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励志与成功电子书

麦肯锡情绪管理课:学会正向思考,告别职场焦虑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高杉尚孝 (作者)

作者在本书中融入了个人数十年的压力管理经验。作者早年留学美国,后在美国和日本从事投行与经营咨询工作,常年担任企业管理顾问并创办了个人事务所。作者在常年的高压工作状态中积累了大量的实战经验,这也构成了本书的基础。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麦肯锡情绪管理课:学会正向思考,告别职场焦虑》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麦肯锡情绪管理课:学会正向思考,告别职场焦虑

这无非是以“最好能……”这种相对愿望为基础,通过符合逻辑的、现实且灵活的思考,选择“好的负面情绪”之后获得的思维技能。 P21

一旦目标无法实现,当然会遭遇巨大挫折,就算目标实现了,剩下的也只会是筋疲力尽、心身耗竭的自己,根本没心思去享受成就感与满足感,更不会有力气去向新目标挑战。 P24

麦肯锡情绪管理课:学会正向思考,告别职场焦虑 励志与成功电子书 第1张

“必须”型思维方式还会造成心身耗竭“必须”型思维方式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就算目标和志向实现了,如同我在前面专栏中写的那样,人感到身心俱疲的危险性也会变高。 P30

坏的负面情绪进一步诱发错误的行动错误的思维方式诱发的坏的负面情绪往往会引起错误的行动,使情况恶化。 P41

此外,对于在规定时间内拿不出成果的自己,如果他产生了“自己没有遵守诺言”的罪恶感,也可能会给自己贴上“破坏约定的无用之辈”的标签。 P42

补充一句,就算可能有更糟的情况、更差的情况,“最糟糕”“最差劲”的事情在逻辑上也是不可能存在的,那不过是自己单方面如此认定而已。 P47

又假设抱有“某某不对,饶不了他”的“指责/自卑”型思维方式并因此单方面谴责别人,受到谴责的人很可能会采取缺乏理性的反击,从而使情况进一步恶化。 P51

所谓“假说思考”,指的是不将自己的主义与主张绝对化,而是将其看作假定真理的态度。 P52

此时会试探对方对商品的优点、服务的领先性等方面是否存在“肯定可以一帆风顺”“不可能失败”这样的自信。 P53

也就是说,无论怎么列举好处与坏处,事物也只不过要么很“理想”,要么“不理想”,不可能满足诸如“必须”与“应该”等绝对要求。 P56

一旦连价值本身都否定了,就会陷入前面提到过的“无所谓”型思维方式。 P57

在追求成果主义的过程中不应该忘记的是,不管设定了哪种目标,或者模仿何种胜任力,在充满不确定因素的经营环境里,都要培养完成业务的顽强品质。 P73

从劳动环境来看,一方面企业裁员等造成员工减少,另一方面由于竞争日益激烈导致工作量越来越多。 P75

(涩谷课长离开)半田:(坐在旁边座位,入职早于中村)这到底是怎么了?中村:(边看报告书边说)我竟然会犯如此愚蠢的错误,简直难以置信!(对自己十分生气的样子)半田:喂,谁都有犯错误的时候。 P76

选择正确的思维方式以后,他成功选取了“不快”这一好的负面情绪,进而说服三宅作为项目组成员,暂时留在公司一段时间。 P100

能够确保恰好符合不确定需求的供给再好不过了,可事实上的确无法保证经常能够实现。 P101

清水先生,满足我们提出的生产要求不正是你的工作和职责吗?清水:(有罪恶感)的确,作为生产部门负责人,我明白必须时刻支持市场营销部门,可是现在我们也正在全力以赴……金子:全力以赴是不够的。 P102

高杉:这可能是由于你不仅认为无法增产的情况是“不该发生的悲剧”,而且你觉得,让情况如此糟糕的始作俑者正是自己,你已经感受到了罪恶感。 P107

清水先生有了罪恶意识之后,最终给自己贴上了“作为负责人不称职”的标签。 P108

麦肯锡情绪管理课:学会正向思考,告别职场焦虑 励志与成功电子书 第2张指导 问题出在哪里×认为不达标绝对“不行”高杉:松井先生,你的胃没事吧?松井:我又是做针灸又是服中药、做瑜伽,做了各种尝试,可就是不见好。 P138

你好像要从公司辞职不干?园部:嗯。 P150

诚然,可能由于你没有获得晋升,会有很多不如意之处,但即便如此,应该也无法必然得出这是“过于沉重的打击”或“令人无法承受”的结论。 P151

如果不是因为它,你对自己没能得到晋升这件事应该也就不会有那么负面的反应。 P152

高杉:“情绪低落”通常会诱发巨大的丧失感。 P153

那么我具体该怎么办呢?指导 该怎么办√选择“悲伤”这一好的负面情绪高杉:首先,请你努力摒弃掉“情绪低落”,而是选择同为负面情绪却是“好的”负面情绪的“悲伤”。 P154

相比之下,“悲伤”则是容易让人采取“与人分享”等正面行动的好的负面情绪。 P155

我隶属于金融机构咨询小组,作为代表美国的商业银行业务改善项目组成员,通过那个臭名昭著的红眼航班往来于旧金山与纽约之间。 P175

我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脑海里只浮现出一句安慰别人的惯用说法:“唉,这真遗憾。 P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