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魔种Magic Seeds

下载方式

V.S.奈保尔魔种(“《魔种》将连接起我曾生活过的不同世界,并将对我的整个文学生涯作一个总结。”——V.S.奈保尔)
本书作者:[英] V.S.奈保尔

本书读后感· · · · · ·

2004年10月,当奈保尔的新作《魔种》在印度举行首发仪式的时候,面对着大厅当中挤的水泄不通的读者,奈保尔一语惊人地宣布说,《魔种》将是他的最后一部作品,因为作为一个已经70多岁的作家,他用来书写的精力已经消耗殆尽,“的确,我已经很老了。写书需要巨大的精力。书不仅仅是纸页,还有思想、观察、一行又一行的叙述,一本书里要包含许多东西”。很有意思的是,奈保尔除了宣布他即将封笔,还在这次发布会上坦言,对小说这种书写形式能继续生存下去已经不抱希望,“差不多已经死了”,而他正是用《魔种》联结起了他生活过的不同世界,对自己的文学生涯作了一个总结。

我的学习笔记

松松垮垮的身材,倒也不算肥胖,线条柔和的宽脸膛,头戴灰色的平顶帽,上面是蓝色细线勾勒出的大方格图案,有点儿像“袋鼠牌”[1]的高尔夫球帽,威利曾在早期的企鹅版图书的封底广告上见过:也许眼前这个人就是在模仿那些老广告里的打扮。 P13

魔种Magic Seeds 小说电子书 第1张现在,萨洛姬妮把玫瑰放在她的碟子旁边。 P14

他知道我们是他的同胞,但是他瞧不起我们。 P15

在此之前,印度历史上从来没有过这样一本书,没有过这种教育体制,也没有过这种形式的历史学科训练。 P16

他很好奇,对于其他人来说,对于他在伦敦和非洲遇到过的那些无忧无虑的人来说,这种感觉是不是自然而然一直就有。 P34

他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时光,没有迫在眉睫的忧虑,也不必和任何人打交道,他和妹妹就如同童话故事里讲的那样,不必经受太多磨难就能长大成人。 P35

接电话的可能正是约瑟夫本人,声音明朗清晰,让人放心。 P46

若干混凝土结构的公寓楼建在一片寸草不生、坑坑洼洼的泥地上,建造商似乎忘了或者不愿意在房子完工之后把地面收拾平整。 P47

这房子似乎在最初的阶段就已经被弃置不顾,混凝土墙面上没有任何修饰,走廊墙壁顶端钉着许多电缆,粗的细的都有,积满了隔年的灰尘。 P48

他说:“我可不像看起来那么糟。 P49

我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们。 P50

但是,她的后背和姿势表明她正在倾听起居室里的对话。 P51

我们正站在最后一个伟大的印度王国的土地上,这是一方灾难深重的土地。 P52

午饭过后——午饭可能是鹿肉、青蛙或山羊肉,这可不是素食运动——他们休息到下午三点左右,然后继续操练一个半小时。 P68

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确信和我在一起的都是坎达帕里的敌人。 P69

在第十个或者第十一个晚上,营地里发生了一次大骚动。 P70

明天他们就会变得非常龌龊。 P71

但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表明,我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这一点至关重要。 P72

他不知道博杰·纳拉亚是语含讽刺,在模仿制糖厂雇主或工头说话,还是在认真地鼓励他,告诉他他们辛苦地搬运甘蔗渣是在为革命事业服务,因此是值得的。 P90

我大概看不到这个侍者换上干净衣服了。 P91

爱因斯坦住在洗衣工家的那段求学生涯尽人皆知。 P102

后来革命运动爆发,他就加入了。 P103

我当时一看到他女婿那副自鸣得意、笑容扭曲的嘴脸,就觉得会出事。 P104

他回到村子里后日子很不好过。 P105

他和哥哥一家住在一起,房子比一般人家要大些。 P106

摩托车手为威利和博杰·纳拉亚的到来而欣喜若狂。 P107

他回到基地的那个时间有些人仍旧称之为“牛尘时间”。 P125

他住在游击队征用的一栋长长的棚屋里。 P126

魔种Magic Seeds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他喜欢穿着军装从这个村子走到那个村子,吓唬村民,谈论革命;他喜欢农村生活,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他要靠村里人养活;他喜欢出人头地。 P127

威利想:“生命中最令人欣慰的是对死亡的确信无疑。 P128

说完,他突然变了姿势,猛地转身,走出了屋子。 P129

柚树林营地的长官也来了,之前威利和博杰·纳拉亚正是奉他之命去皮匠街的。 P130

很多人牺牲了,远远不止铁路居民区那些人。 P131

果园里,一味伸展的枝条耗尽了果树的营养,寥寥几片枯萎黯淡的叶子悬在细瘦干枯的枝头,果子散落在地上,倒像丰收了似的,却早有黄蜂在腐烂的甜橙和柠檬那灰白的果皮里安了家。 P156

那些天那三个人的处境肯定极为难堪。 P157

他让自己相信,在喧闹忙碌糟糕的城市之外有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这里的一切都遵循古已有之的模式,而这种模式正是革命所要推翻的。 P158

也许这就是他们过日子的方式,什么事都靠乞求解决。 P159

高墙同时也使爱因斯坦无法看清部长宅邸的安全保卫措施。 P173

如此看来,那个夸夸其谈的疯子说自己参加革命有三十年了,也许并非全然信口开河。 P174

真难以想象我们一直以来所做的事情就是为了他这种人。 P175

他想起那段借着一一回想睡过的床寻求安慰和依靠的时光。 P176

两人有时候搭一辆摩托车,有时候又分坐两辆,这是爱因斯坦的主意,为了安全起见。 P182

一路都由爱因斯坦说了算。 P183

他们要先知道我们都犯了哪些罪,然后才能接受我们的投降。 P184

他们坐了一辆出租车,威利看到了很久以前在另一个城市拉贾兴致盎然地指给他看的那一切的翻版:建于英国殖民时期的军事化地区,那时就已种下的老树,地面以上四五英尺高的树干上刷了石灰,镶了白色边石的小道,沙地阅兵场,带阶梯的凉亭,福利建筑,两层高的住宅楼。 P185

把这些告诉威利的那个人,开始时说得很实在,但后来发现威利听了很震惊,就忍不住夸大其词了。 P196

监狱长说,当年英国人设立了这一罪犯类别,专指像甘地和尼赫鲁那样的民族主义者,他们触犯了法律,但不能像对待普通犯人那样对待他们。 P197

我不可能安稳的,就像那个人说的公共汽车一开动挤上车的人就都安稳了。 P198

下级狱吏和狱吏则是军官,尽管这个词会使人马上联想到腰间钥匙叮当作响的野蛮之徒,威利总觉得它应该指那些在囚室外面来回走动的低级狱卒。 P199

谁知她听了反而暴跳如雷,她没想到两个男人都对她毫不怜惜。 P219

不过也许这时候他们两个的兴致还没有那么高,也许只是出于旧日的习惯。 P220

无论我做了哪些努力,无论我和谁结婚或者一起生活,我告诉你的这种事最后总会发生。 P221

会客室的后窗还没有拉上窗帘,威利可以看见窗外枝干黝黑的小树以及屋后墨绿忧郁的小花园。 P222

他偷了店里的一套高尔夫球棒。 P223

我还有机会睡在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里吗?”他吃惊于自己以前从未想到过这些。 P224

时间沉甸甸地压在他手上,他觉得百无聊赖。 P238

他讲这话差不多是在刚见到他的时候,这多半是当时他头脑里正在盘旋的一句话,他以这种方式让威利为此刻这种状况做好准备。 P239

那其实是感觉暂时失灵,刚开始那几秒钟真是甜蜜。 P240

我在非洲那么些年,从来没想过去学一门手艺,或者找一份职业。 P241

这是从另一个角度认识这座大城市里那些重要街道动听的名字,他的心收紧了。 P242

之后他又看见一个小水晶球,实心的,很重,从上到下刻着一道道平行线,顶上有一个小孔,插着长长的粉红头火柴。 P247

他读到了反英大暴动后的印度,读到了非洲的开发,读到了军阀混战时期的中国,读到了南北战争后的美国,读到了牙买加和爱尔兰的叛乱,读到了尼罗河源头的发现,读到了维多利亚女王,似乎她尚且健在。 P248

也不知道是杂志社装订的,还是图书馆或者订阅的人装订的。 P249

比如说,受压钢筋的张力是否会永远持续?讲课的人真的知道吗?受压钢筋或者固定受压钢筋的螺栓可能会在将来某一刻断裂——这种想法是否荒唐?又或许,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到了二十一世纪或者二十四五世纪,会出现一种建筑大恐慌,全世界的混凝土和钢结构建筑说不定会在没有任何外力作用的情况下,按照它们建成的先后顺序,逐一倒塌。 P274

他究竟在想些什么?他这样一位博学之士是否有某种小小的不幸?讲课是他唯一的工作吗?他是从外地来的,还是本地人,就住在北边某幢红色的矮房子里——三十年代的某位建筑师或开发商幻想中的标准住宅?课上涉及的建筑只限于西方世界,即便如此,那位教师还是匆匆忙忙地直奔他的老板感兴趣的那些时期。 P275

而现在,他从眼前这位温和而执拗的老师口中得知,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红砖得以在伦敦广泛使用很有可能就是受了废除砖头税的刺激。 P276

下课后他们很少出现在大休息室里,常常有车子来接他们回伦敦市中心。 P277

他想起了曾经待过的树林中的村子,那时他身穿粗陋的橄榄绿军装,头戴饰有红星的军帽,徒劳地在树林里行军;他想起了非洲,那里的茅草房最终将淹没外来的混凝土世界。 P278

而在圣约翰树林的家里,我不止一次细细欣赏珀迪塔的身材和步态——它们不乏崇拜者——聆听她那有格调的古郡口音,真的很悦耳,我感到疑惑,为什么我会对这一切无动于衷,为什么我宁愿花几千英镑去欣赏、享受另一个女人,在另一个地方。 P322

然后,为了给珀迪塔一点儿颜色,也许更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我去彼得家过了几个周末。 P323

那时候法律有了变化,允许市建住宅区的住户购买房子。 P324

但是,芒比和罗斯金、狄更斯一样,藏着一个性的秘密。 P325

她理解他的这种癖好,并不介意:在邂逅芒比之前,她就曾梦想过有一位绅士情人甚至丈夫。 P326

那位浪荡子是黑发。 P327

这是玛丽安童年最可怕的一段时光,充斥着毒打、性侵犯以及一次又一次毫无希望的出逃。 P328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mozhongmagic-seed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