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灵魂漫长而黑暗的茶点时间 : 全能侦探社Ⅱ

copyright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灵魂漫长而黑暗的茶点时间 全能侦探社Ⅱ【《全能侦探社》系列第二部,《银河系搭车客指南》作者、 对特斯拉CEO马斯克影响深远的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作品。全篇包袱无数,却没有一个多余。】The Long Dark Tea-Time of the Soul
本书作者:道格拉斯·亚当斯 (作者), 姚向辉 (译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小说里,每个人都执拗、怪异,抓住生活中不可避免的鸡毛蒜皮,弄得鸡飞狗跳。但亚当斯的眼里这些怪诞其实是一种与生活对抗的激情,因为这个世界是残酷而陌生的。在读《灵魂漫长而黑暗的茶点时间》(名字太怪鸡了,我喜欢)的三个白天与夜晚,就像参加一趟毕业旅行,路上和大家呱噪地漫谈,从披萨的本质聊到神和人的关系,聊到大巴满地狼藉,空气中全是瓜子花生的油脂香气。旅行的终点不重要。这个过程,已经让人十分愉悦了。

我的学习笔记

连英国核燃料公司都急忙发表声明,宣称局势完全受到控制,事故概率仅有百万分之一,现场几乎完全没有放射性泄露,爆炸地点将成为孩童春游和野餐的好去处,最后才不得不承认事情和他们根本没有关系。 P19

灵魂漫长而黑暗的茶点时间 : 全能侦探社Ⅱ 小说电子书 第1张这是整件事里令人大惑不解的又一点。 P20

有一盏床头灯,但床头灯的亮度调得很低,一盏路灯的光线从灰色的窗帘之间钻进来,将钠灯的斑纹投在对面墙上。 P21

她的胸腔似乎完好无损。 P22

他很傲慢,惹人生气,但奇怪的是,她挺喜欢他。 P23

她几乎立刻就意识到自己不该这么做,因为双脚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向大脑回传信息,报告它们接触到的最微小的每一块地面是什么感觉,就好像那是什么它们从未遭遇过的令人担忧的怪诞东西。 P24

这个男人活着的时候,他的气势会让你觉得他受困于某些巨大且令人困惑的阻碍,他的表情像是尘世对他来说不但是个打扰,而且过于可鄙,不值得思考,而他几乎可以立刻发现尘世之外之物。 P27

房间里确实有某种奇特的声音——某种沉重、敲打、刮擦的怪声,某种发闷的扑腾异响。 P28

阳光缓缓地爬过床单,像是担心会在其中发现什么,从床的另一侧溜下去,惊恐地跨过它在地上遇到的某些物品,紧张地拨弄了几粒尘埃,短暂地照亮挂在角落里的果蝠毛玩具,然后逃之夭夭。 P29

灵魂漫长而黑暗的茶点时间 : 全能侦探社Ⅱ 小说电子书 第2张就在他即将在宽慰和得意中打开冰箱门的那个瞬间,第八感官(根据上次的清点,德克认为他有十一种感官)提醒他必须加倍小心,首先考虑一下艾琳娜有可能把从冰箱里清理出来的东西放在了哪儿。 P34

假如一个人一开口就是拿着镰刀的绿眼怪物,你很容易认为他提到山芋的时候也是在胡言乱语。 P66

于是他走出卫生间,继续勘察这栋房子。 P67

这些剪报似乎没有共同的主题或目标。 P68

他大概十三四岁,尽管身体没什么明显的残缺,但肯定不是个健全人。 P69

房间里升腾起某种热气腾腾的紧张感,德克发现他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无从下手的轻蔑气氛。 P70

德克本来想问这个男孩他是谁,但从这个角度望过去,一家人之间的相似性一目了然。 P71

开场镜头里,天使路西法被踢出天堂,掉进地狱深处,躺在燃烧的湖水里,直到一个过路的魔鬼递给他一罐嘶嘶冒气的软饮料,这种饮料名叫“sHades”。 P72

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勒普顿路这栋房子的顶楼响起惨绝人寰的尖叫和惊呼声,给左邻右舍带去了严重的紧张情绪。 P79

他把镰刀靠在一个高保真音箱上,伸出一根粗糙而修长的手指,蘸了蘸唱片转盘上几乎凝的鲜血,在一张发黄的厚纸底部涂抹几下,吹着怪异而邪恶的口哨,走进黑暗的隐秘国度,消失得无影无踪,但立刻又冒出来,取走被他遗忘的镰刀。 P80

两分钟前,有人把它扔在地上,按照床头柜上的座钟,当时应该是十点钟刚过一小会儿。 P81

纸片上有一个单词,这是她从今天早晨给她量体温的年轻护士那儿逼问出来的,护士奇怪地不愿意告诉她。 P93

这个单词是“伍德希德”。 P94

过了几秒钟,他发现了最令他惊诧的原因。 P95

他念出一个咒语,铁锤便跳起来,在宽阔的房间里飞来飞去,咣咣敲打每一根钢梁,直到整栋建筑物像铜锣般疯狂轰鸣。 P96

大块头男人前方,一台可口可乐自动售货机从逐渐沉降的尘云之中隐约浮现。 P97

他能想象老家伙怀着慈悲的恶意,心想按照字面意思教训他一顿肯定非常好玩。 P98

他心情最好的时候对它的反应也非常糟糕,此刻他赤身裸体地站在废弃仓库的中央,背上粘着好大一块橡木地板,听见这个声音就更加气不打一处来了。 P99

放大镜也虏获了他好一会儿,尤其是屈光度25、高倍数、真空沉积、黄金镀膜镜头并集成一体化手握、卡口和抗蚀涂层的那个型号,然后德克又瞥见一台小型电子易经计算器,被它迷得无法自拔。 P103

这个小装置也能当普通计算器使用,但程度有限。 P104

片刻之后,他很确定自己还需要来一瓶量虽小但烈得难以想象的啤酒,并试图把这个加进他的点菜单。 P105

侍者问德克知不知道他的鼻梁断了,德克说知道,非常感谢关心,他知道。 P106

更重要的是,每次想到她的面容——他最后一次见到那副面容是在杰夫·安斯蒂家里的电视上——他的思绪就会立刻落向电视机三层楼底下以每分钟三十三圈速度转动的那颗脑袋。 P107

它开上车道,不情愿得就仿佛它对世界的全部要求仅仅是被扔进临近某个牧场的排水沟,安安静静地在那儿享受有尊严的遗弃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迫拖着身躯爬上这条漫长的砾石车道,过一会儿无疑还要拖着身躯一路爬下去,究竟出于什么目的就不是它的智能够想象的了。 P124

由于没有任何更积极的事情可做,他又转身回去了。 P125

没有书架——假如有书,大概都藏在毫无特征的入壁式柜子的白色柜门背后;墙上挂着一只纯黑色的画框,画框里什么也没有——可能暂时出现反常了吧。 P126

这是一辆巨大、沉重、看上去很厉害的式货车,离真正的大货车只有一步之遥,通体涂成深金属灰色。 P144

她的病房无疑是那种最好的病房——宽敞,家具舒适而昂贵。 P145

这些报道声称附近地区受到某种让人恶心的形“类哥布林”怪物的“威胁”,它时常逃出伍德希德医院,犯下难以言喻的罪行,那些罪行的花样也多得令人惊叹。 P160

按照经过的两块路牌,她已经踏上回伦敦的B线,她也乐于这么做。 P161

最后她感到再也无法忍受,觉得必须散步几分钟才能摆脱这种情绪。 P162

他体重有点超标,开车时身穿长皮外套,头戴难看的红帽子,顾两者带来的各种不便。 P163

它合了两大优势,既致力于研究无法解释之事——这正是他长久以来的恶习(他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它,有时候甚至会以成者的愤怒骂它),又允许一个人自我放纵——这个恶习他非常乐意享受。 P174

他对德克的困境发出几声放的狂笑,然后摸索着打开引盖,自言自语地起什么管、、交流发电机和鸟,但就是坚决不说今晚能不能让这东西重新上路。 P185

过了十分钟,他的捷豹飞快地拐个弯,经过皮卡,飞快地急车,然后疯狂地倒车开向皮卡。 P186

她拐上她住的那条路,经过第一盏路灯时,路灯闪了一下就灭了,把她扔在一小团黑暗之中。 P187

这无疑是因为住户凑巧选择在这个瞬间离开房间,尽管它只是进一步展示了真正的巧合能巧到什么程度,对她的心情却没有任何改善作用。 P188

只有黑暗,绵延入夜晚的公园,公园也不再平静,而是饱含威胁;在她的想象中,粗大打的树根丑恶可怖,变幻莫测的垃圾在黑暗中默然烂。 P190

她跑向下一盏路灯,然而果相同,她刚跑到就被黑暗包围了。 P191

它紧张地悬在半空中,琢磨自己会从哪个方向被破开。 P192

凯特头顶上的路灯几乎立刻再次灭。 P193

托尔开始缓缓地挥动铁锤,老鹰紧张地换脚站立,同步于托尔挥锤的节奏。 P196

凯特对他产生了一种明确的印象,思考对于他来说是一种与其他事情无关的独立行为,一种需要自己空间的特殊任务。 P197

我都不确定我该不该允许你搬上去,我是说这东西太重了,我跟你说过这栋房子里的楼板。 P198

就算他先前真的见到过,此刻它也躲过了他的视线。 P202

所谓“天灾”,一个偶然而草率的词语,人们随心所欲地用它处理逻无从解释的尴尬现象。 P203

他要是愿意,可以站在那儿从早到晚施行奇迹,然而说一千道一万,假如他拿不出有效的出生证明,工作人员就只能请他滚蛋。 P204

诚然,当今世界上到处都是空中交通管理员、雷达、导弹预警系统和类似的东西,可是,纵身跳过北海对一位神祇来说似乎不算什么问题,尤其是,假如你是雷神,那么更理所应当,连天气都听你的差,否则你就该问问为什么了。 P205

在日复一日搅扰生命的狂乱信息之中的某处,他觉得他或许听见了几个代表着众神意愿的音符。 P206

天空底下排列着各种各样的荒野塔楼、多节的高塔与尖顶,它们戳向天空,刺激它,撩拨它,直到天空像是即将爆炸,决出恐怖的水,吞没它们。 P207

德克打开雨刷,雨刷嘟囔抱怨,因为没有足够的雨水供它们去刷,于是他又关掉雨刷。 P212

这时,德克发现他刚好开过了一栋房子,就在今天上午,他在这里见到他的一位客户,客户的头部被割下来放在唱机上转动,凶手是个绿眼恶魔,挥舞着镰刀和以鲜血签订的契约,尔后凭空消失。 P213

他等了一两秒,觉得激动的时刻已经过去,局势又稳定下来,便试探性地向前,从雷诺的车头绕出来。 P224

他躺在那儿息了一两秒,最后沉重地翻个身,用一只手捂住脑门,另一只手捂住鼻子,抬起头惊恐地望着那只巨鸟,苦地思考着自己的工作条件。 P225

几乎没用过的赛巴迪成套刀具、食品加工机和卡带收放机全都不见了,然而他确实有了台新冰箱。 P226

鹰似乎意识到德克可能误解了它的意思,对德克伸出一只钩爪。 P227

他无意中听到这场谈话,谈话的双方是谁呢?德克拿起信封,看了一遍那些名字——他原以为那是一首很有节奏感的舞曲。 P245

从窗口到人行道没多高,因为这所房子的底层并不高,门前还有一段窄窄的台阶。 P246

德克惨叫一声,向后一跳,但没跳太远,因为一只钩爪还插在他的手背上。 P247

这次他用铅笔挑起翻盖,眼睛隔着十厘米左右的安全距离扫视门厅。 P248

然而,每次它这么做的时候,德克都忙着转身逃跑,因此没有向这番展示投注应有的注意力。 P249

“我丢了什么东西吗?”他不满而诧异地问,“我丢了什么东西吗?”这似乎是他听到过的最令他震惊的问题。 P250

锤子越飞越近,忽然在飞行途中向侧面偏转,不再制标准的抛物线,而是出酷似巨型莫比乌斯曲线的新轨迹,绕到电信塔的另一侧去。 P254

黑暗笼罩着各个方向的地平线,只有这儿那儿远远点着几点火光,西南方大约两公里之外,有一团比较大的亮光。 P255

但是,就在仅仅五分钟内,消失在这儿的人数就足以让百大三角洲的神秘生意开心整整十年了。 P283

瓦尔什么?哈拉?今晚大家都去了那儿,只有他除外?他本来打算回家上床,醒来后去买生活用品。 P284

他非常缓慢而小心地向前走,每一个动作都极其细微和轻柔,尽全力捕那种声音。 P285

空气中似乎充满了鹰,想进入瓦尔哈拉,显然你至少要被六只鹰俯冲扑击。 P286

德克借着火昏暗摇曳的光线看向屋顶,屋顶是用扎在一起的盾牌搭成的。 P287

而这些闹得沸反盈天的狂欢诸神和战士以及陪着他们狂欢的女士,连同他们的盾牌、火和野,似乎确实填满了这个差不多有圣克拉斯车站那么大的空间。 P288

他贴着墙壁向前,假如这儿实际上是圣克拉斯车站而不是瓦尔哈拉,那么这便是前往售票处的方向。 P289

就在他琢磨的当口,一只鹰忽然从空中俯冲而下,好一番拍打扑腾,落在老人面前的桌上,收起翅膀,走上前,向老人讨要食物。 P290

灵魂漫长而黑暗的茶点时间 : 全能侦探社Ⅱ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linghunmanchangerheiandechadianshijian-quannengzhentans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