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凛冬将至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凛冬将至 Burial Rites
本书作者:[澳]汉娜·肯特

本书读后感· · · · · ·

他们口中念着爱妮丝、眼里将见到蜘蛛或女巫困在自己一手编织的宿命罗网中、他们或将见到羔羊被乌鸦围绕、因为失去了母亲而哀哀啼鸣、但他们不会见到我、我不会在那

我的学习笔记

歌姿润共经历过四段婚姻,却因误解和阴错阳差,与最爱的卡尔坦(Kjartan)最终失之交臂,甚至一手促成他的死。 P8

凛冬将至 小说电子书 第1张我不禁想象,人们就如同一根根烛火,油腻而明亮,在黑暗与寒风呼啸中飘摇,此时在阒静的房间里,我听见脚步声,恐怖的足音步步进逼,仿佛要来吹熄我,带走我的生命,使之如一缕炊烟袅袅飞灭。 P9

若天气不佳导致拍卖会无法举行,则将顺延次日至天气好转。 P10

我在世界之光中步履蹒跚,大口吞咽清新的海洋空气。 P47

此刻我们正策马横越冰岛的北部,沐浴在岛屿的雨水中,在汪洋里任怒火闷烧,在山间追逐自己的影子。 P48

我垂下头,任凭他们牵引,暗自希冀他们引我去的不是我的坟,还不是。 P49

凛冬将至 小说电子书 第2张“托蒂牧师,你是遵循传统的人吗?”托蒂转头望她,思索这个问题:“如果你指的传统是高贵正直且遵循基督教义,那么我是。 P54

”他再度顿了顿,摘下帽子抚抚湿漉漉的头发,“所以应该不会给你们添麻烦。 P55

托蒂的父亲是个崇尚俭约的人,自然答应让他绘制新画来覆盖旧的壁画。 P66

玛嘉烈在床上转身面对墙壁,毛毯的边角塞进两耳,但如雷的鼾声依旧胀满她的脑袋。 P67

一种绷紧了的恐惧,犹如钓鱼线,钩着某种终须从深处拖拉而出的东西。 P68

她知道,居住在北方的所有人也都知道,闻名遐迩的纳旦·凯陶森善于发掘美女。 P69

敬复钧座来函,特此禀报,受托打造行刑用斧头之铁匠韩瑞克森据职去年12月30日所提之构造及尺寸,报价工本费用5银圆。 P108

但想到他必须说明自己何以仅仅造访两次就改变主意,这使他满怀恐惧和困窘。 P109

为什么不找个亲戚或朋友来协助她面对自己生命的终结呢?说不定她在世上已经没有朋友了。 P110

他听到一声叫喊,看见康索的牧童保罗赶着羊群沿山腰行走,烟岚影影绰绰遮蔽着他的身影。 P111

农人走出去,一会儿一个脸色红润的少妇匆匆走进起卧间说:“你好!你从布雷达波斯塔德来的?要喝点儿什么吗?我是妲佳。 P112

古蒙多尔是个短小精壮的28岁男子,他用腕上的汗毛测试刀刃的边缘,对于锋利度很是满意,于是迅速把镰刀旋转到正确方向,开始刮擦脚边的草,一扬头,却发现爱妮丝正注视着他。 P128

他们几个看见爱妮丝惊慌地瞥视自己的腿,就禁不住喜上眉梢。 P129

储藏室邻近农舍大门,我上前时听见风的咆哮一阵紧似一阵,我知道暴风就要来了。 P179

彼昂发现英嘉开始阵痛,便派工人优恩前往他哥哥的牧场去请嫂嫂和女仆过来。 P180

我问他我能否见见妈妈,他要我去照顾卡尔坦,于是我又回到起卧间。 P181

天气这样冷,我把裹着毛毯的宝宝塞进我的披肩,又用枕头把她紧紧贴近我的胸膛。 P182

我听见鳕鱼干燥而脆弱的骨骼在英嘉遗体的重压之下,在麻袋里碎裂。 P190

我的养父什么话也没说,甚至没有说重话斥责我不该浪费食物。 P191

如今他既没有妻子,也没有钱可以支付农场工人的薪水,没办法继续收留我了。 P192

之前即使我强迫自己合眼,黑暗依旧流连不去,此刻亦相同,但却有微光剧烈颤动。 P193

她对他说的难道是谎话吗?他想要在胸前画十字,但在走廊上,当着一群拖着牛奶桶或秽物桶忙上忙下的女仆面前,他克制住这种冲动,倚在墙上穿鞋。 P213

两群人相遇后,我们互相自我介绍,没想到他们当中的一个竟是我已经长大成人的亲弟弟!我们甚至认不出彼此。 P230

盖塔斯卡则粮食丰富,且仆人循规蹈矩。 P231

有天晚上我们吵起来,隔天早晨我醒来时,犹亚就不见了,马格努给我的钱也被他拿走了,我从此再也没见过他。 P232

我成长过程中在一个又一个的农场间流浪,哪家需要尽点儿教区义务,就收留我,或者哪家需要有个年轻女子帮忙看管牧草、羊群或水壶锅子等东西,我就去哪家。 P233

那夜我们跑到牛舍,我用我的嘴和胸脯填满了他掌心的凹洞,用我的身子迎向他的身子。 P270

虽然大雪笼罩山谷,乳品室里牛奶冻成了冰,我的灵魂却融化了。 P271

我们协议我要去与他同住,他会带我离开山谷,摆脱这悲惨而乏人爱顾的人生,一切都将焕然一新。 P272

玛嘉烈说服托蒂先别急着回家,等天气放晴再说。 P273

他开始拖出船上的渔网,并递了一些给我,让我拿回农场去。 P316

但我跟着纳旦进屋,发现他正在对思嘉咆哮。 P317

我要他的铜钱或药或可能藏在此处的其他什么东西做什么呢?我赖在工作室里不肯走,他怎么赶我也不走。 P318

他说他到处看到死亡兆头。 P319

但时间如犯了罪的人一般鬼鬼祟祟溜过,午夜来临又远去,思嘉和达尼埃老早更了衣,在各自的床上呼呼大睡,我却仍醒着,凝望火光在灯芯上跳跃。 P322

这时我明白罗莎为什么把我们称为纳旦的姘头了。 P323

最后他供述,去年秋天,弗德瑞克趁父亲不在家,割断了两头供奶母羊及一头小羊的喉咙。 P325

烛光在起卧间的墙与横梁上跳跃。 P326

有天下午我们就这么说着话,却发现有旅人从山隘朝下坡走来。 P362

你说一句话,底下总是藏着另一层意思。 P363

醒来时天色昏暗,我站起来走到门口,看见农舍窗户仍透着光。 P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