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句子迷

纳粹僵尸 灌毒制造杀人机器 希特勒为了翻盘无所不用其极!


小编辑云:纳粹僵尸——极大程度还自于一些人的臆想和如今电脑游戏对大众的荼毒。却反映出纳粹德国在二战时一些骇人听闻的构想。

希特勒的脑子里有许多疯狂的想法,这些想法已不局限于“种族纯粹”这一条了,有些想法可以用“禽兽”来形容。他们生活在伪科学的黑暗心理世界中:血液纯度、神秘的圣杯、占星术、超心理学、新异教派、甚至世界冰理论(或“冰川宇宙论”)的观念,认为冰是宇宙的基本物质, “冰冷的卫星在古代坠毁了地球”,大灾变摧毁了已经实现高水平发展的人类文明。我们必须说明一点:以上理论都是毫无证据可言的。许多高级纳粹党员恢复了对霍尔的崇拜,霍尔是所谓的古老的雅利安生育女神。

纳粹僵尸实际只是士兵吸食毒品的产物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和盟军有一个公开的秘密:提高体能的毒品。

在1940年代,纳粹部队获得了名为Pervitin的甲基苯丙胺,而美国和英国士兵则使用苯丙胺苯丙胺。

纳粹僵尸 灌毒制造杀人机器 希特勒为了翻盘无所不用其极! 句子迷 第1张

“它使您无法入睡,但并不能阻止您感到疲劳。当一个人过度疲劳时,这种药不能让他恢复过来,因此很有可能,毒品刚用完,人就死了。

希特勒自己也在吸食

在20年代后期,Morell在柏林发展了蓬勃发展的私人诊所,他的声誉建立在他喜欢给病人服用的少量维生素注射上。在与德国帝国官方摄影师海因里希·霍夫曼(Heinrich Hoffman)交往后,他遇到了希特勒,并意识到这个机会很快使他长期饱受肠痛的福勒(Führer)欣喜若狂。莫雷尔开出了以细菌为基础的制剂Mutaflor的处方,当患者的病情(后来称为希特勒的患者A)开始好转时,他们的相互依赖关系就开始了。两者都是孤立的。希特勒越来越不信任他的医生,而莫雷尔则完全依靠Führer担任他的职务。

但是,当希特勒在1941年患了重病时,莫雷尔所指望的维生素注射剂就不再起作用了,于是他开始加大治疗力度。首先,为这个最臭名昭著的素食主义者注射动物激素,然后再注射一系列更强效的药物,直到最后,他开始给他服用一种名为“神奇药”的产品,称为鸦片设计师,是鸦片的设计师和海洛因的近亲。主要特征是它有可能在患者体内诱发欣快状态(今天被称为羟考酮)。不久之后,希特勒每天接受几次Eukodal注射。最终,他将把他最初开处方用于治疗耳朵问题的高级可卡因与每日两次剂量结合在一起,因为他的东部前堡地堡沃尔夫巢穴发生了爆炸。

纳粹僵尸 灌毒制造杀人机器 希特勒为了翻盘无所不用其极! 句子迷 第2张

莫雷尔是否故意将希特勒变成了瘾君子?还是他只是无力抵抗Führer的上瘾性格?“我认为这不是故意的,”奥勒说。“但是希特勒信任他。1944年秋,当他周围的人试图撤走莫雷尔时,希特勒为他挺身而立–尽管那时他知道如果他要离开,他[希特勒]将会完蛋。他们相处得很好。莫雷尔喜欢打针,希特勒喜欢打针。由于胃虚弱,他不喜欢吃药,他想快速见效。他受了时间的压力。他以为自己快死了。” 希特勒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瘾君子?“很晚了。有人引用他对莫雷尔的话:你一直都在给我鸦片制剂。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是用倾斜的眼光谈论它。希特勒不喜欢提及Eukodal。也许他正试图将其排除在外。就像任何交易商一样,莫雷尔(Morell)永远不会说:是的,您上瘾了,我有一些东西可以满足您的需求。” 因此,他说的是健康而非成瘾?“对,就是这样。”

旁观者看来,这种药物的作用似乎是奇迹般的。一分钟前,富勒人非常虚弱,几乎站不起来。接下来,他将在墨索里尼大肆宣传。啊,是的:墨索里尼。在意大利,闪电战会额外增加一章。“我发现墨索里尼(Il Duce的D病人)是莫雷尔的另一个病人。在1943年德国人将他任命为意大利共和国的up领导人之后,他们命令将他置于医生的视线之下。” 再次,奥勒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同样,他手里拿着文件回来。“没有足够的材料说他是一个瘾君子。但是他被给予与希特勒相同的药物。每个星期都有一份医生报告。” 他的手指沿着打字的线条移动,为我翻译。“他已经好转,再次打网球,肝脏肿胀是正常的……这就像他是赛马一样。”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支持正版。此处仅提供个人读书笔记 https://yigefanyi.com/nacuijiangshi-guanduzhizaosharenjiqi-xiteleweilefanpanwusuobuyongqi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