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凌乱的床2019新版Le lit défait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 [法]弗朗索瓦丝·萨冈

萨冈作品系列:凌乱的床(剧作家与女演员,谁是恋爱中的掌舵者?法国才女萨冈,用放大镜般的笔触,细写现代爱情中的自恋、自卑、自欺。)

还蛮有趣的摇摆不定的不平等亲密关系、对男主来说因为女主的不忠而有活着的感觉(?)、而女主又因为需要寄生这样的角色而产生蜜汁依赖、隐约像是阿飞+林仙儿的尊享版本、、女作者视角对一段关系中每一缕情绪的极致解剖,但到最后还是有一丢丢疲倦了、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她就这样用标点符号和背信弃义完成了这篇杰作,而最后一句话对她来说是决定性的,不管怎么样,反正今年是这样。 P13

他回来了,他是属于她的,他为她的人生历程作出了辩解,他是她的那个重大问题,那个可怕问题的回答,即那个从童年起就萦绕她的问题:“我讨人喜欢吗?”而她当时大概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表情,以致这个心不在焉、好胡思乱想的爱德华注意到了她。 P14

矮小、粗壮和活泼(她乐意说自己像滴水银)的托妮,除了是一个奴颜婢膝的人,还是一个贪婪、有生意头脑和缺乏诚意的人,这使她成为巴黎最能干的经纪人之一。 P16

凌乱的床2019新版Le lit défait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他从未忘记贝娅特丽丝在一出戏里说的那句愚蠢的台词,那是在他们五年前第一次相遇时。 P29

他原先把这次相遇想象成金色和大红色的,很奇异动人,然而它却是在几面米色的墙之间,在一块栗色的单面仿皮漆布上,面对一个累得阴沉着脸的咖啡厅侍者进行的。 P30

信甚至还没打开,结束睡眠、摆脱痛苦和脆弱的迷糊状态的爱德华,就已经感到自己的心跳停止了,血液被冲淡了。 P35

因为也无法回自己的家,他终于给尼古拉打了个电话,谢天谢地,他在家;谢天谢地,他准备接待他。 P36

正是涉及他的剧本,贝娅特丽丝才离开他的!“她那封信的结尾,”他很快又说,“我没看懂。 P37

贝娅特丽丝因此真诚而痛苦地放弃了她的女顾问的角色,而屈从于只当一名性感的喜剧演员,于是她一冲动,便溜到了男一号的床上,并在那里待了两个小时。 P38

她说,她已没什么可穿的了,爱德华得作出选择:或是在吊床上再待一个下午,或是跟她去购物。 P46

爱德华惊讶于自己的夸夸其谈而打住了,这时,她抬眼看了看他,目光是亲切的,而且几乎是赞同的,然而却令他害怕。 P47

凌乱的床2019新版Le lit défait 小说电子书 第2张这些绵绵情话他当然觉得很动听,但这好比一出陈旧、过时的戏剧的片段,而这种戏剧他五年前有可能会写,当他在某一天陷入疯狂时。 P60

他点了一支烟,咳嗽了一下,气愤而又漠然地看了看他的烟,然后显然很高兴地吸了第二口。 P65

而像我这样的人是不会为她痛苦的……”“真的吗?”爱德华问。 P66

再说,我觉得心情很好,我也许会放纵一下自己,让她快乐,趴在她肩膀上哭一通。 P67

大海在爱德华的望远镜顶端颠簸摇晃,仿佛变得朦胧而柔和,覆满泡沫,仿佛是空的。 P68

爱德华读过剧本,他寻思契诃夫这部剧本的脆弱而有点令人心碎的魅力何在,即他在看剧本时所感受到的那种魅力何在。 P76

其实她是恨库尔特的,而且为他的失败从心底里感到高兴,可是她只有躲到一种完全相反的态度中去,才不至于毁掉爱德华。 P77

它将被一些不公正的人来评判,或被一些他所不欣赏的人来欣赏。 P78

就连托妮在和他谈他的合同、计划时,也都是轻声耳语,而且几乎是偷偷的,就好像在三个星期之后谈《或许另有所爱》之外的其他东西是不得体的。 P85

再说,不管怎样,”她一边把他拽到自己身边,一边接着说,“我嘛,我爱的是你……”爱德华很生尼古拉的气,因为他重复了这些厚颜无耻的话,而且肯定地对他说,这是片场里男女关系方面的常识。 P86

我只是在肉体上冒充高雅,”她有一天对托妮说,因为托妮指责她有一个比其他情人更让人不舒服的小情人,此人是个按行数计算报酬的记者。 P94

这倒不是因为他有一点点受虐狂倾向,因为当她一不小心温柔地对待他时,他也会发出无法模仿的幸福的叹息,心满意足的孩子般的长长的叹息。 P99

贝娅特丽丝被激怒了,她眼里闪着怒火,大步穿过舞台,朝后台走去,而托妮和爱德华正愁眉苦脸地在那里等她。 P109

这位帕特里斯的某些同行可是乐坏了,因为,面对着两千万电视观众,他让自己被一个叫贝娅特丽丝的女人当傻瓜对待,而她当时正在兴头上,在三盏小聚光灯的照射下显得光彩夺目、神采奕奕。 P110

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怕她和另一个男人共度此夜,尤其而且首先是因为,他确信自己能从这个女人的身体上得到快乐。 P111

他的女主人公很乏味,而他对自己的男主人公则更感兴趣,理由很简单:他想着有朝一日,他们当中某一位,最终能以他那样的疯狂劲儿,他那样的性格,他那样的古怪言行,去诱惑贝娅特丽丝。 P119

别装出一副新郎的样子,脱掉这件衬衣,强奸我吧,好吗?快强奸我,”她补充道,一边把手放在情人的大腿上,“快点,我渴望你,整个晚餐期间我都渴望你。 P122

当然,这部戏是他五年前写的,其中的主人公对他而言已成了他的同窗、童年的朋友或旅伴,成了那些对您而言曾经是一切的人,他们和您十分亲近或是必不可少的,而当机遇把他们又带到您身边时,您惊讶地感到,他们对您是那么冷漠和疏远,您因此对他们不无怨恨。 P135

当然,他不可能理解,她已经变了,而那些过去一向让她发笑的词,诸如“坚贞”、“忠诚”、“信任”,现在在她看来和“野心”或“发狂”一样尖锐、鲜明和强烈。 P141

多令人惊讶啊,这个三十五岁的男子竟天真地声明自己先前从未到过美国,也从未到过其他地方!多新鲜啊,这个土里土气的老年轻人既不掩饰也不夸耀自己的为人!爱德华的本性只能吸引他那个年龄的孩子,而幸运的是,纽约充斥着这样的孩子。 P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