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你不可不知的中国画家及其作品(套装共四册)

下载方式

本书作者:子禾

本书讲述了元初至明末我国影响力较大的画家、画作及背后的故事,这些影响力、独特性和故事性兼具的卓越画家,以及他们重要性和独特性兼具的作品,一定程度上会将我们带入画家的时代甚至他们的生活,让我们在那里细细读每一幅画。全书文字优美,四色印刷,图文并茂,具有较强的阅读性和出版价值。

以上是读后感,我的学习笔记如下

☞温馨提示:想直接推送《你不可不知的中国画家及其作品(套装共四册)》电子书到手上的kindle吗~ 点击此处购买本书正版即可☜ 限时折扣,先到先得

你不可不知的中国画家及其作品(套装共四册)

杜甫感慨不已,写下“君不见金粟堆前松柏里,龙媒去尽鸟呼风”的诗句,借唐玄宗陵前松林中良驹龙马都已不见,唯有鸟鸣空伴清风之象,叹息盛世不再、士子零落四方的衰状。 P5

你不可不知的中国画家及其作品(套装共四册)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第1张

这个漫长的时期内,人们的绘画观念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其中有两点非常重要:一是绘画不再囿于“成教化,助人伦”,有了独立的审美价值;二是绘画逐渐有了艺术内涵,不再仅仅被视为一种无足轻重的技艺。 P6

绘画之所以蓬勃发展,根本原因正在于此:绘画以其创造性弥补着现实的不足。 P7

南宋四大家之首的李唐初到杭州时,卖画为生,因风格不被南方人接受,还曾作诗发牢骚:“雪里烟村雨里滩,看之容易作之难。 P8

正是因此,这一时期的绘画虽然还无法脱离“成教化,助人伦”的传统功能,但毕竟独立了许多,越来越多的画家开始在绘画作品中注入自己的审美趣味,甚至将当时的世俗生活纳入绘画的表现范围。 P18

孙权邀请曹不兴为他画屏风,众人围拢过来观看,曹不兴先画了一篮杨梅,真假难辨,就像刚从树上摘下来的一样,几乎能闻到杨梅的清香。 P19

所以这对整个吴国来说,都是天大的祥瑞,孙权于是命人请曹不兴将这条龙画下来。 P20

在当时,他的身份大约和木匠、雕塑师、说唱人一样,只是一个手艺人,他靠精湛的绘画技艺获取酬劳,而文人士族社会的形成,使他获得了比其他行当的佼佼者更多的关注和尊敬,这反过来又使他可以在画作中更多地发展自己的个性——艺术中最宝贵的元素——这在如今看来几乎自然而然,但在当时却是了不起的飞跃。 P25

戴逵早已从绘画中体会到了语言难以形容的妙处,所以也不能同意老师的看法,于是按照东汉张衡《南都赋》的意蕴,作了一幅《南都赋图》,并将这幅画送给了?范宣。 P32

”他的人物画、佛像画也确实影响深远,后来的曹仲达、张僧繇、吴道子等一代大师都受到过他的影响。 P33

当时的太宰(相当于宰相)武陵王司马晞听说戴逵鼓瑟清韵优雅、无人能比,便派人去请他到太宰府表演。 P35

顾恺之重视“得其神”的点睛之笔,以及重视对人物个性的挖掘和表现,不仅开拓了绘画的新视角,也提出了一项全新的艺术追求,即抛开画作的主题(或者说在表现主题的同时),表现人物本身,使画中的每个人都是自足的,都有各各不同的性情和精神。 P45

可是任性的顾恺之偏偏十分想给自己的顶头上司画一幅画像,便想尽办法做了许多工作来打消这位上司模特的顾虑。 P46

但是所有这些,都像硬币的另一面,如果没有这些,那么自信、自由、敏锐、有趣、高妙也会随之而没,这是他们异于常人的特质,也是代价(这些异于常人的特质经常会被大多数的常人讨厌,常人甚至将他们当成怪物,尤其是在不把他们当画家看的时候)。 P48

《洛神赋图》(宋摹本)是根据曹植的《洛神赋》而作,除了技艺与人物表现上的精妙,还值得重视的则是绘画题材的转变,它完全脱离了道德教化,转向梦幻般的人神之恋,表现的完全是纯粹个人化的、精神性的主题,开创了与此前的绘画史上社会教化性的主题迥然相异的方向。 P53

《画山水序》作于宗炳晚年,在这篇中国第一山水画论中,他提出了许多前所未有的新观点,比如,明确主张自然山水是有精神的,所谓“山水质有而趣灵”;阐明了朴素的透视法,所谓“竖划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迥”;提出了画家创作山水画的重点是会心而非写真,所谓“应目会心”;认为山水画的最高追求是令人神游自然,所谓“万趣融其神思……畅神而已”。 P59

晚年患病时,时在江陵的衡阳王刘义季曾去探望,“宗居士不救所病,其清履肥素,始终可嘉”,虽然人们多“为之恻怆,不能已已”,但一生的山水行迹已经使宗炳获得了宝贵的教育,真正超凡脱俗,视死如归而“不救所病”了。 P60

陆探微晚于顾恺之而少有记录,或许据此可推测,他在当时并不是一位受人景仰的大名家,也没有产生多少影响力,只是一位画功扎实、画作出众的平民画家(或者画匠),一辈子也不曾谋得一官半职,更没有可以称道的名士风流,画画对他来说也许是重要的收入来源,而这些收入并不丰厚,无法支持他玩世不恭、睥睨天下。 P64

稍晚于陆探微的谢赫,是南朝齐梁间的画家兼画论家,他对陆推崇备至,将他列为上上品第一人,评价说:“画有六法,自古作者鲜能备之,唯陆探微与卫协备之矣。 P65

实际上,大约正是此时,阎立本还欣然接受了一项从天而降的与张僧繇“斗法”的邀请——在古代中国,若是在其他行当,这就像刚从师父那里学了艺,还没出门就被怂恿与师父比试一样,很容易被看成不敬,但画家对前人的模仿或是对前人绘画题材的回应,则通常出于敬仰,是一种致敬。 P109

你不可不知的中国画家及其作品(套装共四册) 艺术与摄影电子书 第2张后陈偏安一隅,建朝以来一直是存活于政治夹缝中的小国,所以几位帝王均体型较小,且采用无精打采的坐姿,唯有陈叔宝站立,但形单影只,神情犹疑不决,心事重重的样子,且只有一个侍从;陈文帝、陈废帝的侍从多为侍女,这和其他帝王形成明显对比,也许是画家要暗示他们目无天下而安于享乐的状态;陈宣帝陈顼面相寡淡,神情颓废,两眼无光,却有八位侍从及两位大臣模样的人,侍从撑着屏风扇,交头接耳,显得有一些喧闹,似乎完全不把皇帝放在眼里,而两位大臣则手持笏板远远站立,像是有话要说却不能说——陈宣帝在位13年期间,陈朝社会安定,政治清明,但很显然,画家并不认可这样的“繁荣?安定”。 P117

《旧唐书》记载,有一次唐太宗和大臣们乘舟在春苑的湖州游玩,看到一只身形怪异的大鸟随波逐流,皇帝很兴奋,不住拍手叫好,让侍臣们都赋诗赞咏,同时让随从的宫人去召阎立本,要他把这只怪鸟画下来。 P118

当时的左相是颇有战功的姜恪,他们就说“左相宣威沙漠,右相驰誉丹青”,看上去像是在夸赞左相战功赫赫右相丹青灵妙,实则是一种讽刺和挖苦,意思是左右二相的才能均不在治国方面却徒占治国之位(或是说左相有战功,而右相却只会画画)。 P120

中国古代,皇室宗亲只要没有什么政治野心,荣华富贵过一生是没有问题的,许多人就堕入这富贵中,纸醉金迷,何谈自然之气。 P158

《江帆楼阁图》是中国山水画史,尤其青绿山水画史上,非常重要的作品,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P159

细节极尽所能的描绘则最大限度地确认了这一切的真实性,并通过不厌其烦的敷色点染来营造一种真切感——甚至我们在画前能感受到画家沉浸于这种细致的描绘中,他沉浸于画中的境界,更沉浸于对这种境界的塑造。 P160

这种情绪是如何发生的,则很难说,可能是卷首的贵妇的一通脾气,也可能是她向大家宣布了一个令所有人沮丧的消息,而最沮丧的人显然是她自己。 P186

但是安史之乱之后笼罩在唐朝朝廷和整个社会的那种幽冷和不安的氛围,倒是和这幅画非常契合,从这个角度说,这幅画就是安史之乱后整个社会氛围的具体化表现。 P187

这种“负面”的画作可能是画家画给自己的作品,画家以此来作自我表达,有一些“不平则鸣”的意味。 P188

苏东坡的评价肯定了王维作为诗人和画家的双重身份,但是此后,以至于今,绝大多数人还是只知诗人王维,而不知画家王维——这多少有点遗憾。 P190

与王维一起被保的还有两人,均是当时著名的书画家,一个是“画山多用墨色,树枝老硬”的郑虔,一个就是张璪,当时鼎鼎有名的松石画大师。 P240

所以王维和张璪的关系,可能有点像王维和李白的关系:李白当时盛名满天下,浪迹长安城许多年,交游广泛,却不见他与王维的交往记载,大概只能说明两人互不欣赏;若果真如此,李白最不被王维欣赏的可能就是他放荡不羁、口出狂言的性情——王维给我们的印象,则一直是一位文质彬彬的谦和文人。 P241

唐人符载曾在《江陵陆侍御宅观张员外画松石序》中描述过张璪作画的情形:“是时,座客声闻士凡二十四人,在其左右,皆岑立注视而观之。 P242

朱温投降后被任命为右金吾大将军,赐名全忠,自此在唐末朝廷一枝独大:903年即成为身兼太尉、中书令、宣武等军节度使、诸道兵马副元帅的唐廷重臣,进爵梁王并加赐“回天再造竭忠守正功臣”;904年,这位“回天再造”功臣即强迫唐昭宗迁都洛阳,完成了“挟天子以令诸侯”。 P268

但在这样的乱世,艺术家总能幸运地找到立足之地和赞助人——以物产丰饶且遭受战争破坏较少的南唐和西蜀最为突出,尤其以词帝李煜著称的南唐,真可谓大家辈出,如周文矩、顾闳中、董源、巨然、徐熙、高太冲、朱澄、徐崇嗣等——从而以一己之力推动艺术的历史性发展,且成就惊人。 P269

磅礴崇高的重峦叠嶂以及深远辽阔的构图,又随之唤起了一种肃穆的崇敬感,仿佛摆在我们面前的不是一幅山水,而是一幅庄严的神佛图卷——但这是很容易理解的,本来在中国古代的许多大画家眼里,山水自然本就肃穆庄严,甚至认为它们包含了诗意、人性、神性,唯有如此才能天人合一。 P283

从山上下来如同从天而降,走向恬淡的渔樵生活,而从山下上去,则如同羽化登仙,完成精神的终极升华——隐者与仙人,在中国古代的隐士那里本来就十分接近,他们比一般人更能体会天地自然的妙趣。 P286

而庭院的右侧则是犬牙交错的狰狞巨岩,它们造势险峻,延绵不绝,通往邈远的水天境界——这境界通过云雾与巨嶂相连,又一次衬托了巨嶂的崇高和庄严,仿佛是漂浮在仙境中的仙山。 P287