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句子迷

冥想的最高境界很可怕?历史上一位“大师”的非凡骗术

某位瑜伽大师X(我们这样叫他)是19世纪70年代中期涌入美国的亚洲冥想教师中的佼佼者。那时我们还在哈佛大学读书,瑜伽大师找到我们,说他希望哈佛大学的科学家能研究他在瑜伽方面的杰出才能,并且证明他的非凡能力。

以下内容引用自《新情商 : 改变大脑、成就自我的力量》,仅供学习参考使用。

冥想的最高境界很可怕?历史上一位“大师”的非凡骗术 句子迷 第1张

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是,生物反馈(biofeedback)作为当时的新技术能让人们即时了解诸如血压等生理机能,而仅仅通过意识是不能对这些机能有所察觉的。根据这种新的反馈信号,人们就能以更健康的方式强身健体,但瑜伽大师说他不需要反馈就能拥有这种控制力。

我们很高兴能在无意中发现一个几近成功的研究课题,然后打着别的幌子使用了哈佛医学院马萨诸塞州精神健康中心的生理实验室。

测试瑜伽大师超凡能力的日子到了。当我们要他降低血压时,他的血压反而升高了;当我们要他升高血压时,他的血压反而降低了。我们把这个情况告诉了他,瑜伽大师斥责我们给他喝了“毒茶”,这可能破坏了他的天赋。

我们追踪瑜伽大师的生理状况,发现他做不了他所吹嘘的那些超凡之事。然而,他却的确能够让心房颤动——一项存在高风险的生理技能。他称自己使用的方法为“狗三昧”,这个名字至今仍让我们困惑不解。

瑜伽大师时不时躲进男厕所去抽比迪烟,这种廉价的香烟(用植物叶裹几片烟草)在印度很受欢迎。不久之后,我的一位朋友从印度发来的电报揭穿了这位“瑜伽大师”的老底:他原来是一家鞋厂的前任经理,抛下妻子和两个孩子到美国来敛财。

毋庸置疑的是,这位瑜伽大师正在寻求一种营销手段来吸引门徒。在随后的抛头露面中,他一定提到了“哈佛大学的科学家”研究了他那杰出的冥想能力。这预示着相关数据会被大肆包装,并再次被用于销售炒作。

面对这样的警醒事件,我们对当前的冥想研究潮流持开放又怀疑的态度——这正是科学家的态度。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欣慰地看到正念运动的兴起及其在学校、商业和个人生活中迅速发展——这是拓展的冥想方式,但科学一旦与营销挂钩,这些数据常常就会被歪曲或夸大。对此我们深感痛心。

冥想和货币化的结合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因为这是与“推销”“失望”甚至“丑闻”的结合。严重的失实、可疑的观点或对科学研究的歪曲常常被用来推销冥想。例如,一个商业网站开设一个特色博客,名为“正念冥想法如何修复你的大脑,帮你减轻压力、提高业绩”。这些观点经严谨的科学发现证明过吗?有还是没有——尽管“没有”,也太容易被忽略了。

在这些尚不确定的发现中,一些振奋人心的观点得以疯狂传播:冥想使大脑的执行中心(前额皮质)变得更厚,而能够触发战逃反应的杏仁核则变得更小;冥想将我们大脑中的情绪定点转向一个更积极的范围;冥想可以延缓衰老;冥想可以治愈糖尿病、注意缺陷多动障碍等疾病。

如果再深入探究,我们会发现支撑这些观点的研究方法都存在一些问题。这些研究方法需要进一步证实。这些研究发现或许经得起深入分析,或许根本不堪一击。[书籍分 享V信 iqiyi114]

例如,关于杏仁核收缩的研究报告使用大脑尺寸测量法,如今,这并未受到神经学家的青睐。一项被广泛引用的研究声称人的衰老过程可以变缓,这项研究所使用的疗法非常复杂,包括冥想疗法,但也加入了特殊饮食和剧烈运动疗法,因此冥想本身的作用依旧无法凸显。

尽管如此,社交媒体依旧充斥着此类内容——夸张的广告文案无比诱人。因此,本书中的视角一定要基于严谨的科学验证,从而明察秋毫,剔除那些夸大其词的论断。

即使是善意的支持者也缺乏相关的引导,无法辨别哪些是对的,哪些是可疑的,或者哪些纯粹是无稽之谈。处在狂热的浪潮中,我们很难快速清醒过来。

1992年,威斯康星大学社会学系邀请理查德主持一个重要的座谈会,理查德为此紧张不已,他意识到自己正走向学术风暴的中心。一场关于“先天”和“后天”的争论在社会科学领域已肆虐多年,“后天”阵营认为人的行为是由经历塑造而成的,“先天”阵营认为基因是人的行为的决定性因素。

这一争论由来已久,相关历史并不光彩。在19世纪和20世纪早期,种族主义者扭曲了当时的遗传学,为歧视黑人、印第安人、犹太人、爱尔兰人和其他众多受歧视的目标种族提供“科学”依据。种族主义者认为,目标群体的教育和经济水平的任一或所有的滞后现象都是遗传命运使然。这一观点忽略了机会的巨大失衡,由此引起社会科学界的强烈反对,并导致社会学系的很多学者对任何生物学性质的主张都深表怀疑。

理查德认为,社会学家犯了一个科学谬误,他们把任何生物群体的差异问题都归于遗传学范畴,基因被视为不可改变。在理查德看来,这些社会学家被意识形态立场冲昏了头脑。

所以,理查德首次公开提出“神经可塑性”这一概念,以此来解决关于“先天”和“后天”的争论。理查德解释说,神经可塑性表明重复的经历可以改变大脑并塑造大脑。我们不必在“先天”和“后天”之间做出选择,它们相互作用、相互影响。

这一概念巧妙地调和了相互对立的观点,但理查德的观点超越了当时科学界所能接受的范围,且关于人类神经可塑性的数据不够充足。

随着一系列科学研究成果的出现,几年之后这一问题发生了变化。比如,掌握一种乐器可以扩大相关的大脑中枢。小提琴手在演奏时,左手手指不断拨动琴弦,这将扩大大脑中负责手指工作的区域。他们练习得越多,大脑中该区域就越大。

若能坚持冥想很多年,比如,达到长期冥想者的冥想时长——100~10 000个小时,则会带来更多的好处。这可能意味着每天都要进行一次冥想,每年进行一次持续一周左右的静修,并且得到进一步的指导,而这都需坚持很多年。早期的好处加强以后,才会慢慢出现其他的好处。

比如,在这个范围内,我们看到与压力反应有关的神经和荷尔蒙指标有所降低。另外,对于情绪调节重要的脑回路的功能连接性增强。在应对压力时,肾上腺分泌的关键激素皮质醇会减少。

长期进行慈爱冥想或同情心冥想练习,能够使我们对别人的痛苦产生更多的共鸣,从而让我们的关心能够真正帮助到他们。经过长期的练习,我们各方面的注意力也会得到加强:选择性注意力锐减,注意瞬脱减少,持续性注意力变得更加容易培养,并且快速应对能力也得到提高。长期冥想者在减少心智游移和自恋模式方面的能力增强,这些脑回路之间的连通性减弱,这意味着不那么以自我为中心。冥想状态下通常会出现这些改善,并且逐渐变为稳定的人格特质。

只有在数千个小时的练习之后,呼吸速率等非常基本的生理过程才会发生改变。静修时训练较为集中,比日常训练能更好地增强其中的一些改变。

虽然尚未有充足的证据表明长期练习带来的神经重塑似乎可以改变大脑的结构和功能,但举例来说,杏仁核和前额区调节回路之间的功能连接更强,与“渴望”或依恋相关的伏隔核的神经回路似乎随着长期练习而缩短。

虽然一般来说,终生冥想时间越长,由冥想带来的改变也越多,但我们猜想,不同的神经系统改变的速率也不同。比如,同情心的增强比压力应对能力的提升要快。我们预计未来的研究将填补各种脑回路剂量反应动态的细节

有一个有趣的迹象,长期冥想者在一定程度上通过人格效应提高了他们的练习效果。一些冥想状态可能在睡眠中继续存在。经验丰富的冥想者经过一天的静修,在基因水平上对自己的免疫反应有帮助,这一发现令医疗机构感到很震惊。

请支持正版电子书! 如侵犯到版权方,请联系 yigefanyi.com,站长核实后会第一时间移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