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流浪地球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刘慈欣 (作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魔鬼积木(第二章)

四年时间过去了,1号基地完成了它的使命,已经按计划产生了1万个极不完善,但可以存活下去的基因组合体,为下一步研究提供了实验和理论基础。这一阶段的具体成果体现在已建成的2号基地中,这一基地建在距1号基地10公里的荒漠上。


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这四年,奥拉博士和他的小组是在没日没夜的疯狂工作中渡过的,希望和失望交替出现。这紧张得没有缝隙的日子只有一次被打断,那天,奥拉应邀去华盛顿,当时正在访问美国的桑比亚总统凯莱尔要接见他。总统在五月花饭店接见了他,奥拉看到,当年那个瘦削机灵的黑人革命领导人已经消失了,他面前是一位身体发胖的国家元首,他那雪白的衬衣衬着黑色的皮肤像燃烧似的耀眼,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法国高级香水的味道。与奥拉一起被接见的还有几位桑比亚裔移民中比较有成就的人士。出乎奥拉的意料,总统用英语同他们谈话,奥拉对他地道的口音很是惊奇。

流浪地球

“......既然各位已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公民,就应忠于自己的国家,你们对这个国家做出的贡献,也是对祖国桑比亚的贡献,因为无论从政治上还是经济上,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都是桑比亚学习的楷模和力量的源泉。”会见结束后,凯莱尔总统特意单独同奥拉谈了一会儿,高度赞扬了他在分子生物学上的成就,称他是桑比亚乃至整个非洲的光荣。但当奥拉同他谈起基因工程在桑比亚可能的应用时,总统一摆手,”不,博士,那些东西在你的祖国没有用处,桑比亚有办法更快地富起来。”奥拉说:”我认为桑比亚现在的工业化进程是危险的,它大量引进西方的高能耗和高污染工业,对资源进行破坏性开发,以环境和资源为代价换取繁荣......””够了,”总统打断了他,”您毕竟不是一个政治家,要知道,没有眼前就没有将来,对桑比亚来说尤其如此。桑比亚的繁荣只能依靠西方的投资,除此以外您能找到别的路吗?如果按你们这些学者们建议的所谓可持续发展,那么这种进程还没开始,我就会被政变者送上绞刑架了!所以奥拉博士,您应该清楚您能为祖国做出贡献的地方:您是一位著名学者,要在美国企业界利用您的影响,为桑比亚拉来投资!”

在1号基地工作的最后一年的夏天,奥拉和凯西把在波士顿读寄宿中学的女儿接来过暑假。当他们的汽车沿着一条简易公路驶近1号基地时,黛丽丝恐惧地睁大了双眼。

“天啊,这地方真可怕!”这时德克萨斯晴空万里,在耀眼的阳光下,荒原上那巨大的建筑群格外醒目。奥拉笑着问黛丽丝有什么可怕的。

“看那些大房子,”黛丽丝指着西边的成长区说,”真像放在屋里的棺材!”奥拉说:”天下要是有最荒唐的联想,那就是你这个了,那些房子那么大,怎么会像棺材,还是放在屋子里的?”但凯西的脸却变得苍白,剩下的路上她把黛丽丝紧紧地抱在怀中,再也没有说话。晚上,在基地的住所中,凯西紧紧地伏在奥拉怀中,奥拉感到她在颤抖。她说:”记得孩子白天说的话吗?””黛丽丝的想象力有些变态。”奥拉不以为然地说。

“变态的是你!整个基地中,只有你一个人没有感到那种恐惧,你的一切都被那个理想占据着,已经没有正常人的感觉了!孩子对恐惧有本能的敏感,黛丽丝说出了我早就有但不知如何描述的那种感觉,她形容得太贴切了:一口放在房子里的棺材。这其中最贴切的是说它放在房子里,基地就是这间房子,我们和棺材都在其中,你知道这种感觉吗?”基地确实笼罩在一片恐惧之中,这种恐惧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加深。即使在大白天,基地的所有人也都龟缩在实验室或住所中,偶尔外面有一个人,也是脚步匆匆,尽量避免看一眼成长区那些巨大的建筑。甚至在平时的谈话中,一提到”那边”,他们的脸色都变了。这时,夜已深了,奥拉和凯西又听到了那种声音,那声音来自成长区,先是听到一声,然后又听到许多声附和。这声音像是怪笑,又像是垂死的哀鸣,断断续续地在这荒漠上空飘荡,持续很久,把人们送入那恶梦连连的梦乡。

黛丽丝在这儿住不下去,第二天就由凯西送回波士顿了。一个星期后,放弃1号基地的命令下达了,基地人员和设备开始陆续撤离。当人们最后一次通过那个戒备森严的大门时,都长出了一口气,仿佛从地狱中归来一样。

撤退开始时,菲利克斯来找奥拉,并同他一起去了成长区。菲利克斯绝对不想去那里,但做为”创世”计划的最高指挥者,一次都不去也说不过去。

当成长区那高大建筑的大铁门隆隆滑开后,俩人从外面炎热的夏天走近了阴冷昏暗的世界之中。

菲利克斯看到这里有无数间小舱室,每间舱室的金属门都紧闭着,门上都有一个不大的观察窗。奥拉领着菲利克斯来到了一间舱室的门前,菲利克斯透过观察窗向里看去,看到了里面铁青色的地板上的那个东西。他的第一个印象是:那是一大团肉,它被一层苍白的皮肤包裹着。那层皮肤很薄,可以清楚地看到皮肤下面由血管组成的,密密麻麻的青黑色纹路。这个大肉团现在正松软地摊在地上,呈没有形状的一堆。菲利克斯最初以为它是死的,但后来发现那团肉的形状在缓慢地变化着,随着这形状的变化,这团软绵的东西向门的方向移来,并在地板上留下了一条宽宽的粘液的痕迹。当那团肉距门已经很近的时候,菲利克斯甚至能够看到它皮肤下面血管动脉的博动。他注意到那苍白皮肤的表面出现了两道细长的黑缝,那缝很快张开变宽了,菲利克斯看到那竟是一双眼睛!眼睛的瞳仁呈蓝色,它一动不动地盯着菲利克斯,射出阴沉沉的冷光。菲利克斯猛然意识到了一个恶梦般的现实,他的血液一时为之凝固了。

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他两腿一软,差一点倒下,但军人的训练和经历还是使他支撑住了自己。他转过身来背靠着门,闭着眼睛,任冷汗从额头上淌下,湿透全身。

“将军,您没事吧?”奥拉问,他的口气很是复杂,有怜悯,有嘲讽,也有悲哀,”这是一个失败的组合体,双方基因的特征都没有显示出来,但这类组合体却奇迹般地活下来不少。它们不能进食,是靠外部直接输入的养料活着的。”菲利克斯控制住自己,又看了一眼里面的那团肉,这时他看到了从上方伸下一根塑料管,通过一个针头插到那团肉上。

奥拉说:”这是您,对面是我。”菲利克斯从对面的一个小舱室的观察窗中,看到了另一个同样大小的肉团,但它的皮肤是黑色的。奥拉说:”肤色的特征我都保留下来了,这样我们可以分清彼此。””博士,你是个魔鬼!”菲利克斯声音颤抖地说。

“我们都一样,将军,意识到这一点,您的神经应该坚强起来,我们接着看吧。”他们接着看下去。这一个成长室中都是活着的肉团,但越向前走,肉团渐渐具有一定的形状;再往前,肉团中开始伸出一些菲利克斯能够辩认的东西,比如一支畸形的手臂、两条长度不一的腿、一支很大的耳朵,甚至一支坚硬的牛角。最令菲利克斯恐惧的是肉团上的那些眼睛,每个肉团上都有眼睛。有一些肉团上还有较完整的五官,当他们看到菲利克斯时,那软绵绵的巨大脸庞上就显出怪诞的表情。其中一个肉团在两只阴沉的眼睛下有一条长长的黑缝,那道黑缝张开来,露出了两排雪白的獠牙,在獠牙之间一条宽大的鲜红的舌头吐了出来,又慢慢地收了回去。这些肉团分黑白两色,数量大体相当。

紧接着,沿着宽宽的通道,他们来到了另一个成长室,在那高大的穹项下有足球场大小的空间,放着无数个透明的大玻璃缸,玻璃缸呈圆形,直径有半米,高1米多,里面盛满了水一样的透明液体,在每一个玻璃缸的液体上,都飘浮着一个人头。那些人头也分黑白两色,都放在一个小橡皮浮圈上。所有的人头都闭着眼睛,脸色惨白,似乎没有生命的迹象。

奥拉说:”这组合体都被注入了快速生长的基因,它们虽然只成长了3年多,但实际的生理年龄已相当于7到8岁。”在那些白色长着金发的人头上,菲利克斯看到了自己的童年。

当他们走近时,脚步声使那些人头的眼睛纷纷睁开。菲利克斯不敢直视那些阴冷的目光,便向一个玻璃缸里面看去。透过缸内透明的液体,他看到那个漂浮的人头下面拖着一团纷乱的东西,那些东西看上去像是一团纷乱的水草,它和人头连在一起,像一个怪异的水母。当菲利克斯仔细地看那一团东西的时候,心里又打了一个寒战,他发现那些东西其实是一付完整的内脏,他甚至清楚地看到了靠三分之一上方的那颗博动的心脏!有些内脏很小,有些则很庞大,几乎塞满了整个玻璃缸,那些显然不是人的内脏。

“这也都是些不成功但生存下来的组合体,”奥拉说,”它们必须被浮在保护液中,如果把它们放到地面上,重力就会使那些暴露的内脏无法正常工作。它们可以正常地进食,但排泄也都在这些保护液中,所以这个成长室有一套庞大的保护液循环系统。”他们慢慢向前走去,经过了一个又一个漂浮着的头颅,那些头颅的头发都已很长了,浸泡在液体中,有的同内脏缠结在一起。

“啊,快看!创造者来了!”一个白色的头颅声音细尖地喊道。他说话时,液体从嘴中喷出,使他的声音咕咕地很怪。

“哇,创造者!创造者!”别的头颅也都随声附和着。

“那个黑的是创造者,白的不是创造者!”一个黑色的头颅说道。

“对,黑的是创造者,白的不是创造者!”其它许多黑色头颅也跟着喊。

“但白的也是先祖!”一个白色头颅喊。

“对,是先祖!是先祖!”别的白色头颅附和着。

奥拉低声对菲利克斯说:”它们虽会说话,但不全是人类的意识,有一半的意识和本能来自异类基因。””先祖有手,先祖有腿,我们没有!”一个头颅高喊。

“如果我有腿,我比他跑得快,我的另一半是猎豹!”一个内脏体积很大的头颅应声说。

“我的另一半是熊,如果我有手,我就掐死他们!”另一个内脏更大的黑色头颅高喊。接着,大厅中响起了一片纷乱的狂笑声,这笑声使菲利克斯感到像掉进了一个布满棘剌的陷井中,浑身已经体无完肤。

注:本站不存储任何书籍,PDF电子版收集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请于24小时后自觉删除。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liulangdiqi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