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心理学电子书

麦肯锡决断力:停止无效努力的“三速”法则

下载方式

麦肯锡决断力停止无效努力的“三速”法则(在假设思维与正向思考指导下,速断!速决!速动!麦肯锡公司走出的笑星亲自讲述麦肯锡公司的内部工作模式与工作方法。不只适用于事业,更能开拓新人生决断力!)

本书作者:

本书读后感及个人笔记分享· · · · · ·

进入东京大学,考取研究生,读研期间有在亚洲开发银行工作等多次海外实习经验,可以说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并没有经历什么困境挫折,这也令我陷入了一种错觉,觉得自己干出了许多成绩。但是,转过头来一想,在大学期间,只要每天认真上课学习,课后提交报告,充分为考试做准备,就可以取得理想的成绩。我的优点就是认真勤奋,因此,通过保持全勤上课和努力学习,我取得了突出的成绩。也正是因为成绩优异,我仅通过面试就顺利地升入研究生院继续深造。读研期间,我又在位于菲律宾的亚洲开发银行实习了半年时间,由于是交换生项目,预先做好了相关准备,因此,进展自然非常顺利。


小编建议:点赞、分享、投币,素质三连哦

这样看来,我之前取得的各种成绩大都占了天时和地利优势,是好运和周边环境给予恩赐的结果。虽然在这些经历中,运气占了很大比例,但是我却误以为这全是自己努力争取的结果,导致自己陷入了过分自信的窘境,片面认为只要尽全力,就没有什么事是办不成的。当然,有一定程度的自信并不是什么坏事,但过分自信却会影响自己对挫折和压力的适应能力,往往容易被困难打倒,这就得不偿失了。

麦肯锡决断力:停止无效努力的“三速”法则从好的方面看,这些情况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在学生时代一丝不苟的努力,而一旦进入了麦肯锡公司,这种努力反而成了制约我发展的因素。在麦肯锡公司中,评估一个人的标准就是结果。这就导致作为我唯一优点的“认真勤奋”变得一钱不值了。如果我能有努力拼搏的目标还好,但是,在这条人生道路上,我已经没有任何奋斗的动力和梦想了。

此外,麦肯锡是一家需要员工一直付出真心的公司,时刻都会拷问员工的初心在哪里。这就要求员工必须提升自己的站位,将工作的目标从“为了谋生”提升为“为了兴趣”“为了实现梦想而不断成长进步”等,如果缺少了这些动力,就无法在工作岗位上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正如我的一位前辈所言,“麦肯锡公司是一家大家就算自己花钱都要抢着去工作的企业”,如果你只是抱着普通的工作热情和进取心是根本熬不下去的,必然会在竞争中掉队。深处如此严峻的环境之中,我经常被拷问是否对工作付出了真心,不管是否出于本意,我都不得不开始考虑:“自己真正想干的到底是什么?”

最后,给我打击最大的一点就是麦肯锡公司并不是一家终身雇佣制企业。大部分员工都是干到三年左右就离职,我当时进入公司时也曾想过“一定要努力干满三年”。但是,随着锐气的消退,我逐渐变得得过且过了,甚至认为“反正同期的人都会慢慢离职”。

如果就职的是终身雇佣制企业,我可能就不会选择辞职了,因为从实际意义来看,放弃退休后的身份保障和收入是非常可惜的。(虽然大家可能觉得你不是总说“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的人生是令人惋惜的”吗?为什么现在又改变说法了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但事实还是这样的。)因此,每当我听到有人从实行终身雇佣制的大型日企辞职,就会佩服他们毅然决然放弃保障的决心和勇气。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从决定入职麦肯锡公司的那一瞬间开始,就意味着我选择了承担放弃“安稳度日”这一“免死金牌”后的风险。同时也意味着我得到了一个“主宰自己人生”的绝佳机会,也就是说,在麦肯锡公司学到的本领可以运用到未来的工作中,驱动自己追求梦想。

打破现实的速断、速决、速动能力

刚才,我讲了自己已经决定成为一名笑星,并且心中凑齐了从麦肯锡公司辞职的理由。虽说如此,我还是持续地处于怀疑状态,无法说服自己立即相信颠覆人生既有认知的看似谎言的决定。这令我深切地体会到,从人生既有轨道转向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我劝自己“就这么决定吧!”往往是在晚上睡觉之前。但是,早晨醒来到公司上班后,又会像平时一样,深切感受到自己身处办公室这一异常真实的现实世界中,从而非常轻易地打消了内心冲动的念头。

“现实”这个最大的难关即所谓的“终极反派[9]”一次又一次地动摇着我已下定的决心。我头脑清醒地认识到:“既然已经决定成为一名艺人,再在麦肯锡公司干下去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但是,突然冷静下来后,却又开始动摇,想:“我究竟是在想什么蠢事啊!如果真这么做的话,既有的人生秩序就会完全崩坍啊!难道这不是在白日做梦吗?”结果令自己在梦想和现实之间徘徊犹豫,无法下定决心……这个过程对我而言真的是一种苦不堪言的折磨。俗话说“千金难买一回勇”,这是我人生之中第一次深切地体会到勇气这种莫名其妙的心理力量的不可或缺的作用。

此时,我已经向包括麦肯锡公司同事在内的关系亲密的朋友,表明了自己想成为一名艺人的想法。结果他们乍一听都以为我在开玩笑,但却没有一个人对此表示反对,大家都觉得很有意思,甚至还有支持我尽快行动的。

在这里有一点必须提一下,那就是我之所以能下定决心,多亏了同期同事的一句话。这位同事是一名获得了博士学位的高材生,性格非常冷静沉着,有一天,我们一起去办公室附近吃饭,我对他讲了自己想要成为笑星的梦想,说:“实际上我有比现在的工作更想做的事,但是,考虑到太不现实,怕自己做不来……”结果,他不动声色地回答说:“从现在开始,只要认真去做,没有什么是做不成的。”接着,他开导我说:“除了从小开始接受专业训练的运动员以外,医生和律师之类的职业完全可以后天从零学起,社会上这样成功转行的例子不胜枚举。”

听完这番话,我恍然大悟。这是地地道道的麦肯锡公司式的分析推理结果。令我陷入“不行,干不了”之类思维桎梏的并不是别的,就是自己先入为主的执念。如果客观来看,从麦肯锡公司辞职成为一名笑星并没有什么物理难度。他这么简单轻松地指出了问题的实质,令好像深受无解难题困扰而到处倾诉的我感到非常羞愧。

但是,我还是坚持认为想要成为卖座的笑星比晋升麦肯锡公司董事(最高职位)更难。虽然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是,在喜剧界通往成功的道路绝不会一帆风顺。

在这期间,我依旧作为后备队员支援项目,我认为在当今时代,想要成为一名笑星,必须从进入笑星培训班开始,于是,我利用每天的工作间隙,在麦肯锡公司的办公室内通过网络检索笑星培训班的相关信息,并开始搜集资料。当时正好是5月,有一点非常麻烦,那就是大部分培训班都是在春季开始集训的。我打电话过去咨询,都回复必须等到翌年4月份才能入学。我想立即开始新的生活,无论如何也等不了一年了,为此感到非常焦虑烦躁。在这期间,由于还没决定下一步的具体计划,所以我并没有直接向公司提出辞职。

到了6月中旬,我迎来了每半年一次的考评。考评结果是“下次如果还是这样就要被淘汰了”,非常不理想。在看到考评结果后,我的第一反应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换作以前的我,肯定会下决心调整,一定要重新赢得对自己的积极评价。但是,突然改变人生态度、变得强硬起来的我反而被心情所左右,觉得我那么努力地工作,却没有得到回报,这里真不是一个适合发展的好环境。产生了不合逻辑的荒谬想法。后来,考评组告诉我在下一个项目结束之后,还会对我进行考评,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整个人突然变得愤怒起来,觉得再也无法忍受了,这一瞬间,我就像脑中一根拉紧的线突然绷断了,真正下定了决心提出辞职。

但是,就算考评组认为我在团队中并未发挥作用,还是没有一次就将我开除,而是给了我继续争取的机会。现在看来,麦肯锡公司在鼓励彻底挑战的同时,对失败也相对宽容,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了员工重新证明自己的机会。

后来,我听说许多前辈都曾经得过差评,但他们没有放弃,而是坚持努力,最终留在了公司并一直干了下去。如果是现在的话,我完全能够理解。但是,当时的我没有经历过挫折失败,抗压能力非常差,在不知不觉之间,逐渐变成了骄傲自大的人。

第二天,我立即去找师父汇报了自己想要辞职的打算。时至今日,我仍清晰地记得那天不知为何用了充满诗意的语言表明了自己的心意:“燃烧在我心中的热火突然熄灭了,失去了工作的动力和方向。”

我的师父就是《从任务开始做起》的作者并木裕太。

并木先生非常关照我,一直将我当作亲人一样。在这种尴尬的情况下,还是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例,建议我“再干一个项目试试看”。这样一来,即使最后辞职也不会被认为是由于失败而被迫离开的。至少可以再体验一次成功的经历,对自己今后的人生是大有裨益的。更何况如果干得好的话,“想法可能会发生一定的转变呢?”,可以说,他的建议是合情合理的。

但是,在考虑了几天之后,我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从我的角度来看,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并付诸实践,如果这个时候再改变主意,反而会令自己陷入困境。

实际上,当时我还不能向并木先生坦露自己今后准备干什么,因此,他的脑海中可能会浮现一个大大的“?”,觉得为什么要那么着急呢?

在那些日子里,我想到的正是基于问题的假设思维。对于我这样一个充满矛盾的人而言,总是在纠结“我的人生就要这么度过吗?”,真正的问题就是“做什么才能令自己的人生真正无悔”。作为答案,无疑存在一个极强的假设,那就是“挑战自己一直梦想成为的笑星”。既然决定了挑战成为一名笑星,今后不再涉足商业领域,那么就没有任何必要继续在麦肯锡公司工作下去了。既然我早已明白“不知道人生什么时候会终结”的道理,那么就没有必要再参与一个项目浪费大好时光了。令人感到讽刺的是,教会我“一旦假设成立,就应该毫不犹豫地立即行动”这一行为方式的恰恰就是麦肯锡公司。

如果我发现假设是错误的,那么只需要替换掉就可以了。为了检验假设是否正确,我决定报名参加笑星培训班,如果发现最终还是错了,那么只要能够及时回头就没有任何问题,因此,我觉得自己应该不再犹豫,坚决地采取行动。

我总是觉得,如果错过了现在这个心理波动期,就会再次丧失勇气,觉得“自己究竟在想些什么蠢事啊”,从而错失从公司辞职的机会,被拉回到现实世界中。因此,我觉得如果现在不行动,今后恐怕就再也不会行动了,为了断绝自己的后路,尽管还没想好自己今后具体要干些什么,我还是毅然决然地决定从公司辞职。可以说,这一刻是我运用在麦肯锡公司学到的“假设思维”和“速断、速决、速动”准则,战胜“现实”这一强敌的胜利瞬间。

所谓的“做决定”是简单的,又是煎熬的

说起来好像认死理似的,实际上,我坚持认为如果不早从风暴漩涡中解脱出来,就会陷入尴尬局面,于是就夹起尾巴赶紧逃跑,在对喜剧世界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拍着脑门做了一个令人惊讶的决定。在做这个决定时,我完全背离了在咨询行业工作时养成的极为慎重的习惯,根本不管什么问题拆分、确定优先顺序和分析验证等流程。如果我说这个决定是运用在麦肯锡公司学到的问题解决方法做出的,恐怕会被人奚落,但是,真正驱使我做出决定的,恰恰是在麦肯锡公司被灌输的思维习惯和行动模式。

“从麦肯锡公司辞职成为一名艺人”这一行为本身是非常简单的。只要向公司提交辞呈,并进入笑星培训班学习就可以了。

但是实现这一想法却需要极大的勇气和能量,可以说是此前人生中未曾遇到过的考验。在做出决定之前,我在精神层面经历了残酷考验,陷入了痛苦的挣扎和纠结之中。因为做出这个决定,意味着要彻底摒弃此前大半生经历构建起的对于世界秩序的认识。现在想起来,自己在精神上真正融入并习惯喜剧世界这一全新人生,也就是说在身体和精神上都彻底适应新生活要求,花了整整三年时间。光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当时做出这个决定我所背负的压力有多大。

此外,“从麦肯锡员工到艺人”,光是听起来,就令人觉得我是一个标新立异的人,经常会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但是,如果您从书开头读起,到现在应该非常了解我并不是那样的人,恰恰相反,我本身是一个非常固执保守的人,事事都讲规矩、原则,不允许自己偏离“正常”轨道。可以说,我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轻易做出涉足娱乐圈的决定的。

从麦肯锡公司员工到笑星

能够采取具体行动,踏出“从公司辞职”的关键一步,是非常值得庆幸的。但是,当时的我对于向喜剧界转行的关键却一点头绪也没有,从而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不安之中。我整天都在纠结:“怎么都要等到明年春季,真是难熬啊……”恰好6月下旬我得到了一个消息,渡边娱乐事务所创办的渡边喜剧学院将在秋季开设笑星培训班课程。于是,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天赐良机!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我立即与招生机构取得了联系,决定参加以非专业人士为培训对象的课程面试。

在这期间,也有麦肯锡公司中关系要好的朋友和一直关照我的同事担心我的前途,纷纷打电话或约我聊天,问我:“是否去求职应聘了?今后打算在哪个行业发展?”从常理来讲,即使从麦肯锡公司辞职,接下来我也应该找个与这个行业关系比较密切的领域就业。这一点令我很尴尬,总觉得做笑星这件事是难以向他们启齿的。结果只能违心地骗他们说:“嗯,嗯,将来可能从事与贸易相关的工作……”因为我觉得说贸易公司之类的职业会给人一种比较容易接受的感觉,可以避免尴尬,算是善意的谎言。虽然我也会对关系极为亲密的同事透露自己想做艺人的想法,但是,这种选择与麦肯锡公司的理念完全背离,因此,我不能也没有勇气对领导们直说,只能始终保持沉默。麦肯锡公司是一家非常关心员工的企业,就算是我主动提出辞职的,他们也始终觉得心存歉意,对我格外关心。这令我更为纠结,不知多少次想对他们说:“请您不要再管我的事了,就让我放任自流吧!”

刚好那时,在6月26日早晨,新闻爆出了迈克尔·杰克逊去世的消息。在上班的路上,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觉得虽然迈克尔死去了,但并未对世界造成什么影响,太阳照常升起,地球依旧转动,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迈克尔离开了我们,但是我们的日常生活并未因此受到任何影响,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平淡,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更何况像我这样一个不知名的草根,只是想成为一名艺人,又算得上什么大事呢?可以说,一个将我折磨得痛苦不堪的决定,充其量只不过会给自己带来一些困扰罢了,根本不会对这个世界造成任何影响。这么一想,我辞职的决心就更坚定了。

此外,迈克尔曾经说过:“我为成为一名艺人而自豪(I am proud to be an entertainer)。”我也和迈克尔一样,将“成为艺人”作为自己的理想,哪怕只是踏进娱乐圈一步,也感到无比兴奋,仿佛迈克尔一直在我身后鼓励、支持我一样。

似乎冥冥中早有定数,7月4日,在26岁生日时,我前往位于中目黑的渡边喜剧学院接受了以非专业人士为对象的培训课程面试。我是一个喜欢远足的人,在此之前,一直筹划着只身前往丹麦以北的北极圈或菲律宾的尾气检测场等世界上的荒凉偏远之地,体验一个人的生活。但是,从中目黑车站到马路对面的距离却令我望而却步,仿佛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要远。对方事先和我打过招呼,面试当中就算没有很成熟的段子也不要紧,只要能表达出一些想法就可以了。因此,我选择模仿在KTV经常唱的冰室京介[10]的作品,并跳了公司年会上表演过的《颤栗》,可以说是拼上了全力奋力一搏。

当天晚上,全家为我办了一场生日聚会。结果,不知道是因为之前一系列琐事导致的疲惫,还是成功经受了各种考验后的踏实感抑或是成就感所致,我竟然喝得酩酊大醉,泣不成声。

成功跨越考验——离职之日

到了这个阶段,我想成为笑星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麦肯锡公司的同事也都表示理解和支持。但是,我却坚持认为离职之前,无论如何也不能向大家公开这种在一定程度上看似荒唐的决定。我心里总在念叨:“请不要再找我了,我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公司了,今后将在一个完全与这儿没有关系的全新世界中生活……”甚至想在大家不知不觉间悄悄逃离。除了部分关系亲密的同事以外,完全不想对其他同事透露自己离职后的打算。

在最终离职那天,我带上了渡边喜剧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准备向一直给我热情帮助的并木先生认真汇报一下自己下阶段的计划。当我终于下定决心不顾一切地向他讲出自己将向喜剧世界进军的想法后,他竟然毫不在意地说:“这不是很好吗?”之前,我一直在猜测他听到消息后的反应,不知道是会感到惊讶?还是会觉得可笑荒唐?却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平淡地接受。当我说起自己想对其他同事保密时,他觉得:“为什么不和他们说一下呢?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啊!”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maikenxijueduanlitingzhiwuxiaonulidesansufaze/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