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社会科学电子书

伦敦人 : 大城市的日与夜

copyright

本书作者: [加]克莱格·泰勒

真是包罗万象,那些奇怪的城市职业,女祭司、护士、施虐者、养蜂人、嫌疑犯、对冲基金经理、副警长、目击者、说唱歌手、人力车夫、火葬场技工……一部伦敦的现世人类学探秘。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伦敦人》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伦敦人(只有在大城市生活过的人,才会明白其中的复杂况味。口述史大师克莱格•泰勒经典非虚构作品。)

Londoners: The Days and Nights of London Now-As Told by Those Who Love It, Hate It, Live It, Left It, and Long for It

在我租住的房间不远处,就是南维克住宅区,人们也把这个地方叫作“路障”——这是布里克斯顿最不受欢迎的公共住宅区。 P22

伦敦人 : 大城市的日与夜 社会科学电子书 第1张

一天晚上,我在空无一人的地铁车厢里醒来,一个清洁工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腿,把我叫醒。 P23

我想没有必要期望超过彼得·阿克罗伊德(17)或是伊恩·辛克莱(18),也绝不要尝试写出比杰瑞·怀特(19)写得更精细又实在的、关于过去两个世纪的史实。 P29

鲜活的历史令人激动,尤其是在这么一座拥有这么多故事的城市,人们争抢着来到这里,努力留下,又拼了命地想离开。 P30

风直直地穿墙而入,墙纸上长着霉菌,而房子后方的花园简直就是一个垃圾场,堆着各种各样的破旧木板、砖瓦、铁钉外露的木料、碎玻璃,还有一堆石块。 P38

你要不是在雨中站着等公交车,要不就是在站台瑟瑟发抖地等火车。 P39

这会儿你突然接收到伦敦的电台频率,传来叽叽喳喳的各种人声,就好像有一百万零一个人在说话,而对讲机连五秒钟的喘气时间都没有。 P44

有很多关注释囚的组织在推特上关注我,所以我发了一条推特,说道:我现在无家可归,但是我没有酗酒问题,也没有毒瘾问题。 P50

就我们说话这当儿,它们正在孵化各种邪恶计划,然后你会看到它们看你的眼神,那眼神好像在说:“耶!我们会搞定你的!”你看到一只瘸了一条腿的鸽子,却还走得好好的。 P54

他们的地方比较小,还用木头什么的做了一个小小的遮蔽所,用塑料纸把全部东西都盖起来,里面很暖和。 P68

我跟一个正在休息的司机在大波特兰街地铁站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见面,他穿着一件褪色的兔八哥卫衣。 P79

每过一刻钟,这样的“合唱曲”都变得更响,直到九点发出最后一次巨响后,大多数闹铃声才安静下来。 P86

我们甚至收到过河豚啊、铁啊、假牙啊、假扮大猩猩的服装什么的。 P87

他们说,先生,您的一万英镑在我们这里,您想来取吗?他说,我现在不行,因为我在等外卖。 P89

当然,他们的想法挺幼稚,但是这个过程让他们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繁杂而琐碎的问题,这些繁杂而琐碎的点点滴滴相互影响,而这正是他们需要去面对和处理的。 P100

因此,想个办法来把街道设计得让行人觉得停下来是一种享受,是很重要的。 P101

咖啡桌底下有一盒《兄弟连》碟片,窗沿上放着道尔蒂身着盛装骑在马背上的照片。 P104

不过,这东南西北的区别,内里大有乾坤。 P105

皇家近卫骑兵团是英国军队里最高等的军团,他们不是历史最久的,却是地位最高的。 P106

我本可能会学抽大麻,也可能因为入室盗窃而被抓起来,或者抢劫银行、偷东西,甚至谋杀或做其他什么蠢事。 P108

当时,我们的营地是白金汉宫对面的惠灵顿兵营,而骑士桥兵营则是最原始的骑兵营,它被推平重造,直到1970年才重建完毕。 P112

这个差别非常隐晦,但是了解这个差别很重要,尤其如果你不是伦敦人,或者说只不过是要在这里暂时停留。 P123

在每次聚会上,他们都邀请一位演讲者,一位杰出的分析师,来讲讲市场和技术方面的事。 P140

她穿着长靴、牛仔裤和一件黑色上衣,指甲绯红;她抿了一口茶,白色的马克杯上留下半月形的红色唇印。 P167

有一次,我收到预约,对方想要做一个公开羞辱的角色扮演。 P168

本恩先生来到化装服装店,店主会给他一件衣服让他试穿,他穿上以后就会变成那件衣服代表的人物。 P171

警钟敲响了啊!虽然只有52个人丧生,但是想想伦敦的人口数量,想想每趟地铁上有多少人——将近1000人——就让人后怕。 P181

为什么会有人做这种事情呢?这种事情对亲历者造成的影响是永久的。 P182

你最需要的是八小时的睡眠,好好吃饭,做一点点冥想,甚至是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P188

一直到大约1983年,《面孔》(15)杂志做了一期关于足球休闲装的专题文章,这样的打扮才变成潮流。 P194

他们不像牛津、剑桥出来的那些人,从出生就被包在棉花里面呵护着长大,这些名校毕业生很有可能从来没经历过什么事,甚至可能从来没见过黑人。 P196

他的店在莱顿,果酱乐队成名之前,没有钱去萨维尔街(19)那样的地方做西装,于是就找莱顿的这个裁缝。 P197

伦敦人 : 大城市的日与夜 社会科学电子书 第2张你可能想请他们喝杯啤酒先放松一下,又或者是跟他们建立起一种有信任感的关系氛围。 P206

因为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如此挨近,所以你对身边人的生命和存在会更加敏感、有意识,而这种交互摩擦越多,你得到的灵感刺激也就越多。 P207

我曾经读过一篇文章,里面讲述了迪拜那鲜活的地下性爱世界,但那种性爱都是付费的。 P208

引发照片中这种位置的摆放、人们的表情还有姿态的东西,是什么呢?不知怎的,女人好像总是会在公共场合争吵,而男人不会。 P213

伦敦就有点像那样,像一座曾经被殖民、然后一点点变得更加破旧的城市——历史曾经辉煌,今日只有沧桑。 P216

调度中心就在白金汉宫路上的这栋房子里——这是日夜运营的伦敦公共汽车紧急沟通中心,负责公共汽车的调度和控制。 P222

吉尔刚刚休假归来,她的一个同事说,吉尔应该想念调度室里充满着肾上腺素的氛围。 P223

吉尔:这就是我们使用的系统,而信息屏幕的作用是——加里,你能拉一个空白屏幕出来给我做个演示吗?——好了,这就是一个空白屏幕。 P224

这些垃圾袋能把她拣出来的散装胡萝卜、偶尔会找到的卷心菜和时不时会从凹陷的包装袋里漏出来的提拉米苏都装在一起。 P242

我带这些变性女人出去购物、旅游什么的,因为她们都希望有人能在身边陪伴她们,特别是在经历激素治疗的时候,我们相当于在经历少女的青春期——这个时期可以维持好几年,过程其实还挺痛苦的。 P251

人们问我,我们在泰晤士河南岸,蜜蜂用什么酿蜂蜜啊?我会说,如果你认真看,就会发现圣殿花园就在那一带,另外,那里也有很多带绿化地的房子,再有,你能发现很多没有开发的土地上长满植物——这样,你就能在脑海中把这些植被覆盖地联接起来,当然,也就能想象到蜜蜂是怎么走这条路的了。 P262

给个对比吧,我们一年在史密斯菲尔顿卖的肉大概是12万吨,在比林斯盖特卖出的鱼大概是2.2万吨。 P281

在清晨,这里塞满了货物,叉车的“哔哔”声充盈在空气中。 P282

在一次访问中,我留意到有一个采购商在走廊里一直走来走去,一边观察,有时又喊喊价,手里拿着一张清单,在上面勾勾画画。 P283

在我的行业里,人们通常年纪比较轻——大部分都是20岁出头,性格不太沉稳,很多时候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P311

所有人都想来伦敦,它在人们心目中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大家都想成为它的一部分,所以需求从来都不会短缺。 P312

那个时候,你就可以把它卖掉,然后去买面积更大的房产。 P313

没有什么规章条款规定要把基础设施也放进去:学校、排水管道、停车场,诸如此类的设施——这些东西都是没有的。 P337

我们认识那些来自伦敦的人。 P338

那个时候,我喜欢漫画、动画和科幻小说之类的东西,所以我把这些东西都放进了歌词里……我不是在讲枪啊之类的东西,但我确实用了比较疯狂的比喻来表达拼命殴打别人之类的事情。 P357

应该没有什么地方比得上那里了吧?我坐了好长时间的地铁才到那里,然后突然就恍惚了,我当时想,这是哪里?这是英国的一部分吗?我记得那时候去霍克斯顿广场的“蓝夜店”,霍克斯顿广场给我的感觉就像那句谚语说的:“越过这里,龙神俱现(31)”——英吉利海峡应该就在街的另一头吧。 P364

买了之后,他给我看他的钱包,里面居然放着安杰伊的照片!”世界上有许多孤单寂寞的人,而他们中的很多人真的会选择向人力车夫吐露心底的秘密。 P376

我来到路边的一个小角落,准备过马路;突然有一个人过来抓住我说,你是迷路了吗?我说,没有啊,我没事,谢谢你,然后我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P381

现在,金融城的生活方式越来越向美国靠拢,它的工作制度从20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改变,工作人员不再吃午餐了,他们午餐时间在办公桌前工作。 P391

你会在其中体验到约翰·特拉沃尔塔(7)电影般的感觉:“今天是周末啊,一起出去玩吧!”大家都为此购置新衣,盛装打扮,甚至在参加派对之前的一个月就开始兴奋谈论。 P395

他们的乐队发展得很好,还登上了《新音乐快递杂志》的封面;而我,却坐在雷顿斯通的一个荧光黄色的客厅里,连离开雷顿斯通这个鬼地方的交通卡都买不起,有时候因为买不起两天的大麻,跟我那烦人的室友还有我妈,抓狂一样地爬墙上——他们的状况也跟我差不多。 P414

我不知道我当时在干吗,应该是在牛津街上感受圣诞节的气氛吧。 P415

他们好小,但都把领带系得漂漂亮亮,纽扣也扣得好好的,虽然他们穿的校服有点大;他们很乖,总是举手回答问题,还显得很兴奋。 P432

我也不会帮他们把领带结系得太紧,而是要不太紧也不太松,我不想把他们勒死。 P433

电话那头的英国国家党女接线人说:“你必须生于英国,且全家人都来自英国,你才算一个英国人。 P434

伦敦人 : 大城市的日与夜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lundunren-dachengshideriyu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