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历史电子书

历史与记忆中的第三帝国(欧美史学界核心学者的纳粹德国新史)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历史与记忆中的第三帝国(欧美史学界核心学者的纳粹德国新史)The Third Reich in History and Memory
本书作者:理查德·埃文斯 (作者), 梁本彬 (译者), 孙匀 (译者)

本书读后感· · · · · ·

理查德·埃文斯的书评+研究论文集。一边分小专题谈第三帝国的历史,一边评论二十年来有创见的重要著作。完全不掉书袋,用史实和逻辑说话,对有的书不吝赞美,对有的书不留情面,但读完都是心服口服。顺带聊了爱娃、甲壳虫之类的八卦。《社会局外人》《胁迫与同意》两篇原创论文更不用说了。前者涉及近代早期以降德国社会的等级划分和群体污名,在这个基础上反观纳粹时期的局外人,特别是犹太人之外的受害者;后者探讨高压社会中普通人的选择和道德责任。

我的学习笔记

1913年,依据在殖民地反复推敲出的种族主义信条,德国制定出了一项新法律,以种族血统而不是以居住资格(欧洲其他地方通常以居住资格进行界定)为基础来界定德国的公民身份。 P25

历史与记忆中的第三帝国(欧美史学界核心学者的纳粹德国新史) 历史电子书 第1张德国人自称肩负着现代文明开化的使命,并将其融入殖民统治最后阶段所实施的教育、经济和宗教政策之中,而在1939年至1945年间的东欧,则没有出现类似的情况。 P26

纪念碑底座上贴着赤陶瓦片,每片瓦上都刻着一个德国前殖民地的名字。 P27

20世纪90年代,这样的论点受到了质疑。 P29

这种历史观已经产生了许多极其重要的新解释,启发了越来越多的重要研究,这些研究将19世纪德国和世界的关系与纳粹征服世界的企图联系在了一起。 P30

大片领地都被英国人和法国人抢占了,“瓜分非洲”运动给德意志帝国留下的只不过是些残汤剩水:纳米比亚、喀麦隆、坦噶尼喀(Tanganyika)、多哥、新几内亚,还有诸如瑙鲁(Nauru)和俾斯麦群岛之类的太平洋岛屿。 P31

德国现在采取的是一种侵略性的“世界政策”,旨在提高其帝国的地位,并获得可与其他欧洲列强海外殖民地相媲美的“阳光下的地盘”。 P32

在纳米比亚战争中进行种族灭绝这一决定,是一个当地的军事指挥官不顾殖民地总督和柏林上司的异议而做出的,而且殖民地的暴行常常在国内引起强烈的批评。 P40

因此,对斯拉夫人和犹太人的毁灭是与纳粹净化德意志种族的政策联系在一起的,而殖民地的情况并非如此。 P41

纳粹在东欧的计划基本上就是这样的,虽然在实施过程中的有些阶段,纳粹行政官员出于战时经济的考虑,使用过犹太劳工,但是从长远看,用他们的话来说,这只是“通过劳动来毁灭”的一种缓慢形式而已。 P42

巴拉诺夫斯基的著作让这些思想的重要性清晰地凸显了出来,并从正反两面细致而又深刻地展开了讨论。 P43

历史与记忆中的第三帝国(欧美史学界核心学者的纳粹德国新史) 历史电子书 第2张

1916年,协约国的防空炮火迫使德国人放弃了用齐柏林飞艇(Zeppelin)空袭伦敦的计划,但德国人又研发出了“哥达”(Gothas)重型轰炸机,以及十分引人注目的“巨人”(Giant)轰炸机,它是一个翼展42米的坚固非凡的大怪物,从来没有被击落过。 P47

1918年,德国人制造了近2000万颗毒气弹,在“米迦勒行动”中使用的炮弹,一半以上都是化学毒气弹。 P48

在经济上,事实最终证明协约国的生产能力比德国、奥匈帝国及其盟友土耳其和保加利亚加在一起的生产能力还要强大。 P49

配给的口粮低于生存所需,一个巨大的黑市应运而生。 P50

简直难以相信,这些士兵和曾经被派往伊普尔(Ypres)参加战斗的士兵来自同一个国家。 P51

11月时,西线的协约国军队人数已远远超过了同盟国的军队人数,几乎是后者的2倍。 P52

遭到叛徒煽动的罢工和示威破坏并最终毁掉了主战派的努力。 P55

他没有采取任何安全防范措施,每天都走相同的路线,还解除了早些时候为他提供的警力保护。 P56

全国各地到处张贴着“通缉令”,另外,目击者的描述也分发到各地的警局。 P57

不过,他们占领柏林的时间极为短暂,其推翻共和国的拙劣计划很快就宣告失败了。 P58

沃尔科夫很好地利用了拉特瑙私人文件中未发表的信件和著作,这些都是苏联解体之后在莫斯科的克格勃专用档案中发现的,目前这些信件和著作还在编辑和出版过程中。 P62

拉特瑙最初是作为一名作家崭露头角的。 P63

反犹主义气氛在德国保守派中间日益浓厚,拉特瑙因此比以往更加认同德国犹太主流群体,并谴责反犹的基督徒缺乏真正的基督教精神。 P67

拉特瑙在战后通货膨胀的经济环境中苦心经营着通用电气总公司。 P68

拉特瑙信心满满,准备充分,老成持重,口才极佳,在政治和外交领域的影响力不断增强,如沃尔科夫所言,他“终于获得了应有的名誉”。 P69

在艾伯特去世、保守的兴登堡当选为总统之后,主宰着共和国法律制度的反动的民族主义法官们控制了国家法庭。 P70

魏玛既远离了1920年最初几个月在柏林肆虐的革命动荡和巷战,也远离了与他们所排斥的那段历史相关的联想。 P71

年轻女性称颂女性文化,而裸体杂志和卖淫——也是(男性)艺术家最爱的主题——则向人们揭示,性解放的程度可能也体现了性剥削的程度。 P74

于是希特勒贴上了假胡须,荒谬地冒充会计师,设法通过了检查站,但在他抵达之前,政变显然就已经失败了,这无疑让希特勒对当时的柏林非常蔑视。 P75

凯末尔放弃了伊斯坦布尔,在遥远的安卡拉(Ankara)建立了一个全新的、无污点的首都。 P76

毫无疑问,犹太人是这些政策的主要受害者,但还有其他群体也是受害对象,比如吉卜赛人(罗姆人和辛提人)、同性恋者、智力障碍者、肢体残疾者、“惯犯”、“不合群的人”、“不愿工作的人”、无家可归者、流浪汉、斯拉夫人和其他被德国统治的民族(包括被强行带到德国境内的和德国在境外统治的奴工)。 P87

关于德国对斯拉夫人的态度,以及19世纪德国境内外籍劳工的历史,已经有了完整的记载。 P88

人们认为,社会秩序中不同等级的人以不同的方式拥有不同程度的社会荣誉。 P89

第三类是因为性行为不端而失去了名誉的女人,尤其是妓女和未婚母亲。 P90

如果行会会员娶了刽子手的女儿,那么他很可能会立刻被行会开除,并被剥夺生计。 P91

启蒙理性主义替代了基督教的行为准则,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的法律法规中止了对许多自愿性行为的制裁,包括同性恋。 P92

没有任何协调一致的国家政策,再加上没有足够的警力应付所涉及的广大人群,这就意味着像这样的社会局外人会被污蔑为离经叛道者,当局可以判他们有罪,他们的生活也会频繁受到随心所欲的干涉。 P100

而照顾刑满释放人员的自愿组织数量太少,其影响也就微不足道,比如为改造妓女而设立的慈善机构“济良所”(Magdalen homes)、为流浪者设立的具有慈善性质的劳工居住区和寄宿公寓,几乎连他们试图解决的问题的皮毛都未触及。 P101

总的来说,德国采用某些标准对社会局外人进行重新定义、调查、隔离和污名化的过程,与法国哲学家、历史学家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对英国和法国相关情况的描述是相同的。 P102

德国医生开始有了将社会其他领域纳入其职权范围的野心[24],其中包括犯罪和社会反常行为。 P103

于是,随着积极优生学的传播(积极优生学旨在改善人口整体的精神和身体状况),消极优生学——减少或消除民众中的“低价值”人口——也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P104

从历史上看,德国社会对局外人的敌视并不比其他欧洲社会更严重,即使在传统的“秩序社会”(St?ndegesellschaft)中,“荣誉群体”和“可耻群体”之间的界限也是不断变化、不稳定的,而且到19世纪中叶时已经基本上被消除了。 P113

第三个因素是对社会局外人的论述开始带上政治色彩。 P114

纳粹最重要的法学家——比如罗兰德·弗莱斯勒(Roland Freisler)和奥托—格奥尔格·提拉克(Otto-Georg Thierack)——称司法制度是人种改良清洗的一种手段。 P115

[43]这并不是退化到野蛮状态的过程,要说它野蛮,那也是道德意义上的野蛮,而不是历史阶段里的野蛮。 P116

相应地,人们也强调纳粹政权决策自上而下的性质,以希特勒为中心,用后来所谓“意图论”的研究方法来研究纳粹政策,认为一切之所以发生,是因为纳粹领袖想要如此。 P124

即便《授权法案》不靠这样的非法行为也能够通过,《授权法案》也不能因此而变得合法。 P130

社会民主党在全国的镇议会和地方议会都有代表,在纳粹夺取政权之前,就在不同时期领导着普鲁士政府和帝国政府。 P131

几年后,纳粹废除了教会学校,强制家长把孩子送到由国家管理的世俗教育机构,以便对他们更彻底地强行灌输纳粹思想;纳粹政府为此在各地举行了公民投票,并以取消子女抚养费等福利来威胁拒绝投赞成票的父母。 P143

军备扩充计划造成了日益严重的劳动力短缺和瓶颈,因此重点行业的技术工人越来越多地受到这种较轻的惩罚,而不是被监禁起来,从而避免出现进一步的劳动力短缺。 P144

到1939年,加入该组织已是强制性的了,在总共890万名10岁到18岁的德国人中,大约870万人是该组织成员,所以其影响并不仅限于反常者或边缘人。 P145

三如果像韦勒、盖勒特里、约翰逊、罗伊班德等历史学家声称的那样,纳粹政权受到了德国广大人民的拥护,那为什么还需要这样一个庞大的胁迫和控制机构呢?这就把我带到了我想要探讨的第三个或第三组命题:纳粹政权从一开始就受到普遍欢迎,可证明这一点的包括纳粹党在全国选举中获得异乎寻常的成功,后来的调查数据中人们对那个时代的记忆如此,普通德国人乐意向当局检举任何有出格行为的人,从纳粹报纸对集中营的大量报道可以看出民众对集中营的支持。 P146

这绝不是说说而已,因为在1938年,当公民投票与是否对希特勒有信心的投票同时举行时,投反对票的人就是反对希特勒,因此——正如纳粹官员和宣传代理人所指出的那样——根据叛逆法,这就是犯罪行为。 P147

在这种情况下,“默示同意”或“被动同意”等说法不过是给人下负面道德判断的手段,此类说法想当然地假设公民应该有所行动,认为如果你不公开抗议政府的政策,那么就表示你同意了,这是极为不切实际的。 P158

因此,恐惧在塑造人们的行为中起了关键作用。 P159

如果我们不认清这一事实,便不可能理解纳粹对所征服地区的人民,尤其是东欧和东南欧的人民,以及对欧洲大陆整个沦陷区的犹太人所实施的恐怖行为。 P160

最近,一些历史学家认为,纳粹的宣传起了核心作用,它将德国人集结到纳粹的旗帜下;其他历史学家则强调纳粹党使德国人民感受到了日益强烈的恐惧感,尤其是在战争的后期阶段。 P167

在战争的后半阶段,宣传的效果也不好,那时德国显然已经在走向失败了。 P168

1933年夏天,他在大学里看到“员工们在走廊相遇时,不断举起他们的手臂”。 P169

但这究竟有何含义呢?“万岁!”并不仅仅意味着“万岁”,这个词还包含了康复、健康和良好祝愿的意思。 P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