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美国国家安全局

copyright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美国国家安全局(解密世界超隐秘情报机构)
本书作者: [法]克劳德·德莱斯

本书读后感· · · · · ·

“情报工作是国家安全的第一道防线。” “没错,美国在监视整个世界,敌友均不例外。” 过于技术流的一本书,太多资料的堆积,不过考虑到作者是个法国人,估计他也写不出什么花。 即便如此,书里的很多内容已经很让人毛骨悚然了。

我的学习笔记

当时的美国人民有没有权利知道谍报行为?这难道不会导致德国人知晓情况,最终更改密码吗?” [3] 事实上,早在20世纪50年代末,由于威廉·马丁(William Martin)和伯尔尼·米切尔(Bernon Mitchell)两位分析师叛逃, [4] 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存在被首次曝光,但其核心活动始终不为人知,情报界人士戏称它的简称NSA为“查无此局”(No Such Agency)。 P17

美国国家安全局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第1张关于美国国家安全局这一被视为全球最大的电子情报机构,人们有哪些确切认识?20世纪90年代,它是如何经历一个扩张阶段,走出生存危机的?这一时期的十多年中,它的力量如何部署?探索其过去能否为它的创立与行动找到理由?如何以更客观的视角来解读斯诺登及其同伴的曝光?美国国家安全局是否存在手段滥用?这个享有高额财政预算的机构有何实力?有何使命?有何目标?有何成果?为谁效命?如何运转?有哪些合作伙伴?有哪些盟友?有过哪些领导?他们的职位与权力是什么?面对机密项目被泄露、盟友抗议、议会机制、国民不满、互联网巨头的姿态,该机构有哪些反应?这些曝光会不会弱化其实力,影响美国外交,激起境内外反政府力量,引发互联网及其治理的革新?其迫在眉睫的威胁有哪些?回答这些问题,需要深入了解情报活动以及政府力量和反政府力量间的关系,时间跨度则从冷战前很长一段时间开始,直到数字时代。 P18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到打击“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组织,历经朝鲜、越南、阿富汗、伊拉克等多场战争,国家安全局或多或少直接支持着美国政治或军事决策的制定,其间自身也度过了多次危机。 P19

在现实生活中识别美国社会的敌人(恐怖分子、贩毒分子等)已非易事,而对于在网络空间中如鱼得水且又深谙信息战争原则的秘密黑客,揪出他们同样复杂难为。 P20

美国国家安全局 政治与军事电子书 第2张然而,尽管斯通少将持有美国海军学院的文凭,在一战期间积累了海军作战经验,同时曾是军舰通信工程师,但他职权受限,对内未能摆平军人与文职人员之间的矛盾,对外无法抵挡压力。 P36

该报告介绍了美国信号情报系统的现状,陈述了武装部队安全局的弊病,着重建议设立一个特殊部门,并授权该部门建立全球信号情报监视系统。 P37

美国国家安全局属高度机密部门,不受国会监督。 P38

作为共产党人,他积极打听收集各种小道消息,且交游广阔。 P39

五国中虽然英国在情报领域拥有最为丰富的经验,但主导这一协议的是美国。 P40

四艘携带核弹头鱼雷的苏联潜艇已起航奔赴古巴,而肯尼迪总统直到10月22日才下令美国舰队对古巴岛进行海上封锁。 P61

越南战争(1955—1975年)古巴在20世纪60年代初吸引了全球目光,而越南问题也同样令人担忧。 P62

当日,“马多克斯号”发现三艘北越鱼雷艇向其逼近,于是向“特纳·乔伊号”和战斗机请求支援,敌方舰艇在冲突中受到重创。 P63

该委员会由时任联邦调查局局长的埃德加·胡佛(Edgar Hoover)主持。 P77

1945年春,美国情报部门1275名专家共拥有400多台穿孔机,还配备了快速分析仪(RAMS) [1] 。 P78

托德拉的同事詹姆斯·彭德格拉斯(James Pendergrass)在看到该型计算机的介绍后十分兴奋。 P79

在这场征服太空的竞赛中,艾森豪威尔总统根据1954年胡佛委员会和1957年威廉·贝克委员会的建议,于1958年批准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第6号情报指令 [5] ,将电子情报工作划归国家安全局管辖。 P80

1960年6月22日,第一颗电子侦察卫星Grab/Dyno1(即银河辐射与背景电子情报卫星)发射,此后又发射了一系列同代卫星。 P81

出于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与对旧时代的习惯,国家安全局未能预判到通信的激增与光纤技术的发展,无法预料到高安全性的计算机代码在欧洲、亚洲和其他洲第三世界国家的日渐普及。 P104

为此,他发起了一项关于国家安全局组织和运转的研究,由两个委员会负责实施,其中一个由内部人员组成,另一个由获得授权的外部人员组成。 P105

它利用其影响力,并根据自身在给定时间内的破译能力极限,将密钥限制为56位。 P145

专家圈子内时不时流传着与开源软件相关的警告,但找出隐藏的漏洞与功能对专业技能和资源有很高要求。 P146

这位德国活动家致力于阻止情报机构或以定向广告为主营业务的公司的窥视行为,他希望改变互联网用户的在线交流方式。 P147

由于开发人员讨论列表是开放的,因此劳拉·波伊特拉斯和格伦·格林沃尔德能够匿名处理斯诺登发送来的文件。 P148

TOR的主要出资者是五角大楼,经由斯坦福研究所支付,每年可获得近100万美元的资助。 P149

除“梯队系统”的任务 [10] 外,该基地还负责了多个代号神秘的项目,如1979年启动的斯尔克沃斯计划,涉及一种拦截超短波的地面信息系统;穆佩妮计划,主要拦截外国通信卫星(如以色列,俄罗斯)或多国组织的通信卫星(如阿拉伯卫星)在传输时发射的信号,同时还监视国际通信卫星系统。 P161

该站在国际通信卫星-IV推出不久后,成为“梯队系统”的第一个监听站。 P162

松峡站控制着间谍卫星,其使命随着时代变迁而调整。 P163

黑客和极客往往着装休闲,热衷于搜索、了解和分享新奇的事务,其高超的技术专长可为网络与电信分析师提供强有力的支持,非常适合网络管理工作,但当TAO将他们纳入麾下后,很快就发现他们同时也可以是网络进攻方面的优秀战士。 P172

两个部门联手监视着数百家跨国公司和集团,目的是发现移动网络技术中的漏洞。 P173

经过几次司法对战后,国家安全局被迫允许班福德查阅6000页内部文件,但却事先故意把所有纸张弄乱!时任局长的鲍比·雷·英曼指责班福德通过要挟手段获取文件和采访记录,但他并不认为班福德有其他特殊的信息渠道。 P196

外界首次听说该项目,它是一个国际远程通信监听网络项目,主要依靠各地面站——一个设于英国康沃尔郡的布德,一个设于德国的巴特艾布灵,两个位于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用于监听苏联通信。 P197

迈克尔·海登于1999年被任命为国家安全局局长。 P198

当时的《纽约时报》就曾透露,国家安全局能够通过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信协会 [21] 国际数据库查阅电子银行交易记录,可以收集进出美国的转账数据。 P199

2001年,为国家安全局效劳了30年之久的数学家威廉·宾尼(William Binney)在“9·11”事件发生不久后辞职。 P200

调查结果证实了邓肯·坎贝尔和新西兰调查记者、研究员尼基·海格(Nicky Hager)关于国家、组织、企业受到大规模监视的披露。 P224

这两个部门于1919年合并组成了政府代码及加密学校(Government Code and Cypher School,GC&CS),起初受海军领导,于1922年改由外交部管理。 P225

他认为,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活在网中,确保国家安全局的力量能够全时性触及全球电信网络的每一处角落,实现大规模数据和语音信息的收集。 P273

在悲剧发生后的日子里,海登对于情报系统的失败始终耿耿于怀。 P274

波因德克斯特因此获得了2亿美元,用于支撑这个1999年研发的疯狂系统,该系统能够将所有个人的电子交易信息、电子邮件、网站浏览记录、银行存款及其他信息载入属于美国政府的一个数据库中。 P275

国会决定停止资助该计划,但国家安全局秘密保住了该计划,并继续推进。 P276

这4位在国家安全局工作多年的老兵在信中直言,“细丝”项目能够实现针对性监控,且成本仅为900万美元,但这个数目太小,无法满足国家安全局承包商们的胃口。 P277

Skype是互联网电话和聊天服务提供商,于2011年底被微软收购,当时它拥有超过6.6亿用户。 P304

虽然光缆访问入口被定为涉密信息,但我们知道美国成立了一个由联邦调查局、国防部、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等部门工作人员组成的机构 [12] ,其主要目的就是确保光缆始终处于美国政府的控制之下。 P305

2015年2月,加州一家上诉法院最终裁定政府胜诉——“‘国家机密’之下正义止步”

格伦·格林沃尔德于2013年10月离开《卫报》,转投在线调查杂志《拦截者》(The Intercept ) [5] ,他比以往更坚决地谴责“激进极端主义的权力观”。 P325

负责监管国家安全局活动合法性的外国情报监控法庭对该项目并不知情,很久之后才发现此事。 P326

他们的意见非常明确:如果发生新的“9·11”事件,《纽约时报》将罪责难逃。 P327

2015年9月8日,欧盟和美国达成了一项框架协议,即“保护伞协议”(Umbrella Agreement),规定了欧盟与美国之间在警务和刑事事务中传输和处理个人数据的条件。 P356

入侵者获取公民的健康、账户、关系网络、政治和社团活动、日程安排、出行动向等信息。 P357

记者詹姆斯·班福德认为,奥巴马没有充分考虑到国家安全局的迅猛发展以及专家关于限制国家安全局的建议。 P358

埃沃·莫拉莱斯最终于在7月24日接受了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ois Hollande)给出的理由,而奥朗德方面则应允加快交付6架用于打击毒贩的“超级美洲豹”直升机,并承诺考察其他项目,如升级空军机群和提供空中监控系统。 P389

民主党参议员珍妮·沙欣(Jeanne Shaheen)认为,必须谨慎处理与盟友的关系,欧洲的抵制将削弱情报的分享。 P390

这一互联网监控和审查项目 [2] 由中国公安部负责管理,目标是使用本土工具塑造符合本国文化、能够自我管理的中国化互联网,例如推行百度(中国版谷歌)、腾讯QQ(即时通信)或微博(中国版推特)等工具。 P414

莫斯科试图说服其他国家将一直以来由ICANN承担的网络关键功能管理事务移交给国际组织,例如国际电信联盟,但该组织中发挥核心作用的似乎就是俄罗斯。 P415

金砖国家不得不进行投资,与欧盟成员国尤其是西班牙企业合作建设海底光缆。 P416

中国曾明确表明其打击恐怖主义的立场,并在法律层面上允许中国收集、审查本国境内外国技术公司的敏感数据,这些公司须提供加密密钥,同时存储用户数据的服务器必须设置在中国境内。 P452

这条网络巨龙采取机会主义的结盟手段,构建自身的战略实力。 P453

美国国家安全局


↓下载地址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meiguoguojiaanquanju-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