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麦子黄了,麦客不会回来了

copyright

本书作者:马鹏波

好吧,我承认我不太喜欢看村里长大娃娃的书。作者的表达就像当年上学时候周边农村娃娃一般偏爱各种文学经常故弄玄虚,文字里透着种说不出让人觉得不磊落的气质,好像是种生怕别人看出不自信的故意显老成。书中前半段描写关于故乡旧习俗的内容确实很赞,描写的也很到位。但书中有很多内容牵扯自己的家庭成员,反反复复拿出来写,确实感觉内容就干瘪起来了。故乡毕竟不是家庭。而最后又在书的结尾解释不是自己夸耀自己。书中还夹杂着一些平时的脏话 夹带偷盗东西 让人感觉很接地气是农村生活的特殊性。但他又偏偏称自己的爷爷奶奶是祖父祖母 说自己的祖父在村里权高位重。类似这种又很偏离农村接地气轨道的话。而且在隐晦的表达以后自己会“做大官”。不过,不对作者评论,单凭文字内容还是有收获的。作者年轻出书,值得看。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麦子黄了,麦客不会回来了》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铺天盖地的文章在叙述自己眼中的农村,给人的感觉,中国乡村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批判,从前它那么美,如今它突然就变得这么坏了。 P9

三相比由乡村出走的文化精英们的“招魂之举”,另外一种所谓的对“乡村”的追忆,则颇有“自说自话、自娱自乐”的味道。 P10

麦子黄了,麦客不会回来了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不过,即使在传统乡土,也不能保证这些人性中的美好人人具备。 P11

在都市人看来,乡村的“茅檐木房”“传统手艺”“阡陌交通”无限美好,是乡村本来的样子。 P12

也许故乡一直都在变化吧!春去秋来,寒尽暑往,这个世界上哪儿有一成不变的东西呢?破旧的老屋需要重建,颓圮的石桥需要重修,孩童必定长大,青年终将苍老,成长是一件残酷的事情,变化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们挡不住社会进化的脚步,也没有理由阻挡这个世界前进的步伐。 P17

知了的嘶鸣被埋入一阵高过一阵的割麦声中,暑气一天比一天来得热烈,塬上的麦子在一夜之间全部变干变黄。 P36

《征服》1986年8月陕西陇县麦子熟透的季节,麦客总是很抢手,请麦客要趁早,迟一步就得耽搁一茬麦子。 P37

麦子开始笑了,笑得那么热烈,那么喜庆,争抢着倒在麦客的怀里。 P38

母亲一脸哭笑不得地跟我讲,回回只抓不听话的小孩儿,我转念一想,母亲不是老说我不听话嘛。 P39

劁猪匠来村里时要蹬一辆哐当作响的二八自行车,车头插一根铁丝,一绺红布和铁丝一起颤抖在阳春三月的风里,伴随嘹亮而怪异的劁匠号子,使乡下圈里每一头多情的猪仔倍感忧伤。 P48

猪有公母,劁法儿自有不同,劁匠们要背的口诀也分两种,“阴手进,阳手出,时时不离三叉骨;大肠冷,小肠热,花肠鲠如蛇”,这是伺候母猪的口诀,谓之帮劁。 P49

老劁匠姓牛,常年戴一顶宽檐草帽,穿一身浆洗得发白的中山装,上衣口袋别一把铁器,明晃晃的,不是钢笔,而是劁猪用的镊子或者钩刀。 P50

劁匠们有各自的“势力范围”,蝗虫不能吃过界,如果到别的地方劁猪,那地方的劁猪匠看见有人抢他生意,自然不会答应,通常要细细盘问一番:师父是谁?初一还是十五出门?到这里来走的阴坡还是阳坡?若答非所问,那地方的劁匠会毫不客气地收走外来劁匠的工具钱粮。 P56

那一年适逢多雨之秋,谭家的旧井塌掉了一半,十几头牲口没有一口井,取水和料实在不方便。 P68

谭先生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初出茅庐的门外汉,他是如此了解这帮同行,他们游走四方,开出的欠条就是一张空头支票。 P69

谭先生的独子比我大三岁,长到十岁时不幸夭亡。 P70

五阴阳先生家的老宅与我家相隔两条窄巷,从前下地路过,总要扒在他们家用桐油漆就的大木门上,透过门缝,往院子里瞅上几眼,然后拔腿跑开。 P80

小阴阳有一个规矩,他不在新居给人画符和应承丧事,如有来客,就带造访者穿过小巷,回到老宅。 P81

我曾经开玩笑问他:“将来要做个阴阳先生吗?”“做不了呢,阴阳不传三代!”他笑着说。 P82

听说最近几年,苗疆文化引起过极大关注,还被拍成了纪录片,苗疆人直到现在还保留有职业巫师,放蛊投蛊的事情也还在做。 P83

唐朝时东西交往频繁,国门大开,西域昭武九姓?的粟特人来往于这条商道上,据说昭武九姓的胡人擅长跳舞,喜欢音乐,他们的胡旋舞曾经是大唐长安最流行的舞蹈,连将近二百公斤的安禄山都痴迷得不得了,安禄山也是粟特人。 P99

胡唢呐头天下午来,吹些哀乐,第二天上午也吹《关中情》《葬花吟》,中午和孝子们上坟立碑结束,主家人就立马揭掉家里大大小小的丧联,统一换上喜联。 P100

有一年,村里有人走道害了“阴病”?,医生看了看,摆手朝人群吩咐:“赶紧去找胡唢呐来,要快!”治阴病得靠吹,将精气神运至口中,深吸一口气,把气由慢至快吹向对方面部、百会穴、膻中,吹气的同时冥想此气将祛除一切邪气,想象自己吹出来的是火,让此火烧遍患者全身。 P101

瓦匠们取下瓦罐,轻轻一磕,随着一声脆响,瓦罐顺着之前画好的三条线,裂成一模一样的三片,静静睡倒在瓦匠手心,像是舒了长长的一口气。 P117

“兽”的模样是手工捏出来的,捏出大样,用竹刀在上面“挑”出五官和羽毛,等风干后连接在特制座子上,算是泥水活里的大物件。 P118

正脊上高飞一溜游龙,东西相望,二龙戏珠,珠子是一块铜镜,镶在宝顶葫芦?肚子,把每天第一缕日光射向十里村落。 P119

小兵们赶走居士,撤下大殿高悬的匾额,燃灯古佛被“请”出大庙,丢进河里,他们想让古佛“魂飞魄散,自身难保”。 P120

麦子黄了,麦客不会回来了 小说电子书 第2张幡旗换成红旗,匾额竖着挂在大殿门口,告知南来北往的香客——大庙如今是学校了。 P121

老居士夹起大和尚的墨宝先跑到城郊的石匠铺子,又去城南的木材厂找到了老木匠,悠哉游哉回到村子,逢人就道一声“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村里人都说,居士这次是见到真佛,功德圆满了!半个月后,一辆拖拉机载一方石碑和一块木匾朝村里边赶来。 P135

寺里的和尚在某年冬天去世后,便再没有人接替,寺里一切事务都交给了“凡尘未断”的居士。 P136

剧团里的箱子都是统一的墨绿色,四角包着铁皮,沿箱盖一圈铜钉,一把铜锁很是考究,当看到这些箱子的时候,我便知道戏子已经来了!“正会”当夜,开戏前照例要上演一出“刘海洒金钱”,饰演刘海的演员手里举只托盘,里面盛满象征“元宝”的瓜子、糖果、硬币,等唱完一段祝词,一边念叨着“洒金钱,中状元”,一边将“元宝”抛撒向台下。 P145

父女话别,自是一番肝肠寸断的场景,想必这窦天章也是一个可怜人,要不然怎么会狠心卖亲女儿呢?张驴儿和赛庐医的出场,最让我兴趣倍增,两人挤眉弄眼、耍丑作怪,虽然“药杀亲母,陷害良人”,实在是坏到骨子里了,但也“坏”得可爱,不似桃杌、判官那般,使人咬牙切齿,真有“欲杀之而后快”的冲动。 P146

我猜第一个把豆腐脑称呼为“豆花”的人,一定是个热爱生活的乡村美食家,他和别的食客走的不是一个路数,食客们把食物当作食物,上手就吃,他把食物当作艺术品,先欣赏,再下口。 P174

犹太商人卖豆子,如果没有卖出去,就加入水分让它发芽,过几天卖豆芽,豆芽卖不动,就干脆让他长大当豆苗卖,豆苗卖不出去,就索性移植花盆卖盆景,若盆景卖不出去,就再移植到泥土里,等它长高,结出新豆子再卖。 P175

生和死不重要了,最难受的时候恨不得一闭眼就死,当时唯一念想的,就是在咽气前多吃上几口炒面,活着挨饿,死了总不能当个饿死鬼,不然阎王都不收。 P199

喊叫的那个姑娘头一晚就枕在死尸脖子上,吓得丢了魂,再没能缓过来,没过几天就死了!”“还有其他五个人呢?”“一个死在了半道上,我一到陕西实在走不动了,他们分给我一半炒面,就地拿我换一袋玉米。 P200

麦子黄了,麦客不会回来了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maizihuanglemaikebuhuihuila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