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电子书

南烟斋笔录 一曲三笙(刘亦菲×井柏然主演电视剧,剧情抢先知道!左小翎成名代表作)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南烟斋笔录小说一曲三笙(刘亦菲×井柏然主演电视剧,剧情抢先知道!左小翎成名代表作)
本书作者: 左小翎

本书读后感· · · · · ·

人生皆有命数,滚滚红尘…终归是抓不住的…最难的不是得不到,而是求不得… 陆曼笙和叶申既是故事里的旁观者,也是故事里的人,陆曼笙是陆曼笙,也是阿生…终归是过去了终归是这样的结局了

我的学习笔记

陆曼笙咽了咽喉咙,已经没有了痛觉,身子似乎也轻快了起来,原本干涸的唇瓣也没有了不适。 P12

整座恒城,因着外来贸易变成了江南的膏腴之地。 P13

南烟斋笔录 一曲三笙(刘亦菲×井柏然主演电视剧,剧情抢先知道!左小翎成名代表作) 小说电子书 第1张反倒是青鸳摆摆手,温声软语道:“许是这位老爷认错人了,好生请出去就是了,不要动粗。 P18

二人年岁是对不上的,香君如今也有三十好几了吧?”矮个男子也说:“你不要折腾了,早些回乡做些小营生,总能从头来过的。 P19

借着月色,青鸳领口被扯开,露出一节雪白的脖颈,上面赫然有颗红痣。 P21

不过片刻,青鸳突然又笑得欢喜道:“你根本不是诚心想领我回江都,只是想将我在船上高价转手卖给旁人。 P22

像青鸳这般如此有才情、林下风气的绝代美人,谁人都想博上一番,得了青睐那便会在恒城闻名遐迩,传成一段佳话。 P27

青鸳的脖颈若隐若现都是灼烧的痕迹,她拢了拢披风遮住异样,对陆曼笙苦笑说:“陆老板,这次我是真的回不来了。 P28

许久,陆曼笙淡然道:“我没有心,我不会爱上谁的。 P29

这是我祖父少年时去恒城游历,在书寓遇到了一个姑娘,为她写的诗。 P30

结衣已然泣不成声:“你们真的相信我!那个声音,和方小姐一模一样!魏先生杀了她!她变成鬼回来报仇了……”“你不要乱说魏先生!我也不会唱这首歌!”戴晚清这次真的被结衣所说的话吓着了。 P48

魏先生最不喜欢旁人谈论方小姐的事,还请陆老板见谅。 P49

南烟斋笔录 一曲三笙(刘亦菲×井柏然主演电视剧,剧情抢先知道!左小翎成名代表作) 小说电子书 第2张

这样的动作持续了很久,戴晚清时而低头抽泣,时而抬头怅然,对身旁的陆曼笙和魏之深仿若未见。 P53

陆曼笙不愿再答,语气颇为厌烦:“叶二爷你问题会不会太多了?”说完径直要走。 P63

陆曼笙回过身自顾自地向前走着,晨起的风让人觉得凉爽。 P64

一般戏院是下午或者晚上才开堂,此时未到正午,云生戏院的老板叶二爷叶申就站在空荡荡的戏院大堂里,腹诽心谤地凝视着唱台。 P65

躲在暗处的心腹杨健凑到叶申身边,低着头轻声道:“赵警官也太不把二爷放在眼里了,如此咄咄逼人。 P66

本来猝然离世停丧三日即可出殡,但如今为了查案,一切丧仪不得不停滞。 P67

叶申端详着这个曾经熟悉亲昵如今却静静地、面容灰白地躺在棺木里的少年。 P68

叶申也不在意被赵信执听到自己和陆曼笙的谈话,陆曼笙颇有些好奇地看着两人的相处,感到陌生又熟悉。 P87

赵信执看清男人穿着褐色的皮衣,身姿挺拔。 P91

而此刻又回到了那个夜晚,眼前情景重现——严亦成去仓库救他。 P92

整条东街异常热闹,客来送迎终日不休。 P93

站在他身边的客人得到了老板的同意,随手抽出画卷展开观赏,赵信执被拦住了去路,目光正好撞到了画上。 P94

他翻过身子微微叹息,思虑过甚也无意义。 P95

“呼呼呼呼——”再次从噩梦中惊醒的赵信执喘着粗气,那浓重的血腥味仿佛印刻在了脑子里,让他嘴腔里都是腥涩。 P96

老娘都丢了好几天了他还有心情喝酒?”说罢,陈警官就准备吩咐下去盯梢罗秀才,临走时还是忍不住对赵信执说道:“老大,你的精神头看着也太差了,不如去医馆看看?”赵信执脸色一变,拒绝:“去了就得喝药,喝那苦得要死的药没病也会有病。 P97

电话那头,赵夫人关心地询问赵信执的日常起居:“信执,最近工作忙不忙?”赵信执如实回答:“还挺忙的。 P100

赵信执再醒来时已经快第二日正午了。 P101

墙上挂着赵信执从警察学校毕业的照片,赵信执有些恍惚,自己明明在这个房间里住了十几年,却如此陌生。 P102

赵老爷和赵夫人没有孩子,也曾考虑去亲族中选一个孩子过继,但不是有些亲族不舍得,就是愿意的亲族家的孩子资质太差,所以耽搁了好些年。 P103

母亲也不是那种迂腐的人,陆老板是个端庄稳重的好姑娘,只要是你喜欢的,我和你父亲都觉得是好的。 P108

踱步在这座大宅的长廊中,赵信执觉得自己像是无数次走过这条路,走向自己期待的那个地方。 P109

“啊——”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赵信执冲到大门口朝那女人望去——女人的胸口涌出鲜血,染红了素雅淡色的旗装,而凶器正是孩童握在手中的匕首,锋利的刀口滴落着鲜血。 P110

深埋在他心中隐藏多年的秘密,他忘却的那些记忆,都被这个梦挖了出来,赤裸裸地摊开在他的面前!对啊,原来自己忘却的秘密,就是他亲手杀了梦里的这个旗装女人,他亲手杀死了他的娘亲。 P111

但熟识她们的却极容易分辨二人,两人模样难以区分但性情却是天差地别——姐姐陆馥喜欢浅色素净的衣裙,性情温婉,平时负责打理南烟斋里的日常庶务,对那食蔬果菜一针一线的价格了如指掌;而陆馜大方活泼,做起事来雷厉风行,主要负责南烟斋对外的生意,吵起架来也是一把好手。 P123

陆馜进门就怒道:“你可知安家多欺负人!竟然只有一顶花轿两个婆子!”“你知道我不在意这些的。 P127

在前厅的陆曼笙将陆馥要带去安府的物件安置妥帖后,就亲自来为陆馥覆上红盖头,将她送出了门。 P128

生怕被人说没规矩,陆馥赶紧放下盖头,安安分分地坐在床边。 P129

难道是……眼盲?陆馥微微抬手又放下,果然安朔的眼神毫无反应。 P130

而此时安家正堂,安夫人正在听婆子说陆馥进府之后的事。 P131

不过这些都只是风言风语,除了进出城不太方便之外,对老百姓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众人也就渐渐地不在意了。 P150

早前大家就听说过关于南烟斋的灵异传闻,安家出事以后,传闻愈演愈烈。 P151

烈日酷暑让香料店的生意不太好做,此时陆曼笙正坐在南烟斋里算账。 P152

不然陆老板以为安家店铺着火被砸,是谁的手笔?”闻言,陆曼笙惊讶。 P153

呵,我就是厌恶他们将人分作三六九等的作派,凭他们也配?你……倒是与他们不同。 P154

魏爷为了迎神想做场法事,戴晚清小姐也会去,怕路途寂寞想邀请陆姑娘同去做伴。 P155

最近关于南烟斋的流言蜚语,戴晚清多少也是知道的,看着陆曼笙憔悴的面容,心中不忍道:“陆老板,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P156

陆曼笙刚关上门,李素锦就探出头说:“谢谢陆姑娘!”陆曼笙落座,示意李素锦出来,缓声道:“那你就躲在这里吧,不要出去了。 P161

这世上只有李素锦知道玄机的好,这才当得起‘天赐良缘,命中注定’这几个字!”陆曼笙刚要接话,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吓得李素锦赶紧捂紧了嘴。 P162

陆曼笙站在长廊下,看着叶申领着李素锦远去,直到两人消失在夜幕中,她才放下心来。 P170

天色彻底变得漆黑,陆曼笙心中百味杂陈,毫无睡意,便起身出门从厢房绕到了天王殿,趁着静谧夜色散散心。 P171

虽然墙上点着烛火,洞中却依然昏暗得伸手不见五指。 P172

那男人似乎很不悦魏之深的态度,有些气愤:“我已经将大半家产给了你作为酬劳,你知道这些钱财都可以比肩国库了。 P173

看女孩的背影,应该就是刚刚跟在叶申身边的娇小身影,并非是李素锦。 P174

如今既然你将我女儿找回来了,我就将她身上的火炮制作图都给你。 P175

翻开经书页,是手写的佛经,笔力劲挺,平和简远。 P183

她的面容姣好清秀,眉间痣若隐若现,肌肤被寒气冻得煞白。 P185

杜家的壮丁面无神情地将猪笼浸在水中,杜三娘的后背被湖水浸湿。 P186

陆曼笙垂眸仿若未见,关上了铺门。 P187

陆曼笙猜想她大概要去找害死她的人,若那人就在恒城,想要打听这女子的过往兴许更容易一些,于是便不动声色地跟了上去。 P188

陆曼笙无法,严厉地拒绝道:“我是真的没有办法让你靠近他,你要是对他有怨恨,请你自己想办法吧。 P189

陆曼笙心中不快,也只好道:“既然你已经都看到了,你还问我做什么?”叶申总是可以三言两语就让她生气。 P190

于是陆曼笙指着叶申手中折扇上的小玉坠说:“叶二爷,你这个玉坠从何而来?”那女子消失之前就盯着叶申手中折扇上的玉坠。 P191

我没有收,她就趁我不注意偷偷将这坠子挂在了我的扇柄上。 P192

陆曼笙的话让他大抵猜出了几分情况,便替杜三娘解围道:“我也很想知道我救了她之后,为何她还会惨死,兴许她有什么难言之隐也说不定。 P193

她还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耳房醒来,就听到外面传来吵闹的声音。 P236

陆曼笙心中震惊,躺在床上的小陆曼笙周遭都散发着死气,一只脚已经踏入鬼门关,无药可救。 P237

元又语抬头瞧去,陆曼笙正坐在她脚边的杌子上做绣花。 P238

陆曼笙还想安慰元又语几句,便听到门口传来丫环的声音:“二小姐,又语姐姐的叔叔婶婶来了,想见见小姐。 P239

还没走近,就听到正堂里传来陆曼笙呵斥的声音:“滚出去!”元又语大惊,不知道正堂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P240

元又语心中又急又气,果然,叔叔婶婶是为了自己的亲事而来,想卖了自己换聘礼。 P241

元又语气得要死,准备冲到屋里为陆曼笙辩驳。 P242

连陆馜也瞧出陆曼笙不对劲,于是问道:“姑娘今日是怎么了?”陆曼笙不知从何说起,只道:“恒城最近不太平,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P273

走到后门,就如小语所说的,有个身形修长的男人躺在门外,挡住了出去的路。 P274

微弱的呼吸、煞白的脸色都预示着叶申越来越虚弱。 P275

叶申先败下阵来,皱着眉艰难吐字:“若陆姑娘执意……不要去医院找大夫,去警察局找赵信执警官,他们警察局有配备的大夫,你问问他愿不愿意来救我,若他不愿意……就不麻烦陆姑娘了。 P276

赵信执火速从警察局休息室抓走正在睡觉的王医生,一行人赶往东街。 P277

黑五根本不会顾忌他们!”陆曼笙抓着叶申的手臂阻拦他,怒道:“叶申,你知道你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吗?你根本救不了他,甚至还会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叶申目光灼灼地看着陆曼笙,祈求道:“如果他们都死了,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吗?然后一个人苟且偷生地活着?我不能啊!”陆曼笙一噎,再想不出什么阻拦的理由,只得小声说:“万一你出事了,那你说过的……要带我回乡的事呢?”闻言,叶申挪开了视线,不去看她。 P309

虽然他有东洋人撑腰并不怕元世臣,但有东洋人倚仗不能当作拒绝的理由,要是让外人知道他勾结东洋人,便更是给了旁人讨伐自己的理由。 P317

宋廉欲言而止,陆曼笙直起身子走到宋廉身前问:“你说,他如何了?”宋廉低着头说:“二爷查到赵警官被关在白帮的私牢里,就炸了白帮的弹药库,但还是没有找到赵警官,可能是失踪了。 P318

小巷前方隐隐走来两个熟悉的人影。 P319

陆曼笙见状,拿帕子擦掉陆馜的眼泪,安慰道:“赵夫人是很好相处的,你不要担心。 P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