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猫的桌子The Cat’s Table

copyright

本书作者: [加拿大] 迈克尔·翁达杰

很奇怪的感觉,很少会接触到这种写作方式。看的时候停不下来,看完了又略怅然若失,男孩女孩间的牵绊写的隐隐约约。感觉是需要再看一遍的书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猫的桌子》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猫的桌子(那一场看似短暂的独自远行,漫长到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

The Cat’s Table

我有过的最长旅行是坐小汽车去努沃勒埃利耶和霍顿平原,或乘火车去贾夫纳,我们于早晨七点上车,到下午晚些时分下车,路上带着鸡蛋三明治、一些芝麻甜球[1]、纸牌和小开本的《男生杂志》[2]冒险故事卷。 P11

我小心地与她握了握手,因为那手上戴满了戒指和手镯,接着她转过身继续先前被我打断的谈话。 P12

没有一张能让艾米丽仰赖的可靠地图,所以我猜她是凭空创造了自己。 P16

猫的桌子The Cat's Table 小说电子书 第1张

如今她十七岁,学校的教育,在我看来,破除了她身上的部分野性,但当她开口说话时,仍带有一点我喜欢的慢吞吞的腔调。 P17

这里有拆船工和裁缝,有在晚宴上戴着硕大的动物头套蹒跚挪步的成年乘客,有一些翩翩起舞、裙摆飞扬的女士。 P18

可你知道,他从十六岁起就一路流浪演出,他已见识过每种风情、怀着每种目的的女孩。 P35

二战期间它曾作为部队运输船,在船舱某处的一面墙上有幅粉白两色的大型壁画,赤裸的女子跨骑在枪托和坦克上,那是一名士兵绘制的。 P37

船身旁的波涛发出不一样的声响,感到有回音,仿佛在呼应陆地。 P38

一天清晨,我们忽然发现自己被一个女孩围堵住,她穿着溜冰鞋,环绕上层甲板的木板边缘飞速滑行。 P39

不过斯里兰卡人一直喜欢把古希腊、罗马的人名和僧伽罗语的姓氏合在一起——所罗门加塞纳卡的组合虽不常见,但的确存在。 P40

接着他站起来,一走到阳光下,这些色彩便喷薄而出,如食尸鬼般恐怖的双眼,此刻布满硫火[2],尖锐犀利。 P47

他对艾米丽的温柔体贴我们看得一清二楚,除此以外,我们对丹尼尔斯先生并没那么好奇。 P48

画上的人物有我们的两倍之巨,她们微笑着挥着手,尽管一丝不挂,身后的背景是沙漠。 P49

这个属玄参科,叫金鱼草,也有迷惑人的美丽外表。 P50

邮轮将停靠亚丁、塞德港和直布罗陀,希望有专家能够至少在这些地点中的一个与轮船会合。 P68

如今,他听说被疯狗咬伤后,应将黑色曼陀罗的籽泡在奶牛的小便里,研成糊状,然后内服。 P69

估计是这位阿育吠陀医师透露了赫克托·德·席尔瓦故事最后的一点详情,他起初犹豫不决,但结果是几乎每个有趣的细节都是从他口里出来的。 P70

在涡轮机房固定的一次谈话中,卡西乌斯说:“记得圣托马斯公学的茅房吗?”他仰靠在一个救生圈上,吸着罐头里的炼乳,“你知道我打算在下船前干件什么事吗?我向你保证,我要在船长的珐琅便桶上拉一次屎。 P73

喇叭里传出嘈杂的哔哔啵啵声,登时画面被投射到银幕上,四周是渐渐远去的紫色的天空。 P87

我们每人分到一杯冰激凌,在等待头等舱的那卷胶片结束、然后装到我们的放映机上期间,有扬科拉戏班的表演。 P88

屋里,几个人在睡觉,猎狗在他们旁边,耳朵饱受折磨,哆嗦着,仿佛它的心脏将要崩溃或甩出来。 P89

我想这也许是因为和艾米丽发生的事——有着远亲关系的我们——那天上午在那间赭石色的房舱里,百叶窗遮挡了从红海和绵延数英里的沙漠中射来的眩光。 P114

拉马丁死后一个月,他的家人收到一封冯塞卡先生的慰问信,他们让我读了信,他描述了我们在奥朗兹号上的时光。 P141

我是个年轻作家,尽管明知他会很客气,我还是害怕他的反应。 P142

不过,令弗拉维娅阿姨在A层甲板社交圈内享有威望的是她与两位朋友的组合,以及她们在复式桥牌上的技艺。 P155

在穿越红海的全程中,一位中年的茶叶种植园主有望会臣服在她们中最年轻的追求者的魅力下。 P156

而且,由于哈斯迪先生现在被分配去烈日下刮油漆,他不像以前只要看看狗读读秘教书籍时那样富有充沛的精力。 P157

猫的桌子The Cat's Table 小说电子书 第2张他去找过她一次,在他嗜瘾发作的最紧急关头,阿桑莎不理他,但见他与杂技演员苏尼尔,那个把脸画成鸟样的人,成了朋友,见他与那年轻人谈笑风生,试图用那嗓音迷住他。 P179

当马戏团的人意识到她不会再回来后,苏尼尔,既是在她必须信任除了帕茜琵娅以外的人时第一次接住她、又是在她最后一次坠落时发疯似的伸手接她的人,受帕茜琵娅之命去找她。 P180

奈维尔先生后来指出,古纳塞克拉先生的喉咙上似乎有道更严重的伤口,他总是围着一条红色的棉质围巾把它遮住。 P193

例如,是谁第一个向我们描绘热那亚的船王宫殿?也许是我自己的一段回忆,源自日后、长大成人的我,当我走进那栋建筑,登上通往翻新过的每层楼的石梯时?这些年来,我对那番景象里的某些东西一直念念不忘,它仿佛解说了我们如何迈向未来或回首过去。 P194

可能连画家本人也无法将它表现出来。 P195

它变成音乐,我恍然发觉,在跑步的人不是我,是玛茜,她飞奔在铁砧和锯条危险的节奏间。 P196

他手臂的重量,他整个人的重量,我的声音贴着我情人的声音,一幅画里,只须在某人的肩上打上何其细微的一丝光,就能暗示悲伤或隐瞒,卡拉瓦乔的那个杯子,离桌沿如此之近,以表现坠落的张力。 P220

我怀疑他内心对发生的事有无一丝震颤,假如我做出不同的反应,包括无助的流泪、倚着他不放,那么我们或许会再试着做次爱,可能是最后一次,宛如巩固我们和过去的了断。 P224

酷暑不是一件好受的事,即便在这栋别墅挑高的用石头砌成的屋内,即便在它阴凉的花园里。 P225

我对一切都恍恍惚惚,唯一有把握的是自己流利的意大利语,因此我全神贯注在那上面。 P226

于是我不知不觉离开艾米丽,不再在伯恩岛上,而走进了往事中,我竭力回想那个下午,我的表姐参与了马戏团惊险的特技演出,她被戴上一条手链,手腕的肤被割破了。 P253

他一定见到金字塔节目完后苏尼尔给你戴上那条手链,刺破了你的皮肤,而后在那上面抹了点东西。 P254

只有一艘领航的驳船,闪着蓝灯,等候在港湾的入口处,引导我们沿一条昏暗不明的海岸线进入泰晤士河。 P263

没有最后一眼,甚至没有意识到它的发生。 P264

一位妇女把手放在我肩上,说:“迈克尔。 P265

普鲁斯特的那句回应出现在1913年给勒内·布吕姆(Rene Blum)的一封信中。 P267

猫的桌子The Cat’s Table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maodezhuozithe-cats-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