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社会科学电子书

内容之王:出版业的颠覆与重生

下载方式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内容之王出版业的颠覆与重生
本书作者:[英]迈克尔·巴斯卡尔(Michael Bhaskar)

本书读后感· · · · · ·

本书的主题是出版(更偏重数字出版),主要是讲理论,立足点太高,因此很难有实际的功能,跟实际的出版工作也有不小的差距。我最感兴趣的还是这本书谈到的出版的公共性,怎样才算是“将文本内容公之于众”呢?一本书的销量可能只有三千,一篇文章的曝光度可能超过百万,究竟谁具备更大的公共性呢?如果我们将一本书印了10000册,但是一本都没有被人读过,在这个意义上这本书是否算是出版过了呢?可能不得不承认,出版行业正在逐渐失去其公共性。“与出版行业即将破产这一说法相比,更为显著的是出版商地位日趋没落。”出版注定不是一个很私人的行业,彻底成为商品是一种选择,不然的话就不能一味追求爆款,而应该追求那些能够存在更久的产品。

我的学习笔记

哈珀与罗出版公司(Harper&Row)董事长卡斯·坎菲尔德与贝内特·赛尔夫和贾森·爱泼斯坦一样是美国著名出版商,而他则指出了出版的复杂性:“我是一名出版商,一种杂交动物:一部分是占星师,一部分是赌徒,一部分是商人,一部分是助产师,而另外三部分则是乐天派。 P7

内容之王:出版业的颠覆与重生 社会科学电子书 第1张和传统计算机制造商一样,贸易出版商也陷入了困局,被夹在上游生产商(如作家和经纪人)与诸如亚马逊与巴诺书店(Banes&Noble)等下游经销商和零售商中间。 P10

出版商自定义为书籍制作者,使他们失去了创新的机会,这或许是专业化分工和市场分割所造成的一种不可避免的结果,又或许并非如此。 P11

很明显,当电子书和数字市场战略等这些重要产物理所当然地成为宠儿时,他们也将忽略那些由于互联网结构所引发的更为本质、波及范围更广的问题。 P14

不管你出版什么,你都会找到相应的内容。 P15

我的目标并不是把出版理论当作某种工具来使用,更不是为了梳理出版的一般趋势所引起的广泛影响。 P16

我们以下面几位在该领域最有建树的作家为例,John Thompson(2005,2010)在细节上对英美出版业的模式以及潜能进行了相关研究;Albert Greco(2005,2007)调查了出版公司和图书市场中所包含的复杂的经济学原理;Claire Squires(2007)对当今出版业中营销的生产力要素进行了阐述。 P17

内容之王:出版业的颠覆与重生 社会科学电子书 第2张而且如果没有理论公式的话,出版史很快就会陷入困境。 P18

我希望在不用对有关这个众说纷纭、与智力和利益保护相关的产业的所有普通观点和自我描述都进行打包式吸收的情况下,本书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成为一种产业的自我评论。 P22

以推特或亚马逊的高管为例,他们总是置身事外,从不与自己眼中的“枯木出版商”一起用焦虑的眼光看待出版业的未来。 P23

“公之于众”也许就是对出版最为通俗易懂的解释,[4]而其中的部分问题在于它没有把媒介带到人们的视线当中——公之于众这个行为好像就是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就好像不需要任何媒介或是媒介背后所隐含的一系列过程,而这个行为应该是通过它完成的。 P36

另一种方法就是去着手处理“公之于众”的概念。 P37

让我们再来看看《牛津英语词典》和它对“出版”的解释,可以发现一个略短一些而且比较新的词源:“1.使某物为公众所知的行为;官方或公众通告;公布,公众宣告;2.准备或发布书、报纸等,并进行公众销售或分销的行动或事业。 P38

美国的出版业变成了参与者口中的“大运动”,一场面向市场的重印竞赛,在这场竞赛中出版商最宝贵的资产就是他们超速复制文本的能力,这使他们打击了其他盗版并且对垄断也窥探了一隅。 P50

在19世纪20年代中期,哈珀研发了一个特别平滑的大型印刷设备,占据了位于纽约克里夫街的一间大型出版社的面积。 P51

跨大西洋的再版贸易与在赫林曼时期与科贝格时期的发展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P52

它更像由图书出版商的权力部门与图书馆馆藏机构共同组成的一个大型混合物,然而这一特性也使它无法在更广阔的音乐领域中所占据的重要地位。 P57

电子游戏具有交互性和视觉性等特征,就像电影制作一样,需要配乐、演员、生产部门以及大量研发预算——开发一个三A级的游戏的成本通常是4000万美元,而这一数字即使是对于最大的图书发行商来说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P58

最近,大量多人联网对战游戏等一系列产品爆炸式涌现,这些游戏构建了运行着的虚拟世界,这些世界有其自身的地理、历史,甚至拥有可自由兑换的货币。 P59

报纸中充满了外部输入的内容——他们一半是内容编辑者,一半是内容购买者,如同图书出版商一样。 P60

但是通过这种方式进行声音出版所取得的效果并不理想——不管怎么样,这种即时性以及任何形式的声音呈现并不符合我们对出版的概念。 P62

其价值可以通过索尼为百代唱片(EMI)出版部门所支付的高昂价格看出,这一价格要高于百代唱片公司的成本。 P63

出版不能被简化为该要素,这样一来,又会产生对在这样一个社会性的不断进化的产业中是否真的存在固定且不可或缺的要素的疑问。 P64

正如Thomas More(1529)所暗示的那样,写一本书与出版这本书之间并不能完全画上等号。 P65

由于一些原因,把知识产权归于出版的重要组成成分这一理念非常具有诱惑力。 P66

关于出版商是如何处理内容的,包括编辑部选题开发和外审,到对质量的最终核实等很多方面并不是出版与生俱有的内容。 P67

如果我们认可这种模块论点的话,即构成某种出版商的最简洁的成分是一种对各种角色的历史性偶然分类,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把出版看作一种内容依赖型的管理活动呢?出版商是对致使文化产品进入公众视野的这一程序的监督审查者,但是,并不需要提前明确这一程序。 P69

技术通过可能性与反应之间复杂的相互作用塑造并推动了出版业的发展,但并不像一个人带领另一个人使之适应双人舞蹈节奏那样(可以查看第4章以获取更详细的信息)。 P79

尽管Kindle的外观朴实无华,并且最初的价格更是高达399美元,但是因为采取了这样一种使所有畅销书售价保持在9.99美元的积极策略,加上产品不断升级换代,服务不断提升而且价格也有所回落,进而促进了Kindle用户数量的增长。 P86

法学家Jonathan Zittrain(2008)认为这些强大的网络效应会对网络上的无赖分子形式起到助推器作用,进而把用户推入一个封闭的保护性系统中。 P101

在迅速被垄断企业操控之前,通信技术开始变得分散化和理想化。 P102

然而,如果Wu(2011)的观点是正确的话,循环继续转动,我们正面临着开放性的流失,以及集中化程度的进一步增强。 P103

这种实践活动表明了一种新型合作模式,在该模式下歌手拥有更多的权利,并且有着自身的个性,但是在组织与金融控制方面会与现有的行业参与者进行相应的结合:并不是完全的去中介化,而只是朝该方向迈出了一步。 P113

此外,低门槛以及能够实现作品被成功开发和挖掘的平台都是必须具备的先决条件。 P114

以下这些才是更为紧迫的值得考虑的问题:已经讨论过的内容不断发展的多媒体的本质特性,以及其中涉及的风险性投资;崩溃的街道式零售,文章可见性方面的相关问题以及销售量的下滑;剩余零售力量的相应增长;数码产品销售所面临的困难;新员工的招聘及其再培训;印刷量的下滑,印刷成本的增加以及来自电子书的价格压力。 P137

除此之外,也有其他的子框架,最为人所熟知的就是通过运用基础的超文本标记语言(HTML)、高级编码语言以及促使所有数字技术得以产生的二进制码等进行特定编码。 P151

虽然我们无法把苹果手机称为某种游戏的容器,但是我们可以称其为一种框架。 P152

在西蒙·温彻斯特之前,赫伯特·柯尔律治曾负责词典的编纂工作,并且发明了通过引证条系统组织词汇的这种标准方法,Simo Winchester(2003)随后对该系统进行了相应的描述。 P153

但是,《牛津英语词典》的编纂工程还未进行多久,资金就明显开始告急,而最终该项目会花费出版社近30万英镑的资金。 P154

到20世纪80年代,显然,需要在管理词典数据上有一种新突破。 P155

尽管容器的语言并不能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由写字间和数字库所组成的连续统一体,以及在图书馆书架上那些布满灰尘且数量可观的卷集,但是它们每一个都在充当词典的容器。 P156

显然,政治出版会采用多种形式呈现——不管是对英国的《英国议会议事录》,还是对美国的《国会报告》而言,均是如此,如世界银行或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等机构发布的相关报告,如中国的人民文学出版社People’s Literature Publishing House等国有出版企业,诸如意大利的贝卢斯科尼的蒙达多利出版集团(Mondadori)这类准国有企业,又或是仅出版符合自身政治理念的图书的机构,像是左倾的维尔索出版社(Verso)与右倾的莱格尼里出版社(Regnery)。 P173

此外,模式也是由作品以及作品的出版构成的,这也就是说,从本质上而言,它们也是有关最终产品形成的说明的一部分。 P174

毫无疑问,这些工序会以某种方式或者另一种方式呈现,而因为他们复杂,具有多面性且不断变化,所以,几乎无法将其简化为某种单一的分析。 P175

真正为“平装书革命”开创先例的是欧洲,在1847年,一名叫克里斯汀·伯纳德·陶赫尼茨的德国人为欧洲大陆的消费开创了英语平装书出版。 P176

当时,出版界基本上还是比较保守的,比较排斥购书代金券以及新的零售渠道的出现,并且无视那些进入大众意识中的新兴媒体以及品位,并对其保持警惕。 P177

直到15世纪90年代,一位名叫阿尔杜·马努齐奥(Aldo Manuzio)(或者Teobaldo Mannucci)至今都名不见经传的学者——在拉丁语中叫作阿尔杜斯·马努蒂乌斯,来到威尼斯这座城市。 P198

当时的专业人士非常稀缺,希腊语专家更是寥寥无几。 P199

阿尔杜斯在出版社里也营造了一种独特的氛围,在那里放浪不羁的学者,例如人文主义者伊拉斯谟(Erasmus)或者托马斯·里纳克尔(Thomas Linacre),他们与坚韧的印刷工在一起工作,马丁·洛瑞(Martin Lowry)详细地描绘了当时的场景,“那是挥汗如雨的工厂、寄宿公寓以及研究中心的混合体”(1979,94)。 P200

通过使用细长而又便于携带的八开本,阿尔杜斯不仅节省了纸张费用,而且使他便于携带的书籍除了与传统的读者群——前往图书馆查阅资料的学者相接触以外[3],还能够抵达信差、外交官、商人、士兵、牧师、官员等各行各业的新群体手中。 P201

劳里(Lowry)将1501~1504年表现出来的令人难以置信的生产力总结为:一个“完全的胜利,制定了众多让阿尔杜斯到现在都记忆犹新的规则条例:文学文本使用大型八开版、斜体印刷、一系列作品满足了同时代各领域的人对古典和意大利本土文学的兴趣,并且明显地想利用人才活动为出版社服务。 P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