。所以这首诗开头就说:“同官同齿复同科,朋友婚姻分最多。”咱俩同官同齿又同科,从好朋友变成亲家的事例很多很多。

点赞、分享、投币 – 素质三连哦

朋友变亲家,确实不鲜见。

黄庭坚跟江安县令石谅是好朋友,他的儿子黄相娶了石谅的女儿;苏辙跟濮州太守王正路是好朋友,他把二女儿嫁给了王正路的儿子王适;苏辙的叔父苏焕与同年进士蒲师道交好,他的儿子苏不欺娶了蒲师道的女儿;苏东坡跟欧阳修结为忘年交,他的儿子苏迨娶了欧阳修的孙女;在范仲淹之前驻守陕西边境的大臣范雍与朝中大佬韩亿是死党,他把女儿嫁给了韩亿第四个儿子韩绎……

当然,好朋友之间结亲,未必总是你的儿子娶了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嫁给你的儿子,有时候是结成“拐弯亲家”,让自己的儿子与对方的侄女结婚,让自己的侄子与对方的女儿结婚,或者双方没能结亲,但是却互相做了对方子女的媒人。例如苏东坡与画竹子的文与可是至交,后来把侄女嫁给文与可的儿子文务光;苏辙与曾巩是至交,后来把女儿嫁给曾巩的侄子曾纵;黄庭坚与李龙眠是至交,后来他的女儿黄睦嫁给李龙眠的侄子李文伯;真宗朝宰相王旦与真宗的老师李沆是至交,后来王旦的儿子娶了李沆的侄女;陆游的老师曾畿与诗人吕本中是同年进士,后来吕本中做媒让自己的侄子娶了曾畿的女儿;苏东坡曾经想给老上级司马光的继子司马康做媒,让司马康迎娶自己堂兄苏不疑的女儿,可惜司马康没有同意,否则又是一对“拐弯亲家”。

李开周说宋史套装(全3册:宋朝宴席+宋朝生活+包公)金庸先生武侠经典《射雕英雄传》里也有好朋友成亲家的案例:杨铁心与郭啸天是好朋友吧?所以当两人得知各自的媳妇都有了身孕之后,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结亲。杨铁心道:“要是咱们的孩子都是男儿,那么让他们结为兄弟,倘若都是女儿,就结为姊妹……”郭啸天抢着道:“若是一男一女,那就结为夫妻。”两人伸手相握,哈哈大笑。金庸先生说:“其时指腹为婚,事属寻常,两个孩子未出娘胎,双方父母往往已代他们定下了终身大事。”

小求情节最忌1帆风顺,假如在《射雕铁汉传》后文,郭、杨两家真的结成亲家,往后让小两口在牛家村饥寒交迫白头偕老,故事注定无趣之极。以是金庸老师安置下各种天灾人祸,先让郭啸天被杀,杨铁心流浪江湖,再让2人老婆远赴本乡,1个把孩子生在金国,1个把孩子生在蒙古。两个孩子长大后又遭遇奇遇,1个娶了桃花岛主的女儿,另1个惨死在嘉兴铁枪庙。众所周知,这两个孩子划分就是郭靖和杨康。

杨康作恶多端,末端吉人天相,且不说他。郭靖之以是能与桃花岛主之女联姻,除了因为他本能油滑外,还因为他少年之时就四海为家,4海为家,如果他像父亲郭啸天1样定居牛家村,怎样大要赶上黄蓉呢?我的意义是说,生活生涯圈子决议择偶机遇,1个人在遥远的地方结了亲,若非他自己的生活生涯圈子变大了,则注定是因为其父其母的生活生涯圈子变大了。

仍以宋朝人物为例:王安石的祖上王明仅是1介农人,以是只能娶外埠村姑,自从王安石的父亲进士考中以后,王家的婚配对象范畴就入手下手从临川乡下扩充到全体江南,事先王安石的女儿嫁到福建(1个女儿嫁给老友人吴充的儿子吴安持,另1个女儿嫁给蔡京的弟弟蔡卞),王安礼的孙子娶妻山东,凡是生活生涯圈子不时扩充的结果。

榜下捉婿

俗话说得好:“金花配银花,西葫芦配黄瓜。”男女之间谈婚论嫁,抛开“1见钟情”之类的主观身分不谈,最告急的还是品貌相当、门当户对。不然的话,不管刚入手下手周到这样深厚,不管许下多少海誓山盟,等到多巴胺、内啡肽、后叶加压素、去甲肾上腺素等“LOVE荷尔蒙”匆匆阑珊,配偶之间大要就会呈现各种各样的抵牾,躲都躲不外去。

这个概念很俗,1点儿都不浪漫,可它符合人类社会的客观到底结果,极度符合中国今世社会的客观到底结果。

后面说王安石的女儿嫁到福建,王安礼的孙子娶妻山东,苏东坡的儿子娶了欧阳修的孙女,范雍的女儿嫁给韩亿的儿子,除了因为单方后辈友谊深厚,还因为单方家庭门当户对。您看,王安石是宰相,他的亲家吴充也是宰相;苏东坡是文豪,他的亲家欧阳修也是文豪。宰相的女儿嫁给宰相的儿子,文豪的儿子娶了文豪的孙女,可不正是门当户对吗?

门当户对又分两种环境,1种是此刻门当户对,另1种是将来门当户对。南宋周辉《清波杂志》有云:“择婿但取寒士,度当时必贵,方名为知人。”选半子应该选那种出身费事但是才调出众的有为青年,他们此刻很穷,但是将来必成大器。换句话说,此刻不克不及门当户对,但是将来大约。就像1只拥有升值后劲的股票,别人不敢问津,你看准了,别夷由,赶紧抄底。

标题问题是,你怎样知道你抄底抄到的半子就1定拥有升值后劲,而不是1只垃圾股呢?宋朝人的口头是看榜,看科举考试的榜单。

宋朝每两3年就有1次进士考试,取中的名单会在春天颁布揭橥,谓之“发榜”。发榜那天1大早,达官贵室坐着马车返回看榜,从榜单中挑选名次靠前的进士做半子。苏东坡诗曰:“囊空不办寻春马,眼乱行看择婿车。”王安石诗曰:“却忆金明池上路,红裙争看绿衣郎。”1辆辆择婿的马车云散在榜单之下,1群群待嫁的仕女站立在大道两旁,等着新科进士从路上经由。这些进士还没有官衔,但是很快就会拥有官衔,不但1定升值,而且升值空间宏大,此时不抄底,更待何时?

宋真宗景德2年(1005年),1个名叫高清的青年中了进士,立刻被宰相寇准“捉”到府上,将自己的侄女嫁给了他。宋仁宗天圣8年(1030年),欧阳修和王拱辰同时登第,前者考中第十4名,后者考中第1名,两人双双被副宰相薛奎“捉”到府上,划分娶了薛奎的2女儿和3女儿。

前文用了1个“捉”字,并不是夸诞其词。新科进士在婚姻市场上抢手得很,有些择婿的人家抢不到,确实要用上强迫本领。按《宋史·冯京传》,北宋大臣冯京刚考中进士那天,太师张尧佐想把女儿嫁给他,他不应承。张尧佐派人强即将其拖走,1直拖到故宅里,又强行给他换上新郎官的衣服。不外冯京宁死不服,张尧佐没口头,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这位准新郎溜走了。

朱彧《萍洲可谈》云:“本朝贵人家选婿,于科场年,择过省士人,不问阴阳福祸及其家世,谓之榜下捉婿。……近岁,巨贾卑鄙与厚藏者嫁女,亦于榜下捉婿,厚捉钱以饵士人,使之俯就。”达官显贵重新科进士行列中“捉”半子,巨贾大贾也来跟风,这是宋朝婚姻市场上的1大遗迹,时称“榜下捉婿”。

榜前赌婿

 

考生参预科考时由誊抄职员誊录的试卷,现藏北京科举匾额博物馆

榜下捉婿的合作过于激烈,下手稍晚1些,新科进士就被别人抢完了。为了能抢到1个好半子,有些准岳父会赶在考试成绩颁布揭橥前入市,与某个他认为大约高中的考生缔婚配约。

宋真宗咸平4年(1001年),山东考生王曾进京赴试,宰相李沆给他相了相面,说:“此人今次不第,后亦当为公辅。”(叶梦得《石林燕语》)这孩子很靠谱,就算这回考不上,下回也会金榜落款,将来准是当宰相的原料。因此将女儿嫁给了王曾。李沆的目力眼光光明不错,王曾光明在礼部考试中考取第1名,并在来年春天的殿试中再次夺冠,成了1名状元。

宋真宗景德4年(1007年),浙江考生杜衍进京赴试。他是个薄命孩子,年少丧父,母亲再醮,继父厚待他,两个异母兄弟侮辱他,他被迫离家出走,流浪到河南,靠销售书籍为生,1边卖书,1边苦读。早在他参预科考已往,河南1位穷人就认定他器宇不凡,收他做了倒插门半子,并赞助他读书赶考。果不其然,杜衍在1007年糜烂颠末礼部考试,往后在1008年考中了进士。

在宋朝历史上,王曾和杜衍凡是鼎鼎台甫的人物,靠着个人的才调和欢愉在官场之上一步登天,事先都做了宰相。而他们的岳父在他们得中已往就“妻之以女”,眼光和看法也是相当了不起。

宋朝进士考试的考中率并不高,据北宋大臣上官均《上哲宗乞清入仕之源》1文描摹:“今科举之士虽以文章为业,而所习皆治民之说,选于十数万当中而取其32百,使之治民,理或可也。”从地方科考到地方科考,从州试、省试再到殿试,十几万考生裹足不前,终极取中的只需23百名罢了。考中率如斯之低,考生们除了要拼成绩,还要拼命运。那些在放榜已往就与考生缔婚配约的岳父和准岳父也是如斯,除了拼眼光,更要赌命运,别人榜下捉婿,他们榜前赌婿,关头是1个“赌”字。

榜下捉婿合作多,榜前赌婿强占大,都不如榜前约婿得当。所谓榜前约婿,是指在考试前与心仪的考生订下合约:如果考中,那就立室;万1考中,给我走人。

南宋志怪小说集《夷坚支志·甲》中讲了1个榜前约婿的故事:

宋孝宗淳熙7年(1180年),福州人黄左之去临安考进士,安徽人王生也去临安考进士,王生年长,黄左之年少,两人结为忘年之交。王生与黄左之约定:“君若考中,当以息女奉箕帚。”你如果考上了,我把女儿嫁给你。黄左之知道王生家里有钱,早就盼着做王家的半子了,因此抖擞精力去招考。“来岁果被选,遂为王婿,得奁具五百万。”第2光阴明考中,成了王生的半子,失掉了五百万文的丰厚陪嫁。

宋朝女士出嫁难

 

宋代双龙纹菱花铜镜,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宋金元象牙梳,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王生嫁女儿,陪嫁五百万,1是因为他家有钱,出得起这个钱;2是因为黄生中了进士,值这个价;3是因为宋朝风靡厚嫁之风,陪送的嫁妆越多,女儿在婆家越有地位。

在我的故乡豫东农村,男多女少,利润充裕,嫁女儿倒很简单,娶媳妇却很艰难。俗话说得好:没有嫁不出去的女士。不管女儿长得是闭月羞花还是鬼头虾蟆眼,哪怕有些残疾有些智障,只需到了出嫁年龄,农村有形单影只的媒人上门提亲。男孩可就苦了,但凡文化水平低、技能没学好、出门打工挣不了大钱、父母不是买卖人或者村群众的小伙子,都免不了要为自己的婚事发愁。即便那些有文化有技能的农村小伙,娶个媳妇也不是那末简单,因为娶媳妇得拿彩礼,而这几年的彩礼是越来越重。比方在咱们村里,订亲时要不存入十万以上的红包来,女方以及女方的父母是注定不会应承的。女方倒不消花多少钱,过门时带畴前1张大床、1台电视、1辆电动车以及红漆马桶和装扮台,部分嫁妆捆1块儿,两万块钱封顶。

宋朝的景象形象彻底相似,容我举几个例子。

第1个例子:范仲淹的族规。范仲淹是北宋名臣,做过大官,储蓄积累了良多钱,他发财以后,1个人把大爷叔叔堂伯堂叔哥哥堂兄堂弟总之全体家属全养了起来,家属里不管谁家办红白凶事,凡是范仲淹出钱赞助。为了做到不偏不倚,范仲淹定了个正大:但凡族里男孩成家,依照2十贯的标准送彩礼;但凡族里女孩出嫁,依照3十贯的标准办嫁妆。很懂得,给女孩办嫁妆要比给男孩送彩礼多1些。

第2个例子:苏辙嫁女。宋徽宗初年,苏辙的女儿要出嫁,为了给女儿操办嫁妆,苏辙特地卖掉了他在开封近郊购买的1块田地,卖了九千4百贯,全让女儿带进了婆家。此时已是北宋后期,通货收缩,货币贬值,但是1贯的购买力仍然相当于此刻3百块钱。九千4百贯相当于此刻多少钱?两3百万!苏辙在日记里说,他这是“破家嫁女”。换言之,为了给女儿办嫁妆,他简直倾家荡产。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likaizhoushuosongshitaozhuangquan3cesongchaoyanxisongchaoshenghuobaogong/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